外貿企業生存現狀調查: 訂單大增利潤卻被吞噬,探索出口轉內銷新路
2021年01月16日00:28

原標題:外貿企業生存現狀調查: 訂單大增利潤卻被吞噬,探索出口轉內銷新路

回顧2020年,有企業家用“跌宕起伏”這個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這同時也是無數外貿出口企業的心聲。

1月14日,廣東東莞,雖然是隆冬時節,南方的寒意已經逐步消散。作為國內外貿依存度最高的城市,“世界工廠”東莞的外貿正在快速回暖。

海天彈簧五金製造廠有限公司是一家主營彈簧的金屬零件加工企業。在企業的生產車間內,工人們正在生產線上緊張地忙碌著。作為一家出口型企業,海天彈簧的訂單已經排到了今年4月份。現在,公司所有的生產線已經開足馬力,應付旺盛的訂單需求。

這段時間,海天彈簧品牌事業部負責人楊帆也異常忙碌。談及2020年,他用“冰火兩重天”來形容上半年和下半年的企業境況。全年下來,令楊帆感到驚喜的是,企業2020年的出口訂單比2019年還增長了10%。

1月14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佈會,海關總署新聞發言人、統計分析司司長李魁文介紹,2020年,我國成為全球唯一實現貨物貿易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達32.16萬億元人民幣,比2019年增長1.9%。

2020年中國外貿逆勢增長、好於預期,並刷新歷史紀錄,書寫了一部跌宕起伏、鼓舞人心的勵誌故事。一季度急劇下降,二季度攻防轉換,三季度、四季度穩步回升,逐月向好,走出一條令人振奮的“V”形反轉曲線。這是中國外貿綜合競爭力的充分體現,更是國際市場和全球消費者對中國外貿投下的信任票。

宏觀經濟數據的背後,是一個個鮮活的企業個體。2020年,對於中國的外貿企業而言,上半年面對出口訂單的萎縮,不得不發起生死保衛戰;到了下半年,得益於國內疫情防控的得力有效,國外訂單逐步向國內回流。而此時,外貿企業要面對的,則是人民幣升值、原材料飆漲和物流成本高企的壓力,利潤的一再被擠壓令外貿企業再次面臨嚴峻挑戰。

外貿企業跌宕的2020年

“2020年,對於出口型企業而言,可以說如坐過山車一般。”廣東哈一代玩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肖森林感慨地說。回顧2020年,肖森林用“跌宕起伏”這個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這同時也是無數中國外貿出口企業的心聲。

2020年前幾個月,海天彈簧也曾遭遇無單可接的困境。“那時,疫情還在蔓延,許多海外客戶也不敢下單。而之前下單的客戶,有的也取消了訂單。”楊帆回憶說。

彼時,在浙江義烏,出口型企業也感受到了寒意。歐美出現線下門店關閉潮,眾多義烏企業被取消了出口訂單。同樣在義烏,受亞馬遜平台封倉等影響,義烏跨境電商群體也被按下了暫停鍵。

趙先生是義烏一家飾品企業的負責人,對於去年上半年企業的狀況,他還記憶猶新。

“2月份和3月份,公司已經處於半停工狀態,與此同時,還要支付每月數百萬元的硬成本。”更讓他感到沮喪的是,隨著海外疫情的蔓延,海外客戶紛紛打來電話,取消此前下的訂單,這令趙先生的企業一時間陷入了絕境。

轉機是從5月份開始顯現的。5月份開始,楊帆發現,海外客戶陸續又來下訂單了。此後,每月的訂單都在大幅增長。全年盤點下來,令楊帆感到驚喜的是,2020年的訂單比2019年還增長了10%。

楊帆介紹,2020年為海天彈簧帶來業績增長的,並不是傳統的產品,而是面向醫療和個人衛生領域的配件產品。“去年,我們新興業務的訂單增長在30%以上。新興業務的訂單增長,填補了傳統產品訂單下滑的虧損。”

海天彈簧敏銳地覺察到了外貿出口產品結構的變化,於是毅然決定調整生產線,大力開拓新興產品業務。“5月份以後,得益於我們的佈局,海外訂單持續增長。現在,不僅我們的訂單大增,而且客戶群體也更多了,這為企業抗擊風險提供了一定的屏障。”楊帆說。

相關數據也佐證了楊帆的說法。據海關統計,去年,中國出口包括口罩在內的紡織品、醫療器械、藥品合計增長了31%,拉動整體出口增長1.9個百分點;出口的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家用電器合計增長了22.1%,拉動整體出口增長1.3個百分點。

東莞凱勵電子廠是一家電子元器件生產企業。凱勵電子廠副總經理易建軍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去年,由於疫情的影響,催生了對3C電子產品的旺盛需求,電子企業訂單普遍有所增長。

“疫情對國外的產業鏈造成了嚴重的衝擊,我們一些競爭對手受到了很大的影響,這促使不少訂單轉移到了我們公司,國內許多電子企業也遇到了同樣的利好。”易建軍說。

面對國外對抗疫類和個人清潔類產品的旺盛需求,一些此前沒有海外訂單的企業,也嗅到了背後的市場機遇,通過加快研發相關產品,成功敲開了海外市場。

廣東比倫生活用紙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代表。2020年,比倫推出了功能性的抗菌抑菌紙巾產品。因為疫情的影響,消費者對健康類產品的需求大增,比倫所推出的抗菌抑菌紙巾在2020年也取得了良好的業績。“2020年,消費者更加關注抑菌類產品,我們推出的新產品恰好迎合了市場的趨勢。”比倫董事長許亦南說。

正因為持續的研發投入,比倫迅速從疫情的陰霾中走出,不僅搶占了國內市場,同時還攬下一批海外訂單。許亦南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2021年,比倫將繼續發力海外市場。

消失的利潤

2020年下半年以來,在外貿不斷回暖的背後,中國的外貿企業經曆了諸多現實困境。在人民幣升值、原材料飆漲和物流成本高企這三座大山的壓力下,眾多出口型企業的利潤被一再蠶食。

“2020年上半年是怕接不到訂單,而下半年,是怕接了訂單都白做了。”廣東一家服裝出口企業負責人如此感慨。

上述企業負責人坦言,2020年下半年以來,訂單確實在增長,可企業的生產經營成本不斷增高,再加上人民幣持續升值,外貿企業的利潤並沒有提高,依然非常微薄。

最近這半年,全球大宗商品價格集體瘋漲,導致原材料價格也暴漲。去年下半年以來,原材料的不斷上漲,令眾多傳統製造企業措手不及。

一家玩具企業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下半年以來,企業明顯感受到了原材料上漲帶來的壓力。“塑膠、電子配件、紙箱這些材料幾乎是全線上漲,幾乎每個月都能收到供應商的提價單。”該負責人說。

而對於傳統製造企業而言,一方面是上遊原材料價格暴漲,一方面是下遊實際成品價格提不上去,這使得夾在中間的製造業利潤被大幅度擠壓。

除了原材料的大幅漲價外,物流成本的攀升同樣令外貿企業一籌莫展。

中國集裝箱行業協會表示,全球疫情導致海外空箱滯留嚴重,降低集裝箱周轉效率。目前,每出口3個集裝箱只能返回1個,大量空箱在美國、歐洲和大洋洲等地積壓,導致集裝箱周轉效率受到影響。

東莞港務集團相關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由於境外疫情持續,集裝箱流轉速度放慢,亞洲航運市場集裝箱短缺情況尤其嚴重,特別是在國內。在鹽田港碼頭的集裝箱堆場,受客戶委託前來領箱的拖車司機有時候會無功而返。

集裝箱一箱難求,運價也在持續上漲。在保持連漲數週態勢後,中國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已達1753.85點。該指數是反映中國外貿出口形勢的指標之一,2020年5月的平均值僅為837.74點。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由於集裝箱的匱乏,導致航運運價飛漲,熱門航線的價格漲幅更是誇張。半年多的時間,有的航線運價翻了兩倍。

除此之外,人民幣升值對出口企業的利潤蠶食更為明顯。自去年5月底以來,人民幣彙率一直在大幅上漲。進入新的一年,人民幣升值態勢依然不減。

通常情況下,本幣升值時,出口商品的價格優勢將縮減,進口商品相對更加便宜,因此對進口企業有利,對於進口加工再出口的企業影響有限,而對於出口企業影響則較大。

東莞康達玩具禮品有限公司董事長溫國雄介紹,去年下半年,人民幣升值態勢明顯加快,外貿出口企業不得不眼睜睜看著利潤被一再蠶食。“一般情況下,國外客戶都是提前半年左右下訂單,以美元結算是按照簽訂合同日期來算,如果人民幣升值太多,對企業的利潤影響會很大。”

溫國雄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2020年,在疫情影響下,許多海外訂單一直在波動中,加上人民幣彙率的大幅上揚,企業預計有8%左右的利潤被吞噬。

溫國雄的另一個身份是東莞市玩具行業協會會長。他坦言,面對人民幣升值,許多企業只能是硬撐。“以玩具行業為例,玩具企業出口的訂單,普遍的毛利率也就在15%左右,人民幣彙率大幅上漲,企業的利潤幾乎就沒有了。”

在多重因素的影響下,眾多外貿企業一年做下來,利潤幾乎被吃掉。“彙率波動,原材料和運費吞噬了企業大部分利潤,但即使是利潤微薄,企業也得硬著頭皮幹下去。”一家外貿企業負責人無奈地說。

出口轉內銷新探索

2020年,出口型企業一方面在想方設法搶回失去的出口訂單,另一方面,眾多外貿企業也在加快“換擋”,希冀能搶灘國內市場。

在專家看來,國內巨大的消費市場為外貿出口企業調整發展佈局、應對外部挑戰創造了廣闊的迴旋空間。面對這樣的機遇,許多外貿企業積極探索出口轉內銷路徑。

去年以來,在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背景下,國內各級政府部門紛紛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幫助企業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

為助力外貿企業轉內銷,2020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支援出口產品轉內銷的實施意見》,為外貿企業量身定製了政策套餐。與此同時,各級政府部門推出了有力的政策措施。

2020年,是直播帶貨火熱的一年,許多外貿企業紛紛試水,借力直播帶貨的“風口”敲開了國內市場。

東莞得利鍾表有限公司就是其中的代表。得利鍾表董事長梁偉浩介紹,受疫情影響,2020年得利鍾表的出口業務有一定幅度的下降,但是依託直播帶貨等電商新業態,得利鍾表內銷數據卻大幅上升。

從2019年開始,得利鍾表就開始試水通過電商,進駐了天貓等電商平台,並鼓勵員工嚐試進行直播帶貨。“我們每週在天貓上有數場直播,帶貨的主播都是公司員工。”梁偉浩介紹,2020年,得利鍾表和直播帶貨網紅薇婭進行合作,3分鐘的時間就賣出了超過7000隻手表,銷售額超過400萬元。

得利鍾表也嚐到了直播帶貨的甜頭。依託電商,2020年得利鍾表的內銷營業額增長了數倍,有力地應對了疫情對企業的衝擊。現在,通過電商渠道,得利鍾表每月可以銷售鍾表超6000只。

不過,一個現實的問題是,對於做慣外銷市場的企業而言,拓展內銷市場並不是那麼容易。據商務部此前的調研,外貿企業在拓展內銷市場時,通常都面臨著拓展銷售渠道、生產線轉向、品牌建設等困難。

在疫情影響下,2020年以來,浙江眾多製造企業也果斷“換擋”,發力國內市場,但受製於國內消費者審美喜好、產品售價及營銷模式的諸多差異,許多企業外貿轉內銷的效果並不明顯。

寧波一家外貿企業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對於外向型企業而言,多年來的生產線及運營模式,都是根據外貿的標準來匹配,許多企業已經形成路徑依賴。如果突然從外銷市場轉向開拓國內市場,難免會遭遇水土不服的困難。

上述負責人分析,外貿企業做內銷市場,在渠道、品牌、定價等方面都缺乏經驗,這些因素成為企業拓展內銷市場的主要障礙。

康達玩具主要做毛絨玩具和童裝的代工出口。2019年7月,為拓展內銷市場,溫國雄成立了東莞皓奇樂文化有限公司,以此來打造自主品牌。面對今年複雜的國際環境,溫國雄慶幸提前進行內銷市場拓展的佈局。

為了儘量降低轉內銷的難度,溫國雄的策略是,一方面打造自己的品牌,另一方面通過與動漫IP的結合提升產品附加值。目前,皓奇樂文化已經簽訂了約12個IP,包括貓和老鼠、哈利·波特、蝙蝠俠等全球知名品牌。

即使轉內銷面臨重重困難,溫國雄依然堅定地看好國內市場,並且也在積極進行新的探索。在他看來,打造自主品牌,是企業開拓內銷市場的必經之路。

肖森林同樣也意識到了品牌對於企業的重要性。他所執掌的哈一代,經曆了從OEM到ODM,再到打造自主品牌的曆程。正因為提前的謀劃和佈局,令哈一代在去年迅速走出了疫情的陰霾,不僅成功搶回了海外的訂單,同時內銷拓展也一路高歌猛進。“2021年,外貿企業的前路雖然充滿不確定性,但我還是保持樂觀。”肖森林說。

(作者:於長洹 編輯:耿雁冰)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