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狼瘡之父”陳順樂逝世 一生願患者如美麗蝴蝶舞姿翩躚
2021年01月23日14:23

中新網上海1月23日電 (記者 陳靜)中國風濕病學奠基人之一、被國際同行譽為“中國的狼瘡之父”的陳順樂教授因病醫治無效,於23日0時30分逝世,享年89歲。

在祖國醫學里,系統性紅斑狼瘡(SLE)被稱為“蝴蝶病”,陳順樂教授希望他的病人們,也能像一隻隻美麗的蝴蝶,掙脫疾病的枷鎖,在自己的人生中舞姿翩躚地飛翔。

1932年2月出生的陳順樂教授是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風濕病學科和上海市風濕病學研究所創始人,曾主持建立中國最大的狼瘡核心家系遺傳數據庫,創立了相關免疫抑製劑聯合療法,在提高療效的同時減少了副作用。他曾獲美國風濕病學院的大師稱號、亞太風濕病學聯盟大師獎。

黃浦江邊,山東中路145號,如今仁濟醫院西院里有一棟經曆了80多年風雨的磚紅色小樓,陳順樂在這裏工作了半個世紀。

陳順樂選擇了系統性紅斑狼瘡(SLE)作為風濕科的主攻方向。這是一種可累及全身多個器官的自身免疫病,病變複雜,治療困難,死亡率極高。當時,中國國內尚無SLE發病的流行病學調查。國際上普遍認為,中國人的狼瘡患病率高,病情嚴重。

陳順樂建立了自身免疫病的實驗室檢測平台,並通過自主研發,在中國建立了相關檢測技術,使SLE的診斷有據可依。隨後,他對32668名上海紡織工人進行了大規模流行病學調查,發現中國SLE的患病率為70/10萬,女性為113/10萬,據此推論,中國有100萬的SLE患者,病情以輕中度為主。這一研究結果被寫進了中國醫學生的教科書,也吸引了世界的眼光。

在治療中,陳順樂發現,大劑量激素儘管對控制病情有益,卻帶來諸多的副作用,藥物引起的併發症極大影響了患者的生活質量。他創新提出的相關治療方案,成為SLE患者的經典治療方案,大大提高了生存率,並讓很多病人能正常地生活和工作。

陳順樂教授多次舉辦全國性學習班,推廣風濕病的實驗室診斷技術,提高了全國風濕病的診斷水平。1988年,他製定了中國SLE的診斷標準,經過全國27家醫療單位相關科室的驗證,確認與1982年美國的ARA標準相比,更有利於SLE的早期診斷,被採納為全國標準,載入醫學大專院校的教科書。

20世紀90年代,當分子遺傳學研究剛剛在國際上掀起熱潮之時,陳順樂教授麾下的研究小組,率先成為中國從事風濕病遺傳學研究的團隊。

婦產科(Gynecology),放射科(Radiology),骨科(Orthopedics),兒科(Pediatrics),內分泌科(Endocrinology)和心內科(Cardiology),都是風濕科聯繫最為緊密的科室,陳順樂組建GROPEC合作組織,期望通過學科間的合作,推動風濕病學的發展,也促進各學科的發展。

據瞭解,在以往的狼瘡治療過程中,妊娠被認為會加重病情,醫生普遍不建議患者生育,這加重了患者心理負擔和痛苦。風濕科和婦產科攜起手來,經過不斷嚐試和努力,終於實現了零的突破:1992年,第一個SLE患者的嬰兒呱呱墜地。自此,SLE不再是生育的禁區。陳順樂還總結提出了SLE患者妊娠前的疾病緩解標準,為臨床醫生的治療決策提供參考。

解放軍總醫院風濕科的學科帶頭人黃烽,是1991年陳順樂和WHO合作舉辦上海國際風濕病學新進展學習班的一名學員。他接受採訪時說:“陳教授不僅高屋建瓴地在自己科室開展與國際接軌的前沿研究,還為全國普及基礎與臨床免疫學,臨床風濕病學知識傾盡心血……為我們打開了通向國外風濕病世界的窗戶,為我國年輕一代的風濕病學者搭建了與世界接軌的平台。”

不僅讓患者擁有和健康人一樣的生活,還要讓他們擁有美麗和參與社會競爭的能力,這是陳順樂的夢想。他在建科之初,就提出建立規範可持續的風濕病患者數據庫。

從當初手工繪製的隨訪表,到現在的電子數據庫;從沒有經驗的記錄者,到海外數據庫學習歸來的主任醫師;從風濕科獨立的樣本庫,到上海市的風濕病數據平台……一份份資料記載著患者的每一次發病和緩解,一張張圖表揭示出致病分子和發病機製。

據悉,在陳順樂教授從醫50週年之際,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揮毫獻辭:“青雲衣兮白霓裳,舉長矢兮射天狼。”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