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森巴赫:英獨居三個月一度抑鬱 國際球員不容易
2021年02月22日08:49

  作為世界桌球巡迴賽中唯一的瑞士選手,亞歷山大·烏爾森巴赫的這份獨特卻讓生活變得不易,只有遠離家人無盡的孤獨和沮喪。

  文 / 菲爾·黑格,《地鐵報》

  24歲的瑞士小夥去年迎來世錦賽正賽首戰,一個精彩的賽季似乎就在前方,然而疫情成為他職業生涯中的一顆絆腳石。烏爾森巴赫住在瑞士,平常參賽會在瑞英之間往返,但因目前的封閉政策,他已無法這樣操作,只能暫時留在英國。

  他在鄧斯特布爾獨自生活了三個月,在封閉的英國無所事事,熬過9月到12月這段時期,烏爾森巴赫決定回國放個假調整一下,可算度過一段美好時光。他說:「12月份我回家休息了挺長時間,因為我一個人在英國呆了三個月,沒親人也沒朋友,都有點抑鬱了。」

  「我休息了很長時間,也就打了三次球,我就是需要清理頭腦,現在比以往練得更努力了。人們低估了桌球的難度,它非常考驗人的意志,所以還是得休息一下的。我確實可以選擇回家往返,但再回來就要被隔離10天,而兩項賽事之間最多隻有兩週的間隔,所以我9月來英國就得呆到12月。」

  如今烏爾森巴赫更加適應了這個艱難的環境,本週在威爾斯公開賽,他與另外兩位歐洲球員西蒙·利希滕貝格、白賴仁·奧喬斯基均取得了首輪勝利,瑞士人最終決勝局不敵佐敦·布朗止步32強。

  「我不希望只有自己贏了首輪,我們三人在鄧斯特布爾一起練球,公寓里有熟人真是太好了,我們有很棒的練球檯,被照顧得也非常好,你已經別無所求了。」他說。

  烏爾森巴赫認為,世界桌球巡迴賽對英國之外的國際球員而言要艱難的多,英國本土球員有點身在福中不知福。他說:「差別真的非常大,英國球員感覺不到,他們可以打完比賽開三、四個小時車回到自己家,但他們仍在抱怨,我不知道他們在抱怨什麼。」

  「如果換位思考我可能也會像他們那樣,但顯然他們沒在乎我們,我也理解,可對我來說生活真的更艱難一些,中國球員至少能一夥人聚在一起,我只能獨自呆在公寓里三個月。」

  曆經艱難時期,烏爾森巴赫今季還是取得一些不錯的成果,其中最亮眼的要數在英錦賽擊敗朗拿度·奧蘇利雲,目前他與奧蘇利雲的兩次交手均取勝。不過他對這個成就表示淡然,他希望狀態加穩定,而不是偶然一兩次的光鮮亮麗。

  「這麼說可能不太合適,但朗拿度在兩場比賽都表現不佳,」烏爾森巴赫說,「我知道他是朗拿度·奧蘇利雲,即便他功力發揮不足七成,贏他還是值得高興的,但最好是一直能贏世界前16的球員,這樣才會讓我覺得是有實力的一員。」

  「就是看穩定性,我感覺每場比賽都能學到些東西,因為每場都不一樣,我需要更努力地練習,更加敏銳,每場比賽都打出一致的好狀態,這樣才有機會提升排名。」

  如今烏爾森巴赫世界排名第62位,近年一直是職業賽場中唯一的瑞士人。他記起當初參加桌球時,還被周圍人不理解:「其實我把各項運動都試了,上學時體育就好,各項運動都喜歡,也擅長音樂。以往和我爸打美式檯球很多,在球會看到桌球後就決定試試。」

  「當時我即將滿12歲,雖然打得很爛,但真覺得很喜歡桌球,然後我加入了巴素利的一傢俱樂部,停了其他所有體育運動、音樂各種,只打桌球。我嘴裡說的也都是桌球,以致於我的朋友都覺得我瘋了,因為他們甚至不知道桌球是什麼,而我一直說個沒完。」

  「收穫來得也挺快,我14歲那年就統治了瑞士的桌球界,17歲生日前轉為職業球員,只是瑞士打球的不多,可能只有50到100人,所以資源有些不夠,這些人沒法讓我學到太多,只是訓練。」

  (世界桌球)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