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命中缺水卻與水結緣 奧運後她定會成為偶像
2021年03月15日16:00

  深度| 新浪體育 #人物

  楊浚瑄的名字是爺爺取的,浚的意思是從水中挹取。

  說來也巧,取名字時,爺爺尚未料到孫女以後會與游泳結緣。楊浚瑄記得,自己的名字源於“命里缺水”的傳說。

  3月6日,在肇慶進行的“中國游泳爭霸賽”第二站比賽中,來自山東的她,遊出了女子200米自由泳的1分54秒70亞洲新紀錄,成為這次比賽最大的亮點。

  這個膚色白淨、眼神清冽的小妮子,在這幾年中迅速成長;去年混接打破世界紀錄的4人中,她就是隊內一員。

  奧運會推遲一年,這個19歲又漲了一歲的小丫,成了東京週期女子水軍新興力量的代表。

  為何她能在奧運會年中狀態爆發?

  楊浚瑄與主管教練王愛民為我們講述了背後的故事。

  01 破紀錄的原因

  遊完全程後,楊浚瑄轉身看著遠處的大屏幕,率先映入眼簾的成績旁邊,是NAR(新的亞洲紀錄)三個英文字母。

  每次比賽,成績旁邊的這類標識不僅能讓運動員本人興奮,更是能讓全場沸騰,這次當然也是。

  小妮子感覺整個人都熱了起來,再定睛看了看成績——真的是1分54秒70。

  她開心地笑了起來。

  爬出泳池後,楊浚瑄第一時間和主管教練王愛民進行了擁抱。後者拍了拍楊浚瑄的背,勉勵說道——

  “小丫頭啊,遊得不錯呀!”

楊浚瑄與教練王愛民
楊浚瑄與教練王愛民
  

  這是令師徒倆都欣喜的一個成績,不僅是因為打破了日本選手池江璃花子保持的1分54秒85的原亞洲紀錄,更有意義的是,這個成績即便現在放在世界範圍內來看,也是極具競爭力的。

  2年前,17歲的楊浚瑄跟隨隊伍前往南韓光州,這是她職業生涯的第一次世錦賽之旅。

  當時的她在女子200米自由泳決賽中遊出了1分55秒43的成績,名列世界第五,還打破了世界青年紀錄。

  但是距離獎牌,還有一步之遙。

  年過30歲的意大利人佩萊格里尼憑藉1分54秒22的成績奪冠;澳州選手蒂特姆斯以1分54秒66的成績名列第二;瑞典選手索斯特倫以1分54秒78的成績拿到了季軍。

  也就是說,世界前三的成績,需要遊進1分54秒以內(一般在田徑和游泳等計時項目上,這個稱作1分54秒內,或者1分54秒圈,而不是1分55秒內)。

  如果把楊浚瑄這次在國內遊出的新亞洲紀錄,放到世界賽上,她能拿到季軍。

  對比下2016年倫敦奧運會成績,楊浚瑄也能拿到季軍。

  當時,美國的超級明星萊德基,遊出了1分53秒73的成績奪魁;索斯特倫拿到了亞軍,成績是1分54秒08。

  通過縱向(前幾年世界大賽的成績)與橫向(主要競爭對手)的比較,王愛民表示,楊浚瑄已經具備了在東京奧運會上衝擊獎牌、甚至是金牌的實力。

  從2017年全運會以1分57秒23拿到季軍開始,楊浚瑄在這幾年中的成績一直都在穩步提升。幾乎每一年,她都能在成績的區間上遞進一步。

  在接受新浪體育採訪時,楊浚瑄表示,其實並沒有特別準備這次比賽,之前的冬訓以5月的全國冠軍賽與今年夏天的奧運會為主。

  冬訓中,她練得比較紮實,隨著年齡的增長,她在水中技術、水中與陸上體能、細節處理等方面都越來越成熟,因此,這次成績的突破有點無心插柳和水到渠成。

  恩師王愛民則對新浪體育坦言,弟子遊出的成績完全在他的預期之內。

  在2019年光州世錦賽後,王愛民通過技術分析找到了楊浚瑄與佩萊格里尼、蒂特姆斯等名將之間的差距。

  他認為,楊浚瑄在訓練能力方面並不弱,主要吃虧在絕對速度方面,而製約絕對速度的是體能。

  因此,去年在訓練中,王愛民著重給楊浚瑄加強了體能、特別是她上肢爆發力的訓練。

  而今年冬訓後剛一出來的彙報型賽事上,楊浚瑄就獲得了合理的回報。

  50米速度是測量絕對體能的依據。

  此前,楊浚瑄的50米速度是25秒6;到了今年1月爭霸賽第一站比賽,楊浚瑄的50米速度已經提升到了25秒12。

  本次比賽中,楊浚瑄的這個數據又有了進步,已經達到24秒95。因此,絕對速度能力增強了,楊浚瑄的整體實力也就有了較大幅度的提升。

  王愛民認為,19歲的楊浚瑄還沒有迎來職業生涯最成熟的年齡段,這個成績也肯定不會是她的終點。

  東京奧運會上,楊浚瑄如果能遊進1分53秒的台階,就極有可能取得比較大的突破。

  雖然決定奧運會名額歸屬的全國冠軍賽還未進行,但在外界看來,不出意外,楊浚瑄今年就能踏上第一次奧運會之旅。

  她還記得9歲時,自己剛剛進淄博市隊,聽到其他孩子都把目標定為參加奧運會。

  彼時,年幼尚不懂世事的楊浚瑄也隨大流,將參加奧運會視為自己的理想。

  2012年倫敦奧運會時,11歲的楊浚瑄已經能夠看懂比賽。

  她通過電視,觀看了各個項目的激烈對抗,堅信自己在將來一定能站在這個五環舞台。

  “但當時看到那些世界級的成績的時候,真覺得太不可思議了,覺得他們遊出來的都是天文數字般的速度,超出了我當時所理解的人類極限。”

  兩年前,當自己前往光州第一次參與世錦賽時,她也成了擁有“宇宙速度”的一員,覺得自己當年的夢想就在眼前。

  只要努力,就能實現願望。

  “但現在全國冠軍賽還沒有比,不能百分之百打包票,我就是先把自己的成績穩定住,不能放鬆。”楊浚瑄說。

  02 “慢”與“快”

  楊浚瑄是在上小學的時候,因在同齡人顯得頎長的身材,而被教練選中的。

  測試後,教練也覺得她的水感好,可以去試一試。而楊浚瑄,也確實喜歡水。

  她認為自己在水裡,很是自在,像是處於另一個世界中。

  這個山東女生性格內向,不太愛說話。除了在水裡游泳,其他事情,她的動作都比別人慢一拍。

  隊里一起走路,她常常落在最後,每次都得王愛民催促才能跟上;說話也是如此,慢條斯理,徐徐悠悠。

  王愛民時常喜歡調侃弟子,學她說話,每一個音節都故意拖長,悠揚得像在朗誦,引得其他隊員笑成一片。

  與性格有關,楊浚瑄做事細緻耐心,善於慢慢琢磨。

  她曾用一個多小時,訓練自己將線穿進針孔里,整個過程中,專注得津津有味,絲毫沒有冒出任何的急躁情緒。

  也許,這與她家庭培養的修養有關。

  在學游泳前,楊浚瑄還曾學過畫畫,如今她的技藝依舊不俗,無疑是游泳圈里畫畫最好的。

  她喜歡梵高和莫奈,驚訝於他們的作品之美,也欣賞他們的藝術表達形式。能夠在他們的畫中感受到深邃的星空,也能感知到他們通過畫傳遞出來的信息。

  “真——的——很——美——很——美——的。”她一字一字地頓著說,好像在每一顆星星上跳躍。

  能有畫畫的天賦,楊浚瑄覺得自己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也是不可或缺的。

楊浚瑄曾學過畫畫
楊浚瑄曾學過畫畫
  

  “小時候我晚上自己睡,我很害怕,就想,‘怪獸’會不會突然從衣櫃里冒出來,我需要做什麼動作才能對抗它,要怎麼才能得到破解的密碼。”

  因為喜歡畫畫,她也喜歡與色彩相關的一切,也曾在訓練之餘觀看過電商主播李佳琦試口紅。但她自己不會化妝,運動員的身份也讓她很少有機會能妝扮一下自己。

  這幾年,楊浚瑄給人以短髮幹練的形象,清爽柔婉。其實在接觸游泳訓練前,她也留過長髮。

  從事游泳訓練後,周圍的小夥伴為了方便,都理了短髮,她也隨了大流。

  如今,楊浚瑄已經成年,也曾考慮過什麼時候嚐試給自己換個合理的長髮型,但因為訓練繁忙,一直沒機會改變。

楊浚瑄慶生
楊浚瑄慶生
 

  但在穿衣風格上,對美術有一定造詣的她,已經有所傾向,也開始注意自己的形象。

  她不希望別人把自己當做整天只會跳進泳池里的人。

  偶爾,楊浚瑄也會追星,她喜歡這兩年出演多部電視劇女主角的譚鬆韻。

  “她長得很漂亮,我的微信頭像就是用的她的照片。”而在體育界,她的偶像是羽生結弦。

  可惜,日本花美男練的是冬季運動項目,不知道到時候會不會作為嘉賓,去奧運賽場觀賽,能獲得一次邂逅。

  王愛民喜歡寫毛筆字,楊浚瑄來到自己麾下後,他就開始教弟子寫字,陶冶情操。

  在王愛民看來,練毛筆字對楊浚瑄裨益諸多,“豐富她的業餘生活。她比較文靜,運動員訓練比較枯燥,有一個愛好,對她全方面的發展會有幫助。”

楊浚瑄新年“牛轉乾坤”作品
楊浚瑄新年“牛轉乾坤”作品
 

  在國家隊耕耘了十幾年的王愛民認為,不管寫字也好,畫畫也好,對楊浚瑄不僅是性情的培養,也是對思維的鍛鍊,對訓練也是有幫助的。

  “這個孩子比較善於動腦筋思考問題,自控能力也很強。我們不光練游泳,也要培養運動員的品質。”

  王愛民堅信,頂尖運動員,無論是自控能力、思想境界還是心裡目標,都是缺一不可的,而楊浚瑄就具備了成為頂尖運動員的潛質。

  當然,楊浚瑄也有好動與著急的時候。

  去年的全國冠軍賽,她與徐嘉餘、閆子貝、張雨霏合作,在4×100米男女混合泳接力比賽中遊出了3分38秒41的成績,打破了由美國隊保持的世界紀錄。

全國冠軍賽楊浚瑄與隊友打破世界紀錄
全國冠軍賽楊浚瑄與隊友打破世界紀錄
  

  在4名隊員中,她是年紀最小的,是“小跟班”。

  “賽前大家就說要打破世界紀錄,其他幾個選手都蠻緊張的,比賽前都不說話。”

  這個時候,楊浚瑄卻敢於主動出來調動氣氛,“我看他們這麼緊張,我就不能緊張。”

  在這個項目預賽開始前,她只要在賽場看到隊友,就會興奮地給他們打氣,這種主動性,與她日常生活中的恬靜相當不同。

  雖說在生活中性子慢,但只要站在賽場上,楊浚瑄的勝負欲就會燃燒起來。

  她記得2017年全國冠軍賽時,自己在200米自由泳決賽中起跳不好,從出發就落後了別人一截。

  “出水後,我就看到大家都在我前面,我特別著急,最後搞得動作都亂了,到終點時,我感覺自己還沒使出全力。”

  那次比賽,她在上岸後就直接哭了出來,等來的還有王愛民的一頓批評。

  隨著比賽閱曆逐漸豐富,楊浚瑄基本上不再怯場,哪怕參加世界比賽,看到實力強於自己的對手,她也不會懼怕,敢於與對手較量。

  “勝敗乃兵家常事,我知道自己與她們的差距在哪就好,勇於去挑戰她們。”

  03 師徒情也是父女情

  王愛民還記得十幾年前,楊浚瑄第一次出現在他面前的模樣。

  一晃眼,小妮子已經快要20歲了。這一路走來,他們既是師徒關係,也成為了無話不說的好友。

  她跟我在一起的時間,比和她家長更多,我是看著她長大的。”

  王愛民認為教練與運動員之間,也要培養一種牽掛的紐帶。

  “你對這名運動員是否投入了真感情,如果是真感情,她能體會得很深。同樣的,她也會對你報以真感情。”

  如今,楊浚瑄與王愛民無話不談,“她有什麼內心想法都會和我說,甚至跟我說的,比對父母說得都要多。”

  從楊浚瑄的角度,她也感謝王愛民對她幾乎傾盡了所有。她知道恩師是河北人,卻隻身來到山東工作。

  為了帶好他和師兄妹,恩師把更多的時間花在了他們身上,“教練有自己的家庭,但為了我們,每次過年過節都會留守在崗位上,回家的次數很少。”

  楊浚瑄與王愛民的兒子同歲,小時候他們常在一起生活。後來,王愛民的兒子回到家鄉唸書,自此與父親聚少離多。

  楊浚瑄能夠感受到恩師對家人的思念,她聽到恩師每天都會和父母打視頻電話,而恩師的手機屏保用的也是兒子的照片。

  甚至,她都能感受到恩師兒子偶爾的醋意。

  對此,王愛民認為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這也是涉及到教練自己的夢想。我們從做運動員,到退役、成為了教練,我相信國家隊所有的教練,都會有自己的理想,都有一個奧運會夢,我們非常瞭解什麼是為國爭光。”

  “我認為,我們培養的運動員站在領獎台上,這對我們來說就是實現了理想。我們一邊實現自己的理想,一邊也幫助運動員實現他們的理想。其實這是非常樸素的行為,是一種專業素養。”

  一起相處的十幾年中,對方有哪一件事情是讓自己最感動的呢?新浪體育將同樣的問題問及師徒倆,得到了不同的回答。

  楊浚瑄回憶起的,是2019年年初在美國外訓時的場景。

  那段時間,她的身體狀態不佳,生了病。

  “在國外就醫不是那麼方便,也不要亂用藥。”外訓時間有限,因此每一天對他們來說都格外珍貴。因為生病耽誤了訓練,讓她有點著急,“挺崩潰的,哭了很多次。”

  那段時間,王愛民也著急,看到楊浚瑄身體狀況遲遲難以恢復、訓練質量欠佳,於是他也對弟子厲聲厲色了起來。

  他一說楊浚瑄,後者就哭得更厲害了。訓練完到了吃飯的時候,王愛民看到弟子低垂的目光心生憐憫,於是馬上改變了語調,開始給予安慰。

  正是這次安慰,讓楊浚瑄記憶頗深,認定教練是自己的避風港灣,“教練還說‘抱一下’。”

  回憶到此,楊浚瑄溫柔一笑,好像回憶起了那次擁抱帶來的溫暖和力量。

  王愛民的記憶里,楊浚瑄一直是堅韌不拔的一個人,“她內心的堅強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同一個場景在訓練和比賽中已經出現過太多次。

  “在訓練的過程中,只要楊浚瑄說累,她就是真的累了。”這個時候,為了刺激弟子的極限,王愛民會說,“再衝一個。”

  只要恩師佈置的訓練任務,楊浚瑄就會不留餘地地去完成,“她還是會玩命地去遊,即便是哭,也不會說不練了。比賽也是,她的項目很多,也會哭著和我說累,但就是再累,她比賽也會玩命。身體處於極度疲勞的時候再去頂,我想不是每一名運動員都能做到。”

  王愛民說,楊浚瑄的目標很堅定。

  新浪體育問後者,“你的目標是什麼?”

  她的回應和8年前坐在電視機前的那個小女生一樣,那就是:“奧運會冠軍!”

  (董正翔)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