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爽挖的坑,行業怎麼填?
2021年01月26日16:13

原標題:鄭爽挖的坑,行業怎麼填?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毒眸(ID:DomoreDumou)作者:毒眸編輯部

鄭爽代孕事件過去一週,但因鄭爽“爆雷”帶來的諸多遺留問題還未解決。

1月24日,有博主發佈消息,鄭爽待播劇中的一家片方將起訴鄭爽,但實際上,鄭爽需要賠付的遠不止這一家。保守估計,這次至少有11家影視公司、12家品牌方受到影響,鄭爽預計被索賠9.2億元。

鄭爽未播作品中有《翡翠戀人》《絕密者》《只問今生戀滄溟》《劉老根4》四部電視劇和北京文化出品的電影《1921》。品牌方面,據不完全統計,鄭爽代言品牌有12家,涉及服裝、美妝、食品等多個領域,其中包括Prada和lolarose 兩家頗具商業價值的品牌。

以Prada為例,儘管在代孕事件出現一天后,Prada就迅速解約,但終究不能改變股價下跌的事實。1月18日,Prada港股下跌1.7%,當日市值蒸發折合人民幣6.4億元,還因此登上微博熱搜,網友戲稱“Prada的眼淚Prada Prada 地掉”。

對廣大吃瓜群眾來說,“鄭爽事件”早晚會被其他更新鮮的“瓜”取代,但對受到影響的片方、品牌方來說,鄭爽揮了揮翅膀,引發的是一場持續的海嘯。巨額投資、長期經營品牌形象和製作公司為作品付出的努力,都可能在瞬間化為泡影。

在艱難彌補明星暴雷的損失後,行業也在嚐試摸索一些預防的方法,比如道德協議、藝人背調和製作險。不過藝人常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爆雷,這讓合作方承擔的風險變得極其不可控。

行業苦藝人“爆雷”久矣,而尋找避雷的方法,還不在旦夕之間。

爆雷五花八門 合作方無可奈何

2019年,趙立新在微博探討日本人當初為何沒有燒燬紫禁城,搶奪故宮文物等事件,被網友質疑為侵略者洗地。雖然趙立新最後公開道歉,但在這次輿論危機後,他參演的電視劇《風聲》延期至今年上線,電影《心迷宮2》則至今未能上映。

趙立新在微博發表觀點時,他主演的《心迷宮2》才剛剛拍攝到一半。當時的劇組面臨兩個選擇,一是徹底停工,但如果最後事情沒有影響,就屬於製作方違約。第二就是“賭一把”,繼續拍攝。劇組評估了事情帶來的影響,最後選擇把電影拍完。

這次賭博目前看來不太成功。因為輿論的繼續發酵,《心迷宮2》至今未能上映。製作公司為這部電影投入了2000多萬的成本,這些風險都直接由自身承擔。由於積壓了一部片子手中,公司也很難再接其他的片子,只能拍攝一些規模較小的作品。

這不是個例,一部藝人暴雷史,也是相關影視製作方的受難記。

藝人頻繁“爆雷”可以追溯到2014年5月,黃海波在北京某飯店因嫖娼被警方抓獲,其主演的《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也停工擱置,至今仍未獲得播出機會。同年夏天,被視為有“頂流相”的柯震東因吸毒被抓,直接影響了《小時代4》和《捉妖記》的上映,代言品牌也遭到網友抵製。

事件發生後的9月29日,廣電總局正式下發“封殺劣跡藝人(吸毒、嫖娼藝人)”的通知。這類違反法律的藝人,被國家直接點名封殺。而藝人出軌、約炮、不遵守公共秩序、發表不當言論等違反公序良俗的行為,以及類似“肖戰AO3事件”,藝人沒有做出過激舉動,但粉絲行為引起大眾強烈不滿的,也都會波及製作方。

因為藝人爆雷,導致了品牌價值受損,投資方資金打水漂,千百人共同努力的作品被無限期“壓箱底”。范冰冰因偷稅漏稅問題被罰8.8億,高雲翔涉性侵案件,導致兩人主演的《巴清傳》至今未上線。

《巴清傳》劇照
《巴清傳》劇照

趙立新的情況更為特殊,電影的製片人無奈地向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透露,如果藝人因觸犯法律被封殺,還可以走司法程式直接向藝人索賠。但像趙這種國家並沒有下達封殺令,電影只能被擱置,“我們告不贏。”

不幸遇到這種情況,多數受訪者向毒眸表示;“只能自認倒霉。”《心迷宮2》的製片人用“搖搖欲墜”“苟且偷生”來形容這幾年的生活,“中小型影視公司根本經不起風浪。”

在明星暴雷事件頻發之後,品牌和製片方也在盡力避免損失。

如果還沒到不能上映的程度,製作方會在前期減少宣傳。一位影視的劇片方告訴毒眸,去年因某三線男藝人鬧出劈腿風波,在今年作品上映時,片方選擇不帶藝人進行宣傳活動,不發佈單人海報,減少在觀眾面前的曝光,以降低影響。

刪減也是片方常用的補救措施,《小時代4》剪掉了柯震東所有戲份,只留下幾個背影。這種方式節省成本,但會影響作品的完整度和流暢性。影響嚴重的則只能重拍。受柯震東影響的《捉妖記》直接追加7000萬投資,請井柏然重新拍攝。這種方式需要的資金支援相當高,不是一般中小型片方可以承受的。

AI換臉是近幾年興起的補救方式。《三千鴉殺》中女二的飾演者劉露,因妨礙公務被國家點名批評,電視劇上線在即,片方只好使用AI換臉,但因技術欠缺,換臉後表情生硬,被網友吐槽像看鬼片。

網劇《三千鴉殺》換臉片段
網劇《三千鴉殺》換臉片段

一位後期人員告訴毒眸,目前國內AI換臉要求的技術難度比較高,一般公司的換臉效果並不理想,尤其涉及到特寫鏡頭。有些公司會直接使用nuke或AE貼片,但這樣的方式只能處理一些相對簡單的鏡頭。

公開資料顯示,影視劇中看起來貼合、精緻的換臉技術都是通過手動換臉達成的,手動換臉的市場價大約在10幾萬元/分鐘,而使用AI換臉,程式自動導出的價格時1.5萬元/分鐘。《三千鴉殺》作為小成本網劇,無法承擔高昂的手動換臉費用,只能選擇AI換臉,效果自然受到影響。

翻車的合作方,能打預防針嗎?

吸取了多次翻車的教訓,行業也在總結預防措施,以避免藝人爆雷的影響。

一位品牌工作人員告訴毒眸,藝人與品牌方合作時,通常會簽署“道德協議”。如果藝人因為道德問題,引起大眾負面輿論的,品牌方可以選擇延遲發佈藝人相關宣傳物料,更換已發佈藝人物料,減小藝人宣傳力度等方式,降低對品牌的影響。更嚴重的,例如觸犯法律,品牌可以選擇單方面解除合約,並且要求藝人賠償。

解除綁定,恢復自由後的品牌一般不會再受到爆雷藝人的影響。如果反應夠快,說不定可以像Prada一樣,終止合作股票立刻上漲,還能取得大眾的同情和好感。

“別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也是降低風險的方式。如在CBNData星數統計的國際奢侈品品牌合作中,可以看出,相對於從前只有品牌代言人這樣的說法,如今已經發展出了品牌大使、品牌摯友等多樣化的合作關係。同時與多位明星合作,能減弱品牌與單一明星的綁定關係,在其中某位藝人爆雷時,也能“當斷則斷”。

從影視作品投資方的角度來說,有一種保險叫影視製作財產損失險,保障拍攝期以及後期製作過程投資人利益。據文娛業內風險評估機構小土科技向毒眸介紹,該險種是中國本土化完片保險。“不管是電影還是電視劇,只要你按時按預算拍完了,保險公司也能保障投資人利益。保費大概是總投資金額的1.5%-6%。”

這種保險方式在國外上個世紀就已經出現,但目前國內的影視劇仍然不甚重視這一塊。“還是不樂意掏這個錢,遇到了就自認倒霉。”小土科技工作人員如是說道。

2017年成龍主演的《機器之血》是國內第一部購買了完片保險的影片

除此之外,背景調查也是排雷的重要手段之一。這項頗有些神秘色彩的業務,在普通人的印象里,或許以為它能似狗仔或私家偵探一般,把藝人私下的種種行跡悉數調查清楚。

執行過藝人背景調查業務的凡影諮詢創始合夥人王義之告訴毒眸,凡影的藝人背調服務大致上包括三個維度:成長經曆調研、過往作品綜合評估以及第三方綜合評價。成長經曆包括藝人的從業曆程、家庭背景等;過往作品綜合評估包括他影劇綜或者商務裡面表現出的專業水平、投入程度、抗壓能力等;第三方綜合評價包括合作方評價、行業評價、觀眾評價等,是一個立體綜合評估體系。

從上述三個維度綜合考量之後,凡影諮詢會對藝人給出低、中、高三級的風險評估結論。王義之坦稱,再詳盡的背調也無法覆蓋全部風險。“這些對藝人的調查基於公開、已知的信息和數據得出結論。藝人的私生活和私密行為則無法得知,這類背調更多起到的是建議作用,”王義之說,“我們不是算命先生,也不可能預判未來,只是告知片方一個風險範圍。”

這意味著,即使評估的結論提示這個藝人風險比較高,片方也不一定就會棄用該藝人,可能會和藝人簽署一些行為約束協議等來儘可能規避風險。製作方有著自己的考量,需要在市場收益和風險之間尋找平衡點。

王義之透露,目前在凡影的諮詢服務中,每年平均有20個項目涉及藝人背調。藝人背調只是凡影早期調研業務里很小的部分,更主要的業務則是對作品本身的調研,評估作品自身來自市場或政策的風險。

而在北美,行業工會與協會的成熟能夠給演員帶來自身權益上的保障,同時也能對其行為形成一定的約束,使得背景調查這樣的手段都顯得有些過時了。據王義之介紹,在荷李活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因為藝人並不可控,背景調查在國外還比較普遍。但隨著工會的成熟讓行業的透明度得以提高,藝人背調也漸漸式微。

我國也在探索對藝人的約束方式。在去年兩會上,就曾有業內人士提過《關於建立汙點藝人使用和懲誡機製的建議案》,提議“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責成由中國廣播電影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製定汙點藝人使用管理和懲誡製度,以更好地管理和約束藝人隊伍,有理有據地懲誡汙點藝人,管控由汙點藝人出現的市場風險,促進影視市場的健康發展。”

在這個瓜田大豐收的一月裡,一天之內就能有30位藝人出來澄清自己的負面傳聞,誰也不知道這個2021年還能有多麼難以想像的藝人爆雷事件出現。但行業經不起反複地“雷劈”,我們需要一個穩定的抗風險機製出現,才能讓投資人對於內容的投注更具信心。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