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衣舞球會的超級碗生意經 今年還唸得響嗎?
2021年02月06日08:30

  [文眼]美國時間2月7日晚,第55屆超級碗將在佛羅里達坦帕灣上演,坦帕灣海盜隊對陣堪薩斯城酋長隊。每一年的“美國春晚”都是營銷的盛宴,今年因為疫情的原因卻盡顯蕭索。《今日美國》獨闢蹊徑,撰寫了一篇脫衣舞酒吧無法借超級碗撈金的悲傷故事。這可能只是大環境下的一個縮影罷了。

  編譯丨張賓

  圖片丨來自網絡

  音樂聲依舊嘈雜,舞孃們在用力旋轉,隨著第55屆超級碗的臨近,在一些男士球會裡面似乎出現了微茫的曙光。

  在坦帕這座被譽為“世界脫衣舞球會之都”的城市,沒有什麼能像超級碗這樣的盛事可以為脫衣舞這個行業注入巨大活力,讓大把的鈔票猶如雨下。然而,這樣的美夢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後破滅了。

  坦帕灣的二十幾家脫衣舞球會在本週內會有何種表現,就像本週日在在雷蒙德-詹姆斯體育場坦帕灣海盜隊與堪薩斯城酋長隊誰將贏得超級碗一樣,都是一個謎。

  “關於接下來將發生什麼,我們一點具體的想法都沒有。在以往的超級碗期間,外來的表演者會在比賽前一個月就蜂擁而至。這樣的事情我們經曆過三回。奇怪的是,這一次我們沒有看到其他地區的表演者大量湧入。”唐-克萊因漢斯如此表示。他和弟弟吉姆-克萊因漢斯是脫衣舞酒吧“2001奧德賽”的運營合夥人。

  他回憶道,以往超級碗比賽之前,電話鈴會先響起來。“在超級碗的那一週,電話更是絡繹不絕。她們(脫衣舞女郎)會從拉斯維加斯、亞特蘭大、紐約和加州飛過來。今年,到目前為止,只有幾個人聯繫了我們。對其他球會來說,情況也一樣。所以,我不知道這到底是一種怎樣的信號。”唐-克萊因漢斯的這番表態,透露出不祥的預感。

  挑戰無處不在:由於社交距離的要求,NFL將今年超級碗的現場觀眾人數限製在25000人以內。

  對新冠肺炎病毒的擔憂,加劇了人們的憂慮。儘管如此,仍將會有大量酋長隊的球迷長途跋涉來到坦帕灣,但人數比預期少得多。

  然而,像“蒙斯-維納斯”這樣聲名遠播的脫衣舞球會早早就開始為尚未到來的人群做準備了。本週三,“蒙斯-維納斯”球會的老闆喬-雷德納讓員工下午兩點就開張營業,比往常提前了6個小時。他此舉的目的就是為了接納超級碗的觀眾。現實卻令他感到殘酷,甚至讓提前達到的舞孃憤憤不平。

  一位名為凱蒂的舞孃早早就來了。她計劃將VIP的收費標準從150美元提高到200美元。到了晚上9點,她依然置身於空蕩蕩的球會中。從下午開門以來,一共只有6名客人前來光顧,合計支付了22美元的入場費。

  “新冠病毒大流行真的傷害了我們。”喬-雷德納大倒苦水,並補充說生意一直都“很糟糕”,“情況原本應該不是這樣的。人們本應該更加關注新冠病毒,但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我們這樣對這個病毒嚴陣以待。”

  雷德納同時透露,他們球會有一名保安感染了新冠病毒,不過他認為這名保安是在外面被感染的。“三隻玩偶之家”的老闆沃倫-科拉佐則表示,在3月份停擺之前,他的10名至12名員工被檢測出新冠病毒陽性。他和妻子的檢測結果也呈陽性。“2001奧德賽”也未能倖免,吉姆-克萊因漢斯透露,他手下有12名員工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

  現在,“2001奧德賽”這家以樓頂飛船而聞名的脫衣舞球會加強了防疫措施。顧客必須測量他們的體溫,並佩戴口罩才被允許入內。戴口罩的命令在這傢俱樂部得到了嚴格的執行。

  是的,脫衣舞女郎也戴著口罩。

  “我知道,每個人都在笑這件事。她們全裸著,只有嘴巴和鼻子被遮住了。”作為脫衣舞酒吧的老闆,唐-克萊因漢斯如此描述這一略顯弔詭的現狀。

  面對抱怨的顧客,“蒙斯-維納斯”球會這位名叫做凱蒂的舞孃會對他們說:“如果我都能戴,你們也能戴。”

  在《今日美國》的記者造訪“三隻玩偶之家”球會時,沃倫-科拉佐一度示意他的脫衣舞女郎摘掉口罩。在現場,也有少數人沒有佩戴口罩。

  藐視城市的室內口罩條例存在一定的風險。沃倫-科拉佐透露,隨著超級碗的臨近,監督這項規定執行的公務員們更加頻繁地造訪,進行相應的檢查。

  很多脫衣舞球會在投資方面也陷入了困境,岌岌可危。

  “閣樓”球會的擁有者是Kirkendoll管理公司。該公司稱,它們花費了接近200萬美元翻修球會,希望能夠在超級碗期間收回大部分成本。即便在當下的局面下,Kirkendoll管理公司夜總會部門的首席運營官查克-羅林強調,它們的目標仍然是本週賺45萬美元,高於球會平常一週的10萬美元。

  他透露,本週二,“閣樓”球會新進了120瓶酒,在本週五還將收到100瓶酒。它們還計劃設立一個帳篷區,以期容納更多顧客。

  “在新冠大流行期間,高消費的貴賓們可能不會來了。我知道堪薩斯城今年又闖進了超級碗,所以我對堪薩斯城不抱有太大的期望。但是,我還是覺得那些死忠粉不管如何都會來現場。堪薩斯城還是有一些人會來的,因為他們已經被關了9個月了,那裡什麼都沒開。所以,他們可能想出來碰碰運氣,同時祈禱自己不會感染新冠病毒。”查克-羅林說。

  泰勒是一名來自密西西比州比洛克西的舞孃。她說她是“閣樓”球會的大約50名舞孃之一,專門為超級碗而來。她認為超級碗有可能讓她收穫滾滾財源。

  2012年在新奧爾良的超級碗上,泰勒貢獻了自己的脫衣舞女郎首戰。“我買了一輛車,買了一棟帶游泳池的房子,還剩下了一些錢。”脫衣舞女郎生涯讓她過得富足。

  不過,壞日子已經開始了。自從去年12月開始,新奧爾良的脫衣舞球會就陸續關閉了。鑒於此,她對本週的預期也有所降低。對於未來,泰勒正籌劃轉型,既然在新奧爾良不能繼續舞孃生涯,她也就無法繼續開著豪車招搖過市。她透露,自己正在接受培訓,準備成為一名獄警。

  “能在這個週末有機會工作就讓我很高興了。我沒有抱著很大的期望來到這裏。說實話,單純能有這樣的機會就已經很讓我驚訝了。”泰勒說道。

  體育產業獨立評論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