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聊陷阱:41起已宣判案例受害者逾兩千,有人被敲詐四年
2021年02月23日10:39

  記者/陳雷柱  

  近日,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在其官方微博連續發佈多條博文,剖析了裸聊詐騙及敲詐的種種套路,並公佈一組數據稱,從2020年12月1日到2021年1月底不到兩個月時間里,該局共接到裸聊詐騙報警243起,受害人均為男性。

  澎湃新聞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以“裸聊”為關鍵字檢索,發現涉及裸聊敲詐的案件共有41起。此類案件中,違法犯罪分子通常假冒女性引誘受害人裸聊並暗中錄製,通過木馬獲取受害人通訊錄信息,再以向受害人親友公開裸聊視頻要挾受害人彙款,實施敲詐勒索,其中最早一起裸聊敲詐案發生在2011年。

  事實上,在這類以裸聊為誘餌的刑案背後,與受害人進行裸聊的“美女”多為男性冒充或假扮,雖始於詐騙,但案件最終均以敲詐勒索罪定罪。澎湃新聞梳理髮現,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的這41起裸聊敲詐案中,至少兩千餘人累計被敲詐2469萬餘元,受害人遍及福建、廣東、重慶、山東、吉林、黑龍江、內蒙古等20餘個省、市、自治區,其中單起案件敲詐金額最少的有200元,最多的則高達63萬餘元。

  此外,在上述案件中有約3成案件中違法犯罪分子在受害人彙款後繼續對同一人實施敲詐;除少數單人作案,多數是團夥在境外作案。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此前曾在微博中表示,受疫情影響,2020年以來,公安機關在打擊此類境外嫌疑人時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難。

  植入木馬獲取通訊錄,引誘裸聊並暗中錄製

  在通過QQ搜索到項某後,李某假冒女性謊稱自己名叫“林菲菲”,並對項某提出裸聊的要求。其間,李某對項某的裸聊視頻進行截圖並保存,並在此後多次冒充“林菲菲”手下,以公開裸照威脅,約見項某並在賓館內對其進行毆打,強迫項某脫光衣服拍攝裸照,並以公開裸照為由敲詐項某錢財。

  從2011年10月到2015年10月,李某對項某實施了長達四年的敲詐勒索,分多次勒索項某人民幣637317.6元,及Apple筆記本一台、Apple4S手機一部。2016年1月12日,李某被公安機關在海口市某大廈內抓獲,民警在其移動硬盤及U盤內發現多張項某的照片及視頻,而其敲詐的財物後經估算總價值為639499.6元。

  這起發生於2011年的敲詐勒索案,最終以李某獲刑十一年六個月收場。澎湃新聞梳理髮現,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的41起同類案件中,像李某一樣在敲詐得手後,繼續多次對受害人進行敲詐的案件佔比約有三成。

  較早的案件中,犯罪方法威脅程度有限,多數受害人在遭到公開裸照威脅後並不理睬。

  2013年1月到2月,山西男子劉某先後兩次冒充女性,引誘受害人伊某裸聊,後以兩次錄製的裸聊視頻要挾伊某,企圖敲詐4000元,但伊某不僅沒有交出財物,反而向公安機關報警,劉某最終被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拘役4個月,並處罰金2000元。

  然而,這些犯罪分子的手法很快進行了“升級”。

  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的相關判例顯示,在2016年前後,違法犯罪分子開始利用木馬獲取受害人手機通訊錄,引誘受害人裸聊並截屏後,以向親友公開其裸照實施“精準敲詐”。這種通過向受害人親友“定向”公開裸照的敲詐方式“效果明顯”,判例顯示,自2016年起,通過上述方式對受害人實施敲詐的犯罪分子鮮有犯罪未遂者。

  2018年7月,南京男子劉某使用漂流瓶QQ等聊天工具,在網上搭訕男性受害人,隨後利用女性裸體錄像與受害人進行視頻裸聊,趁機截取受害人的裸露視頻。隨後,劉某以信號不好等為由中斷視頻,假意向受害人提供其它視頻聊天軟件,蠱惑被害人安裝並授權,以此植入木馬,獲取受害人手機通訊錄信息,威脅受害人要將其裸露視頻發送給家人、朋友,迫使受害人付款。

  從2018年4月1日到7月20日,劉某用上述方法先後敲詐魏某、戰某、陸某及呂某共計14100元。劉某於2018年11月29日被南京市秦淮區人民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並處罰金4000元。

  多為團夥作案,裸聊及敲詐均有專人負責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的41起裸聊敲詐案中,如上述案件中劉某這般單人作案的,佔比僅有兩成左右,這些案件中敲詐金額最多的為63萬餘元,最少的則有2200元。與之相比,更多的違法犯罪分子為團夥作案,他們少則三五人,多則數十人,甚至在海外設立窩點“招聘”員工,冒充女性引誘國內受害人進行裸聊,繼而截取裸露視頻實施敲詐。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2020年12月14日公佈的一起案件中,周某等人在緬甸組建敲詐勒索犯罪集團,招募多名同夥利用一款可獲取手機通訊錄、短信及位置信息的軟件,冒充女性誘使受害人下載該款軟件並進行裸聊,後憑藉錄製的被害人不雅視頻及通訊錄中相關人員的聯繫方式實施敲詐。他們在短短一個月時間內,累計敲詐295415.25元。

  判決書稱,該犯罪集團分工明確,有人負責日常秩序和工作狀態,有人負責包裝虛假QQ給“業務員”使用,有人專門負責敲詐,也有人負責對賬和“業務員”業績考核,甚至有專門負責生活起居的後勤保障人員。

  在眾多裸聊敲詐犯罪團夥中,黃某及其帶領的數十人犯罪集團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們在一年多時間內陸續敲詐1000餘人,敲詐總金額達800餘萬元。據該案判決書顯示,2016年2月到2017年7月,黃某與戴某、吳某等人先後在柬埔寨金邊、西哈努克港、貢布等地租用場地,形成多個窩點,組織王某、鄭某等人冒充女性身份,與境內男性微信聊天,引誘對方裸聊並錄製不雅視頻實施敲詐。

  與周某犯罪集團一樣,該集團同樣分工明確,主要分為老闆、窩點負責人、一線聊天人員及裸聊人員;二線敲詐人員、技術人員、取款人員、收款記賬人員等,其中大部分成員直至到了國外才知道要從事違法活動,但出於掙錢等方面考慮,均參與了違法犯罪。

  判決書中披露了該犯罪集團的犯罪過程:他們通過網絡等途徑購買國內公務員、教師等人員個人身份信息,確認目標人群,由聊天人員負責添加對方微信好友,以女性身份與受害人聊天,引誘對方裸聊並錄製不雅視頻。錄製成功後,由聊天人員將不雅視頻交給窩點負責人統一收集。之後,窩點負責人會將不雅視頻交給敲詐人員進行拷貝,繼而進行敲詐。聊天人員工資為5000到10000元不等,但每月需錄製至少15條被害人不雅視頻才算完成保底任務,敲詐人員則以敲詐金額的10%進行提成。

  從2017年開始,黃某犯罪集團成員分多批被公安機關陸續押解回國,黃某也在2020年1月2日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

  41起敲詐案兩千餘人受害,警方提醒:不要裸聊

  據一名受害人薑某講述,他在2019年國慶節其間在家玩手機時,QQ上一名女子突然申請添加他為好友,薑某以為是熟人便同意了好友申請,很快對方發來視頻聊天邀請,薑某接受後發現視頻另一端是一名全裸女子,但對方並不在視頻中說話,而是打字要求薑某與她裸聊。

  薑某沒有抵住誘惑,按照對方要求將衣服脫掉,但不到一分鐘後,這名女子結束了視頻聊天,向薑某發送一個鏈接,要求下載其中的軟件繼續裸聊,薑某下載後,打開軟件沒多久,對方則直接攤牌稱,已經錄製了薑某的不雅視頻,並掌握了其通訊錄中所有人的聯繫方式,要求薑某支付寶掃碼轉賬500元。薑某稱自己當時有些害怕,擔心對方將不雅視頻發送給親友,於是按照要求掃碼轉賬,但讓薑某沒有想到的是對方收款後,並沒有收手,而是要求他繼續轉賬2000元。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的41起裸聊敲詐案中,至少兩千餘人被累計敲詐2469萬餘元,受害人遍及福建、廣東、重慶、山東、吉林、黑龍江、內蒙古等20餘個省、市、自治區,其中單起案件敲詐最少的有200元,最多的則高達63萬餘元。此外,在上述案件中有約3成案件中違法犯罪分子在受害人彙款後繼續敲詐。

  這41起裸聊敲詐案發案時間顯示, 2011年發案1起,2013年發案1起,2016年發案2起,2017年發案4起,2018年發案15起,2019年發案8起,2020年發案10起。

  在量刑方面,除個別跨境敲詐勒索案主要犯罪分子被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部分犯罪未遂或犯罪情節輕微的犯罪分子被判處管製或拘役外,其餘大部分參與或組織敲詐勒索的量刑多在有期徒刑6個月到4年之間。

  澎湃新聞注意到,在部分裸聊敲詐案中,法院在定罪量刑時,涉及團夥作案的案件主犯被以敲詐勒索罪和傳授犯罪方法罪兩罪並罰,也有少數犯罪分子被控詐騙罪。

  南京市公安局江寧分局近日曾發文對此類案件套路進行剖析並總結稱,裸聊勒案件大多數會出現明顯的從詐騙向敲詐勒索轉化的趨勢,性質往往更為惡劣。而此類案件中多數犯罪團夥選擇在境外建立窩點,受疫情影響,目前公安機關在打擊此類犯罪是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暫時無法像過去一樣從境外抓捕嫌疑人,基於以上原因,公安江寧分局從1月底到2月中旬連續三次在其官方微博呼籲保持警惕,不要裸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