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力號上有中文 你猜印在哪裡了?
2021年02月25日10:28

  2021年2月18日(美東時間),NASA毅力號火星車順利著陸火星。幾天后,NASA公佈了毅力號降落過程的實拍高清視頻。

  儘管在此之前,我們已經看過無數精美逼真的CG模擬,但這一次,借助背罩和火星車上多個相機的協同工作,人類首次看到了探測器著陸火星的第一視角實拍畫面。

  仔細看這些影像,可以找到好多有趣的彩蛋。

  降落傘里隱藏的“玄機”

  降落實拍視頻,畫面開始於打開降落傘的場景。

NASA/JPL-Caltech
NASA/JPL-Caltech

  這是一個逆向視角,相當於看著降落傘往遠離自己的方向展開,這是背罩(backshell)上安裝的相機向上拍攝的。

毅力號結構拆解和本次拍攝降落傘的相機所在位置(紅圈)| NASA/JPL-Caltech
毅力號結構拆解和本次拍攝降落傘的相機所在位置(紅圈)| NASA/JPL-Caltech

  震撼之餘,列文虎克們很快發現了“玄機”。推特用戶Abela_Paf(@FenchTech_paf)表示,他和他爸爸發現降落傘的紋路里藏了三個單詞!

  原來,降落傘這些紅白格網圖案共有四圈,一格白色代表0,一格紅色代表1,每圈從一堆連續的1之後開始讀數,按0101的二進製轉化為10進製,再把數字對應英文字母表裡的順序。

  裡面三圈對應的字母連起來是:Dare Mighty Things(挑戰偉大的事業)。

右邊最外圈被遮住的部分可以在左邊尋找鏡像 | NASA/JPL-Caltech/haibaraemily
右邊最外圈被遮住的部分可以在左邊尋找鏡像 | NASA/JPL-Caltech/haibaraemily

  微博博主@小龍哈勃 指出,這句話來自來美國第26任總統老羅斯福的就職演講,原文是:

  Far better is it to dare mighty things, to win glorious triumphs, even though checkered by failure, than to rank with those poor spirits who neither enjoy nor suffer much, because they live in a gray twilight that knows not victory nor defeat。

  “去挑戰偉大的事業,去贏得光榮的勝利,即使不幸失敗,也遠勝於那些既沒有享受多大快樂也沒有遭受多大痛苦的平庸之輩,因為他們生活在一個既沒有勝利也沒有失敗的灰色世界里。”

  對了,同款T-shirt已經在賣了,美國商家也不比萬能的淘寶賣家反應慢嘛……

非廣告…
非廣告…

  最外面一圈也沒白塗,用同樣的方法轉化為10進製後,得到一串數字:34、11、58、14(N)、118、10、31、23(W)。

  另一位推友Paul Ramirez(@pramirez624)指出[3],這是噴氣動力實驗室(JPL)所在地的GPS坐標:34°11′58″N,118°10′31″W。

推友做了個更直觀的對比圖 | NASA/JPL-Caltech/Adam Steltzner
推友做了個更直觀的對比圖 | NASA/JPL-Caltech/Adam Steltzner

  還沒完!

  再仔細一琢磨,如果紅色代表“點”,白色代表“劃”的話,那降落傘這圖案里還藏著一組摩斯密碼,解譯之後是:JPL。

 JPL雖遲但到。jpg
 JPL雖遲但到。jpg

  還是一樣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毅力號又把JPL帶來了火星!

  為什麼說“又”呢?當年的好奇號就玩過類似的小花招:工程師把這組JPL的摩斯密碼設計成了輪胎花紋的一部分,偷偷帶去了火星。

好奇號車輪里的摩斯密碼 | NASA/JPL-Caltech
好奇號車輪里的摩斯密碼 | NASA/JPL-Caltech

  於是,好奇號一邊馳騁火星,一邊用車轍在火星上蓋下了一個個JPL的“簽名”。

好奇號留下的摩斯密碼 | NASA/JPL-Caltech
好奇號留下的摩斯密碼 | NASA/JPL-Caltech

  這次,雖然輪子改了設計,這組摩斯密碼卻沒有“失傳”。工程師再次用自己的智慧,把密碼印在了降落傘上。

  還是JPL會玩啊~

  火星車全家福

  這張照片是毅力號著陸後的第二個火星日裡,左導航相機(NavCam)拍攝的火星車甲板照片。

NASA/JPL-Caltech
NASA/JPL-Caltech

  導航相機在這個位置:

導航相機、桅杆相機、超級相機位置 | NASA/JPL-Caltech/haibaraemily
導航相機、桅杆相機、超級相機位置 | NASA/JPL-Caltech/haibaraemily

  再仔細觀察一下這張看似平平無奇甚至有點亂糟糟的甲板照片,可以發現NASA在毅力號火星車上藏了一張火星車全家福。

  從左到右依次是:旅居者號、雙胞胎勇氣號&機遇號、好奇號、毅力號和它攜帶的機智號無人機。

NASA/JPL-Caltech/haibaraemily
NASA/JPL-Caltech/haibaraemily

  按時間先後順序一一對應了目前所有成功展開探測的火星車:

(左)火星車1:1模型相比於真人大小;(右)毅力號和好奇號差不多大,可以參考左圖比例 | NASA/JPL-Caltech/haibaraemily
(左)火星車1:1模型相比於真人大小;(右)毅力號和好奇號差不多大,可以參考左圖比例 | NASA/JPL-Caltech/haibaraemily

  可以說是溫情又有心了,滿滿的傳承感。

  你的名字在哪裡?

  還記得你的火星船票麼?

NASA/JPL-Caltech
NASA/JPL-Caltech

  延續NASA“帶著你的名字去火星”傳統藝能,這次的毅力號把10,932,295個地球名字帶來了火星。這些名字被存儲進三塊指甲蓋大小的芯片,鑲嵌在毅力號核電池附近尾樑上的一塊標牌中,和毅力號一同登上了火星表面。

名字都在這裏 | NASA/JPL-Caltech
名字都在這裏 | NASA/JPL-Caltech

  這塊標牌上有一幅極簡的線條畫,標明了地球-太陽-火星的相對距離。在太陽四射的光芒中,同樣用摩斯密碼隱藏著一句話:“Explore as one”。

  毅力號著陸的第二個火星日,左導航相機(NavCam)清楚拍到了這塊“姓名板”。放心吧,大家的名字都在火星安全住下了~

NASA/JPL-Caltech
NASA/JPL-Caltech

  如果找不著當時登記的火星船票了也不用著急,進入這個鏈接:https://mars.nasa.gov/participate/send-your-name/find,填寫當時的船票信息就能找回啦!

  相機定標板

  這是毅力號著陸後的第二個火星日,用腦袋上的桅杆相機(Mastcam-Z)拍攝的。

NASA/JPL-Caltech/ASU/MSSS/NBI-UCPH
NASA/JPL-Caltech/ASU/MSSS/NBI-UCPH

  這張圖里,有三塊相機色彩定標板,你找得到麼?

  定標板1和2是桅杆相機的主定標板和副定標板,定標板3是超級相機(SuperCam)的定標板。

MastCam-Z定標板拆解 | Niels Bohr Institute, Copenhagen, Denmark/NASA/JPL-Caltech/ASU
MastCam-Z定標板拆解 | Niels Bohr Institute, Copenhagen, Denmark/NASA/JPL-Caltech/ASU

  定標板是幹啥的?

  火星上的沙塵環境和光照條件,跟地球上可不太一樣,火星車想要拍出顏色儘量不失真的照片,就得靠這些定標板來提供“標準答案”。

  但桅杆相機的這個定標板上“大有玄機”。

  仔細看主定標板,中間的幾個環是灰度定標色塊,凸起的杆子可以作為日晷使用,周圍的一圈則是彩色定標色塊。

毅力號桅杆相機定標板細節 | Niels Bohr Institute, Copenhagen, Denmark/NASA/JPL-Caltech/ASU
毅力號桅杆相機定標板細節 | Niels Bohr Institute, Copenhagen, Denmark/NASA/JPL-Caltech/ASU

  在彩色定標色塊之間,還有七個裝飾圖案,分別是:

水星、金星、地球、火星環繞太陽的軌道,代表太陽系的形成和行星的演化。其中水星、金星和地球的軌道位置對應2020年7月火星發射窗口時的位置,火星的位置則對應於2021年2月毅力號著陸時的位置。

DNA鏈,代表地球生命的出現。

藍藻,代表地球上出現微生物。

蕨類植物,代表地球上出現綠色植物。

恐龍,代表地球上出現種類豐富的動物(設計團隊表示是按阿帕圖龍的形象設計的)。

人類,意義不用多說(不過在具體設計上,在向旅行者號上金色唱片形象致敬)。

最後一張是火箭,象徵著人類又走出地球,前往火星和更遠的太空。

毅力號桅杆相機在第2個火星日拍攝的定標板特寫 | NASA/JPL-Caltech
毅力號桅杆相機在第2個火星日拍攝的定標板特寫 | NASA/JPL-Caltech

  顯然,2-6 這五張圖表現了地球生命逐漸誕生繁榮的過程,加上1和7,連起來就是太陽系形成→誕生了行星(火星和地球)→誕生了地球生命→地球生命又走出地球,探索生命的起源,探索火星,探索太陽系。

  整個七張圖形成了一個閉環。

  這也呼應了最底端的那句英文“Two Worlds, One Beginning”(兩個世界,一個起源),說的是地球和火星這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原本都是從太陽系原行星盤中誕生的。

“兩個世界,一個起源” | NASA/JPL-Caltech/ASU/MSSS/U of Copenhagen
“兩個世界,一個起源” | NASA/JPL-Caltech/ASU/MSSS/U of Copenhagen

  不過,這也不是NASA第一次通過火星車的相機定標板向火星帶去“宣言”了:

勇氣號和機遇號的PanCam定標板上寫的是“Two Worlds, One Sun”(兩個世界,同一個太陽)。

好奇號MastCam定標板上寫的是“To Mars To Explore”(去火星,去探索)。

(左)勇氣、機遇號定標板 | (右)好奇號定標板
(左)勇氣、機遇號定標板 | (右)好奇號定標板

  你以為這就完了?沒有!

  毅力號的定標板側過來,邊緣還有文字:

  Are we alone? We came here to look for signs of life, and to collect samples of Mars for study on Earth。 To those who follow, we wish a safe journey and the joy of discovery。

  (我們孤獨嗎?我們來到這裏尋找火星生命的痕跡,來採集火星樣品帶回地球研究。將來的探索者們,祝你們有平安的旅程,也有發現的喜悅。)

 毅力號桅杆相機定標板側面 | Niels Bohr Institute, Copenhagen, Denmark/NASA/JPL-Caltech/ASU
 毅力號桅杆相機定標板側面 | Niels Bohr Institute, Copenhagen, Denmark/NASA/JPL-Caltech/ASU

  “發現的喜悅”這個詞,不止一種語言,除了英文之外,還有簡體中文、印地語、西班牙語和阿拉伯語。

 看到側面的中文了麼! | Niels Bohr Institute, Copenhagen, Denmark/NASA/JPL-Caltech/ASU
 看到側面的中文了麼! | Niels Bohr Institute, Copenhagen, Denmark/NASA/JPL-Caltech/ASU

  科學和探索的浪漫,屬於全人類!

  來源:果壳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