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四朝元老帖雅娜:前港乒一姐 如今帶少兒精英
2021年01月21日09:00

  說到帖雅娜,也許你想起的是她在2001年大運會時的一戰成名和世界排名第三的巔峰,也可能對她職業巡迴賽單打9次奪冠、亞運和東亞運登頂冠軍、奧運四朝元老都記憶猶新。而我們接下來要對話的,是轉換了新身份的帖雅娜,她正在用自己全新的方式為她熱愛的項目繼續奉獻自己全部的力量。

  帖雅娜(後排左一)正在從事著讓她感到快樂的新事業

  工作時,偶爾能想起小時候訓練的樣子

  《乒乓世界》:作為很多球迷很關注的曾經港乒一姐,最近在忙些什麼?

  帖雅娜:謝謝大家還沒忘了已經離開賽場的我。幾年前退役之後,我就在香港乒乓球總會和恒生銀行合作的恒生乒乓球學院恒生少兒精英隊執教,這裏是專門培養未來之星的隊伍。我的工作說忙不算特別忙,說閑也真是閑不下來。今年因為疫情的原因,在家裡休息了有半年多,以帶孩子為主,輔導孩子上網課,和愛人(唐鵬)一起陪伴他參加網球訓練等等。其實每一天過的都基本上一樣,疫情真的讓每個人都換了一種生活方式,我也不例外。

  《乒乓世界》:退役前想到過自己會選擇少兒精英培養作為轉型的第一步嗎?對現在的工作感覺如何?

  帖雅娜:人真的不知道未來會發生這麼,有目標的同時也別忘了活在當下。我是從2018年4月份開始帶恒生乒乓球學院的少兒精英,時間不算長,但也有兩年了。為什麼做了這個選擇,我自己覺得還是出於對乒乓球的熱愛,以及對這個集體的眷戀吧。現在帶這些少兒精英的小朋友們,我覺得還挺有意思的。和之前參加世界大賽相比,這種訓練的氛圍和大家努力的熱情,在我看來是特別可愛的,偶爾的某一個瞬間,能讓我想起自己小時候訓練的樣子,挺有趣的。

  《乒乓世界》:正在培養少兒精英隊小運動員的你,是不是想要幫助香港乒乓球金字塔底建立一個更穩更堅定的基石?

  帖雅娜:這是很重要的一個部分,帶這些小運動員,我認為是自己在另外的崗位上為香港乒乓球事業做出一份貢獻吧,不知道有多少,但是我現在每一天的工作都是全力以赴的。而對於我自己來說,這也是另外一種提升,他們在學習乒乓球,我也在學習如何教。其實之前在隊里,也有隊員經常和我探討一些關鍵球的處理,以及一些技術的拿捏,但那是相對高層次一些的對話,可能一點就透了。而小朋友不一樣,你要教會他打球,更要讓他對這個東西有興趣,這樣才會激發他的鬥志和潛能。

  《乒乓世界》:現在的小隊員訓練模式和當年你自己的訓練區別大嗎?你是想要走出一條新路,還是想要複製自己經曆過的培養模式?

  帖雅娜:我現在帶的是少兒精英,就是比青少年年齡更小一點兒的孩子。我小時候是在鄭州市體校訓練,那個時候跟他們現在的訓練量基本上是相同的,差不多也是下午放了學背著小書包奔向訓練場,當時也不覺得參加的是嚴格意義的乒乓球訓練,就是一去球場就很興奮。其實在小隊員們的臉上,我也看到了那種最初的熱愛。至於你說的培養模式,這個問題有點大,而且現在這個階段的他們還是以學業為主,所以也不算是複製內地的培養模式吧。因為都是以學業為主,所以還沒到水平區別很大的階段。

  規劃未來之前,先把眼前的事做好

  《乒乓世界》:目前有沒有發現一些好苗子,主要天賦體現在身體素質還是對乒乓球的理解能力上?

  帖雅娜:從我帶這些少兒精英以來,我一直能在隊里發現一些好的苗子。有天賦的運動員,就像讀書比較聰明的學生,他的理解能力會比普通的運動員更強,你教給他的東西,或者是給他做示範的一些東西,他能夠更快地消化並且總結成為自己的東西。隊員進步了很開心,很興奮,我作為教練,也很有成就感和滿足感。現在我帶的隊員技術方面會練得多一些,體能和身體素質方面的訓練相對來說少一些,因為他們畢竟訓練的時間是有限的。所以我也在想辦法,看怎麼能平衡,能讓他們的身體素質更強一些,隨著技術能力一起進步。如果將來進了港隊,體能上的要求會越來越高。

  《乒乓世界》:你投身於小運動員的培訓,是否可以當作將來回歸執教港隊或者其他成人隊的前哨戰?

  帖雅娜:其實我是真沒有想太多,也沒有想過將來會在哪個位置去執教。我還是比較在意我現在的狀態,用一個新的身份去從事乒乓球事業,也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繼續理解這項運動。因為之前不管是在上海華東理工上學的時候,還是來到香港參加世界大賽,感覺自己一直是在一種高度緊張的狀態下生活——參加各種世界比賽、代表中國大學生去參加世界大學生錦標賽、代表香港隊參加各種國際大賽——整個人從來沒有放鬆過。現在的這種工作狀態是前所未有的,所以目前我也不想去考慮太多未來的東西,先放慢生活的節奏,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乒乓世界》:選擇培養小運動員,在收入和名氣上是不是也做了一些犧牲?

  帖雅娜:收入和名氣這方面,我也真的沒有想太多。大家肯定是會關注現役運動員多一些,這很正常,因為畢竟是一個地方的代表嘛。但是回想退役,我真是不後悔,因為到了一定的年齡,我覺得就應該騰出位置給年輕人,讓她們挑起大梁,這一點我認為我是有這樣的覺悟和思想境界的。

  本文作者、本刊駐香港特約記者孟繁旭與唐鵬一家三口合影

  給予的快樂,來得很簡單

  《乒乓世界》:在目前的執教過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帖雅娜:我覺得目前最大的困難是,我沒有帶過這麼小的小朋友。我之前做運動員的時候,和這個年齡段的運動員完全沒有接觸,所以剛開始教他們的時候,我是比較費精力和腦力的,這兩年我其實也一直在學習,怎麼樣去用他們的方式溝通,怎麼樣去用他們能理解的語言去給他們指導。我之前做運動員的時候,看到的都是世界頂尖球員的技術、打法和心理,和港隊的年輕隊員說球,也是比較簡單的,很容易溝通。所以在剛開始跟孩子們接觸的時候,我就覺得很簡單的東西,小隊員們怎麼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我也很著急。後來發現,不能用之前和港隊隊員聊球的方式來教他們,畢竟是一群剛剛打下基礎的小朋友。

  《乒乓世界》:執教過程中最讓你感到開心和快樂的事情是什麼?

  帖雅娜:開心和快樂的事情真的不少,我覺得帶這些小運動員們,其實真的挺好玩兒的,他們都很可愛。一個是這些小朋友每天來的時候都會跟我講一些他們覺得開心好玩兒的事情,以及在學校里的一些八卦。再有就是在訓練的時候,當他們從無到有,掌握一些我教給他們的技術時,我也挺開心的,並且很有成就感。這種感覺和那種參加了世界比賽,參加了奧運會,站上了領獎台,甚至拿到了冠軍的感覺都是完全不同的,現在這種感覺也讓我很開心,因為這種快樂更簡單,可能是一種給予的快樂吧。當然,就像剛剛提到的,看到他們訓練,有時候也能想到我自己小時候在體校時,教練教我的樣子,養兒方知父母心,現在當了教練才知道做運動員的時候累是累,其實是幸福的,身邊的人都是希望你好,教練也都是用盡力氣去幫助你進步。

  《乒乓世界》:平時工作面對一堆“娃”,家裡還有一個娃,現在你怎樣兼顧家庭生活和工作?

  帖雅娜:現在的工作時間是每天三個小時,時間不長,這樣我也會多一些時間來陪伴我的孩子。我很珍惜陪伴他的時光,因為小朋友成長只有一次,今天不能重複昨天的一切,那麼我就希望能夠多些時間陪陪他,這對於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而且現在自己的時間多了之後,也能夠讓之前不可能的計劃變成可能,也給我們提出了一個新的課題,就是管理時間,除了工作,除了孩子,我也要學會有屬於自己的生活。而對於孩子,全世界媽媽的願望可能都差不多,健康快樂地成長,比什麼都重要,享受現在這個階段的每一個瞬間。

  《乒乓世界》:之前你的愛人唐鵬也在《乒乓世界》上做了分享,他說希望能夠讓孩子適當地接觸體育運動,嚐試一下能否成為運動員,你也有同樣的想法嗎?

  帖雅娜:對於孩子,家長肯定都有希望,我們也確實有這個計劃去讓他接觸到職業體育,儘管大家都說他有天賦,但是運動員不是簡單的天賦兌現這麼簡單,還有很多精神層面的要求。所以我們的想法是,不管他以後能不能成為一名職業運動員,我們都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協助他去引導他,過程比結果更重要。

  (乒乓世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