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4》《青3》正面對抗,這年頭選秀=作秀嗎?
2021年03月01日10:15

原標題:《創4》《青3》正面對抗,這年頭選秀=作秀嗎?

文/許怡雯

編輯/大風

《創4》和《青3》進入開播第二周,熱搜又被這兩檔節目給統治了。據公開數據顯示,首播當晚《創4》全網收穫了110個熱搜,《青3》則共計搶占160個熱搜。

第一次面臨同期競爭的兩檔節目之間火藥味十足。因此,鋅財經把兩檔節目都看了一遍,發現為了保持住話題度,這兩個節目已經把“周播綜藝”變成了“日更連續劇”。

截止到今天(2月28日),《創4》正片播到第二期,但是算上另外六期,開播11天一共放送9集,基本做到了日更。另一邊,《青3》也通過各種形式的番外保持更新節奏。

可以看到,隨著同類型的選秀節目之間競爭愈發激烈,比拚早已脫離了選秀舞台本身,來到了大眾媒體下的公共輿論空間。得流量者得天下,為了保持話題熱度,節目組不約而同選擇了增加更新次數。

但是,當選秀戰逐漸演變成了營銷戰。偶像選秀也變了味,從選美、選強、選能力變成了賞醜、賞油、賞樂趣。

2月27日晚上,《創4》再次因為拉垮的舞台表演登上了熱搜。曾經的“漢語橋”冠軍大衛和其他三位國外選手一起演唱《少年之時》,過於高亢且不著調的歌聲,讓在場的導師們紛紛摘下了耳返。“創4少年之時舞台救救我的耳朵”的話題也“順利登上了微博熱搜榜。

內娛選手和國際選手的初舞台紛紛以撲街的姿態成為傳播熱點,偶像選秀向著奇特的畫風奔去。以往為偶像實現夢想的熱情和執著,變成了歡樂喜劇人式的闔家歡樂;以往考驗選手個人能力的比賽變成了一場娛樂先行的綜藝。

(創4學員因吐槽能力出圈)
(創4學員因吐槽能力出圈)

這種現像是疲軟的內容市場和火熱的資本市場之間的矛盾造成的。中國的偶像產業從2018年開始進入快車道。但是烈火烹油的造星盛宴之下,每個人都在追逐當下的利益,而忽略了整個產業的畸形和與之相伴的危機。

複製《青2》?創造營全員喜劇人

不得不說,《創4》首播畫風和往年相比大相逕庭,讓人頗為意外。此前,創系選秀一直都以華麗的舞美、專業的選手和強大的導師陣容著稱。但是,《創4》開播,畫風陡然從精英高冷範轉變成了娛樂路線。

“辣眼睛”、“油膩”的初舞台表演,讓不少網友高呼“內娛藥丸”,《創4》也被冠上了“創造德雲社”“歡樂喜劇人之漢語橋”等戲稱。

(鄧超表情包走紅網絡)
(鄧超表情包走紅網絡)

這種開場不禁讓人疑惑,《創造營》真的不行了嗎?

其實不然。通過近乎於舞台事故般的車禍現場來作為傳播熱點,經曆過去年選秀季的觀眾一定覺得這一幕非常熟悉。去年秦牛正威一段靈魂rap“淡黃的長裙,蓬鬆的頭髮”爆梗出圈,一個熱點的話題度就抵得上《創3》全季。

這段幾乎可以被寫進中國選秀史的表演,讓各大節目組都意識到魔性營銷帶來的威力。《創4》和《青3》都在往這方面使勁兒。《青3》一上來就搞了一出媒體見面會,擺明了也是想要話題度。但是顯然,《創4》把底線放得更低。

說到營銷能力,鵝廠從《創造101》時期就是好手,人間錦鯉楊超越、不走常規王菊都是成功的營銷案例。但是從《創4》開始,流量的重要性已經壓過了國產偶像選拔的初衷,綜藝娛樂性壓過了競技專業性。

(官方營銷手段以表情包為主)
(官方營銷手段以表情包為主)

這一傾向從賽制變化和導師陣容上都可以看出來。

《創4》的賽制變化非常大。首先是評級方式的改變,在前幾季導師擁有極大的話語權。學員的級別由、且僅由導師決定。但是今年增加了“撐腰機製”(打投機製),學員和導師一樣擁有投票權,和導師一起決定表演者的成績。其次是成團人數的改變,今年《創4》的成員位恢復到了此前的11人,參賽選手卻縮減到了90人。

可以理解為,賽制的變動讓選秀的競爭味道變淡了:增加學員的投票權,則稀釋了導師的權威;增加了成團人數,則增加了出道的概率。淡化競爭氛圍可以減緩粉絲之間的掐架,更加有助於營造“看秀”的氛圍。

在導師陣營的選擇上,《創4》選擇了兼具國民度、話題度和娛樂性的鄧超和寧靜。和隔壁“桃廠”的Lisa、李榮浩、潘瑋柏等人相比,寧靜和鄧超是大眾演員,兩人的專業背景和偶像並不搭邊,但是綜藝感非常強。

從正片中可以看到,這對組合呈現出的“嚴母慈父”節目效果非常好。在節目上線早期,觀眾對學員比較陌生的情況下,話題性強的導師可以讓觀眾快速進入節目,形成記憶點。事實上,《創4》開播首日收穫微博熱搜共計58個,其中導師占了11個,鄧超的表情包和寧靜的懟人金句迅速成為了觀眾的社交貨幣,形成第一波傳播熱度。

這張來自識微科技的熱詞對比圖可以說明,儘管嚐過“淡黃的長裙”屠榜的甜頭,《青3》依舊在深耕偶像產業,仍然在探討偶像的門檻、偶像的標準這些問題。而從《創造101》一路走到《創4》的創系選秀,已經開始從國民偶像的誕生地變成了網絡笑料的生產商。這不得不被看成是內娛選秀的一種墮落。

概念先行,節目後置

《創4》的另外一個顯著特點就是打出了國際化和多元化的標語。可以看出,節目組在內娛資源匱乏的情況下試圖另闢蹊徑,尋找突破。多元的概念本身也非常適用於當下的時代語境。

但是,地域多元是最淺薄的多元。《創4》雖然引入了國家文化差異的概念,但是整個節目透露出“welcome to China”的標語式和諧,並沒有能夠體現出足夠的地域多元。

要知道,多元化看起來政治正確,卻是一個風險係數特別高的動作。去年歐洲驕傲月,服裝品牌CK簽下了一位黑人、變性、大碼的女性模特,並把她的廣告片掛上了紐約的街頭。但是這一行為卻引來了民眾的抗議,認為CK過於政治正確而宣揚一種醜陋、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JariJones的廣告在紐約街頭)
(JariJones的廣告在紐約街頭)

多元化可以達成文化的交流,也必然引發文化的衝突,這樣的整個過程才會引發人們對於文化差異性的思考。而實際上,《創4》的多元化安安靜靜,充滿了刻意的友好,哪怕一點日韓偶像文化和本土偶像文化的交融和衝突都沒有出現。

相反,類似CK模特引發的多元爭論反而發生在了隔壁《青3》的現場,“網紅能不能成為偶像”,“胖子能不能成為偶像”,這些聲音再次將人們對於偶像和男團的標準問題拉了出來。

而此前,《創4》曾被曝選角團隊因為招不到合適的選手而被換。這則消息雖然沒有得到節目組的證實,但是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今年節目組在人才儲備上的困境。特別是去年《創3》被《青》搶先開播,又遭營銷壓製,整體效果不如對手的情況下,大量優質的練習生都去了《青你3》。

因此,有人猜測所謂國際化是節目組招不到合適的國內選手時,迫不得已的退路。因此,《創4》的國際化策略也被行業所責:雖然它從節目的角度豐富了觀眾的觀看體驗。但是同時它也為了節目效果,在節目設置和營銷上遷就熱度更高的人,忽略了男團設置的匹配度。

從業者從偶像行業的角度出發,表達了他們對這種行為非常不齒。有相關的從業者小林對鋅財經這麼說:“《創4》這種行為在擠壓內娛的空間,這可能是對內娛偶像生態的一種消耗。”

因此,這又涉及到了內娛偶像產業的另外一個問題:平台在產業里到底能起什麼作用?

中國男團沒有中國平台,孰之過?

在討論這個問題之前,需要明確的一個問題,中國內娛的偶像產業和日韓有著顯著的區別,其中之一就在於,日韓的偶像集中在公司,而中國的偶像集中於平台。

這和兩者的發展曆程有關。日韓的偶像文化比國內發展提早了20年。1996年,韓國已經誕生了HOT、SES等一系列韓國偶像團體鼻祖,造就了韓國娛樂巨頭SM。至今韓國偶像產業已經發展到第三代,形成了SM、YG、JYP三巨頭鼎立、眾多小公司緊隨的局面。

而日本的偶像文化發展得更加早,從上世紀70年代傑尼斯事務所誕生為標誌,推出了小貓俱樂部、SMAP、早安少女組、AKB48,乃木阪46、love live 等一系列成功的偶像企劃。

(日系養成偶像代表AKB48)
(日系養成偶像代表AKB48)

經過了二三十年的發展,兩個國家的娛樂產業才形成了包括藝人選拔與培訓、內容企劃、製作與宣發、粉絲運維等在內的成熟的偶像體系;以及經紀公司負責內容,電視台負責平台的產業佈局。

眾所周知,韓國三大電視台都有自己的打歌節目,分別是MBC的音樂中心、SBS的人氣歌謠、KBS的音樂銀行。打歌標準是由音源+銷量+觀眾好感度+放送分組成,三個節目對於標準的側重點會有不同,但是無一不是考驗歌手的作品質量、人氣高度和現場表演。

(韓國SBS打歌節目LIVE放送)
(韓國SBS打歌節目LIVE放送)

這些打歌平台被歸為歌舞類節目,在主流電視台放送,也成為了國民瞭解藝人的重要平台。憑藉著包括打歌平台在內的一系列產業體系,韓國可以將K-POP發展成為世界範圍內的文化輸出方式。

反觀中國,內娛的偶像產業完全是在18年興起選秀節目後被拔苗助長的。從這個角度來看,把創系選秀作為中國偶像產業發展的轉折點一點也不為過。從《創造101》開始,大批偶像被流水線般製造出來,卻沒有與之匹配的養成系統。

缺失了打歌等展示平台,偶像們不得不去各種綜藝上露臉,幸運的有可能去電影或者電視劇里刷個臉,剩下的就是演唱會和粉絲見面會。帶來的問題是,前面的兩種方式並不能夠展現出愛豆真正擅長的音樂舞蹈能力,後兩者是僅面向粉絲群體的低頻動作,對於影響公眾感知非常有限。

(火箭少女演唱會,不同的應援色代表粉絲不同立場)
(火箭少女演唱會,不同的應援色代表粉絲不同立場)

這是國內偶像產業的系統性問題:如果我們選出來的偶像團體連施展的平台都沒有的話,那麼我們選拔、培養他們的意義是什麼?

這個時候涉及到的另一個問題是,誰有能力去彌補這一部分的缺失?在韓國,電視台承擔起了這些責任,和頭部娛樂公司形成了高效的商業合作。在中國,可以很明顯地看出,應該承擔起這份責任的是視頻平台。

一方面,將偶像產業扔上高速帶的是平台、把這些團體“製造”出來的是平台、擁有限定團經紀約的是平台,所以平台應該為這些偶像團體的發展提供機會。另一方面,一個不得不承認的現實是,有追星習慣的年輕人大部分已經不看電視了。視頻平台是他們的主流陣地。因此,視頻平台相較於傳統電視台更有優勢去打造中國的打歌平台,從而完善中國的偶像產業生態。

但就目前來看,《創4》已經背離了選秀的初衷,將選秀舞台變成了一場大型綜藝。

資本是逐利的,所以資本也是短視的。當平台奔著賺快錢的目的,生態問題在他們看來從本變成了末,只要能夠靠三個月的選秀期賺到流量、賺到粉絲、賺到廣告,產業的未來已不在他們考慮的範圍。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