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索斯“逃離”亞馬遜 走向星辰大海
2021年02月04日10:44

  來源:經濟觀察網

  原標題:貝索斯走向星辰大海

  記者/任曉寧 實習生/易旭鳳

  又一個世界上最富有的人,走向了造火箭的事業。2月3日,在亞馬遜公司股價和貝索斯個人財富都接近歷史最高水平之際,貝索斯宣佈將於今年第三季度卸任亞馬遜CEO職務,投身於Day one基金、貝索斯地球基金、藍色起源計劃、《華盛頓郵報》和其他所熱衷的事業之中。

  國外的互聯網大佬,“逃離”自己一手創辦的公司,走向星辰大海似乎已經成為一種傳承。除了眾所周知的Tesla創始人馬斯克和他的火箭計劃外,比爾蓋茨於2000年卸任微軟首席執行官、2020年完全離開了董事會,Google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也於2019年辭任公司主要職務。

  辭任後的大佬們,做公益、造火箭,投資未來主義項目。比爾·蓋茨同其妻子梅琳達成立的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已是全球最大的慈善基金會,為抗擊新冠肺炎投入了17.5億美元。拉里·佩奇重磅投資了飛行汽車公司Kitty Hawk和BlackFly,謝爾蓋·布林投資的貨運飛艇公司已於2020年8月完成首單銷售,這些往日的互聯網巨頭掌舵者給世界帶來了不少新驚喜。

  走向星辰大海

  貝索斯辭任亞馬遜CEO後即將從事的工作,其中一項是藍色起源公司。這是他在2000年創辦的商業太空公司。藍色起源已於2019年5月推出Blue Moon月球著陸器;在衛星發射計劃方面,貝佐斯2020年7月宣佈斥資100億美元建設一個衛星互聯網網絡。

  貝索斯自小是個太空迷,他的外祖父曾是原子能委員會管理人員,14歲時,貝索斯就立誌要當一名宇航員。作為《星際迷航》鐵粉,他客串了電影中的小角色。他還曾表示,藍色起源的目的不僅僅是太空旅行,而且保護地球。“在地球上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會採用多元化投資組合的方式來完成他心目中那些“重要的事情”。

  目前,藍色起源在亞軌道太空旅遊、發射服務、火箭發動機、月球探索方面都小有成就。1月14日,藍色起源公司完成了2021年首次試飛任務,新謝潑德火箭最新型號NS13成功返回地球,該公司稱其是“實現可回收宇宙飛船第一步”,並計劃4月搭載首批乘客前往太空邊緣。2020年12月,新格倫火箭被NASA納入發射服務採購的型號庫,未來可爭取NASA的正式合同,公司預計在新格倫火箭項目上花費超25億美元。早在2015年11月,藍色起源研發的新謝潑德火箭火箭首次試飛,成功完成6次著陸測試。

  在太空戰場,成立於同一時期的SpaceX和藍色起源交鋒不斷。目前,兩家公司都已拿到了NASA的月球登陸器合同。今年2月份,美國宇航局將確定採用哪一家的方案進行深度研發。藍色起源研發進度緩慢,運營生產思路大體繼承了傳統航天的舊態,從技術和商業運用的角度都和SpaceX相差了一大截。貝索斯辭任CEO後,將更多精力投入太空探索的舉動有望使得藍色起源公司加速追趕SpaceX。

  除了太空,貝索斯也關心地球。他在2020年啟動了貝索斯地球基金(Bezos Earth Fund),用於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他也曾捐贈4200萬美元在得克薩斯建造一個能工作1萬年的地下計時器。亞馬遜2019年公佈了其“氣候承諾”,旨在提前10年實現《巴黎協定》的目標。亞馬遜承諾,到2024年可再生能源在亞馬遜的能源使用中將會占到80%,相比之下目前僅為40%。到2030年,亞馬遜將實現零排放。

  慈善事業也將是貝索斯繼續探索的領域。2018年,貝索斯宣佈成立“Day One基金”,和前妻麥肯齊將向該基金投資20億美元,旨在幫助彌合貧富差距,並為低收入社區提供優質教育,在低收入社區建設非營利性幼兒園。在2019年 11月,Day One基金向32個組織捐資9850萬美元,用於幫助流浪者。

  長期主義鼻祖

  在彭博億萬富豪排行榜上,貝索斯長期穩居榜首。直到離婚,才在去年底被TeslaCEO埃隆·馬斯克超越。2021年1月,埃隆·馬斯克身家達近1948億美元,超出貝佐斯95億美元。不過,隨著亞馬遜市值又創新高,根據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實時數據,貝佐斯的個人財富升至1962億美元,超過馬斯克,再成世界首富。

  貝索斯創辦亞馬遜26年,留下了一個1.67萬億美元市值的公司。目前,在全球互聯網公司中,亞馬遜市值排名第三,僅次於Apple、微軟。

  與個人財富相比,貝索斯創辦亞馬遜過早中積累的創業經驗,更值得關注。2020年疫情之後,大多數中國互聯網公司一改往日蒙眼狂奔的狀態,紛紛提出要做“長期主義”者。其實,早在1997 年,貝索斯就強調 “亞馬遜是一個長期項目”。“因為我們的企業著眼於長遠,所以我們做出的決定和權衡利弊的方法,將有別於其他公司。” 此後,在每年給股東的信中,貝索斯都保留著 “長期項目” 這一部分。

  長期主義的背後,是不在乎眼前利益,更重視公司的長期發展。具體做法上,亞馬遜是一個長期虧損的公司,貝索斯不在乎利潤,會把利潤用來投資未來的科技。

  1997年亞馬遜剛上市的時候,貝佐斯在股東大會上說:“現在還遠遠沒有到盈利的時候。你們應該讓我加大虧損的力度,放開手腳拿下更多的行業,這樣你們未來會有更大的回報。”

  亞馬遜上市24年,給股東創造了超過1000倍的回報。貝索斯的長期投資中,最值得一提的是AWS雲計算服務。早在2006年,亞馬遜就推出了AWS雲計算服務,這在當時帶來了巨額的研發成本,吞噬了當下的利潤。而發展至今,亞馬遜已經為全球190多個國家、上百萬中小企業客戶提供雲服務,雲服務也已經超過電商,成為亞馬遜收入和利潤的最大貢獻者。貝索斯辭任CEO後,接替他的安迪·賈西,就是此前亞馬遜雲的CEO。

  2001年底,亞馬遜業務累計虧損近30億美元,直到當年第四季度才實現盈利。2021年,亞馬遜季度收入突破千億美元大關,達到1255億美元,成為亞馬遜有史以來收入最高的季度。

  從線上銷售圖書起家的亞馬遜,不斷進軍音樂、kindle和Echo等消費產品、雲計算、內容製作、食品零售等新領域,這些嚐試看似隨意,實則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被貝索斯稱為“逆向工作法”。“逆向工作法”要求員工不是根據現有技術和能力來決定下一步動作,而是根據不變的價值去設想未來的需求,再倒推現在該做什麼。貝索斯還有一個Day one的理論,就是事業開始的第一天,創業啟動狀態,充滿迷茫和壓力,但是充滿創造力和顛覆思想。

  在2008年致股東的一封信中,貝索斯寫道:“最終,現有的技能都將過時。‘逆向工作法’要求我們必須探索新技能並加以磨練,永遠不會在意邁出第一步時的那種不適與尷尬。”

  貝索斯還將這種邏輯應用到他的個人生活中,每當他不得不做出重大決策時,他常常會以這種方式來思考問題,假設自己80歲高齡時,對這種選擇是一種什麼樣的態度。貝索斯曾告訴《連線》雜誌,當他在考慮是否辭職創辦亞馬遜時,害怕因錯失互聯網機遇而後悔不已的心理最終促使他做出了抉擇:“將來當我年屆八旬回首往事時,我不會因為今天離開華爾街而後悔,但我會因為沒有抓住因特網迅猛發展的大好機遇而後悔。”

  26歲亞馬遜的未來

  雖然辭任CEO後,貝索斯也並不是完全不參與亞馬遜的事務。此後,他將擔任亞馬遜董事會執行董事長。

  根據微軟公司的經驗來看,創始人的卸任並不一定意味著公司的落敗。2000年初,互聯網通信技術的泡沫接近頂點,比爾·蓋茨將公司CEO的職務交給了微軟的老兵史蒂夫·鮑爾默。投資Nokia手機業務的失敗,以及在移動操作系統的潰敗,讓windows完全錯過了移動互聯網的浪潮。而在2014年接任微軟的第三位CEO納德拉,他成功帶領微軟挺進了21世紀,微軟迎來了第二春。

  值得一提的是,在成為CEO之前,納德拉也曾擔任微軟雲計算與企業集團的執行副總裁,他迄今為止在CEO任期內採取的許多戰略舉措都是那時的延續。在納德拉的領導下,微軟完成轉型,通過其Azure雲平台成為雲計算巨頭。該公司在雲計算領域始終保持強勁的增長趨勢,智能雲業務部門本財季營收達增長50%達146億美元,是微軟公司營收額同比增長率最高的一個部門。

  亞馬遜的轉型之路也和雲計算業務密切相關,“亞馬遜是一家科技公司。”貝索斯不止一次地強調過。亞馬遜的下一任掌舵手安迪·賈西是公司元老級員工,撰寫了AWS商業計劃的原始文件,並自2006年該部門成立以來一直負責管理該部門。在他的領導下,經過10多年的時間,AWS已經成長為全球最大雲服務提供技術公司,營收超過127億美元,成為亞馬遜旗下最賺錢的部門。

  但是安迪·賈西上任後面臨的問題也不容樂觀,他需要帶領亞馬遜解決反壟斷問題。2020年10月份,對包括亞馬遜在內的大型科技公司的競爭做法進行了長達16個月的調查之後,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反壟斷小組委員會得出了結論:亞馬遜、Apple、Facebook和Google擁有壟斷權。亞馬遜在歐盟也面臨反壟斷投訴。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委員Ken Buck在亞馬遜宣佈這一消息後馬上在推特上表示,他有一些問題要質問安迪·賈西,暗示了其上任後面臨的早期障礙。

  面對全球企業上雲的趨勢和需求量的爆發,疊加全球5G技術的普及,預計雲服務在未來幾年都進入黃金時代。在公共雲市場上,雖然目前仍是亞馬遜和微軟兩家獨大,但是Google雲窮追不捨,還立下了在2023年之前擊敗微軟Azure和亞馬遜雲服務的目標,如何保持亞馬遜行業龍頭地位仍是擺在安迪·賈西面前的一道檻。

  對於貝索斯來說,他接下來還將繼續關注投資。“投資風險”和“展望長遠”是貝索斯的商業法則。在一次訪談節目中,貝索斯曾表示,“我們很樂意投資需要5-7年週期的、風險巨大的初創項目,大部分公司都不會這麼做。投資風險,展望長遠這兩個要素,讓亞馬遜在多如牛毛的互聯網公司中,成為了不是最特別,但很有特色的那一個。”

  亞馬遜已經26歲了,貝索斯將“Day one”信條融進了亞馬遜的DNA,他自己也始終踐行著“創業啟動狀態”,向新領域進發。辭任亞馬遜CEO後,有理由相信,貝索斯仍會在未來帶來新驚喜。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