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相愛的人也能相守
2021年01月19日20:00

  原標題:最好不過有你,最壞餘生只剩回憶

  作者:末那大叔

  你心中有沒有這樣一個名字?

  他在身邊時,你總想叫他一聲,和他說說話;

  他發朋友圈了,你會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思索許久按下一個讚;

  他與你相隔兩地,你會盯著聊天框愣神半天,

  再小心地發出那句“我想你了”。

  他的名字,就像一個咒似的,讓你著迷。

  一檔關愛阿爾茲海默症的節目中,有位奶奶,經常忘記許多事情:

  不記得自己為什麼在餐廳當服務員;

  不記得客人點過什麼菜;

  就連親孫女來探望,聊天許久,依然記不起這個女孩是誰,就只是覺得眼熟。

  可即便如此,她總是逢人就介紹自己的老伴兒:

  “他是排球隊的領隊和教練,他排球隊的隊員可多了~”

  提到愛人時,她的眼睛、嘴角,甚至是皺紋,都顯露著幸福與驕傲。

  然而實際上,她的老伴兒早已去世了幾年之久。

  她僅有的記憶里,永遠為他的名字留有一個位置。

  這大概就是人類唯一的超能力:

  面對遺忘,我無能為力。

  但會永遠記得你,因為愛你已經成為我骨子裡的習慣。

  昨天我看了這樣一個故事:

  一位擁有不死之身的公主,芳月。

  千百年來為了掩蓋身份,換了無數個名字,

  多到連她自己都差點忘記最初的本名。

  鶴守月,作為一直陪在公主身邊的“替身”。

  20年前,他被師父忠行派到公主身邊,只有一個任務:

  “永遠守護芳月。”

  他牢記,也做到了。

  有一幕我印象很深,公主與鶴守月二人在城樓賞月。

  鶴守月告訴公主,自己的願望是:來世做人。

  公主說:“做人太苦了,來世我想做一輪明月。”

  他立刻改變了想法:“那我就還做鶴守月,一直守著你。”

  說好永遠,我就給你永遠,無論是這一輩子還是下一世。

  對鶴守月而言,公主就是這世間他想要捨命守護的人。

  心甘情願,從一而終。

  為了讓公主見到所想之人,他隱藏了自己,變成師父的模樣。

  為了能夠永遠陪在公主身邊,他不惜付出生命,與世界為敵:

  你還在世,我願浴血奮戰,在所不惜;

  你若離去,我便到你身邊,緊握你手。

  哪怕你心中千百年來惦念的人,從始至終都不是我。

  《晴雅集》中,每個人對於所愛之人的守護,都是執著且專一的。

  忠行為了守護芳月,將自己幾十年來的感情,轉移給替身。

  鶴守月為了守護公主,放棄所有,一生一世目光只追隨一人。

  而已經活了好幾個輪迴的公主,早已對一切失去慾望,

  唯獨在提起忠行時,才會有所動容,也因此執念,最終自刎。

  只因你是重要的人,誰都不能阻止我。

  “將自己的生命解構成無數碎片,以便能嵌入你生命的每個縫隙中。”

  也許遺憾,但一定無悔。

  程俊玲奶奶,曾在《朗讀者》中讀了一封寫給老伴的信。

  她告訴董卿:

  “人沒有兩個一起走的,再好的夫妻也沒有。”

  “死”一直都是件比較敏感的事情。

  對血肉之軀的我們而言,一定會有一次這樣的分別。

  而作為留下來的那一個人,絕對免不了孤獨和痛苦。

  醫院是承載最多生離死別的地方。

  當你愛的人生命走到終末期,你會怎麼選擇?

  是用儀器儘可能的延續他的生命,還是放棄治療,讓他儘早解脫?

  這位79歲的老先生,決定接昏迷的老伴回家。

  守在身邊,送她最後一程。

  “我也想把她留在身邊,但我沒有這個能力。

  她走了,我一個人都不知道怎麼活下去。

  但是看見她這麼痛苦,我不願意。”

  對普通人而言,“永遠”意味的,也就只有餘生的幾十年。

  我們都明白這段關係是註定分開的結局。

  但還是堅定選擇:

  看著彼此的皮膚慢慢變皺,看著對方臉上泛起難看的斑點。

  即便骨骼、關節、行動,甚至思想都慢慢退化、逐漸遲鈍。

  我都還是覺得慶幸,有機會與你相伴一生。

  如忠行師父所言那般:

  “這一生,我愛過人,被人愛過,足矣。”

  下個週五就是2021年了,如果你也有想要相守之人,

  別猶豫了,約他去看《晴雅集》吧。

  他會明白你的用意,也願你們是雙向奔赴。

  我們的一生脆弱且短暫,能夠有一個相知相守的人在身邊,實在三生有幸。希望大家未來都能與愛人彼此陪伴,心動到底。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