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曾遭美國第三次核襲擊,千萬人實名反核,怪獸哥斯拉也因此誕生
2021年01月18日10:38

  來源:SME科技故事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日本與核總是很有緣。

  從二戰末期的兩聲巨響,到21世紀被瘋狂批判的福島核電站事故。

  甚至有人調侃日本人是“大核民族”。

  誠然,歷史上日本核事件,不少源自自身的過失,但也仍有些不為人知的事件。

  其中的一次事件直接引起了日本人民大規模的反核反美運動。

  被日本民眾稱作繼廣島長崎之後的第三次“核害”。

  更為傳奇的是,日本導演圓穀英二從此事件中得到靈感,創造了經典的哥斯拉形象。

  然而,整個事件中的許多細節信息都被政府有意隱瞞,連受害者們自己都不知道情況有多嚴重。

  整整50年後,人們才有機會從解禁的資料中重新窺探事件的全貌。

  1945年7月15日,曼哈頓計劃的第一顆原子彈在新墨西哥州阿拉莫戈多的沙漠中試爆成功。

  不久後又在太平洋的比堅尼環礁再次試爆,轟動全球。

  今天我們所說的比堅尼泳裝,就是在那時候為了蹭原子彈的熱點,才取了一個如此爆炸的名字。

  短短不到一個月時間,原子彈剛公開露面就被送到了日本,讓平民們經曆了地獄般的折磨。

  時隔不到10年,美國人又想出了新點子,用鏈式核裂變引發核聚變的原理設計出了新型核彈。

  起初的氫彈因為使用液態的氘,在運輸過程中必須嚴格保證冷卻,幾乎沒有實用價值。

  反倒被蘇聯人給搶先造出了採用氘化鋰的實用化氫彈。

蘇聯第一顆氫彈爆炸
蘇聯第一顆氫彈爆炸

  1954年,美國終於拿出了自己的第一顆實用型氫彈,試驗地還是當年的比堅尼島。

  不過這一次有些不太一樣,氫彈和純裂變的原子彈之間的差距遠不止一星半點。

  此前的原子彈威力已經超出了人類想像,威力能達到幾萬至幾十萬噸TNT爆炸的當量。

  而僅有的幾次氫彈試驗都輕易地達到了這個威力。

  除此之外,氫彈爆炸後產生的放射性汙染相當嚴重。

  因此在試爆之前,劃定一個危險禁區就顯得很有必要。

  不僅僅是為了防止誤傷,更重要的是可以阻擋敵國的情報蒐集。

  但問題也就出在這枚代號“喝彩城堡”的威力估算上。

  由於資料稀少,沒有可靠的計算方法,只能是由科學家們討論著估算。

  最終,“喝彩城堡”的預計當量被定為600萬噸,清場工作也隨之展開。

  此時,一艘日本漁船第五福龍丸號從日本靜岡縣的燒津港駛出。

  經過一週多的航行,終於來到了比堅尼環礁的海域捕撈金槍魚。

  恰巧,福龍丸號的位置距禁區有19英里,自然沒有收到美國軍方的任何警示。

  3月1號淩晨,福龍丸號的船員們懷著豐收的喜悅拋下了錨,結束了一天的勞作。

  第二天清晨6點,天氣晴好,美軍的巡邏機巡視警戒區域,並沒有發現誤入的船隻。

  吉時已至,氫彈在沒有對軍方外的任何人通知的情況下引爆。

  這一炸,釋放出了1500萬噸TNT的能量,遠遠超出了之前預計的威力。

  也是美軍迄今為止引爆過的威力最大的核彈,在世界範圍內也僅次於蘇聯的“沙皇炸彈”。

  試驗的成功給了美軍一個驚喜,卻也給那艘小漁船帶來了災難。

  “喝彩城堡”爆炸時,福龍丸號上的一名船員正在船尾觀察魚漂。

  突然,他看見西邊耀眼的亮光,七分鐘後又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

  船員們下意識就推測可能是在西邊進行的核試驗。

  船長命令船員們趕緊起錨遠離此地。

  然而,在福龍丸號開足馬力逃命的路上,突然遇上猛烈的西風,強風帶來了核爆產生的大量放射性塵埃。

  這些塵埃隨後又隨著雨水大量落下。

  一位福龍丸號船員在當天的漁船日記中這樣寫道:“在比堅尼環礁上進行了氫彈核試驗。天亮之前,天空被照得很亮,不久有煙柱升起。兩個小時後,我們發現船上散落了大量氫彈爆炸後的灰。”

從船員身上採集的放射性死灰
從船員身上採集的放射性死灰

  福龍丸號上的報務員久保山對這些飄落的白色物質十分好奇。

  他用手捏起一點,碾成粉末放進了嘴裡,當然也沒嚐出個所以然來。

  但吃下放射性灰燼的舉動,之後將讓他成為死於氫彈的第一人。

電影《第五福龍丸》畫面
電影《第五福龍丸》畫面

  白色灰燼落下後,福龍丸上的船員們相繼出現了頭痛、噁心、皮膚灼燒感等症狀。

  可是那個年代,沒幾個人知道這些症狀與遠處發生的核爆有什麼聯繫。

  兩週後,福龍丸號載著一船金槍魚回到了燒津港。

  所有船員都因為身體不適被送進的當地的醫院,包括久保山在內的兩名重症者被送到了東大附醫。

  政府當初並沒打算高調處理此事,偏偏一個高中生把自己從親戚那裡聽來的八卦告訴了記者。

  兩天后,《讀賣新聞》刊登了福龍丸遭美國核爆的獨家爆炸新聞,引起了全日本的轟動。

  當局立馬做出處理,將福龍丸號捕回來的漁獲全部追回,掩埋在了市場的一個角落,還設立了一個“核爆金槍魚塚”。

 衛生局人員正在檢測金槍魚的放射性
 衛生局人員正在檢測金槍魚的放射性

  但這簡單的處理工作遠不足以平民憤。

  原子彈剛研製出來日本第一個遭殃,現在氫彈又是日本第一個遭殃。

  偏偏當時的日本首相吉田茂主張“對美協調”的外交路線。

  他計劃找美國談判一番,拿點賠償安安靜靜的私了。

  吉田茂政府派出外相岡崎勝男與美國方面交涉。

  沒想到美國不但不道歉不賠償,還一口咬定福龍丸號絕對是擅自駛入了禁區。

 吉田茂,人稱“日本丘吉爾”
 吉田茂,人稱“日本丘吉爾”

  《紐約時報》甚至還反咬一口,刊文宣稱這些日本漁民是在窺探核試驗。

  這不僅進一步惹怒了民眾,也得罪了日本外務省。

  日本當局打算用事實說話,詳細調查了核爆當時的情況。

  根據福龍丸號的航海誌,斷定了當時的拋錨地離美國人畫的圈至少還有19英里遠。

 第五福龍丸號的航行線路
 第五福龍丸號的航行線路

  另一方面,美國國內對此次氫彈試驗的評價沒有絲毫的掩飾。

  原子能委員會成員霍利菲爾德說:“爆炸大大出乎意料,也可以說失去了控制。”

  綜合這兩點,岡崎勝男向美國提出了道歉和賠償的要求。

  最後由美國駐日大使向日本正式道歉,並承諾給予賠償。

  然而,在受傷船員與船隻的處理問題上又產生了新的矛盾。

  美國提出,受傷船員與船隻都應該交給美國方面處理,原因是有落入社會主義分子手中的風險。

  日本方面暫時同意,並且接受了兩名美國原子能專家協助傷者的治療。

  與此同時,日本生物學家進一步調查發現,在東京、大阪等地的魚市也發現了受到放射性汙染的金槍魚。

  其實當時除了離核爆最近的福龍丸號,還有近百艘漁船受到了放射性塵埃的汙染。

  金槍魚汙染事件嚇壞了日本數量龐大的家庭主婦群體。

  一時間沒人敢吃金槍魚,導致價格狂跌,甚至皇家的菜單上也不見魚的蹤影。

  恐慌之下,東京的家庭主婦們發起了禁止原子彈、氫彈的簽名運動。

  憤怒的情緒很快就感染了全國。

  前來協助治療傷員的美國專家也受到了暗中的抵製,最終在激烈的爭吵中離開了日本。

  殊不知這也是日本的一計,此前關於賠償的談判停滯不前。

  美國認為賠償事宜應等待傷員的治療結果再重新商量。

  趕走美國專家的行為當然也有儘早結束治療的意味。

  傷情最嚴重的船員久保山成了犧牲品,已經沒有多少人關心他的死活了。

  在全國反核反美運動的熱烈氛圍中,久保山因輻射病而去世,當上了第一個被氫彈殺死的人。

  久保山的死訊再一次將民眾情緒推上高潮。

  此時,社會主義陣營的中蘇兩兄弟趁機點一把火,發表了對日聯合宣言。

  而此時全國性的反核簽名運動已有1820萬人參與。

  首相吉田茂已經完全無法控制局面,政黨中的反吉田勢力逐漸走向聯合。

  吉田茂政府頂不住壓力,在抗議聲中全體辭職。

  而美國方面害怕日本受到社會主義陣營的影響,終於在次年同意賠償200萬美元。

  第五福龍丸事件暫告一段落,但美國的暴行卻沒有停止。

  “喝彩城堡“氫彈爆炸後,放射性粉塵很快隨風擴散至整個馬紹爾群島。

  美國軍方不僅沒有在事後採取補救措施,甚至將島上的居民作為放射性研究的試驗對象。

  島上大量原住民因此飽受輻射病折磨幾十年。

  第五福龍丸號事件在眾多核難中稱不上最慘烈,也算不上最知名。

  它所帶給我們的也許只有哥斯拉這一經典形象稱得上知名。

  可第五福龍丸事件所引發的轟動甚至不亞於半個多世紀後發生的福島核事故。

  其最根本的原因在於其核武器的本質以及美國拒不道歉的蠻橫。

  希望再過半個世紀,久保山去世前的願望也不會破滅:

  “希望我是因核爆而死的最後一個人。”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