聾啞人默讀文字,會像我們一樣腦子裡有個聲音嗎?
2021年01月21日10:52

  來源:SME科技故事

  很多人都曾以為,自己閉上雙眼就能感受到盲人的世界。

  然而,光明對應著黑暗,但“看得見”的對立面並不是一片漆黑,反而是一片“虛無的空洞”。

  先天性全盲者生來就沒有視覺,自然從未見過任何色彩,而他們也根本不知道“黑色”是什麼概念。

  那什麼才是盲人眼中的“虛無”?現在用一隻手摀住一隻眼睛,並用睜開的單眼盯著某一東西。此時,那隻被摀住的眼睛看到的,便最接近盲人所說的“虛無”的感覺。

  其實,視聽障礙者的世界,還有許多我們難以體會的奇妙體驗,只是很少有人會去瞭解罷了。

  除了盲人的世界不是一片漆黑以外,你有沒有想過聾啞人是怎麼思考的,他們的腦內也會有一個聲音嗎?

  我們在想事情時,腦海中總會有一個聲音出現,即便我們並沒有開口說話。有的人認為,這個聲音是自己的,也有人認為這是一個陌生人的聲音。但別怕,這不是什麼靈異事件,因為這個聲音幾乎每個人都會有。

  而科學家,則把這種聲音稱為“內心語言”(inner speech)或內心獨白(internal monologue),屬於一種思維載體。

  一般來說,大家都會循著這個聲音,進行著各種思維活動。而各國人們在腦內自言自語時,都會用到自己最熟悉的語言。而雙語或擁有多種語言能力的人,則可以在這幾種不同的“內心語言”之間自由切換。

  那聾啞人的“內心語言”呢?如果天生就患有聽覺障礙,從小就不會說話,他們又是怎麼思考問題的?

  總的來說,這主要取決於他的耳聾程度,以及他日後接受怎樣的語言教育。

  對於天生就完全喪失了聽力的兒童,即便他們的舌、喉以及聲帶等發聲器官都完全正常,他們也是無法學會講話的。因為聽力,正是語言形成的一個重要組件。正常人說話時,會使用耳朵收集的數據來幫助調節說話的語氣,音調和節奏。而嬰兒在牙牙學語時,也是邊聽、邊模仿、邊自我糾正的。當他模仿一個發音並且正確時,就會立馬獲得來自大人們肯定的反饋,這樣慢慢下去他們就能從掌握一個單詞,到一個短語再到完整的一句話了。

  但如果一個人壓根就聽不到聲音,自然很難模仿與判斷自己的發音是否正確,也幾乎無法學會語言。這就是為什麼聽力受損者會經常出現語言障礙,也即俗稱的“十聾九啞”。

  當然,通過後天艱苦的特殊訓練,聽力障礙者也是能學會講話的,例如美國聾盲女作家海倫·凱勒便是其中一位。她主要通過用手觸摸老師和自己的喉嚨震顫、嘴巴運動以及面部表情學習講話,雖然說發音可能有些不準,但基本能讓人聽得懂的。不過,讓全聾者學會發生講話是異常困難的,這也是為什麼海倫·凱勒會成為勵誌傳奇的原因之一。

海倫·凱勒
海倫·凱勒

  不過,聾啞人不能用自然語言表達自己的想法,並不等於聾啞人就沒有思維能力。有聲的自然語言,確實是思維最重要的表達方式,但這並不是唯一的,人類還可以借助其他方式來獲取信息和表達自我。

  例如,聾啞人除了無法獲得語音信息以外,他們其他感官與正常人是完全相同的。通過視覺、觸覺等,聾啞人也能接受外界的信息。儘管他們不能說,卻也能通過比劃動作等表達自己的想法,也即我們說的“手語”。

  事實上,“語言”的本質,便是一種“信息”。無論是口頭語言,還是視覺語言只要能對大腦形成感知,且大腦能夠整合處理,“信息”就能成為一種大腦可以理解的“語言”。而現代聾啞人最常用的手語,便是“視覺化語言”的一種,它具備和口頭語言一樣的複雜性和表達能力。

  而且需要注意的是,手語也是一門獨立的語言,而非另一種語言的簡化版。也就是說,手語和普通口語之間並沒有直接關聯,是相互獨立的。

美國手語(ASL)表示26個字母的手勢
美國手語(ASL)表示26個字母的手勢

  而懂手語的聾啞人,其思維一般會以手語進行的。是的,他們在想東西的時候,腦海可能會浮現一連串手勢動作。

  這一點,其實從聾啞人的夢就可以窺見一絲端倪。他們在睡著時的手舞足蹈,就有點類似健全人睡著時在講夢話。而且,有時候即便是清醒時候沉思,有的聾啞人也會不自主的比劃動作,這也像正常人在自言自語。

  更有趣的是,如果讓一個聾啞人雙手用力緊握住某樣東西,並同時要求他們記住一些手語短句,這對記憶效果是具有破壞性的,會讓聾啞受試者感到迷惑。這就像讓聽力健全者在講話過程中,記憶一些沒有意義的短語一樣。

  不過,相對於先天性全聾啞人,不完全聾的聽覺障礙者情況則要複雜一些。那些在後天失聰,或者能通過一些設備如助聽器和人工耳蝸等獲得聽力的聾啞人,他們的“內心語言”則可能會像普通人一樣表現為一種聲音。而這與他們能聽到的聲音多少,以及後續學習手語的情況和習慣有關。

  其實對大腦的影響程度而言,失聰比失明要嚴重得多。很多盲人即便無法看到這個多彩的世界,但他們在嬰兒時期靠聽力就能輕鬆地學會各種語言,並過上相對普通的生活。然而,那些先天性失聰的人,就更加不幸了。

  在這個世界上,大約有千分之一的嬰兒一出生就喪失了聽力。除非父母能很早地意識到自己孩子遲遲未開口講話是因為先天失聰,否則先天失聰者的大腦認知能力將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但這並不意味著,先天失聰者的大腦天生就比聽力健全者的智力更加低下。相反,這是因為語言對我們大腦功能和發育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人類大腦思維能正常運轉,會依賴某種形式的語言,它對諸如記憶、抽像思維和自我意識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而這裏的“語言”,指的並不只是健全人能使用的自然語言,還包括特殊人群使用的手語、盲文等。

  也正因為語言和大腦的發育和功能是相輔相成的,在那個完全沒有聾啞人教育的年代,大家也普遍認為聾啞人會存在著某種程度上的智力障礙。直到後來,科學家才發現,通過早期的手語學習,他們的認知能力也能發展到與正常人無異。

  此外,即便是健全人,如果錯過了語言學習的黃金時期,也很可能會對日後生活造成不良影響。如果是一個從未聽過別人說話的正常孩子,也是不可能自己學會講話的。不少從小就被隔絕的孩童,如“狼孩”等,即便重歸人類社會,也很難與人類進行正常的交流和溝通。

吉妮(Genie)被發現後拍的第一張照片
吉妮(Genie)被發現後拍的第一張照片

  例如最極端的例子出現在1970年的洛杉磯,一位名叫吉妮(Genie)的13歲小女孩被發現。吉妮本來是一個正常人。但她的父親卻患有嚴重的自閉症,母親則是盲人,而她則是終日被鐵鏈鎖住並關在小屋子裡。除了得不到一絲關愛以外,她的父母親也從未跟她講話,更別提是教授語言了。

  於是,這個小女孩便從一個正常人變成一個啞巴。即便被救出來後,她的認知能力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但她卻始終學不會說話。即便有一定的詞彙量,但她句子依然唸得顛三倒四,語法更是一塌糊塗。所以在日常生活,她只能說一些簡短詞組,且語法經常性出錯。

被解救幾週後的吉妮
被解救幾週後的吉妮

  而早在1967年,哈佛大學的語言學家萊尼伯格(Leneberg,E。)就提出,語言只能在兩歲到青春期之間這段關鍵期學習。一旦超過這段黃金時期,兒童學習語言的能力就會隨著年齡遞減,青春期結束後就所剩無幾了。儘管關於這段學習語言的黃金時期該定在哪還有爭議,但毫無疑問,越晚被診斷出先天性耳聾,他們也將面臨越嚴峻的語言學習問題。

  如果沒有新生兒聽力篩查,很多小兒聽力障礙一般都要拖到兩歲之後才被發現,容易錯過兒童語言快速發展的時期。

  那如果是從未學過手語或任何一門語言的先天性全聾呢?他們又會以哪種“內心語言”進行思考?這部分就只能靠猜測了。

  有學者認為,對於先天性聾啞人,他們在沒有掌握手語之前,其思維活動的主要形式是形象思維。所謂形象思維,是包括視覺、嗅覺、味覺和觸覺等各種感官所獲得並儲存於大腦的信息。通過聯想、比較、分析等一系列加工,它可形成反映客觀事物共性或規律的思維活動。

  不少聾啞人在回憶幼年時,都是有具體場景的,就像是在腦海里播放無聲電影。只是,因為形象思維難以揭示事物的本質,所以他們可能會對身邊的一些事物感到迷茫或不明所以。而正常人在沒有學會語言之前,進行的也屬於形象思維。或者正是這個原因,我們能記得小時候的一些場景,但卻無法記得有人說過什麼話。

  其實就人類的思考機製而言,還有個假說叫做“心語假說”(Mentalese Hypothesis),由Jerry Fodor提出。他認為,每個人的腦海中都存在著一種內部語言,也即所謂的思維語(Mentalese)。這種思維語並非真正的語言,但作為一種思維的介質它能幫助我們本能的思考,屬於一種天賦。當我們真正習得一門語言,也就是學會了把思維語翻譯成這種外在自然語言。

  而聾啞人一旦開始學習手語或文字,就可以將頭腦中的形象思維與手勢、文字等聯繫起來。當他們掌握一定量的手語或文字後,其思維載體就會開始轉變,從形象思維慢慢轉向手勢、文字思維等。而值得注意的是,文化層次越高,在一定程度上也決定了聾啞人能否形成以文字語言為載體的思維活動。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