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首款CAR-T產品“臨產”背後:研發靶點紮堆 企業生存承壓
2021年03月02日20:03

原標題:國內首款CAR-T產品“臨產”背後:研發靶點紮堆 企業生存承壓

國內CAR-T產品賽道開始變得擁擠。

近日,複星醫藥旗下複星凱特CAR-T產品FKC876(阿基侖賽注射液)的上市申請進入行政審批階段,預計將在近期獲批,有望成為國內首款CAR-T療法產品。

與此同時,2月23日,美國百時美施貴寶(BMS)旗下的Juno Therapeutics公司研發的CAR-T細胞療法——Breyanzi(lisocabtagene maraleucel)獲批上市,用於治療至少2種其他全身療法後無應答、或治療後複發的某些大B細胞淋巴瘤成人患者,該產品是美國FDA宣佈的第四款CAR-T療法產品。

北京康愛瑞浩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君陽3月1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說道:“2021年,我們有望迎來CAR-T細胞療法的大爆發。隨著國家監管政策的逐漸完善,以及資本市場向未盈利生物醫藥企業敞開了大門,腫瘤免疫細胞治療前景廣闊。”

CAR-T產品是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免疫的新型精準靶向療法,近幾年通過優化改良在臨床腫瘤治療上取得很好的效果。然而其熱度早在2年前便達到頂峰。隨著國外CAR-T療法產品不斷獲批上市,細胞治療行業在國內資本市場上熱度不斷升溫。

在李君陽看來,隨著複星凱特CAR-T產品獲批在即,CAR-T概念再度火爆。實際上這是原有風口期資本佈局後獲得回報的自然邏輯產物。當下行業內各路入局者研發靶點紮堆,未來能脫穎而出的可能只有幾家企業。賸餘玩家如若不尋求轉型,或逃離不了被兼併、收購的命運。

賽道擁擠

一個不爭的事實是,行業內研發產品靶點同質化嚴重,場內廝殺格外慘烈。

據統計,國內CAR-T細胞治療有175項試驗涉及CD19的靶點,也就是說全部集中在血液瘤領域,其中128項為CD19 CAR-T單藥治療,同時CD19 CAR-T細胞還與其他治療聯用,如CART-22(18個試驗)和CAR-T-20(13個試驗)。BCMA是研究第二多的靶點,共有43項試驗,其中27項臨床試驗使用BCMA、CAR-T作為唯一療法。目前全球以CD19為靶點的CAR-T臨床試驗項目佔比高達53%,BCMA靶點排在第二,佔比14%。與此同時,CAR-T臨床試驗約有75%主要集中在血液瘤領域,實體瘤目前佔比依舊較小。

全國腫瘤登記中心數據統計,癌症患病人數由2015年的395.24萬人增加至2019年的439.97萬人,預期2024年將逼近500萬人。人類不斷探索癌症治療方法,對於新藥、特效藥的需求也不斷攀升。

“預計今年內首款CAR-T產品便會獲批,屆時複星凱特或成為該領域內的頭部玩家,強大的示範作用與先發優勢可使其迅速占領市場,同時行業內相同研發管線的企業發展有可能出現較大的波動”。李君陽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

醫藥領域雖然市場巨大,盈利空間廣闊,但由於細分領域眾多,宏觀需求對於單項產品供給、盈利的影響過於表面。而國內現有CAR-T產品靶點針對的適應症(即血液瘤)由於其病患池與增速的特殊性,將該產品的市場量級限製在萬人級別,與胃癌、肝癌等其他疾病的十萬人年增量、百萬人現有存量相比,盈利空間過於狹窄。

據李君陽分析,對國內即將首個上市的CAR-T產品,企業定價原則勢必遵循前期研發成本攤平原則,從目前CAR-T的製備工藝、週期等綜合來看,國內上市的CAR-T細胞治療產品價格預計在50萬元左右。

近幾年,醫療改革大刀闊斧,通過醫保談判納入了大量創新藥產品,也通過帶量採購、兩票製等壓縮開支,但是2018-2019年,醫保支出增速仍然高於收入增速。在這樣的情況下,醫保未來納入更多新藥趨勢必更謹慎。

“此番境遇,存量本就不多的患者對於新產品的選擇會更審慎,且CAR-T產品並不能作為一線硬性治療手段,80%的血液瘤患者可以通過傳統手段進行病情控制,只有約20%傳統醫療手段起效甚微的患者有可能選用CAR-T細胞治療產品,市場空間又被進一步壓縮。”李君陽補充道。

轉型壓力

“一旦複星凱特CAR-T產品獲批,對於其他公司具有示範效應,但同時也意味著賽道擁擠空前。擁有核心技術、尚未獲批的企業未來還有機會,但行業內留存位置也僅有3到5家。”李君陽指出:“研發管線嚴重擁堵,多靶點細胞治療產品研發成為各大企業追逐的熱點,除龍頭外的其餘企業都將面臨轉型難題。”

從長期角度來看,單靶點單適應症的產品不符合藥企邏輯。以康愛生物選擇的細胞免疫治療中的另一個分支——多靶點復合抗原細胞毒性T細胞(MTCA-CTL)為例,其是非基因修飾、多靶點的細胞免疫治療產品,基礎適應症為胃癌的治療方法未來或有計劃將適應症擴展到宮頸癌、肺癌、結直腸癌和腦膠質瘤領域。相較於諸如複星凱特阿基侖賽注射液這類CAR-T細胞治療產品,多靶點產品因適應症的拓寬而擁有更廣闊的市場量級。

但值得注意的是,相同的靶點,未來CAR-T不僅要迎戰同類產品,或許還要面對來自競品的跨界競爭。

CAR-T和雙特異抗體治療機製非常接近。同一個靶點,CAR-T是在體外修飾好再輸入體內,雙特異抗體是在體內完成這個動作。同時,雙特異抗體的治療成本也遠低於CAR-T。多款雙特異性抗體的臨床試驗表明,它們可以在治療難治性血液疾病,甚至是對CAR-T療法產生耐藥性的患者中產生良好的效果。

李君陽表示:“行業內一些缺少核心技術的企業後續策略應轉向其他靶點,以擴充適應症、減少治療併發症風險以尋求存活轉型。”

不過,憑藉“license in+CRO+VC”經營模式在生物醫藥圈一炮而紅的再鼎醫藥也為其它成長型創新藥企業提供了新的思路。所謂license in模式是一種產品引入方式,核心是“產品引進方”向“產品授權方”支付一定的首付款,並約定一定金額的里程碑費用(按品種開發進展)以及未來的銷售提成,從而獲得產品在某些國家(地區)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的商業化權利。

“當下較為火熱的license in模式較為契合成長型企業,從國家層面來說在醫藥基礎研發層面投入仍有欠缺。在創新藥項目發現和管線構建方面,自主研發也早已不再是國內創新藥企的唯一方式,通過該模式減少轉型壓力,厚積薄發尋找自主科技創新道路。”李君陽總結道。

(作者:陳紅霞,實習生,孫一夫 編輯:徐旭)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