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陳情令》時代,耽改劇何去何從?
2021年01月28日14:59

原標題:後《陳情令》時代,耽改劇何去何從?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娛樂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顧韓

越禁忌,越刺激。儘管新晉的女性群像、雙女主題材一定程度上分流了觀眾的熱情,關於耽改劇的各路消息還是更能牽動網友的心。

一面是有網絡爆料稱,耽改劇正面臨全部叫停、或者起碼是全面收緊的情況,連帶著完結許久的《陳情令》都上了一次熱搜。另一面,新劇開機、新人“下海”的消息還在陸續傳來,讓前一種說法又要打上個問號。

從三無小網劇到斥資不菲的古裝大劇,從只能找新人出演到有名有姓的明星主動表態,國產耽改劇的發展不可謂不快。可惜的是,它依然沒能在主流環境中找到容身之處。不僅如此,理論上會是其堅實後盾的女性觀眾群也出現了截然不同的聲音,對叫停一說拍手稱快的也大有人在。

2018有《鎮魂》,2019有《陳情令》,2020是耽改劇首次缺席暑期檔的一年,也是各種意義上都很“魔幻現實”的一年,層層蝴蝶效應之下,許多事情發生著變化。那麼問題來了,2021年,耽改劇的高風險還能帶來高收益嗎?

要警惕的不是監管

如果我們不將耽美小說特殊化,而是將它視為網文許許多多類型中的一種的話,就會發現它其實並沒有跳脫出劇集市場的定律,走的是懸疑推理、盜墓探險都曾走過的老路,也是“網絡小說”到“網絡IP”的必經之路:

早期靠網台的尺度差異出噱頭,中期在整改中摸索規則與邊界,後期逐漸找到平衡——懸疑劇的賣點不再是重口味案件甚至靈異,而是現實關懷與人文立意。在探險劇中提到上交國家、保護文物什麼的,也不會有當初那麼感覺突兀。

一方面是因為題材紅利消退了,觀眾不再單看題材便有劇就行、放寬標準。另一方面,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試錯之後,大家在改編製作方面也有了心得,內容質量跟上來了,也就不再需要靠噱頭。硬糖君認為,耽改劇最理想的歸宿也是如此。不過在走到這一步之前,還需要經曆重重考驗。

如果說懸疑、盜墓IP的經曆對耽改有什麼啟示,那便是真正的打擊並非來自外在的監管壓力,而是來自內部的亂象。換句話說,造成題材紅利的是稀缺,而毀掉題材紅利的是跟風逐利所導致的過度消耗。

凡事怕跟風,只可惜,跟風正是貴圈的傳統藝能。2016年初,現象級的《上癮》讓業界首次見識到了耽改劇的能量,買IP的小手蠢蠢欲動。2018年的《鎮魂》從參演陣容、時長體量,到製作水準都首次達到了正規電視劇的水準,並提供了一個“去耽美化”改編的範本。

待到2019年,《陳情令》已經提升到了工業化的高度,商業模式也跑得純熟,從平台、片方,到藝人、經紀公司、媒體、品牌,甚至粉頭、站姐都賺得盆滿缽滿。

但耽改劇的亂象也在這一巔峰成功案例中顯露無疑——惡性炒作、割韭菜、烏煙瘴氣的飯圈大戰、男女演員待遇天差地別、對同人文化用完即棄,等等等等。

2020年,《皓衣行》、《天涯客》、《殺破狼》、《左肩有你》等一批耽改新劇啟動,物料屢上熱搜,演員在社交媒體上也互動頻繁,令人不得不感歎,這年頭耽改營業竟也內捲了!

然而,參照一下過往耽改劇主演形同陌路、粉絲針鋒相對的結局,又覺得一切索然無味(當然了,硬糖君還是很希望新人能有新氣象的……)。

屢禁不止的,真的是耽改?

為何耽改會突然成為風口?顯然不是因為影視圈突然對彩虹事業有了什麼責任感,更合理的解釋是大家在耽美IP上看到了撬動女性市場的捷徑。早在耽改劇爆發之前,已經有諸多國內外的小說、影視、綜藝、偶像團體吃到了類似的紅利,如英劇《神探夏洛克》、仙俠劇《古劍奇譚》、諜戰劇《偽裝者》等。

經過這幾年的培養,“嗑CP”更是從小眾走向了大眾,橫跨二三次元、突破性別限製、官配“邪教”不忌。耽改劇令這一行為更加“順理成章”,但即便對其的管控無限收緊,相信類似的消費方式以及由此而起的炒作方式也不會因此消失,而是會釋放到其他內容上,比如雙女主劇,又或是強情節的男性劇,或者正劇、綜藝等。

比如近期的《終極筆記》就被網友調侃為“給耽改101造成了壓力”
比如近期的《終極筆記》就被網友調侃為“給耽改101造成了壓力”

換句話說,能挑動觀眾CP神經的並不只有耽改劇,有想像空間的世界觀、好的故事、紮實的人物關係加上動情的演繹,非耽改劇也能夠達到類似效果。

所以,與其說耽改劇屢禁不止,不如說CP消費已經是流行文化的一部分,是CP模式顯露出紅利後的必然。究其原因,首先,信息如此發達、娛樂消費過剩,角色人設與CP類型就像題材一樣,是作品提煉標籤、用最短的時間爭奪注意力的一種方式。

而從受眾角度看,80後、90後、乃至00後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獨生子女,生長在互聯網普及、人際關係疏離的時代,早已習慣了在虛擬世界中尋求情感慰藉。而嗑CP與甜寵劇、純愛小說、戀愛綜藝等一樣,都能夠提供替代性滿足,以觀看代替體驗。

此外,互聯網提供的交流平台與創作工具也讓當今受眾擁有了更大的主動性與參與感,不再單向接受,而是自主表達。甚至可以說,在新的媒介環境下,新一代觀眾的訴求很多時候就是碎片化的,可以只為一個片段決定追劇,可以拖拽進度條只看想要的部分,也可以從一部劇中截取一個角色來自行組建新的故事。

這也是為什麼耽美IP的去耽美化改編是可行的。因為只要設定帶感、選角得當,螢幕形象貼近書粉幻想,改編不要觸及原創BG的雷區、官方對同人不要不講武德……留出來的空間觀眾往往可以自行填補。

耽改101?

媒體總結的耽改片單逐年壯大,漸漸達到數十部的驚人數字。隨後網友追加的“耽改101”等說法,讓整件事顯得愈加離譜。不過,硬糖君還是想說句公道話,影視劇從籌備到拍攝再到製作的週期是很長的,幾十部耽改不可能紮堆釋放。況且,不管政策是否真的收緊,2021都是建黨100週年的關鍵節點,更不會“放任”耽改刷屏,一年能有個兩三部播出就不錯了。

此外,耽改劇內部也開始出現層級分化。由兩位科班出身的演員主演的《鎮魂》打破了耽改劇全員新人/素人的局面,《陳情令》則是充分顯示出平台與營銷的作用,均達到年度爆款的級別。

2020年,由於正操刀的《鬢邊不是海棠紅》雖然沒有大爆,但是在去耽美化方面更進一步,成功混入年代傳奇劇中,為男性觀眾或大齡觀眾所接受,二輪甚至登上了北京衛視,某種程度上也拓寬了耽改劇的邊界。

在這三部代表性作品與無數在選角或改編中出現致命錯誤的撲街之作(如《熱血同行》、《成化十四年》)之間,也有一些影響力不足以出圈、但在垂直圈層中收穫“真香”評價的案例,如《SCI謎案集》、《少年江湖物語》。二者豆瓣評分都達到了7分以上,以其低成本、無明星的陣容來說,最終能有此成績也不算失敗。

由此,我們可以來給目前幾部已啟動的耽改劇簡單分下類。《皓衣行》、《張公案》、《殺破狼》、《天涯客》與《夜燕白》(改編自風弄的《蝙蝠》)均為古裝。

其中,騰訊獨播、仙俠題材、50集體量,演員陣容也屬第一梯隊的《皓衣行》顯然是按照《陳情令》的配方打造,走類似的流量古偶路線。同平台的《殺破狼》、優酷的《天涯客》一個權謀、一個武俠,都是古偶劇的常見題材,主演陣容次於《皓衣行》,但也並非純新人,因此也有走流量古偶路線的潛質。

相比之下,井柏然、宋威龍主演,電影公司工夫影業打造的《張公案》在配置與質感上高出普通古偶一級,姿態上也呈現了更加鮮明的要與耽美原作切割、專注探案的架勢。成則《鬢邊》、敗則《成化》。

芒果TV試水的《夜燕白》是五部古裝耽改劇里演員配置最低的一部,除了茅子俊幾乎都是新人。不過,該劇由小說作者風弄親自編劇,《SCI謎案集》導演施磊執導,也並非沒有小眾真香的可能。

餘下的《左肩有你》、《奪夢》、《逆光者》則分別為現代背景的青春、科幻與警匪類型,前兩者均由選秀偶像搭配演技新人。《逆光者》主演彭冠英、張雨劍則都是科班出身的演員,且都有過比較知名的女性緋聞對象,從選角、更名(原作為金十四釵的《在黑暗中》)以及宣傳口徑看,和耽改切割的姿態也是比較明顯的。

《左肩有你》與《奪夢》相比,《左》的IP量級、台前陣容的配置要高出一籌,但改編難度與審查風險較大。其原作小說《撒野》偏現實主義,講述兩個高中少年如何互相拯救、走出陰影。感情戲份太多,那愛情改友情的打擊自然要比其他耽改劇更大。《奪》則正相反,其原作就是一部打怪升級、設定出彩的強情節作品,削弱感情線還有豐富的情節支撐,更加適合當下的影視市場。

其實在硬糖君看來,耽美之所以能夠對女性受眾產生強大的吸引力,並非全因為禁忌感、抑或是雙倍男色,而是因為它在傳統的男強女弱、英雄救美之外開闢了更多關係模式。並且,許多作品兼有男頻、女頻之長,是強情節、強設定與細膩的情感描寫的結合。因此即便經過重重改編,在影視市場上也依然有一搏之力。

所以,與其眼紅耽改的題材紅利、買IP抄捷徑,倒不如思考一下如何取長補短,升級一下現有的言情劇、雙女主什麼的,觀眾照樣也能嗑。以《流金歲月》明明職場劇情懸浮、感情劇情爛尾、但只要姐妹不因男人反目就能收穫大片好評的程度,雙女主才是機遇無限的藍海啊各位!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