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比乙肝更可怕的肝癌推手,卻只有2%的感染者知情
2021年03月02日11:05

  來源:SME科技故事  

  眾所周知,肝癌俗稱“癌中之王”,是最常見的惡性腫瘤之一。在我國,肝癌死亡人數占全世界肝癌死亡人數的45%。而一提到肝炎病毒,很多人都知道乙肝以及它的危害,然而對於另一種丙肝病毒,卻鮮為人知,甚至很多患者被告知患有“丙肝”時還一臉懵逼。

  目前全球丙肝感染約為 1.85億,每年導致35萬人死亡*,已經超越乙肝成為我國最主要的肝癌致病因素,然而只有2%的人知道自己患病的事實。也正是由於對它的無知,導致丙肝成為了我國第五大傳染病。生活中很多不起眼的行為,可能就會使你我成為下一個感染者。

  但其實2014年世界衛生組織發佈《丙肝指南》就已經向世人宣告:丙型肝炎已成為一種可以治癒的疾病。那麼,為什麼明明能治癒的疾病卻還仍舊會造成如此多人死亡呢?歷史的長河中,人類是如何跟丙肝進行對抗的呢?

  註:世界衛生組織:丙型肝炎篩查、護理和治療丙肝感染者

丙型肝炎病毒
丙型肝炎病毒

  我們常說“乙肝三部曲”——乙肝、肝硬化、肝癌。乙肝病毒在體內爆發時,患者一開始是身體冒出黃疸,肝功能受到損害直至衰竭。如果沒有得到有效治療,他們就容易意識模糊甚至昏迷,隨時可能被死神奪去性命。

  不像乙肝這樣廣為人知,它的同胞兄弟丙肝卻低調得多。它們大多發病隱匿,幾乎沒有任何症狀,頂多就是普通的感冒發燒之類的。甚至到肝纖維化、肝硬化早中期階段,患者的肝功能都還是正常的。

  直到肝硬化合併出現嚴重併發症,比如消化道大出血、大量腹水、嚴重感染、原發性肝癌等的時候,很多患者才被發現和確診。可這個時候,患者已經病入膏肓,隨時面臨著死亡的威脅了。

 肝癌的解剖圖片
 肝癌的解剖圖片

  近年來,乙肝報告發病率呈下降趨勢,丙肝報告發病率逐年上升,逐漸成為導致肝癌併發症並帶來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雖說目前丙肝感染的人數不如乙肝大,但其潛在的危害可一點都比乙肝小。

  在刻板印象里,很多人會認為感染了乙型病毒,就會轉為乙型肝炎,肝硬化、肝癌。但其實這是一種錯誤的觀點,成人感染乙肝病毒超過95%的人群能夠自行康復的,餘下的才會發展成慢性乙肝。這當中有1~2%的乙型肝炎可能成為肝硬化,不足0.2%的有發展為肝癌的可能。

  然而對於丙肝病毒來說,約50%~80%的感染者會發展為慢性肝炎,其中20%~30%將發展成肝硬化,肝硬化患者中每年有1%~4%發展成為肝癌。造成這巨大差異,還是因為丙肝病毒極強的隱蔽性,堪稱沉默的殺手。

  也正是因為這隱匿的特性,人類在上個世紀60年代才意識到丙肝病毒的存在。在那個年代,人類已經發現了甲型肝炎和乙型肝炎兩種肝炎病毒,並且能將它們表面的抗原篩選並識別出來了。

  為了避免這兩種病毒傳播,人們在進行輸血前都會進行相應的檢查。然而,當時就有科學家發現,它們並非是肝炎病毒的全部。他在輸血後發現的肝炎樣本中,有近80%病例既不屬於乙肝也不屬於甲肝。因此,他認為還存在其他的肝炎病毒也是經過血液傳播,並將其稱為“非甲非乙型肝炎”。

  與乙肝病毒不同,這種新發現的病毒狀態極其不穩定,再加上當時的檢測技術有限,所以很長一段時間內,科學家一直都拿它沒辦法。伴隨著分子生物學技術重組DNA技術的突破和不斷完善,1989年科學家才揭開這種病毒的神秘面紗,並將其命名為丙肝病毒。

 慢性乙型肝炎肝活檢中可見玻璃狀肝細胞
 慢性乙型肝炎肝活檢中可見玻璃狀肝細胞

  與甲肝、乙肝病毒相比,丙肝病毒非常耐得住寂寞。它們會數十年如一日潛伏在人體內,偷偷地襲擊人類的肝臟,使肝細胞持續地發生隱匿性損害。那麼,為什麼丙肝病毒的隱匿性如此之強呢?

  原因在於它們在人體內非常善變偽裝,導致我們的免疫大軍打擊不了它們。作為一種RNA病毒,丙肝病毒的變異速度非常快。據相關數據稱,其變異速度能達到乙肝病毒的幾十萬倍,跟我們熟知的愛滋病病毒不相上下。

  試想一下,當我們的免疫大軍好不容易識別出丙肝病毒,並準備出手將它殲滅時,無敵狡猾的丙肝病毒會迅速來個360度大變身,讓免疫大軍無法辨認,從而大搖大擺地繼續在人體內肆虐。

  這也是為什麼它們能成功繞過人體的免疫系統。一旦其感染人體以後,不管是成年人還是嬰幼兒,機體免疫系統都難以主動將它清除。

  對這些擁有超強變異性的病毒來說,它們極易對藥物產生耐藥性,也使得疫苗的研發變成異常困難。所以,迄今為止人類也沒有研發出預防我們感染丙肝病毒的有效疫苗。

  正所謂禍福相依,科學家也利用丙肝病毒的特點中找到了攻克它的突破口。由於丙肝病毒是一種RNA病毒,因而它的自我複製的全過程,都是人類細胞的細胞質中進行。

  它不像乙肝病毒會進入人類的細胞核中。與宿主的DNA纏繞在一起。所以,理論上來說,對付丙肝病毒是相對比較容易了。只要找到了合適抑製病毒複製的藥物,是能夠完全清除的。

  在還沒有找到有效的藥物前,治療丙肝唯一有效的方案是使用一種廣譜抗病毒藥物,即是干擾素合併利巴韋林(一種廣譜抗病毒藥物)。只不過這會對身體其他部位造成傷害,引起極大的副作用。

  因此,科學家一直在探索丙肝治療的針對性抗病毒藥物,以此擺脫它。在之後的十多年中,醫生只能通過干擾素配合小分子抗病毒藥物的綜合療法,來不斷增加丙肝的治癒率。

  進入21世紀後,人類在對抗丙肝病毒的道路上捷報頻頻。2003年,世界上第一款抑製劑藥物BLIN2061問世,開啟了人類使用靶向藥物抑製劑攻克丙肝的序幕。

  2013年,首個無需干擾素就能高效治癒丙肝的直接抗病毒藥物NS5B抑製劑索非布韋誕生了。它徹底變革了丙肝的治療,讓患者不再受干擾素副作用的困擾。

  因而它是被視為丙肝攻堅史上樹立的一座里程碑,學界著名期刊《細胞》雜誌稱其為“這一代人在公共衛生領域取得的最重要成就之一”。繼索非布韋之後,國內外更多治療的藥物被研發上市,讓全球丙肝患者看到治癒的希望。

  然而,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疾病預防控制局發佈《2018年全國法定傳染病疫情概況》顯示,病毒性肝炎依然是我國新發病數第一的乙類傳染病,其中丙肝發病數就有近22萬。

  原因在臨床上,感染丙肝後的患者通常表現為“三低”特點:即發現率低,診斷率低,治療率低。也就是說,當你意識到它的存在時,很可能為時已晚了。這也是為什麼明明有可以治癒的藥物,丙肝卻還是致命的殺手。

  鑒於目前市面上並沒有經審核批準的丙肝疫苗,想要預防丙肝還是要切斷傳播途徑。跟乙肝病毒一樣,丙肝病毒主要通過血液傳播、母嬰垂直傳播及性接觸傳播。

  過去輸血和血液製品傳播曾經是主要的傳播途徑,但隨著篩查方法的改善,經輸血或血液製品引起的丙肝感染已較少發生。

  需要注意的是,對於健康人來說,日常接觸比如一起用餐、共用餐具、交談、握手、擁抱都不會傳染丙肝。

  如果在交談中,丙肝病毒攜帶者不小心咳嗽,或者打噴嚏,也不必擔心會把丙肝病毒傳染給他人。因為唾液並不能傳播丙肝病毒,甚至親吻等這樣的密切接觸也基本不會傳染丙肝。

  目前來說,丙肝最容易被人們忽視的感染途徑就是經過破損的皮膚和黏膜傳播。比如到一些非正規場所紋眉、紋身、打耳洞,這些場所消毒不符合衛生規定,也會造成丙肝傳染,甚至消毒操作不嚴格的拔牙、修腳、針灸等也可能感染丙肝。

  如果有這些行為的朋友,最好去進行丙肝篩查。只要丙肝病毒核酸(HCV RNA)檢測陽性,證明被這個病毒感染。此時,就算肝功能顯示正常,也應該積極治療,以絕後患之憂。

  畢竟丙肝已經不可怕了,可怕的是你還對這個疾病的一無所知。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