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ise of Takashi Murakami 一文看懂村上隆
2021年01月23日19:31

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於1962年生於日本東京。至上世紀90年代於紐約推廣 “Super Flat”(超扁平)藝術概念開始,已逐漸走紅國際。到2008年,他的雕塑作品《My Lonesome Cowboy》於紐約蘇富比,以1,500 萬美元成交,更是對他市場能力的肯定。

Text / 張錦滿 Photo / 張錦滿、網絡圖片,部分由大館提供

招牌公仔Mr. DOB多少都有藤子•不二雄Doraemon 的影子。

在2019年6月1日,香港大館當代美術館隆重舉行大型個展《村上隆對戰村上隆》,由挪威奧斯陸現代藝術博物館總監Gunnar B. Kvaran與大館藝術主管Tobias Berger共同策展,擺設村上隆60多件各走極端的畫作與雕塑,以及他的經典大膽戲服作品。該個大展還包括驚人的牆壁及地板藝術,其視覺衝擊強烈兼複雜,誠為香港近年罕見之大型藝展,入場券雖賣75元,但仍吸引大量市民入場,而展期更長達3個月。展覽活動包括多場導賞團、教育工作坊、公開演講、動漫及電影放映會等,惟懶人包仍有需要,如想進一步瞭解村上隆。

2019年6月在大館當代美術館舉行的個展「村上隆對戰村上隆」部分展品。
漫畫角色向來是村上隆的創作題材之一。

為甚麼要認識村上隆?

因為除笨有精,只要知道誰在跟村上隆聯手做張唱片封面、拍部MV、創作動畫,還造個玩偶、設計T恤運動鞋便服、小別針、T恤,弄個小玩意等等,便可以一下子認識當今時尚界火紅名字。我住得背,上網才見識Kanye West、Pharrell Williams、Paris Hilton、Billie Eilish等美國藝能界異流明星。他們與村上隆合作,賺錢未必多過開演唱會,但卻肯定容易得多。

你搵錢辛苦,而錢搵村上隆,後者有甚麼徵象?當女富豪甘比、演藝界周杰倫、陳冠希、蔡康永、韓國權志龍等等,都公開說收藏村上隆作品和商品,那便屬「錢搵村上隆」徵象,並差不多去到「錢搵你」最高層次。Converse運動鞋與植村秀化妝品,與藝術家拉不上邊,卻都與村上隆聯手推出「限量新品」。不要說Supreme、 Uniqlo 和Off White等潮牌與村上隆長期合作。

在2003年,Louis Vuitton創意總監Marc Jacobs主動找村上隆。當時村上隆不知L.V.和Marc Jacobs,幸好助手提他答應。他將櫻桃、熊貓等圖案繪在各種包與袋上,帶來青春氣息,為L.V.帶來數億美元生意。L.V. Jacobs和村上隆跨界合作長達13年,大跌所有人眼鏡。之後,美國黑人設計師Virgil Abloh繼承Marc Jacobs,接棒擔任L.V.創意總監,仍與村上隆合作,實屬佳話。

Marc Jacobs與村上隆惺惺相惜。

村上隆與Virgil Abloh成為伙伴,又有甚麼故事?當初,村上又不知Virgil Abloh是乜水,及後他留意到很多K Pop紅星穿Off white衣物,便知道這位美國street fashion黑人設計師。村上識做,利用IG主動認識對方,之後兩人在一個大家都去作嘉賓的場合裡碰頭;他們兩人都屬大學教授級數,相互發現對方有深度,惺惺相惜。由於有學術修養深度作基礎,L.V.與Off white兩品牌和村上隆合作業務才做得長久。

村上隆怎樣從日本起步,然後走紅美國?

1993年學習日本畫的村上,成功取得東京美術大學博士學位。他初時想當動畫師,偶像是喬治盧卡斯和宮崎駿,然而在快畢業時,懷疑能否以拍片支持自己。他離開學校,擔任過九年惡補老師,幫學生應付藝術學校入學試;他又在幼稚園當藝術手作指導員四年;還有在餐廳統籌活動和當概念設計師。

他本學日本畫(膠彩畫),覺得無聊,並認為戰後日本藝術市場不可靠。他一直想離開日本,因此他能講英文。1994年,他夢想實現,得日美藝術交流計畫(PS1 International Studio Program)支持到紐約,在布魯克林Lorimer Street租工作室,但每個月只有80美元花費,每天都為吃飯發愁。

村上隆藝術觀有甚麼美國元素?

村上隆的藝術觀,當然要到紐約後才會落實。他的藝術觀其中DNA基因,乃人所共知的兩位神衹—Marcel Duchamp與Andy Warhol。村上明白到,現代藝術價值往往在作品背後。前者在尿兜上簽名,該尿兜便承載Duchamp的哲學思想、藝術觀等。

Andy Warhol出版《Interview》雜誌,跟紐約名氣男女相熟。他的畫作價值,便在於畫後他在時尚界的名氣地位,即是說,你收藏Warhol作品,其實也擁有Warhol那個人一部份。Warhol大量複印毛澤東肖像,而能成高價藝術品,其價值在於它已成紐約時尚,會掛在摩根士丹利辦公室裡、高盛和美銀精英與劉鑾雄家裡。村上隆於1994在新當代美術館看到Bob Flanagan和Sheree Rose展覽,前者的S&M性傾向裝置藝術,讓他了解到,萬物都可成藝術。

此外,村上隆在紐約地鐵站,看到大老鼠擠開小老鼠爭搶食物,令他想到自己身處藝術圈的現實:「如果你品嚐過窮困潦倒的滋味,便會明白餓着肚子談藝術理想多麼可笑。」在紐約,他學曉如何當藝術家,而他決心打破藝術和商業的界限。

食老本Super flat (超扁平)

洛杉磯一畫廊主人以「超扁平、超高質和超清晰」來描述村上隆畫作,此後「超扁平」便與村上隆連結一起。這名詞,唔識會被嚇死,識就會笑死。中國、日本(包括浮世繪)古畫,前後景大小顏色一致,景物沒有光暗陰影,即Super flat/超扁平也。事實上,日本社會、風俗、藝術、文化,以及今天御宅族漫畫、卡通等也屬超平面,靠絢麗色彩和新奇圖像來震驚觀眾。

村上隆當初說日本畫沒希望,到美國後,他倒過來捧出傳統神主牌獻世。幸好,美國人受落他在紐約所策劃的日本藝術家大展,以Super flat做主題,美國藝壇覺新奇,罕有地頒個策劃獎給他。其間,奈良美智、草間彌生和高野綾等亦在該展覽中脫穎而出,要多謝村上隆。

村上隆以淺顯Super flat手法把日本藝術歷史傳統、漫畫、動漫,以及御宅族文化帶到全世界,讓人一看便知是日本,確實貢獻大。可是日本藝術界對他拿日本「雜碎」而走紅國際並不忿氣,私底下,閒言閒語說他靠助手用電腦幫他畫畫。香港人不會問黃玉郎、牛佬、馬榮成作品誰來畫,可見日本藝壇存在重妒忌心。

其實日本畫壇傳統,例如浮世繪與日本動漫,全皆由畫匠來負責繪畫基本工作,最後才由畫師來結尾,正常。

村上隆生平遇上甚麼貴人?

在1993年,村上隆參加橫濱國際現代美術展(NICAF),遇上法國頂級藝術畫廊創辦人 Emmanuel Perrotin(今天香港也有貝浩登畫廊)。Perrotin 說村上隆有著讓人難以置信的能量,看到便會記住。隔年,兩人於紐約再度相遇,Perrotin 將他的作品拿到在Gramercy Park Hotel所舉辦的第一屆紐約國際藝術博覽會展出,開啟了雙方合作,並當他的經理人。之後,便是歷史。

The post The rise of Takashi Murakami 一文看懂村上隆 appeared first on Capital 資本平台.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