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板材漲價衝擊傢俱業: 成本快速上升,上漲會傳導嗎?
2021年01月21日00:39

原標題:玻璃、板材漲價衝擊傢俱業: 成本快速上升,上漲會傳導嗎?

進入2020年12月以來,原材料的漲價為火熱的傢俱製造業帶來一絲陰霾。

根據中國玻璃指數,截止到2021年1月4日,近3個月指數上漲高達15.20%。而如果從2020年4月底以來,計算到2021年年初,中國玻璃指數已經上漲超過50%。

“玻璃價格之所以出現2020年這一輪大漲,核心原因主要是供需矛盾,受限於產能政策,玻璃供給一直無法大幅擴張,近幾年一直處於區間波動的狀態,2020年下半年的光伏熱潮,造成部分浮法玻璃產能轉向光伏玻璃產能,使得供給緊張的狀態加劇。”中信建投期貨工業品分析師江露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後瞭解到,不少傢俱企業,尤其是門窗行業已經受到影響。一家位於江蘇的門窗工廠老闆程成(化名)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近一年玻璃價格一直在升高,他們目前又沒辦法馬上對客戶漲價。“玻璃一平方米漲價40元,一個月假如我們的產量在1000平方米,相當於多出了40多萬成本,這使我們少賺了不少。”

不僅僅是玻璃在漲價。一位上海的進口板材商林琳(化名)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她所在的企業2020年的銷量超過了2019年,目前代理的進口板材於2021年正式漲價。

原材料漲價衝擊傢俱業

2020年,玻璃的價格經曆過兩輪大漲。首先,從4月底到8月底,短短4個月,中國玻璃指數的漲幅超過30%;其次,12月初到2021年1月初,短短1個月的時間漲價幅度超過12%。

江露表示,玻璃漲價的核心原因主要是供需矛盾。從需求上看,玻璃的下遊主要是房地產與汽車行業,房地產占到下遊需求的70%左右,汽車占到下遊需求的15%左右。

2020年,隨著房地產“三道紅線”政策的實施,房地產企業開始加速回籠資金,後端迎來竣工大週期,玻璃是竣工週期里主要的需求品,同時,2020年汽車行業回暖,從5月份開始汽車產量一直保持著同比10%以上的高增長。需求強勁,供給受限,供需的巨大缺口造成本輪玻璃價格的大漲。

但是,從成本上來看,房地產和汽車受到玻璃漲價的影響並不大。

“從房地產來講,其主要成本來自於前期土地購置成本與後期的建築施工成本,玻璃只在其後期建築施工成本占較小的比例;從汽車行業來看,其成本主要是汽車的製造成本和稅費,大約各占40%左右,其製造過程中原材料消耗也主要是鋼材和橡膠等,所以玻璃的消耗佔比也較小。”江露指出。

但是,他表示,玻璃漲價主要影響的是下遊的深加工企業,其議價能力較弱,玻璃漲價會明顯侵蝕其利潤空間。

傢俱行業,尤其是小型傢俱企業就是如此。

程成指出,他們是小型的門窗工廠,一般一年1萬多平方米的產能,隨著玻璃快速漲價,利潤越來越低,成本已經占接近80%。“我們的玻璃都是直接從鋼化廠拿的,但玻璃大漲之後,我們在1月5日就停止接單了。”

事實上,不僅僅是玻璃在漲價。林琳表示,他們主要代理一家知名的傢俱板材進口,2020年初訂單停滯了一個多月,客戶也都比較保守,但是一整年下來,對於進口材料的需求增長還是非常可觀的,整個2020年我們的銷量超過了2019年。

“我們目前代理的進口板材是2021年正式漲價的。但其實疫情之後,各項成本都已經增長了。”據她分析,進口材料價格上漲的主要原因體現在:首先是原材料的價格增長,包括木材原料、化工原料(膠水)等材料成本都在增加;其次是運費的增加,疫情造成的國際貿易量嚴重不均衡,無論船運、鐵路運輸、空運都是一艙難求。

“尤其是集裝箱漲價對我們當然有影響,對於進出口肯定都有影響。我們認為應該儘量穩定,所以在能夠消化的範圍內儘可能自己消化。我們是希望疫情影響能夠盡快降低,國際貿易量可以保持穩定。”林琳表示。

漲價會持續嗎?

“2020年12月玻璃一天一個價,我們希望2021年玻璃出現跌價,或者只漲一點點。”程成說。

短期來看,玻璃的價格確實出現了回調。2020年底到2021年1月18日,中國玻璃指數大約回調了3.6%左右。

江露指出,當前玻璃現貨各消費主流地已出現價格分化,除了華南地區,其他主流消費地玻璃現貨價格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調。

“每年年初至春節都是玻璃需求逐漸走弱的季節,年末趕工需求逐漸接近尾聲,預計今年春節期間玻璃也會持續累庫,當前全國玻璃樣本企業總庫存周度環比上漲31.07%,已出現累庫跡象。”他說。

此外,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一些玻璃深加工企業甚至從2020年12月中下旬開始開會商討並發佈了自律協調聯合聲明,表示將自1月中旬起放假45天。比如,2020年12月23日,山東省部分玻璃深加工企業在濟南召開了行業自律、自救協調會發表了聯合聲明,決定自1月15日起放假45天。對加工企業來說,一旦集體放假,將減少對上遊玻璃的採購及需求,或將有助於引導玻璃價格穩定。

但江露指出,年末下遊趕工需求逐步減弱,當前階段是玻璃行業傳統淡季,玻璃價格的回落,更多是受到下遊房地產與汽車行業季節性需求減弱的影響,與深加工企業放假的關聯性不大。後期,隨著房產竣工週期來臨與汽車產銷回升,玻璃的需求也會轉好,價格可能會較現階段有所上漲。

“2021年成本端預計難有較大變化,利潤在供應變化不大的背景下將保持中高水平。綜合來看,2021年玻璃有望延續高位震盪的走勢。”江露表示。

這意味著,程成希望降低成本的願望,或許很難達成。不過,他也做好了重新開工之後,對客戶漲價的準備。“怎麼漲具體要看玻璃單價和鋁錠,但漲價是肯定的。”

林琳則認為,現在進口材料的漲價完全在可接受範圍之內,材料的漲價幅度體現到全屋定製的出廠價或者最終售價上的影響不會非常大。

(作者:陳潔,吳淑萍 編輯:周上祺)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