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失百年的國寶亮相春晚,我們等著更多的國寶回家
2021年02月12日16:35

原標題:流失百年的國寶亮相春晚,我們等著更多的國寶回家

你好呀,我是朵朵!

牛年快樂!雖然今年是這麼多年第一次沒回家過年,但和夥伴們還和在家一樣貼春聯、包餃子,最重要的,就是看春晚!

春晚的“歸國文物”節目,讓我們看到了《五牛圖》、虎鎣(yíng),以及2020年回歸的:天龍山石窟佛首!

在海外流失海外近一個世紀,天龍山石窟第8窟北壁主尊佛是在2020年12月12日回歸祖國懷抱。這是近百年來第一件從日本回到祖國的天龍山石窟流失佛雕,也是2020年回歸祖國的第100件流失文物。

圖源:國家文物局20世紀20年代,在日本古董商“山中商會”驅動下,天龍山石窟遭到大規模盜鑿,超過240尊雕像被盜,幾乎所有造像頭部,甚至造像全身被盜運境外,現收藏於日本、歐美博物館以及私人手中,破壞程度在中國石窟寺中最為慘烈。
圖源:國家文物局除了節目中的文物,曾經在國博展出過的《伯遠帖》《中秋帖》《五牛圖》、圓明園獸首、秦公晉侯青銅器、青銅虎鎣、王處直墓浮雕、龍門石窟佛像等,也都是回歸的珍貴文物,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歡迎回家,國寶們」

1

《伯遠帖》

晉 王珣

藏於故宮博物院

將手機翻轉看珍貴全圖
2

《中秋帖》

東晉 王獻之

藏於故宮博物院

將手機翻轉看珍貴全圖
回歸故事:這是兩件“同甘共苦”的回歸國寶。

乾隆酷愛書法,在養心殿西暖閣里隔了一間“三希堂”專門存放三件書法珍寶:《伯遠帖》《中秋帖》《快雪時晴帖》。

清朝滅亡,溥儀出宮時,敬懿皇貴妃把《中秋帖》《伯遠帖》帶走了,被她親戚賣給古玩商,後轉手抵押給香港彙豐銀行,最後被彙豐銀行出售。當時的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知道後報告給周總理,周總理親自指示要將“二希”收回,最終,《中秋帖》《伯遠帖》以巨資從彙豐銀行贖回,在1950年12月藏入故宮博物院。

《伯遠帖》是王珣傳世的唯一真跡,也是“三希”中唯一的非臨摹正本,因為上面有王珣的落款。

《中秋帖》是宋代米芾的臨摹,雖然是臨摹,但米芾本身就是宋代四大書法家之一,他臨摹的能力非常強,能有王獻之的神韻,所以也是稀世珍品。

3

《五牛圖卷》

唐 韓滉

藏於故宮博物院

圖源:官網@故宮博物院

回歸故事:周恩來親自下令買回的稀世名畫

《五牛圖》號稱“鎮國之寶”,一經問世便成為收藏熱點。北宋時,它曾被收入內府;元滅宋後,趙孟頫得到這幅名畫,曾留下“神氣磊落、希世明筆”的題跋;清代時被徵召入宮,深受乾隆皇帝喜愛……然而它沒有逃過戰爭,在八國聯軍侵華時,這件珍寶落入外國人手中。

直到1950年初,周恩來總理收到一位愛國人士來信:這幅畫近日要在香港被拍賣。畫主人要價10萬港元,自己無力購買,希望政府能出自收回。當晚,周恩來就給新華社香港分社發出緊急電報,只有八個字:不惜代價,搶救國寶。

戲劇性的是,最後負責聯繫的黃作梅與拍賣的委託方吳衡孫私下溝通,以6萬港幣低價搶回了國寶。

為什麼重要:現存最古老的紙本中國畫

《五牛圖》是我們目前所知道的最早作於紙上的繪畫。圖中畫了5只形態不一的牛,或行或立,或俯首,或昂頭,每一隻看起來都彷彿擁有自己的性格。

其中有一頭牛,畫的是正面。如果你有繪畫經曆一定會知道,相對而言側面的立體感還比較好把握,正面則很容易失真。這裏就能看出作者韓滉高超的造型能力了。

韓滉是誰呢?他是唐朝中期的宰相,太子少師韓休之子。他擅長畫人物及農村風俗景物,畫牛、羊、驢等動物尤其傳神。

牛是中國古代繪畫中的傳統題材,與“以農為本”的傳統思想有很大關係。而這幅《五牛圖》可能就含有鼓勵農耕的意義。

《五牛圖》是韓滉作品的傳世孤本,也是為數寥寥的幾件唐代紙絹繪畫真跡之一。

放大看,不論是頭部還是眼睛處的毛髮,都根根分明,筆筆入微。《五牛圖》似乎完美詮釋了一首甜甜的歌曲:《睫毛彎彎》。

睫毛彎彎~

眼睛眨呀眨~~
話說到嘴邊~
怎麼又轉彎~~
“看我~”
無作者款印,有趙構、趙孟頫、孫弘、項元汴、弘曆、金農等十四家題記
4

「圓明園十二生肖獸首銅像之鼠首、兔首」

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

圖源:微博@中國國家博物館

回歸故事:坎坷回家路。

圓明園的“十二獸首”至今沒有完全現世。鼠首、兔首現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

在2009年法國佳士得拍賣會上,流失100多年鼠首、兔首首次出現,在當時的拍賣中,因為中國藏家蔡銘超拍下後不付款而流拍,最後被皮諾家庭從原持有人手中買下。到了2013年6月28日,皮諾先生將鼠首、兔首無償捐贈給中國。

其他獸首情況:

牛首、猴首和虎首於2000年由保利集團花費近3000萬港元拍回;

豬首是2003年澳門愛國人士何鴻燊斥資700萬港元買回的;

馬首也是何鴻燊於2007年以6910萬港元價格拍回。

目前,“十二獸首”中的牛、虎、猴、豬藏於北京保利藝術博物館,鼠、兔在國家博物館,馬首藏於圓明園。

蛇、羊、雞、狗四個獸首,至今下落不明。

5

「秦公、晉侯青銅器」

春秋

藏於上海博物館

秦公簋
秦公鼎
晉侯蘇鼎
晉侯對盨
晉伯卣

圖源:澎湃新聞

回歸故事:美籍華人收藏家的捐獻。

上世紀90年代初,甘肅秦公墓葬和山西晉侯墓葬遭到非常慘重的非法盜掘。這兩個諸侯國墓葬出土的青銅器流失海外的情況非常嚴重。

當時任國家文物局局長的單霽翔曾說:秦義塚出土青銅器中多數有“秦公”或“秦子”銘文,是研究秦國早期歷史以至中華文化史的寶貴資料。晉侯墓出土青銅器對歷史學、考古學特別是夏商周斷代工程的研討都有重要的意義。

2009年,美籍華人收藏家範季融、胡盈瑩夫婦將他們收藏的9件秦公、晉侯青銅器捐贈給了國家文物局;2015年6月,國家文物局劃撥這些珍貴文物入藏上海博物館。

9件周代青銅器包括晉伯卣、晉侯蘇鼎、晉侯對盨、秦公鼎三件、秦公簋二件、垂鱗紋鍑。這對於我們分析秦國的隨葬製度、以及當時的大堡子山到底有幾個秦公墓提供珍貴實物資料。

6

「青銅虎鎣」

西周晚期

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

圖源:微博@國家博物館

回歸故事:#歡迎回家#

它原本是清宮皇室舊藏。在1860年的戰爭中,“虎鎣”被英國軍官哈利·埃文斯從圓明園劫掠獲得,此後一直由其家族收藏。之後的100多年以來,“虎鎣”銷聲匿跡。

2018年3月,一則“西周青銅器‘虎鎣’將在英國拍賣”的消息引起了國家文物局的注意。緊接著,文物局開展信息收集、協商談判、協調聯動、宣傳引導等多方面工作。在基本確認這正是我們流失的文物後,又數次聯繫拍賣機構,希望溝通協商解決問題。但,這沒有阻止拍賣。

4月11日,拍賣場上,青銅“虎鎣”以41萬英鎊價格在英國成交。

這遠遠超出了最初20萬英鎊的最高估價。然而幾天后,國家文物局收到了一封郵件。

它來自英國那家拍賣機構負責人,郵件稱:青銅“虎鎣”的境外買家希望將文物無條件捐贈給國家文物局。

這位神秘的買家是誰?我們不得而知。但我們知道,這件自1860年流散海外的國寶,終於回家了。

圖源:微博@國家博物館

為什麼重要:虎鎣的回歸,曾一度刷屏。

這一件青銅器,讓很多人第一次見識也認識了這個生僻字:“鎣”。

“鎣”讀 yíng 。著名考古學家信立祥先生說:“鎣”作為酒器,和盉(hé)的造型相似,早期可能是作為酒器調酒用的,晚期和盤配合可能是當做水器來用。”

著名考古學家孫機先生說,目前已知的、有銘文確認的“鎣”不超過8件,有些是殘破的。 “虎鎣”卻非常完整。

國博的研究館員于成龍認為,不論從器型還是紋飾來看,這件青銅“虎鎣”都具備西周晚期的典型特徵。而且,從便攜式螢光能譜表面分析結果來看,它的銅、錫、鉛比例也符合商周時期青銅器成分特徵。

西周時期的青銅文物,堪稱國寶!

7

「王處直墓浮雕」

唐末 五代

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

圖源:官網@中國國家博物館

回歸故事:多年分別終於重聚。

這塊浮雕原來在王處直的墓葬里,但墓葬在1994年被盜掘,鑲嵌在墓葬里的10塊浮雕都被盜走,販賣到了香港。

2000年2月,佳士得拍賣行在紐約舉行“中國陶瓷、繪畫、藝術品拍賣會”,其中就有一塊“武士浮雕”。在各方面的努力下,美國地方法院停止拍賣,並查扣了這件中國文物。此後,美國將它無償歸還中國政府。

後來,收藏家安思遠先生看到了這則消息,發現和自己收藏的另外一件武士石刻,同樣大小,同樣風格,經過專家的確認,人們這才發現,原來它們正是丟失的那一對彩繪浮雕武士石刻,安思遠先生無償捐獻給了中國。就這樣,兩件武士石刻在分隔數年後,又重新相聚在了國家博物館。

但,令人惋惜的是,王處直墓的其他被盜文物,包括另外8塊浮雕石刻至今仍然下落不明,期待著有一天,它們也能夠重回故土。

為什麼重要?

王處直是唐末、五代後樑時期的河北地區的重要藩鎮將領。他被養子王都害死,王都為了挽回名聲,就為養父修築了這樣一座建築和裝飾都極為講究的大墓。這座墓葬繪滿了奉侍、山水、花鳥、雲鶴、星象等內容的精美壁畫,保存了大唐遺風。還記得上過《國家寶藏》的“彩繪散樂圖浮雕”嗎,也是在這處墓葬發現的。

彩繪散樂圖浮雕 藏於河北博物院

8

「皿方罍」

商朝晚期

藏於湖南省博物館

圖源:官網@湖南省博物館

回歸故事:“方罍之王”蓋身份離近一個世紀。

皿方罍在1919年被湖南桃源縣的父子倆發現,當時有古玩商人想用400銀元買下。父親磨價時,兒子拿著蓋子去學校找人詢問。校長一看竟願意出800銀元,兒子是個鐵憨憨,高興的一路跑回一路喊,結果商人一聽,怕寶貝被別人買走,丟下400大洋,抱著器身溜之大吉。這一走,蓋子和器身,就分離了近一個世紀。

蓋子早早的就被湖南省博收藏,而器身就很坎坷:1919桃源→1925長沙→上海→巴黎→1930大阪→1950東京→紐約→2001法國→紐約。一直到2014年,美國紐約的一家拍賣公司打算將器身拍賣,經過多方努力,最後拍賣公司沒有拍賣,而是以極低的價格出售給湖南省博,蓋子和器身終於合而為一。

為什麼重要?

這件青銅罍是目前為止發現的體積最大、做工最精美的一件方形罍,是中國晚商青銅器鼎盛時期的代表之作,在文物界被譽為“方罍之王”,是中華燦爛文明和湖湘文化源遠流長的絕佳見證。

蓋內銘文與銘文拓片 圖源:官網@湖南省博物館

9

「曾伯克父青銅組器」

春秋早期

曾流失於:日本

整組青銅器同現 圖源@澎湃新聞

回歸故事:2020年8月29日回歸

這是一組流失日本多年的春秋早期“曾伯克父”八件青銅組器,它們也是今年8月29日剛剛回到祖國懷抱。

早在今年3月,這組青銅重器“曾伯克父青銅組器”就出現在了東京中央2019春季拍賣會的名單中,不過,當時它們已經被一些文物考古屆專家質疑為近年非法走私境外的盜掘文物。

為此,國家文物局與公安部會商,確定了“外交努力”+“刑事偵查”結合方式進行追索,照會日本駐華使館,向其通報流失文物信息,明確指出曾伯克父青銅組器系非法出口且疑似被盜掘走私文物,提請日方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協助中方解決文物返還問題。上海市公安機關迅速查明曾伯克父青銅組器的拍賣委託人和實際持有人周某(上海居民)有重大犯罪嫌疑,並於3月8日正式立案偵查。

此後,國家文物局與日本駐華使館密切溝通,多次重申依法追索文物的堅定立場,反複磋商流失文物返還的具體方式。

經過文物部門和公安機關多方施加壓力,文物持有人於2019年7月同意將該組青銅器上繳國家並配合公安機關調查。8月20日完成曾伯克父青銅組器實物鑒定與接收工作。

為什麼重要?

曾伯克父青銅組器一共包含8件,包括像鼎、簋(gui)、盨(xu)、壺、甗(yan)、霝(ling)等器類,從形製、銘文、紋飾、鑄造等方面均體現出典型的春秋早期青銅器的時代風格。

每件青銅器都有銘文,一共多達330字,比如其中的簋器、蓋對銘共100字,這些文字蘊含著豐富的歷史信息,對於研究春秋時期歷史文化、曾國宗法世系以及青銅器斷代與鑄造工藝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

曾伯克父霝
曾伯克父青銅器
曾伯克父簋
西周晚期 曾伯克父鼎

圖源@澎湃新聞

每一件流失的文物背後,都是歷史的傷口,都是那段山河破碎、國力衰微時代之殤。在70年里,我們追回的文物有14多萬件。每件文物,都在證明著中國真的越來越強大,它們見證了祖國偉大的複興之路。

即使要花費巨大的時間和心血,讓國寶回家的使命,我們的國家也會一直做下去。

因為每一件文物,都是中華上下五千年歷史拚圖中的一塊,

曾經遺失掉的空白,我們會一塊一塊的補回來。

原標題:《落淚!流失百年的國寶亮相春晚,國強文化強,我們等著更多的國寶回家!》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