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還敢當全職太太?
2021年02月25日19:34

原標題:誰還敢當全職太太?

原創 燃財經工作室 燃次元 收錄於話題#新發現76#全職太太1

燃財經(ID:chaintruth)原創

作者 | 謝中秀 曹 楊 杜曉玲 郭一夢

馮曉亭 鄧雙琳 朱曉宇 侯燕婷

編輯 | 饒霞飛

繼華坪女子高中校長張桂梅怒斥學生做全職太太之後,全職太太再一次站上熱搜。

這一次是因為“全職太太結婚後5年離婚獲5萬家務賠償”,以及電視劇《甜蜜》中女主角全職在家多年後,因為家庭破產希望重返職場卻屢次碰壁,令人關注“全職太太重返職場有多難”。

全職太太曾經是一個代表著富裕的詞。成為全職太太意味著跟電視劇《三十而已》裡面的顧佳一樣,跟其他闊太太一起,吃吃下午茶、買買包。但現實生活卻並非如此。《圓桌派·第二季》中有一集探討安全感,香港作家馬家輝就曾直言:“全職媽媽裡面除了工作不工作、性別問題,還有一個元素很重要的。必須承認,全職富媽媽、全職中產媽媽、全職窮媽媽是不一樣的。”

全職富太太可能過著顧佳一樣的生活;全職中產太太可以有保姆、家政阿姨幫手。但全職窮太太,可能就面臨著一力照顧家庭、孩子,甚至還要為金錢發愁的難題。遺憾的是,大多數人可能都達不到全職中產太太的範疇。

這些“全職窮太太”們的許多困境,在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中都已有表達。在這部電影中,女主角金智英生了孩子被迫辭職成為家庭主婦,丈夫完全撒手不管;帶孩子去公園里散步,捧著咖啡坐下休息一會,還被路過的男職員指指點點:“我也好想用老公賺來的錢買咖啡喝,整天到處閑逛,‘媽蟲’還真好命……”

圖片/《82年生的金智英》電影截圖

在電影的最後,金智英經過了心理輔導,可以在瑣碎的日常家務中尋找到意義,並且重拾了寫作夢想。但對於大多數全職太太來說,全職太太並不是一份長久的工作,在未來的某一時刻,仍需直面重返職場的過程。

是否成為全職太太,這一道關於愛和付出的選擇題,本來是一個家庭自己的事情。但對於女性的職業生涯,卻可能成為毀滅性的打擊。

2020年3月,智聯招聘發的《2020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指出:生育是女性職業發展的主要瓶頸。在造成職場中性別不平等的主要原因這一項中,63.98% 的職場女性選擇了“生育是女性擺脫不掉的負擔”,還有38.97%的男性也認同這一原因。

在微博#全職太太重返職場有多難#這一話題中,法律博主李瑩也直言:“有許多女性在生育第一個孩子後會傾向於轉向其他工作,這些工作的特點是工作時間和酬勞比較少。這恰恰是男女收入產生差異的最明顯階段——哈佛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男女收入差異最大的階段是在30多歲,即是育齡期。在某種程度上,這種基於性別的收入差距就是‘成為母親的代價’。”

這幾日,燃財經跟多位因為結婚、懷孕、生子、育子等多個原因曾全職在家的女性聊了聊,她們都表示,並不願意成為全職太太。其中一位朋友直言即使是“嫁給白敬亭”,她也不願意放棄工作,因為“(這樣會)沒有持續入賬的收入”。也有人做過是否願意成為全職太太的調查,其中80後寶媽更傾向於照顧孩子,寧可放棄事業晉陞機會;90後則更追求個人事業,不會為孩子犧牲太多。

這此女性,他們有人原本是公司管理層,因為懷孕生子回歸家庭兩年,重返職場卻只能從銷售做起,並且工資不到原來一半的;也有全職帶娃兩年半,正在重返職場找工作,招聘方卻寧願要應屆生也不要這位全職媽媽的;還有更多全職媽媽重返職場只能做超市收銀員、售貨員這類門檻比較低的職位……

一位公司的HR對燃財經直言:“對於處於婚育階段的女性求職者,我們一般都會瞭解一下婚育情況,比如有沒有小孩,小孩幾歲,是一胎還是二胎,家裡人口構成如何、怎麼分配帶孩子的時間等。因為我們也要考慮求職者未來可以投入工作的時間和精力。”

但這位HR也表示:“婚育情況、是否為從全職太太重返職場,並不是絕對的影響因素。比如我們招聘會計、行政這些中後台的崗位,反而會更青睞已經生育二胎的求職者,因為她們的情況會比較穩定。而前台的職位,比如銷售這類崗位本來流動性就大,我們更是看中能力,而不是婚育情況。”

全職太太重返職場,雖有坎坷,但並非全無希望。

重返職場的最大阻力來自我老公

諾媽丨28歲 全職三年,求職中

從2018年初待產到現在孩子兩歲半,我已經整整三年沒有上過班了。其實我也不想辭職在家當全職媽媽帶孩子,可是雙方父母都不願離開老家來幫忙帶孩子,意味著我們必須得有一人“全職”帶孩子。由於我與我老公之間過於懸殊的收入,我不得不成為“全職”的那一位。

一開始我們都談得很好,他工資卡由我代管,此外他還必須參與到孩子養育過程,以及承擔相應的家務。剛開始都挺好的,他在週末會承擔大部分的家務和養育工作。但好景不長,我們開始時常發生小爭執,其中大多問題都來自於“錢”,我能明顯感覺到對於金錢他變得很敏感和看重,甚至不定時就會和我“對賬”,詢問我錢都花哪了。諷刺的是,每每算到最後,會發現錢大多都花在孩子身上。

問題還不止於此。作為一個高需求寶寶的媽媽,每天從早上6點到晚上十點,我的全部精力都放在買菜、做飯、做家務和帶孩子上。但對於我老公來說,我每天在家只是“帶帶孩子做做飯”。

如今孩子已經兩歲半了,也到了可以上幼兒園的年紀。所以我打算送孩子去上幼兒園,然後重返職場。因為全職媽媽真的是個又累又不討好的活。當我將想法和老公商量時,他當即表示支援。但隨後就開始憂慮“才兩歲半送幼兒園會不會小了點”、“孩子接送問題怎麼解決”、“晚餐怎麼解決”等問題。

對於這些問題,我沒有正面回答。但照常進行了簡曆的投遞。其實過程還是非常順利的,簡曆剛投出去沒兩天就收到了幾家公司的面試通知。但真正面試才發現,並沒有那麼容易。孩子上幼兒園第一天,我去面試了兩家公司,但都因為工作時間問題告吹了,因為公司下班時間都在六點後,而從公司去到幼兒園還得半小時路程,這不方便接送小孩。

圖 / 《三十而已》

我在緊鑼密鼓找合適工作的同時,我孩子也在艱難適應幼兒園生活,但顯然他還不能完全適應幼兒園的生活。最開始上幼兒園前兩天,他都抱著我不撒手哭上半個小時。第三天因為早上九點半有個面試,我希望讓我老公送孩子上幼兒園,這樣我也不會耽誤面試時間,可當我和他提出這個需求時,他大發雷霆:“都說了在家繼續帶著,你不聽非要送去上幼兒園,還要去找工作。你現在工作也沒找著,家庭也沒顧好,你不覺得你很自私嗎?”

他大發一通脾氣後就去上班了,最後我推掉了那個面試,送孩子去了幼兒園。那晚他還很心虛向我道歉,說日後不會再說氣話,我們依舊是“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也表示他一個人賺的錢足夠負擔家庭的開支,希望我還可以像以往那樣將精力放在家庭上。

然而,我並不這麼覺得,特別是這件事後,我更堅定了要有一份工作的決心,我意識到在我這個小家庭里,沒有錢意味著就沒有話語權。工作我會繼續找,但我是真沒想到,我老公竟然才是我重返職場道路上最大的絆腳石。

被迫兩次當全職媽媽

多數企業不能接收工作經驗斷檔

Murphy | 32歲 仍在求職中

我大學畢業之後選擇留在了北京,24歲就有了孩子,如今孩子已經八歲。從畢業到現在,10年的時間里,我被迫兩次當了全職媽媽。

第一次是因為懷孕,公司找各種理由解聘了我。因為正值懷孕,也沒法重新找工作,就一直等到孩子一歲左右,才選擇重返職場。當時找工作還沒有很睏難,畢竟年齡還小。但薪資卻是肉眼可見地降了——只有孕前的50%,而且工作強度非常大,加班、週末無休是常態,孩子5歲以前基本是在辦公室長大的。

孩子五歲那年,突然免疫系統出現問題,生病需要長期住院,所以我們夫妻二人也必須選擇一個在家照顧孩子。母親這個身份總是習慣性地承擔更多照顧家庭的角色,於是在年齡和事業巔峰的階段,我放棄了工作,選擇全職在家照顧孩子。在照顧孩子的一年半時間里,我靠接稿子、自媒體運營等雜活來補貼家用。

孩子恢復健康之後,我再次計劃重返社會,這次僅找工作就花了半年時間,大多數企業一看簡曆就將我拒之門外,因為不能接受工作經驗斷檔。最後不得已再次降薪40%,才得以重返社會。但計劃中的職場生活還未來得及完全鋪展開,就被疫情打亂。再次工作一年半之後,受疫情影響,公司以業績下降為由,解散了整個部門。

現在我仍在一邊找工作,一邊繼續接設計、文稿、活動等維生。

圖 / pexels

目前我已經找工作6個月,但依舊沒有企業願意“接納”我。在找工作的過程中,我也遭遇了不少奇葩經曆。比如多個招聘崗位提出:女性年齡不可超過30歲,出生年月不得早於1990年;以及身高170Cm、體重55公斤,能歌善舞,最好能陪酒。

更奇葩的是,由於年齡大,已婚已育,面試時會被細緻地詢問私生活,如老公出軌了如何處理、你是否會和男同事有曖昧行為等;還有一些面試官視頻面試,和你嘮家常,比如32歲為什麼會有一個8歲的孩子,為什麼結婚早。

職場對於女性的不友好真的非常明顯。回想我的職業生涯,經曆過4家公司,我是為數不多的女總監。一般到總監級別,都是男女比例2:8、甚至1:9。不是女性不夠優秀,而是公司覺得女性到了一定年紀就要偏重家庭。社會要求女性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幹得了工作,照顧得了家裡。堪稱全能。試問各位男性,如果有一天角色互換,要求男性工作家庭兩不誤。你能否做到?

與社會脫節兩年後

我拿2000元的工資從零開始

婷婷丨34歲 媒體人

前兩天網上有個新聞說,北京市房山區一起離婚糾紛案件中,判決男方給付全職太太家務補償款5萬元,兩人還有個兒子。

我覺得5萬元實在太少了,應該補償50萬元。好像在大家的印象中,全職太太就是那種特別輕鬆的,每天在家喝喝下午茶,做做飯就可以了。但真正當過家庭主婦的人都知道,無止境的家務以及沒有收入的困窘和空虛,讓人崩潰。

我是學新聞出身的,在當全職媽媽以前,我是一家集團的PR。後來,因為懷孕,我辭去了工作,隨後在家當了兩年的家庭主婦。別人認為的甜蜜幸福,其實有諸多無可奈何。在家當全職太太最矛盾的一點是,明明你非常辛苦,忙得不可開交,但大家都認為你並不忙,做家務似乎並不算“做事”。

在家兩年沒有收入,我自尊心很強,不願意主動開口向老公要錢。所以索性就不花錢,化妝品不再精緻,穿衣服地攤貨也無不可。後來抱著孩子出去,朋友見了我都說我憔悴,照鏡子的時候看著自己,這可不就是大媽嗎?

更重要的是,離職的這兩年,我已經完全與社會脫軌,和原來的同事以及朋友聊天,他們交流的內容,對於我來說,都是陌生的。我的世界,除了孩子,就是尿片、奶粉和家務。這讓我無法忍受。

圖 / pexels

終於,等孩子一歲多,我決心改變。為家庭付出確實是自己應盡的責任,但不代表這要一輩子犧牲自己。於是,我跟老公商量重新出去工作。但他並不支援,在他看來,家裡並不差我的那份收入,更重要的是,女性本就應該承擔更多照顧家庭的責任。為了這事,我們倆個沒少吵架。

但最終我還是堅持 了自己,開始嚐試重新找工作。與社會脫節兩年,所有的技能基本都已生疏,但我認為我的基本技能還在,依舊還算上手。於是我抱有期待,並且小有信心地開始了重返職場之路。

但沒想到,全職媽媽重返職場的坎坷比我想像中更多。對於全職媽媽,職場基本上都戴著有色眼鏡,我很難找到跟我之前公司和崗位相匹配的工作。時間一天天過去,我的工作卻還沒有眉目。到最後,我不斷放低要求,甚至做銷售、賣保險,我也去嚐試了一下。但由於沒有工作經驗,幾次連試用期都沒有過。

最後經過反思,並且在家人的支援下,我決定從零開始,去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去了一家媒體做記者,他們新成了一個版塊,通過朋友的推薦,我順利地成為一名記者。我記得當時的工資只有2000元的底薪加稿費,而我之前工資是7000元。在一腔熱愛,和跌跌撞撞的學習、不斷的努力之下,現在我的事業又有了起色,不僅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收入也逐漸提高,花錢不用看臉色,還能為家裡做更多的貢獻。

我很滿足,並且很感謝勇敢邁出去的自己,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全職太太重返職場難,還得靠閨蜜幫我開啟第二春

花花 | 32歲 銷售

都說女人要經濟獨立,僅靠老公是靠不住的,以前聽閨蜜這樣勸我,我還不信,覺得自己為他生了孩子,從鬼門關走了一遭,難道還不值得他養我一場嗎?況且我在家裡相夫教子,他在外面工作,一個人主外一個人主內,也算是合理分配。但是兩年多的全職太太生活過下來,我才知道生活的真相。

圖 / 《辣媽正傳》

一個女人不管在家裡干多少活,有多疲憊,男人永遠都覺得你很悠閑,對你提要求更是理所當然,稍微花點錢,他就覺得你在拿著他的錢享受生活,遇到不好的公婆,生活更加難熬,我甚至差點患上了狂躁症。為了早點脫離苦海,孩子不到兩歲,我毅然決然地交給公婆,重新加入職場。

但是全職太太重返職場有多難,相信很多人都知道,面試的時候屢屢被問到如何兼顧家庭和工作,質問中充滿了不信任感,輾轉幾個月下來,意向的工作都把我拒之門外。

本來我就沒有多少工作經驗,雖然是一名研究生,但是畢業之後我就已經27歲了,參加工作不到一年,我就奉子成婚,之後成為了一名家庭主婦。一份普通的文職工作,沒什麼技術含量,可替代性高,所以加大了我找到工作的難度。

好在我有兩位好閨蜜,他們參加工作的時間早,在社會上打拚的時間長,在我讀研究生的時候,他們倆已經拉來了投資方和技術合夥人,在深圳創辦了一家電子煙公司,生意做得風風火火,未來兩年計劃要上市。

因為這層關係,我被閨蜜邀請加入了這家電子煙公司,成為了一名銷售。剛開始加入公司,工作也不好做,主要是幫助他們開拓線下渠道,提高產品的銷量和知名度,我沒有相關的工作經驗,走過很多彎路,吃過很多虧。好在是閨蜜的公司,她們幫助我,鼓勵我,教我一點點掌握職場的生存技巧,我在想如果換做是別人的公司,可能我早就滾蛋八百回了。

雖然工作不簡單,但是脫離了全職太太以後,我不再焦慮,反而突然覺得生活很美好,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在工作中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價值,而不是每天圍繞著灶台、孩子、公婆轉。有了閨蜜幫扶,再加上我的努力工作,如今我也成了一名銷售經理,帶領了一支小團隊。現在我每年掙到的錢,比我老公還多。

等到自己經濟獨立了才知道,原來自己掙錢的感覺是真好,不用在拿錢的時候看別人的臉色,不用擔心老公出軌,自己被甩沒有經濟來源,因為我也有婚姻的主動權。

我想告誡一些女生,千萬不要人生的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不管掙錢多少,一定要有自己的工作。電視劇里的男人都說女人現實,可事實上,男人才是最現實的生物,當你有一天除了全職太太沒有其他存續的價值,他會比任何一個人都瞧不起你。

27歲重回職場,卻只能和應屆生一樣職級

妮妮 | 27歲 運營

我大學畢業就和男朋友領了證辦了婚禮,而後便進入某家小型互聯網公司做運營。運營的時間本來就不規律,加上是創業公司,所以加班也是家常便飯。

但是當時年紀小,加加班倒也扛得住。沒想到工作一年多就意外懷孕,原本我和老公計劃工作3-5年事業穩定後再考慮備胎的事情,結果我毫無準備地就成了孕婦。

運營的活非常繁重,尤其創業公司人手不夠,懷孕初期的時候,即便上司知道我懷孕了,但依然沒有減少工作量,我還是一個人幹著兩個人的活,時常在公司加班到九點以後。

我逐漸感覺到力不從心,但離休產假還有一段時間,我索性咬牙辭職了。辭職後在家備胎的日子雖然很悠閑,但也很無聊,而且家裡還少了一份經濟收入,我乾脆做起了代購。

說是代購,其實就是幫同學打雜,同學一個人忙不過來,所以托我幫忙管理其中一個微信號,我每天發發朋友圈,順便充當一下客服,同學按照每個月兼職底薪+提成的方式給我結算,一個月的收入還算過得去,說起來倒也沒遠離我的本職工作,只不過是從新媒體運營變成了社群運營罷了。

孩子出生後,家人都勸我不要太快去工作,就這樣一邊全職帶娃,一邊動動手指做做微商代購也挺好的。“把孩子帶到幼兒園就輕鬆了”,這是婆婆和媽媽常說的話,可是距離孩子上幼兒園還有好幾年。

圖 / 《82年的金智英》

我還是個年輕人,身邊同齡人很多婚都沒結,還在享受生活,但我卻天天在家帶孩子,雖然寶寶很可愛,但是當全職主婦也的確心累,我已經很久都沒好好捯飭過自己。

現在,孩子已經兩週歲,沒有小時候那麼難帶,而且疫情後婆婆就搬到我家暫住,幫我們打理生活。我覺得這時候如果不重回職場,以後就更難回了,於是我說服了家人,重新開始面試,擺脫全職主婦的身份。

我以為我還年輕,而且已婚已育,去找工作應該會比較順利。結果,幾乎每個hr看見我的簡曆都問我家裡有幾個孩子,有沒有打算要二胎,還有hr說我的同齡人已經有了幾年工作經驗,而我卻經曆了一段空白期,所以職級和薪資應該定到和應屆生一個水平。我全職在家時期兼職做社群運營的經曆完全不能算作工作經驗。

和應屆生一個水平的薪酬和職級,我雖然覺得離譜,但也只能接受,就當作從頭開始吧,畢竟全職主婦重回職場真的挺不容易。

成為全職媽媽五年後,我進了超市當收銀員

阿麗丨33歲 超市收營員

生孩子之前,我在北京一家國際知名企業當銷售,丈夫也在北京工作,家庭收入挺可觀,生活算是幸福有加。

孩子出生後,我就辭職回家當了全職媽媽,主要原因是婆媳關係不太融洽,也不太放心隔代教育。到了小孩三歲的時候,老公認為我們應該回去老家生活,一方面在老家我們有房,另一方面他在北京的工作也不太順利,想回去創業。說走就走,我們離開北京,回到了經濟水平一般般的老家。

創業有多艱難,自不必說,兩年時光過去,老公的事業並沒有起色。存款花光了,家庭沒什麼經濟來源,我不得不出去找工作,養家餬口。

在北京,我是做銷售的,所以我也只能找銷售的工作。一開始,我很想進一家正規的大企業,畢竟我上一個公司也是知名大公司。然而,現實教育了我。在老家,並沒有什麼大公司,只有一些百度都搜不到的小公司,而脫產五年的我,簡曆竟自動被歸屬到“無經驗”一類,給我的工資也只有一個月三四千元。

圖 / 《82年的金智英》

還好我年紀不算大,銷售這碗青春飯還能吃。最後面試大半年,好不容易進了一家公司,沒有底薪。一開始我還是充滿信心的,因為如果賣出大單,提成也是相當可觀的。

但現實又給我當頭一擊,我使上渾身解數,甚至在朋友圈兜售,幾乎沒有什麼成效。兩個月過去了,我才收到2000多元的工資,不忍直視。第三個月,我的銷售業績還是沒有起色,公司直接讓我離職了。

後來,我再持續面試、找工作。但沒想到,一年之內,我不得已換了三次工作,而且都是做銷售,結果都差強人意。現在,我只能在一家超市當收銀員,工資一個月不到3000元。

我的心理落差很大,一些還留在北京工作的女性朋友,生活狀態與我天壤之別,我非常羨慕她們。但我確實沒什麼工作技能,在這個城市也找不到什麼像樣的工作。現在,我工作也就是為了多多少少能補貼家用,不再有其他奢望。

全職在家兩年,連辦公軟件怎麼用都忘了

玉米 | 32歲 乙方公司市場部員工

2017年年初,那時候我懷孕6個月,在一次例行產檢中因為一些指標不太好,被懷疑宮頸機能不全,需要及時手術。可當時月份太大了,手術流產的風險很大,為了保住孩子,我選擇了臥床四個月,那四個月期間,除了吃飯和上廁所之外,我都是全天臥床。

可能也因為這樣,我對孩子格外細緻,什麼事情都要自己親力親為。

2017年11月初,產假結束了,我必須從老家回北京上班,問題也是在這個時候產生的,誰來帶孩子。我爸媽在老家,雖然他們表示願意幫忙帶孩子,可我不捨得把孩子留在老家讓他成為“留守兒童”。一起來北京的話,至少要租個三居,經濟壓力實在太大了。

沒辦法,最後我只能選擇辭職離開北京,回老家帶孩子。

2019年年初,一方面孩子慢慢大了,另一方面我也從沒想過當一輩子的全職媽媽,所以就決定在老家找個工作,重回職場。

雖然之前對於職場對全職媽媽的偏見我也有瞭解,但直到自己親身經曆之後,才體會到原來這麼強烈。

我大概用了將近2個月的時間,面了7、8家不同公司的不同崗位,但在面試過程中幾乎都遭遇了同樣的問題,即HR關心的更多的是要不要二胎?老公不在身邊有更多的精力工作嗎?甚至還有一家公司直接嫌棄我與社會脫節一年多。

而我現在就職的這家公司,也是因為他們急著招人,我就誤打誤撞進來了。我之前的工作經曆是甲方的市場,而進來之後才發現,這邊是乙方公司,所以工作經驗完全用不上了。

在重回職場的初期,我確實很焦慮,因為城市變了,工作方向變了,兩年沒上班連辦公軟件的很多快捷方式都忘了,方方面面都不適應。不過好在公司還算人性,給我調過崗,我自己也一直咬牙在堅持,現在工作快兩年了,一切都步入了正軌。

成為全職太太6年,是微商治癒了我

豔楠丨35歲 微商

我出生在東北,受家裡人影響,我的性格特別要強,不論做任何事情,都有我自己的想法。包括不顧父母反對離開家來到外地、還有我堅持選擇的這段婚姻,並且為了孩子毅然決然地辭掉工作。

在我28歲那年,我生下了我生命中第一個小天使。第一次當媽媽,我什麼都想給他最好的,我選擇在我能力範圍內最貴的月子中心,最好的母嬰用品,幾乎所有事情都想親曆親為。

正是因為這樣,在最初的幾個月,每晚的哭鬧的聲音、起夜的次數,讓我整個人的身體狀況大不如從前。為了保證能夠母乳喂養,我不得不把媽媽也接到這邊幫我一起照顧孩子。

以前老一輩人傳統的教育方式畢竟跟現在還是有很大差別的,我也因此和媽媽吵過很多次。媽媽嫌棄我的粗枝大葉,我嫌棄她的過於溺愛,可畢竟媽媽也是為了幫我分擔些壓力才來幫忙照顧孩子,所以我也不能多說什麼。這也導致後期我逐漸把情緒都憋在心裡,不知道該去如何釋放。

在家全職帶孩子的這幾個月,我幾乎每天都處在一個負面的情緒中,就連僅有的幾個朋友也不願意再聽我的抱怨,更別提老公了。此外,因為辭職的原因,我的收入來源基本也都斷掉了,也不會精心的打扮自己,整個人也都好像老了好幾歲。

有時候我會壓抑不住情緒也會大吵大鬧,媽媽和老公都不知道如何跟我交流,甚至變得越來愈不耐煩。後來我去看了醫生,醫生說我已經輕度抑鬱。

掙紮了很久以後,我一直無法走出自我,一直到我遇上了同是全職媽媽的一群姐妹。我在帶孩子出門曬太陽的時候,結識一群像我一樣的全職媽媽,因為同樣的寶媽,我們有了更多的共同話題,通過他們的開導,我的情緒慢慢地變好。

後來,我們幾個寶媽一起,開始商量著自己做點事情,在朋友的介紹下,我們幾個人一起開始做微商。我們幾個從零開始,一點一點地積累,在帶孩子的空餘時間,一起面對挑戰,解決每一個出現的問題。

如今,我們的微商事業已經有了起色,我也能敞開心扉的和這一群寶媽們去分享學習育兒經,也學會了心平氣和的溝通解決問題。

現在的我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也是一個擁有自己微商團隊的“職場女性”。

*題圖來源於《82年的金智英》。文中Murphy、婷婷、妮妮、阿麗、豔楠、玉米、諾媽、花花均為化名。

原標題:《誰還敢當全職太太?》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