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伉儷遺書彰顯信仰之力
2021年03月03日09:09

原標題:革命伉儷遺書彰顯信仰之力

  新華社長沙3月3日電 題:革命伉儷遺書彰顯信仰之力

  新華社記者張格、魏玉坤

  走進湖南醴陵仙山公園北門,拾級而上,便能看到豎立在醴陵市烈士陵園中的一對革命伉儷雕像:手戴鐐銬的夫婦二人相互依偎著,堅定地看向遠方。

  這對夫妻,丈夫名叫陳覺,妻子名叫趙雲霄,他們的兩封血淚書信為世人傳頌:一封是丈夫在就義前寫給妻子的訣別信,一封是這位妻子留給尚在繈褓中的孩子的遺書。

  陳覺,原名陳炳祥,1907年生於湖南醴陵,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趙雲霄,原名趙鳳培,河北阜平人,1906年生,192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5年,因為共同的信仰,兩位相隔千里的年輕人聚到了一起——陳覺、趙雲霄作為第一批先進的中國青年前往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在校期間,二人在學習上互相幫助、在生活上互相關心,最終結為革命伉儷。

  1927年,中國革命進入低潮,留蘇的黨員學生紛紛被派遣回國,從事蘇維埃運動。陳覺、趙雲霄兩人一起回國,到陳覺的家鄉醴陵開展革命鬥爭。“你路過家門而不入,與我一路南下,共同工作。你在事業上、學業上所給我的幫助,是比任何教師任何同誌都要大的……”陳覺在寫給妻子的遺書中如是說道。

  1928年4月,由於當地各級黨組織遭到嚴重破壞,陳覺夫婦被迫離開醴陵,被調回長沙到省委機關工作,與反動派進行地下鬥爭。之後,陳覺被派往常德組織湘西特委,趙雲霄則因有身孕,不宜下鄉,便留在省委機關負責各地聯絡工作。

  1928年,這對革命夫妻在分離奔波中先後落入敵網,均被關押在長沙陸軍監獄。

  在獄中,任憑敵人的威逼利誘、嚴刑拷問,陳覺和趙雲霄始終寧死不屈。多次審訊未果後,反動當局以“策劃暴動,圖謀不軌”的罪名,判處陳覺、趙雲霄死刑。

  就義前4天,陳覺寫下給妻子的訣別信。在信中,他說:“雲!誰無父母,誰無兒女,誰無情人,我們正是為了救助全中國人民的父母和妻兒,所以犧牲了自己的一切。我們雖然是死了,但我們的遺誌自有未死的同誌來完成。大丈夫不成功便成仁,死又何憾!”

  這封不足500字的訣別信句句帶血,行行含淚,凝結著如陳覺一樣的革命先烈們願為無產階級事業拋頭顱灑熱血的堅定決心和昂揚鬥志。

  1928年10月14日,陳覺在長沙慷慨就義。近4個月後,趙雲霄在獄中誕下一名女嬰,取名為“啟明”,意為在黑暗中盼望破曉。

  啟明滿月不久,趙雲霄就接到了死刑判決書。臨別之際,她給女兒寫下一封絕筆書。在信末,趙雲霄告訴女兒:“你的外祖母家在北方,河北省阜平縣。你的母親姓趙。你可記著,你的母親是二十三歲上死的。小寶寶望你好好長大成人,且好好讀書,才不負你父母的期望……”

  1929年3月26日,在給繈褓中的女兒喂過最後一口奶後,趙雲霄毅然走上了刑場。令人心痛的是,小啟明因體弱多病,4歲便夭折了。

  如今,在位於陳覺家鄉的烈士陵園里,綠蔭滿園、安靜莊嚴。

  在陵園工作已有十年的管理所所長楊雲誌已經無數次讀過陳覺夫婦的遺書。“但每次讀,我都仍會被烈士堅定的革命信仰和強大的內心所打動。”楊雲誌說。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