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一種為職場請假而生的疾病(不是)
2021年01月21日10:38

  來源:我是科學家iScientist

  職場病假,從害肚到感冒

  話說,當年宋太祖一路南征北戰之時,順手牽了不少好書。傳到南宋,政府開闢了專門的圖書館,稱為“館閣”。不少文人奉旨在館閣內管理圖書經籍和編修國史。

  為了保護館閣中的藏書,防止被盜,館閣規定,每天晚上要有人值班。如果有事不能當值,那就要請假。

  對於這些文人來說,頭懸樑錐刺股準備科考的日子,早已成為過去。手捧鐵飯碗,誰還不會偷點懶。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宋朝太祖皇帝肖像 | 維基百科
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宋朝太祖皇帝肖像 | 維基百科

  因此,館閣專為請假準備的請假簿上面,常常有人寫:“腹肚不安,免宿。”一本請假簿也因此變成“害肚曆”。當然,到底是不是真的腹肚不安,沒人知道。但大家都知道,只要不連續請假超過4天,就算盡職盡責。

  一日,太學生陳鵠也應召來到館閣供職。他是一個斯文人,覺得用“害肚”這樣的病請假,太不文雅,於是就琢磨著想一個斯文病。

  剛好,同時期有個叫陳無擇的人,他創立了“永嘉醫派”,並將複雜疾病的病源分為外因、內因和不內外因三種。其中外因就有風、寒、暑等。於是陳鵠經過慎重思考,在請假簿上寫了“感風”二字。

在維基文庫可以直接閱讀《耆舊續聞》| 維基文庫地址:https://zh.m.wikisource.org/wiki/%E8%80%86%E8%88%8A%E7%BA%8C%E8%81%9E/%E5%8D%B7%E5%8D%81
在維基文庫可以直接閱讀《耆舊續聞》| 維基文庫地址:https://zh.m.wikisource.org/wiki/%E8%80%86%E8%88%8A%E7%BA%8C%E8%81%9E/%E5%8D%B7%E5%8D%81

  感風,也就是被風吹到生病了。他還在自己所著《耆舊續聞》卷十中記下了自己的這一創舉:“餘為太學諸生請假出宿,前廊置一簿,書雲‘感風’,則‘害肚曆’可對‘感風簿’。”不想這樣一改,深受同為斯文人的同僚歡迎。從此,請假專用害肚曆變成了“感風簿”。

  清人俞樾在《茶香室叢鈔·害肚感風》中說:“今製官員請假,輒以感冒為辭,當即宋時‘感風’之遺意。”可見到了清代,公務人員請假的由頭更斯文了,從“感風”變成了“感冒”,意思是“感風”都“冒出”了。連光緒年間編撰的《辭源》都收錄了“感冒假”這個詞條。

  其實,“感冒”這個詞,並不是清代才出現。從宋元的藥方,到明清小說,都可以看到“感冒”二字。

  “論曰:產後氣虛血弱,腠理開疏,感冒寒邪,傳留肺經,則氣道不利。”(《聖濟總錄》)

  “感冒風邪,發熱頭疼,咳嗽聲重,涕唾稠粘。”(《仁齋直指方·諸風》)

  “小人於道感冒風寒,未曾痊可,告寄打。”(《水滸傳》第九回)

  “那老媽媽又是年高,船上早晚感冒些風露,一病不起。”(《初刻拍案驚奇》卷十)

  只是,那時候的“感冒”還多用作動詞,指受風受寒,導致頭痛咳嗽等症狀。一般認為,從元朝的《丹溪心法》開始,“感冒”才成為單獨的病名,到清朝後期,“感冒”成了主流說法。

  要注意的是,那時候的“感冒”,還不包括現在說的“流行性感冒”。

  現在的流感,曾經被歸為傷寒病,那後來又是怎麼變成“流行性感冒”的呢?

  這就要從翻譯說起了。

  “時行感冒”,既不是“時行”,也不是“感冒”

  17世紀,遊曆亞洲的西方醫生、植物學家、藥物學家和傳教士開始致力於在中國翻譯與傳播西醫知識。

  為了更容易被中國人接受,他們在翻譯西醫術語時,喜歡套用含義近似的現成中醫條文。他們以“感冒”對應cold,但在翻譯influenza時遇到了麻煩。

  英語中的“influenza”,其實來自意大利語。這個詞最早用在占星術上,指“掌控著星體、地球及地球上一切生物的一種看不見的流體”,後來才有了“影響”的意思。

  1743年,羅馬爆發了一場勢頭兇猛、蔓延極廣的傳染病,人們認為這是寒冷和邪惡星體的共同影響所致,因此使用了“influenza”這一詞。

“influenza”最早用在占星術上,指“掌控著星體、地球及地球上一切生物的一種看不見的流體”,後來才有了“影響”的意思 | 圖蟲
“influenza”最早用在占星術上,指“掌控著星體、地球及地球上一切生物的一種看不見的流體”,後來才有了“影響”的意思 | 圖蟲

  這場傳染病波及了整個歐洲,“influenza”也從此成了廣為沿用的疾病名稱,用來指稱那些來勢猛、傳播快的急性傳染病(不僅限於流感)。雖然後續研究認為,1743年的羅馬疫情,的確是一次流感大流行。

  為了給“influenza”(流行性感冒)找個中國名,最早的翻譯者們選擇了“時氣病”這個詞,後來也稱為“時行感冒”。

  可是這裏其實有一點誤解。中國傳統醫學里,嚴重的傳染性熱病歸屬於“疫”,輕微的季節性傳染病歸為“時行病”。

  漢語中的時行病一般指季節性的流行病,死亡率並不高,症狀也不算重。與沒有季節性、可能高死亡率、症狀很重的流感,並不完全對應。而“時行感冒”與“感冒”這兩個過於近似的名字,也造成了人們至今會對流感掉以輕心,不知道這是一種比普通感冒威脅性高得多的疾病。

“時行感冒”與“感冒”這兩個過於近似的名字,也造成了人們至今會對流感掉以輕心,不知道這是一種比普通感冒威脅性高得多的疾病 | pixabay
“時行感冒”與“感冒”這兩個過於近似的名字,也造成了人們至今會對流感掉以輕心,不知道這是一種比普通感冒威脅性高得多的疾病 | pixabay

  雖然流感既不是“時行”也不是“感冒”,但術語已經約定俗成。再後來,在漢語標準化的過程中,“流行性感冒(簡稱流感)”又替代了中醫術語“時行感冒”。

  哪怕只是感冒這種再平常不過的“小病”,也蘊含著值得探究的悠長歷史。

  說來慚愧,以前請假的時候總覺得理由寫“感冒”很沒有說服力,看起來就像是編的藉口。但下次我要堂堂正正地寫上“感冒”二字,畢竟,這背後還有著文人的風雅典故呢。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