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百歲奧運冠軍:躲過納粹屠殺 十登奧運領獎台
2021年03月08日11:18

  阿格尼斯迎來100歲生日。圖片來源:國際奧委會網站。

  100年的時間有多長?對於阿格尼斯-凱萊蒂(ágnesKeleti)來說,“這100年就像60年。”

  兩個月前,阿格尼斯-凱萊蒂接到了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的一封來信,還有一條帶有奧林匹克五環的項鏈。當阿格尼斯打開這封信後,她佈滿皺紋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旁邊生日蛋糕上的煙花發出嘶嘶的聲響,那點微弱的光芒彷彿照亮了整個布達佩斯。

  那天正好是阿格尼斯100歲的生日,巴赫特地向她送上生日祝福,並向她充滿成就以及頗具傳奇色彩的體操生涯致敬。這位滿頭白髮,精神矍鑠的老人是目前世界上最年長的奧運冠軍。她代表匈牙利參加過兩屆奧運會,獲得了10塊奧運獎牌,其中有5枚是金牌。

  百歲生日之際,阿格尼斯的新書《體操女王:阿格尼斯-凱萊蒂的100年》也隨之出版。對於“體操女王”的稱呼,阿格尼斯覺得並不準確。她輕聲笑道:“那真是誇張了。”畢竟在她拿到第一塊奧運金牌的時候已經是31歲的“高齡”。

  阿格尼斯閱讀巴赫來信。圖片來源:國際奧委會網站。

  阿格尼斯擁有過人的體操天賦。她從4歲接觸體操,16歲就獲得了第一個全國冠軍。而在她退役之前,阿格尼斯已經獲得了10個全國冠軍,並且9年蟬聯這一榮譽。

  對於所有的運動員來說,奧運會無疑是職業生涯中的最高追求。阿格尼斯也並不例外,她在國內賽場嶄露頭角之後便被選入了匈牙利國家隊,而且有望代表祖國參加1940年的奧運會。那一刻,阿格尼斯的奧運夢想就近在咫尺。

  但身處在那個動盪不安的年代,阿格尼斯深切感受到時代潮水對個體命運的衝刷。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原本應該在1940年召開的奧運會被迫取消。而由於匈牙利加入了以納粹德國為首的軸心國,阿格尼斯猶太裔的身份給她帶來了更大的災難。

  她先是被開除出了國家隊,而後又被禁止參加體操比賽。出於安全考慮,她和家人一同躲到了鄉下,但最終還是沒能躲過被捕殺的命運。

  國際奧委會社交媒體截圖。

  1944年,德軍占領了匈牙利,並展開了對猶太人的屠殺。那一年,一輛又一輛裝滿猶太人的火車開向了奧斯維辛集中營。參加奧運會的想法早就被阿格尼斯拋在了腦後:“活著才是我最重要的目標。”

  通過一位遠方親戚,阿格尼斯拿出大部分的積蓄購買了一位年齡與她相仿的女傭的證件。從此,阿格尼斯有了一個新的身份:基督徒皮羅斯卡-朱哈斯(Piroska Juhasz)。

  後來回憶起這個驚險時刻,阿格尼斯說:“我能一直活著,真的要感謝皮羅斯卡。我們不僅交換了衣服和證件,我還模仿了她的說活方式。”

  她的母親和姐姐在瑞典外交官拉烏爾-沃倫貝格的幫助下也倖免於難,但是她的父親和其他家人都被送進奧斯維辛集中營,一去不返。

  阿格尼斯的新身份並不是沒有遭到過懷疑。一次在布達佩斯,阿格尼斯被一名警衛攔了下來,後者要求她背誦身份信息。這個時候,不容有一絲差錯,否則阿格尼斯也將命喪黃泉。幸運的是,體操比賽早已使得阿格尼斯有了一顆冷靜的大心臟。她不慌不忙說出了身份信息,再次躲過了一劫。

  阿格尼斯後來在鄉下找到一份女仆的工作餬口。但戰爭總有一天會過去,而她對於體操的熱愛,從未消失。

  為了保持住競技狀態,阿格尼斯會抽空在鄉下的小路上跑步鍛鍊身體,還會借助簡單的工具進行訓練。二戰結束後,阿格尼斯回到了闊別已久的體操領域,她持之以恒的努力為她贏得了參加1948年倫敦奧運會的資格。

  年輕時候的阿格尼斯。國際奧委會社交媒體截圖。

  那一年,她27歲,在體操運動員中已經不算年輕。被耽擱的奧運夢想在她腦海里揮之不去,這一次,她不想再錯過。但比賽之前,阿格尼斯的腳踝在訓練中受傷,倫敦之行又泡湯了。

  四年以後,經過戰亂逃亡的阿格尼斯終於站在了赫爾辛基奧運會的賽場上。31歲的她同那些年齡比她小十幾歲的女生們同場競技。

  她無比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多年來的刻苦訓練在那一刻集中爆發。她橫掃奧運賽場,將四枚獎牌收入囊中,其中還包括一枚自由操的金牌。她的名字從此刻在了奧林匹克運動的歷史上。

  對於任何一名職業運動員來說,這一成就已經足夠令人敬佩。但阿格尼斯的傳奇之路才剛剛邁出了第一步。在墨爾本舉行的第16屆奧運會上,35歲“高齡”的阿格尼斯又拿下了四枚金牌和兩枚銀牌。

  她曾經說:“我熱愛體操,是因為體操讓我免費旅行。”這句話聽起來很美好,但換個角度來看,這其實也是阿格尼斯被迫遠離家鄉,顛沛流離的真實寫照。

  阿格尼斯登上領獎台。國際奧委會社交媒體截圖。

  墨爾本奧運會結束後不久,匈牙利局勢動盪,阿格尼斯選擇留在了澳州。後來,她前往以色列參加了馬加比厄運動會,並最終定居以色列。

  在那兒,這位傳奇女運動員結識了自己的丈夫,組建了小家庭,還有了兩個可愛的孩子。

  退役後,阿格尼斯還曾擔任過以色列國家隊的主帥,她為以色列培養了一代又一代的體操運動員,也將自己寶貴的精神財富傳承了下去。

  直到6年前,阿格尼斯時隔59年重新踏上了故土,94歲高齡的她決定落葉歸根,在家鄉布達佩斯安享晚年。

  年齡大了以後,阿格尼斯的記憶力開始退化,她開始短暫性的失憶。但她年輕時候經曆的種種始終無法在她腦海里抹去。

  歲月在對阿格尼斯無情地摧殘之後,也終於對她有了一絲絲柔情。已經100歲高齡的她身體還算硬朗。兩年前,她還能高抬腿和劈叉。不過這些危險的動作最近被護士禁止了。

  100歲生日的時候,阿格尼斯對媒體說道:“我生活得很好,也很健康。我依舊熱愛生活。”(邢蕊)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