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營收漲100倍 B站憑什麼?
2021年03月04日21:01
圖源:東方IC
圖源:東方IC

  來源/《IT時報》

  作者/IT時報記者 李玉洋

  1、5年營收暴漲近100倍,B站憑什麼?B站的月活數據、營收都不到愛奇藝的一半,但市值卻是愛奇藝的兩倍。

  2、B站被戲稱為“披著視頻外衣的遊戲公司”,但最新財報顯示,B站的遊戲營收在下降,直播業務卻不斷在逼近虎牙、鬥魚等直播前輩們。

  3月2日傍晚17點54分,連續上榜B站兩屆百大UP主的“大祥哥來了”早早開播,當晚熱門二次元遊戲《原神》新五星角色“胡桃”6分鐘後就要上線。

  在B站直播頻道《原神》分區里,為UP主打賞或讓其包抽卡的B站用戶,被大祥哥們稱之為“老闆”,如果“老闆”想要一個“胡桃”,就要付1400元給大祥哥。

  截至當晚9點,找大祥哥抽卡的“老闆”們還有20號正在排隊。這些玩家中,有的好運抽到自己心儀的角色,被稱為“歐皇”,而更多的手氣差一點則自嘲為“非酋”。

  在這場非酋、歐皇爭霸賽中,賺錢的不只是《原神》出品方米哈遊,作為《原神》在國內Android渠道的主要聯運合作夥伴的B站也分得一杯羹。

  嗶哩嗶哩最新財報顯示,2020年第四季度其遊戲收入為11.3億元,同比增長30%,占當季總營收的29%。除此之外,B站2020年實現總營收120億元,同比增長77%,為B站上市以來最高增速,高於2018年的67%和2019年的64%。

圖源:嗶哩嗶哩
圖源:嗶哩嗶哩

  5年前,B站的全年營收只有1.31億元,5年後,營收暴漲近100倍。

  B站市值近480億美元。但無論從營收還是從月活數據上看,B站都不到同為視頻平台愛奇藝的一半,但B站的市值已經是愛奇藝整整兩倍多。

  資本市場毫不掩飾對B站的偏愛,顯然看好未來中國年輕群體的整體消費潛力。消息顯示,B站將在3月完成在港二次上市,募資規模預計為30億美元。

  01

  不僅僅是一家“遊戲公司”

  長期以來,遊戲業務一直是B站的支柱之一,嗶哩嗶哩甚至被網友戲稱為“披著視頻外衣的遊戲公司”。隨著業務架構調整,B站的遊戲收入和非遊戲收入的均分格局已在2020年達成,但遊戲營收依然佔據第一位置。

  遊戲下跌,直播起飛

  2020 Q4財報中,B站遊戲營收不僅相較Q3有所下滑,而且還首次被增值服務收入反超,後者一躍成為B站最大的營收來源(占Q4總營收的33%),同比增長118%至12.5億元。

圖源:嗶哩嗶哩
圖源:嗶哩嗶哩

  B站四大營收中的其他兩項也同樣起飛,廣告業務連續7個季度同比增長,達7.2億元,增速高達149%;電商及其他業務也同比增長168%至7.4億元,不再是可有可無的小透明。

  作為遊戲之外的第二增長極,B站的增值服務主要包括直播、大會員和漫畫。2019年,B站傳聞5000萬簽下“鬥魚一姐”馮提莫,花8億買入《英雄聯盟》在中國獨家直播權,一手簽頂流主播,一手持獨家轉播權,搞起了直播事業。在此之後,B站就一直保持著對直播業務的高投入。

  遊戲頭部MCN機構大鵝文化3位創始人2020年初加盟B站,B站直播公會化和付費化的腳步隨之加快。以“大祥哥”的遊戲直播為例,《IT時報》記者注意到,給UP主投喂禮物、上艦的用戶明顯增多,B站艦長“月票”為198元/月,目前“大祥哥”已收到1000多人送來的艦長。

圖源:嗶哩嗶哩
圖源:嗶哩嗶哩

  每年B站都會舉辦一次BLS(Bilbili Live Star年度盛典),類似於其他直播平台的年度盛典,需要粉絲投入真金白銀為主播打Call、刷禮物,是直播平台拉動營收的有力手段。

  在2020年底舉辦的BLS上,《原神》主播“棉花大哥哥”成為2020年度季軍主播,他也是《原神》分區唯一擁有“萬人艦隊”的主播。

  逐漸趕超鬥魚、虎牙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B站雖然遊戲收入下降,但憑藉著在直播上的佈局,正在進一步縮短與鬥魚、虎牙這些遊戲直播平台“前浪”的差距。2020年Q3月活數據顯示,鬥魚月活為1.94億,虎牙為1.73億,B站為1.97億,三者基本持平;在收入上,去年Q3鬥魚營收為25.5億元,虎牙為28.15億元,B站Q4的增值服務收入已經追上兩家直播平台的一半。

  “如果僅僅看《原神》的分成,對B站的收益助力畢竟有限。但《原神》帶動了二次元遊戲群體的整體活躍度,讓B站在二次元遊戲宣發、分成以及衍生鏈條的拓展上具有巨大意義。《原神》的二次元屬性和B站的契合度,也讓這類直播在B站上更精準,反而不適合泛娛樂類直播平台或其他遊戲直播平台。”互聯網產業分析師張書樂表示。

  02

  用戶暴增帶來的挑戰

  “縱觀全年,我們高效執行了增長策略,推動各項業務邁上了新的台階。”對於2020年所取得業績,嗶哩嗶哩董事長兼CEO陳睿如此評價。

  用戶越多,越“黏”

  2020年,B站的用戶增長邁入了新階段。財報顯示,第四季度,B站月活用戶同比增長55%,達到2.02億,其中移動端月活用戶同比增長61%,達1.87億。與此同時,日活用戶達5400萬,實現了42%的同比增長。

圖源:嗶哩嗶哩
圖源:嗶哩嗶哩

  “品牌推廣的力度加大以及相關內容的破圈,吸引了更多的用戶進入B站。”中娛智庫分析師高東旭表示,B站冠名CBA球隊、組建電競戰隊以及各種跨界營銷,加上自身有趣的內容,都助長了B站用戶規模的高速增長。

  從目前來看,B站社區仍然保持著高活躍、高黏性的特點。第四季度,B站日均視頻播放量同比增長70%達12億,月均互動量同比增長94%達47億次,用戶日均使用時長達75分鐘。同時,B站第12個月留存率超80%,社區向心力在不斷增強。

  需要指出的是,用戶快速增長的同時,B站的營銷成本也迅速飆升。2019年B站全年的銷售費用只有11.99億元,2020年卻陡升到35億元,漲幅高達191%,由此帶來的虧損問題成為擺在B站面前的主要挑戰之一。

  破圈背後的煩惱

  過去的2020年是B站的破圈之年,在一系列用戶增長及品牌升級策略的實施下,B站不斷釋放出社區更大的潛能與價值。從2019年末首屆“最美的夜”新年晚會,到《後浪》三部曲,再到推出全新Slogan(品牌口號)“你感興趣的視頻都在B站”。

  在用戶高速增長、破圈的另一面,B站被置於聚光燈下,接受全社會的審視。今年2月初,B站所引進的開年主力番劇《無職轉生》一開播就引爆了觀眾對於這部番劇是否存在三觀不正導向的爭論,而百大UP主LexBurner的不當言論也引發爭議,導致UKISS、視客等品牌宣佈取消與B站所有合作,B站大型活動“拜年紀”的合作品牌蘇菲,也在活動前一天宣佈與B站取消合作。

  最終,B站草草做出了下架《無職轉生》和封禁LexBurner賬號的決議。互聯網觀察者金葉宸認為,對B站來說,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探討變不變,不是決定向哪裡變,這些問題已經非常清楚,當下最重要的是變化的速度。

  關於B站最新的用戶增長目標,陳睿提出到2023年內,B站月活要突破4億。B站出圈了,用戶增長太快了,用戶規模變大了,哪怕只有一點小瑕疵,都會被放大。但好的社區具有自我調節能力,出圈背後考驗的是B站的社區管理能力。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