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 On》:做自己的主角,而不是誰的某某某
2021年02月05日17:04

原標題:《Run On》:做自己的主角,而不是誰的某某某

註:本文有劇透

由任時完、申世景主演的JTBC水木劇《Run On》本週收官。該劇在豆瓣拿下8.7分(1.2萬人打分)的成績,男女主之間的西皮感,也一度成為微博熱議,算是2021年第一季度的黑馬選手。

《RunOn》海報

《Run On》講述了在明明說著相同的語言,卻越來越難以溝通的時代,不輕易表露真心的田徑選手奇善謙(任時完 飾),意外遇上了風風火火的電影翻譯員吳美珠(申世景 飾),兩人在奔向各自事業的過程中,漸漸完成了相互救贖,奔向彼此的故事。

男女主的雙向救贖。

兩人組成的“謙美cp”,從開播前的熱場花絮就火了,B站MV滿屏都是kswl。

你見過第二集就酒後“失誤”BOBO的西皮嗎?

你見過從第三集開始,網友就擔心如果女主不主動,他倆就再也親不上的西皮嗎?
你見過把#奇善謙你到底行不行#打上公屏的西皮嗎?
我見過。

在豆瓣頁面,這部劇被翻譯成了《奔向愛情》,筆者覺得,用小甜劇來形容這部作品,格局小了點。人生是一場馬拉松,劇中的多個人物奔向的,不僅是掉進了蜜罐的愛情,還有更好的自己。

《Run On》之所以好看,男女主之間的火花固然重要,劇中傳達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更是吸引人追看下去的關鍵。

首先,吳美珠這個女主的人設,真實、可愛、不做作,非常接地氣,做起事有一說一,乾脆俐落,是難得的直線球選手。

父母雙亡,從小就“我獨自生活”的吳美珠,不得不活成了一個滿身是刺的女漢子。畢業了, 還被大學教授當作丫鬟使,在前男友執導的電影慶功宴上,被“那麼普通,卻那麼自信”的教授辱罵,立馬就嗆得教授啞口無言↓↓

認識的高中小姑涼被男同學的媽媽欺負了,吳美珠抄起磚頭就去幫人說理(表情包已存)↓↓
談戀愛你儂我儂時,上一秒說錯了話,下一秒就道歉糾正,吾日三省吾身↓↓

被男主的議員老爸要挾,與男主分手時的理由也堂堂正正,不拉踩家人:“我覺得自己更珍貴。”↓↓

吳美珠是韓劇市場上少有的,一不戀愛腦,二不慣著男主和男主的原生家庭,“既不想過分溺愛自己,也不想過分虐待自己”的女主形象。所謂“愛人先愛己”,女主這三觀,我pick了!
她是一個把搞事業看得比談戀愛更重要的霸氣打工人↓↓
男主遇到糟心事,想一個人死扛,她會提醒他舒壓,“不想做就別做,人不是每時每刻都必須克服的,週末可以休息。”↓↓
遇到工作上的不順心,會像個社畜那樣感歎“自己累成狗,就為了這嗎?”得到男主的“鼓勵”,又馬上滿血復活。

看到完成的電影片尾字幕上的小夥伴們,又會想起那些一起挨過的苦日子,然後以百分之兩百的熱情投入下一部電影的製作。

這種看似矛盾又微妙的成就感,社畜們都懂吧。

真實,是吳美珠的法寶,也是《Run On》的法寶。

劇中鮮活的女性角色,不止女主一枚,崔秀英飾演的女二、男主的媽媽和姐姐,都擁有非常可愛的人設。

以男主的媽媽、康城女王陸智宇為例,她的人生格言是——“我的人生是屬於我的,不能丟進他的人生當柴燒。”

面對身為議員的勢利眼老公威逼利誘,也毫無懼色。
在兒子的人生中,缺席是常態,她又會心懷愧疚。很喜歡這對母子的互動,像無話不談的密友。
這一段善謙去片場給媽媽探班的母子談心,解釋了男主個性被動、在外人看來沉默寡言的根本原因——他一直是被丟下的那個人。

爸爸是議員,媽媽是康城女王,姐姐是世界排名第一的高爾夫選手,無論怎麼看,奇善謙的家庭,都是c位中的c位。可惜,他本人卻永遠是短跑賽場上的第二名,“被稱為誰的某某某,名字前面加上這樣的title,我已經習慣了。”習慣隱忍,習慣等待,習慣被拋下。

周圍喜歡他的女生不少,卻很少有堅持超過一個月賞味期限的人,用隊友英日的話說,“奇善謙跟那些人的交往,也就不超過一個月,因為她們會嫌他太無聊。”用代表的話說,“他的家人,還不如外人”。

所以,美珠只不過一個轉身,善謙就預設立場,擔心對方再也不回頭。這種害怕,源自一次次的被拋下。

另一個簡單的例子是,當他得知父親去找女主攤牌後,衝到女主家門口希望道歉,明明聯繫不上人,他卻守著那最最基本的紳士禮儀,傻傻等著,沒有推開那扇壓根沒上鎖的門。

這道門,就像吳美珠所言,是兩人之間無形的障礙線,等待更迫切的那個人,去衝破它。

和吳美珠相處時,奇善謙不知該如何主動,甚至一度會自我反省,“我已經很認真了,難道還做得不夠,讓她覺得自己在情緒勞動嗎?”

看到女主開開心心和朋友散步回來,喝個啤酒,若是一般的男主,說不定內心就要響起那熟悉的BGM:“只要你過得比我好,我就受不了……”

奇善謙呢,偏不。

這樣人畜無害,心口被捅了一刀,還問對方捅的手疼不疼的小可愛,大概只活在韓劇里……果不其然,更在乎的那個人,往往是先出手的。美珠,讓他學會了主動。這段挽回女主的戲,我給編劇樸詩賢“十分滿分的十分”。
一個從來不求人,只會在原地等,一個月期限到了,就因為“無聊”被人閱後即焚的人,放下身段去“耍賴”,其中的不捨、心疼、卑微,是最最真實的戀愛心情。時完這場哭戲,精準。一句“拜託你,喜歡下我吧”,直接call back當初女主的酒後告白。小心翼翼,又彌足珍貴的試探。

作為一個脫口秀十級愛好者,筆者太喜歡《Run On》這些前後呼應了。

比如女主參加完馬拉松比賽,因為跑得太慢,主辦方都收工了,只剩男主一個人在終點線等待:“我不是等你了嗎?直到最後。”

呼應了兩人第一次“約會”看電影,女主向男主解釋說,等到最後字幕roll完,自己的翻譯署名才出現時,男主那個戳到很多少女心的金句:“你是等到最後,才能看到的人呢。”
這樣的call back,在《Run On》還有很多,等待細心的觀眾去發掘。

此外,本劇中的電影梗,也是一絕。由於女主的職業屬性,《Run On》出現了大量向經典電影致敬的梗,隨時隨地考驗著觀眾的閱片量。

吳美珠最喜歡的電影台詞,“我們之所以跌倒,是為了學習怎麼站起來”↓↓

出自她在高中受了委屈,去電影院大哭一場時看的諾蘭電影《蝙蝠俠:俠影之謎》(Batman Begins)。
吳美珠家的浴室門口,貼著希區柯克的電影《驚魂記》(Psycho)海報,其中有一段浴室殺人的情節。電影知識幾乎為零的奇善謙,自然一頭霧水,但是男二李映禾第一次去她家喝咖啡,馬上就get到了這個梗。
善謙醉酒後被美珠背回家,第二天,美珠的同居人請他喝湯,丟到垃圾桶的那根骨頭,致敬的是《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的經典轉場鏡頭。
善謙到美珠家借住的第一晚,美珠腦補的幻想小劇場,致敬了《卡薩布蘭卡》(Casablanca)。
把熬夜刻在腦門上的美珠,特地倒了“時差”陪善謙晨跑,在玄關處等他的鏡頭,致敬了《畢業生》(The Graduate)。

映禾和善謙在超市偶遇,映禾以為善謙要向自己“表達心意”,提到了史匹堡的《外星人》(E.T.),此後兩人成為了“E.T.親故”。

美珠和善謙鬧彆扭後,善謙試圖用這個“電影語言”與她和好,結果被映禾打斷了;美珠跑完馬拉松,善謙在終點等她時,兩人也終於完成了一次“心意”的傳遞。

善謙退役了,認為自己的職業生涯是“失敗”,美珠用湯姆·克魯斯主演的《甜心先生》(Jerry Maguire)安慰他“失敗也是通往成功的過程”。
她還來了一段台詞模仿,指的就是這一段↓↓
美珠想向善謙告白,又怕對方拒絕,腦補了一堆尷尬的拒絕場景。比如孫藝珍的電影《我腦中的橡皮擦》↓↓
真·男女主拿錯了劇本系列↓↓
因為美珠是個“酒鬼”,暢想的小劇場都跟“夜色如畫,小酌怡情”有關。比如李秉憲的《甜蜜人生》↓↓
原片的最後,李秉憲怒而開槍,殺了對方,何其悲壯;在《Run On》里,卻出現了善謙一直拿紙巾哭鼻子的搞笑場景。

李秉憲的《甜蜜人生》

鬧分手,美珠和善謙在車里和好後,善謙表示,要先處理好老爸那邊的問題,兩個人再堂堂正正地見面。於是美珠提出:“要去我家吃個拉麵再走嗎?”

這裏致敬的是李英愛、劉智泰主演的電影《春逝》中的經典“拉麵梗”,女主邀請男主回家吃拉麵,吃著吃著,“小坐就變成了小住”。之後,韓國影視作品中,經常出現以“要不要吃拉麵”來含蓄表達“要不要過夜”的邀約。

《春逝》中的經典“拉麵梗”

不過,wuli奇善謙有木有get到這個梗,仍是個謎團……

你還記得哪些韓劇出現過“拉麵梗”呢?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