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被新表情“炸屏”一頓激情操作後...
2021年01月22日00:08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以後,微信可以改狀態了

  30秒快讀

  1、1月21日,微信在它的10歲生日這一天推出8.0版本,其中表情包全面更新,所有表情都動起來了。

  2、原先固化的表情全部動起來了,“笑哭”的手從頭頂移到眼睛上的那一刻才是最悲情時刻,“裂開”如果沒能看到從完整到分裂的整個過程,又怎能讓崩潰的心情更有傳染力?一個“炸彈”扔過去,不僅屏幕要炸裂,連手機都要抖三抖,否則如何讓整個群感受到你的暴力?

  3、一頓激情操作之後,索然無味。

  還記得2017年春天刷屏的達康書記嗎?

  “達康書記別低頭,GDP會掉。”

  “總有小人要害我,累覺不愛。”

  “我背黑鍋。”“你咋不上天呢?”

  “笑不出來。”“強忍淚水。”

  那一年,即使你沒看過熱播劇《人民的名義》,鋪天蓋地的微信表情包也會讓你秒懂劇中的達康書記是一位怎樣的“背鍋俠”“耿直boy”以及“GDP控”。

  每當有新鮮事物在網上冒泡,大量惡搞向或賣萌向的表情包就會迅速出圈,佔據人們的對話框。

  很多人也許是見識過“楊超越錦鯉”之後才知道《創造101》,欣賞過“雞你太美”的籃球舞表情包之後才認識了蔡徐坤。

  我看見你、我看見笑臉、我看見煙花、我看見一首歌、我看見你看見的……如果乾巴巴的文字表達不出你內心澎湃的情感,那就用表情包讓情緒被“看見”吧。

  《IT時報》拍了拍你,從此我們就是勾肩搭背的夥計。

  01

  一次不言自喻的“破壁”

  十二棟文化旗下卡通形象IP“長草顏糰子”的創作者@腿麗絲認為,有了表情包,大家在聊天中的表達更輕鬆了,“有時候語言文字無法描述的感覺,發一個表情就能讓人馬上理解,也能從大家用的表情中感受到每個人內心不同的狀態和自我。”腿麗絲和朋友或家人聊天時,互相純發表情的情況也很多見。

  除了彌補聊天形式的短板,一旦朋友之間聊high了,雙方開啟鬥圖模式,那種互相打趣的快樂也難以用文字描述。

  某種程度,表情還能作為使用者的“形象代言”,試想一個有著鋼鐵直男外形的壯漢,微信里卻沒少用萌萌噠的軟妹表情包,那他的逗比人設八成就實錘了。

  創立於2013年的動圖宇宙是最早一批入局微信生態的表情供應商,彼時的表情商店還是邀請製的PGC內容,不支援UGC。

  如今的表情商店越來越開放,各路畫手都能自由上傳自己的表情作品。

  隨著業態日漸豐富,人們在使用習慣上也對錶情包愈發依賴,幾乎到了不發圖不說話的程度。張小龍也表示,得益於許多用戶貢獻的自定義表情,人們總能看到最新的表情在微信里運轉。

  “現在不用看群名,光看大家在發哪些表情包就知道你在哪個微信群裡。”動圖宇宙聯合創始人、CEO尹家鳴說,親戚群裡可能會時常見到一些辣眼睛的老年人表情包,同學群的表情包估計會比較無節操。倘若是和老闆對話,也許表情包又會換成跪舔的畫風。

  從1982年美國卡耐基·梅隆大學的斯科特·法爾曼教授在電子公告板上輸入了字符“:-)”(微笑)開始,人類解鎖了顏文字這類初代表情包。

  在智能手機和微信進入大眾視野之前,逢年過節時群發的短信里沒少見各種由顏文字組成的愛心、聖誕樹等祝福語。

  1999年,日本的栗田穣崇創作了emoji表情符號,借助AppleiOS輸入法的推廣,小黃臉表情開始風靡全球。而到了今天,主題更加多元化的表情包反映了人們對個性化表達的渴望。

  儘管隨著時間推移,微信的屬性逐漸由熟人社交轉向泛社交,越來越多的“三天可見”讓朋友圈的壁壘越來越高,工作的意味似乎比交友更濃,但十二棟文化聯合創始人、COO亂亂(本名曹潔)認為,表情包自帶一種“破壁”力:“表情包具有情緒感染、打破隔閡的能量。在聊天中發送一個表情,你也喜歡、我也喜歡,會有一拍即合的效果,一定程度上也形成了一種圈層。”

  02

  一名暖男的自我修養

  “微信表情商店應該是國內最大也是對創作者最友好的平台了,市場很大,機會也很多。”表情包“小黃鴨鴨”的創作者Mos說道。

  畢業於四川美院的他本就有繪畫基礎,2016年底開始表情包創作,講述一隻鴨和一坨蔥的故事。因為Mos的表情多是以家人為原型,“小黃鴨鴨”是妻子,“狗蛋兒”是寶寶,“鍋蓋”是自家養的貓,“洋蔥蔥”則是其本人。

圖源:知乎@Mos
圖源:知乎@Mos

  早期表情包都是“自產自銷”,只有Mos和家人在用。不僅家人在聊天時用了Mos畫的表情會很開心,Mos也覺得以家人為原型去創作角色能夠更準確地把自己的情感代入。

  小黃鴨鴨的故事線往往和作者的生活同步。比如第三季畫的是小黃鴨鴨孵蛋中,暗示了懷孕的妻子,是家裡的重點保護對象,這時上新的表情中能看出洋蔥蔥對小黃鴨鴨滿滿的寵溺。2020年11月上架的第四季中,寶寶狗蛋兒已經降生了。

  雖然家庭生活是Mos的靈感源泉,但後期他也準備在更新時配合一些熱點詞彙。已有的表情包里就有一些經典不過時的關鍵詞,比如B站用戶一看就懂的“下次一定”,女孩子通常吐槽男孩子用的“大豬蹄子”等等。

  對於民間創作者而言,微信表情商店是很好的個人IP孵化平台。

  正如亂亂感受到的圈層效應,腿麗絲也希望廣大網友可以通過表情找到一些共鳴。她筆下的長草顏糰子誕生於2013年,正是她面臨高考,需要疏解學習壓力的時期,最初只是在微博上分享,兩年後她才開始將作品搬上微信。頭上長草、圓手圓腳的糰子不僅外形軟萌可愛,而且代表著夢想和希望,在表現繁忙、打工人之類的情緒時也會帶有自己的人設性格。

  “偶爾和粉絲交流,發現他們也是和糰子一樣可可愛愛、懷揣夢想並且充滿希望的人兒。”腿麗絲說道。

  根據十二棟統計的長草顏糰子粉絲數據,女性用戶佔比約65%,粉絲年齡集中在90後和00後。Mos的粉絲群同樣以女性居多,主要是大學生和白領,“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個性,會吸引到對應的群體。比如年輕群體更喜歡‘面帶微笑實際吐槽’的表情,微信表情商店排名靠前的很多是這個方向。”

  “表情包已經成為一種流量入口,依託微信等社交媒體平台快速傳播被大家喜愛。很多中國原創的卡通形象也正是由此被大家所熟識。”亂亂表示,十二棟文化旗下的長草顏糰子、Gon的旱獺、小薑絲、破耳兔、製冷少女等形象IP的傳播量已達到百億級,基於移動互聯網的中國形象打破了傳統的做大電影、動漫去孵化IP的路徑,可以通過社交媒體快速傳播形成影響力。

  03

  一個時代的縮影

  2021年的微信公開課上,張小龍坦言:“表情是我們在表達方式上最基本的元素。”就像“拍一拍”彌補了肢體接觸上的空白一樣,未來的生活越來越線上化,大家會更懷念彼此之間最古老的交互方式。

  微信上,人們的表情反映出情緒越來越強烈了,以至於必須經常“裂開”。2020年11月18日,微信新上線了6個黃臉表情:[翻白眼][666][讓我看看][歎氣][苦澀][裂開]。其中,“裂開了”尤其受網友追捧。

  早在2017年,微信在首頁“搜一搜”中就增加了“表情”的入口,和“朋友圈”“文章”“公眾號”平起平坐,足以見得對錶情的重視程度。

  為什麼表情包的情緒色彩如此鮮明?

  亂亂認為,表情包不僅是社交場景下的一種個人情緒,也是一個時代的縮影,“以製冷少女‘謝謝老闆’的表情為例,它毫不掩飾對紅包的喜愛,表現手法極具誇張力,顯示了現代年輕人對真實表達自我的態度和主張。

  這個單一表情的微信發送量就超過50億次,就是表情所傳達的情緒與網友產生‘共鳴’的一種佐證”。

  有趣的是,尹家鳴發現隨著微信表情商店越來越繁榮,表情包的作用也和往年大相逕庭。

  以往人們都是看過綜藝、影視劇之後再去買周邊、搜表情,現在恰恰相反,通常是看過各種表情包之後才有興趣去追劇、追星。

  “也就是說,IM(即時通訊)流里的媒體內容反過來在引導feed流(朋友圈、微博、短視頻)的內容。”尹家鳴記得,當年《偶像練習生》剛問世時,大量與蔡徐坤有關的熱搜率先在動圖宇宙監控數據里引爆,百度和微博熱搜反而滯後了,可見微信這類即時消息對內容反饋和用戶行為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導意義。

  動圖宇宙創始人丁焱也曾在採訪中指出,由於社交壓力,人們有快速瞭解熱點信息的需求,因此沒有廢話、全是精華的動圖更容易捕捉用戶的碎片化注意力。畢竟,feed流已是一片紅海,時間競爭非常激烈。抓住了人們沉浸在各種單聊和群聊里的時間,還能讓聊天更有料,表情包的情感份量自然不言而喻。

  下一個十年,表情包還可能有哪些大不同?尹家鳴希望將來只要點擊表情,就能一鍵跳轉到相應的內容,省得用戶還要自己苦苦尋找表情包的出處。

  作者/IT時報記者 李蘊坤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