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布斯發佈美國慈善富豪25強:貝索斯前妻一年間捐款近60億美元
2021年01月20日22:21

  疫情期間,美國不少慈善家慷慨解囊,助力遏製新冠肺炎傳播,減少疫情的影響。2019年,麥肯齊·斯科特與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離婚。離婚迄今,斯科特捐款總額無人能及,出乎慈善界的意料。去年7月和12月,她宣佈向全美500個不同機構贈予總計580億美元的捐款。

  突然間,美國的小型慈善機構發現自己從斯科特那裡獲得了亞馬遜的部分財富。北佛羅里達善心組織CEO表示:“我下巴都掉到了地上”。他告訴當地媒體他們機構獲得了1,000萬美元的捐款。斯科特捐款規模之大,速度之快叫人瞠目結舌。她走到聚光燈之下推進慈善事業還一年不到,但據《福布斯》計算,她的捐款數額或已超出美國大部分慈善家一生捐贈總額,僅遜於前五的慈善家。

  支援緩解疫情事業的大慈善家包括比爾蓋茨夫婦。多年來,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支援疫苗援助,兩年間捐助了17.5億美元,用於疫情紓困。前紐約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捐贈了3.3億美元的疫情相關基金。Facebook創始人朱克伯格捐贈了至少1億美元。

  過去一年。美國政壇動盪不安,朱克伯格和喬治·索羅斯等拿出了一大筆錢推動民主進程。其他人則專注於應對長期挑戰,如扶貧、應對全球變暖等。

  以下是美國慈善富豪TOP 10:

  沃倫·巴菲特

  捐贈領域:醫療衛生、扶貧

  身家:888億美元

  累計捐贈總額:428億美元

  這位傳奇投資者正朝著捐掉99%個人財富的目標努力。迄今,他的捐款總額逾400億美元,大部分捐往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該基金會致力於推動美國和發展中國家的扶貧和醫療衛生事業。他還以股份的形式向自己三個孩子和已故妻子成立的四家基金捐贈了數十億美元。2010年,巴菲特發起“捐贈承諾”倡議時表示:“我和我家人對我們擁有巨額財富並未感到愧疚,而是感恩”。該倡議由巴菲特和蓋茨夫婦發起,旨在說服全球億萬富豪捐贈至少一半財富。“我們只花1%的財富便足夠了,支出超出1%也不會讓我們更幸福,更健康”。

  蓋茨夫婦

  捐贈領域:醫療健康、扶貧

  身家:1,207億美元

  累計捐贈總額:298億美元

  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已經有20年的歷史了,每年贈予50億美元的善款。去年,該基金開始資助新冠肺炎相關的研究、治療、測試以及疫苗開發,承諾兩年左右的時間支出17.5億美元,希望獲得戰疫利器,幫助全球有需要的人民。去年12月,梅琳達在聲明中表示:“全球每一個人都應獲得2020年科技研發成果的幫助”。2006年以來,巴菲特每年以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票的形式每年向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捐贈20億-30億美元。《福布斯》將基金會捐款按照比例得出蓋茨夫婦和巴菲特各自捐款總額。

  喬治·索羅斯

  捐贈領域:民主事業、教育、反歧視、醫療衛生

  身家:86億美元

  累計捐贈總額:168億美元

  索羅斯的開放社會基金會覆蓋全球120個國家,主要聚焦推動民主,保護選民權利,2020年預算達到了1.4億美元。去年,該基金會總共捐贈了12億美元,旨在追求經濟平等,反對歧視,提高人權,促進司法改革,倡導新聞自由。新冠肺炎爆發後,開放社會基金會撥出3,700萬美元,支援未入籍移民,這些人普遍不享受聯邦政府的緊急援助。在喬治·佛洛伊德遇害後,該基金會還拿出了2.2億美元支援全美各個黑人社區。

  邁克爾·布隆伯格

  捐贈領域:氣候變化、健康

  身家:549億美元

  累計捐贈總額:111億美元

  據彭博慈善基金會透露,彭博社聯合創始人、前紐約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向慈善事業撥款逾110億美元,聚焦氣候變化、槍支管控、公共衛生三大領域。過去10年,他斥資10多億美元,遏製菸草濫用的情況。2018年,他宣佈向母校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捐贈18億美元。彭博慈善基金會向新冠肺炎相關項目捐贈了3.3億美元,包括醫療研究、報銷一線醫療工作人員的夥食費等。去年9月,他還宣佈未來四年會支出1億美元,為四所以黑人學生居多的醫學院提供獎學金。

  查爾斯·查克·費尼

  捐贈領域:科學、人權、年輕群體

  身家:不詳

  累計捐贈總額:80億美元

  這位前億萬富豪希望自己去世的時候“一文不值”,現在總算實現了這一財務目標。費尼是零售連鎖店DFS的聯合創始人,1960年創辦公司,並且開始以匿名身份一點一點捐掉自己的財產。最後,費尼為推行“且活且捐”(Giving While Living)的理念讓世界知道了他的善舉。該理念對比爾·蓋茨和巴菲特產生了極大的影響。2010年,他們發起了“捐贈承諾”的倡議。費尼累計80億美元的捐款,約37億捐給了教育事業,其中有10億美元捐給了母校康奈爾。2020年9月,費尼和妻子海爾格捐掉了最後一部分財產後,關閉了基金會Atlantic Philanthropies。

  麥肯齊·斯科特

  捐贈領域:種族不平等、性別不平等和經濟不平等

  身家:552億美元

  累計捐贈總額:58.3億美元

  在短短一年的積極慈善活動中,斯科特的成績已經遠超了其他很多億萬富豪。在未透露數量的員工和諮詢公司Bridgespan Group的幫助下,她在6個月內給出的贈款比擁有1,600名員工的蓋茨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在正常年份一年里發放的還要多。在去年7月的“Black Lives Matter”抗議活動中,她宣佈自己向116個關注種族、性取向、性別和經濟流動性等社會不平等問題的公益組織捐贈了近17億美元。去年12月,斯科特透露,她已經向全美50個州、波多黎各和華盛頓特區的384個組織捐贈了近42億美元。斯科特的團隊特別關註解決食品安全、種族不平等和減少貧困問題的非營利組織。

  戈登·摩爾和貝蒂·摩爾夫婦

  捐贈領域:科學、環境、教育

  身家:118 億美元

  累計捐贈總額:51.5億美元

  20年前,這位英特爾公司(Intel)的聯合創始人兼長期CEO和他的妻子成立了他們的基金會,並以英特爾的股票作為捐贈資金。該基金會每年會給出約2.7億美元的資助。它的環境保護工作尤為支援那些為了阻止地球失去生物多樣性而做出的努力。為了促進科學研究,該基金會還資助了夏威夷30米望遠鏡的設計和建造,這是一種新型的望遠鏡,可以讓研究人員更深入地觀察太空。

  伊萊·布羅德和伊迪絲·布羅德夫婦

  捐贈領域:教育、藝術、科學

  身家:69 億美元

  累計捐贈總額:28億美元

  2020年,伊萊·布羅德這位退休的建築和保險業大亨及其妻子伊迪絲為各種事業捐贈了1.36億美元,包括為大學生進行新冠肺炎病毒檢測,以及促進戰場州的總統大選投票。這對夫婦通過他們成立的布羅德基金會(Broad Foundation)來支援教育、藝術和科學,同時也是洛杉磯市的長期居民和藝術贊助人。1984年,他們成立了布羅德藝術基金會(Broad Art Foundation),其中包括一個藝術借閱圖書館,該圖書館已向500家博物館借出了8,500多件藝術品。

  吉姆·西蒙斯和瑪里琳·西蒙斯夫婦

  捐贈領域:理工科研究

  身家:235億美元

  累計捐贈總額:27億美元

  在1982年創立量化交易對衝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之前,吉姆·西蒙斯曾是一名數學教授。他將大部分慈善捐贈用於理工科研究和教育。1994年,他與妻子瑪里琳創立了西蒙斯基金會。它是“Math for America”的主要資助者,這是一家專注於為資深的美國高中數學和科學教師搭建人脈網絡的非營利組織。該基金會還為生命科學研究提供資金,向紐約基因組中心(New York Genome Center)等機構捐贈,並通過其自閉症研究所(autism research Institute)支援自閉症的治療和相關研究。

  馬克·朱克伯格和普莉希拉・陳夫婦

  捐贈領域:科學、教育、司法正義、選舉廉潔

  身家:900億美元

  累計捐贈總額:27 億美元

  2020年,這位Facebook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慶祝了他的慈善和倡導機構“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CZI)成立五週年。他和妻子普莉希拉·陳最近的捐贈主要集中在兩個領域:抗擊新冠肺炎和選舉廉潔。從擴大加利福尼亞州的冠狀病毒檢測能力,到與蓋茨基金會合作加快開發新冠病毒的治療方法,CZI在2020年為新冠肺炎疫情相關事業捐贈了逾1億美元。但據朱克伯格和普莉希拉·陳在該機構的年度信中說,與CZI捐贈給無黨派組織的4億美元相比,這個數字就相形見絀了。據悉,CZI捐贈給無黨派組織的4億美元是為了“確保選民能夠安全地投票”。

  製榜方法:

  迄今,25名億萬富豪累計捐助了約1,490億美元。據《福布斯》計算,他們身家合計7,990億美元,仍有餘力。我們估算了美國億萬富豪實際捐贈總額(單位:美元),即不考慮放置在基金會未使用的資金。因此,我們也沒有計算承諾捐贈卻尚未兌現的金額,以及流入捐贈者建議基金(DAF享受稅收優惠,卻沒有資金披露和分配的義務)的款項,除非捐贈人向我們提供了實際使用捐款的細節。本榜上榜者均為美國公民,僅計算個人或夫妻,因此沃爾瑪控股股東沃爾頓一家並未上榜。捐款總額截至2020年底,身家計算截止2021年1月14日。

  來源:福布斯中國  

  文/福布斯富豪榜團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