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之北:網友驚歎“家鄉原來這麼美”
2021年03月19日07:37

原標題:大河之北:網友驚歎“家鄉原來這麼美”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說起河北,你首先聯想到的會是什麼?是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的燕趙?是環繞京津的京畿大省?還是橫空出世的雄安新區?或者是有著全國生態文明建設範例榮譽的塞罕壩?抑或是讓你吃過之後唸唸不忘的驢肉火燒?

  河北是中國唯一兼具高原、山地、丘陵、平原、沙漠、湖泊和海濱的省份。上古時期,禹劃野分州,冀州為九州之首;兩千年前,這裏是戰國七雄之中“燕趙”雙雄之地;到了清代,這個省曾因直隸總督署而風光無兩。

  但不知從何時起,河北似乎成了“存在感”很弱的省份,在百度上以“河北 存在感低”為關鍵詞進行搜索,竟然跳出77萬多個結果。

  2021年新年伊始,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一時間讓河北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

  春節期間,戰“疫”獲勝。就在人們對河北特別是石家莊等地如何歡度春節關注有加的時候,一部六集紀錄片《大河之北》在河北廣播電視台、騰訊視頻、B站等平台一經播出,就驚豔了觀眾。

  這部由河北省委宣傳部、省文化和旅遊廳、省廣播電視局、河北廣播電視台聯合出品的紀錄片,包括“得名河北”“燕趙脊樑”“廣袤高原”“沃野千里”“向水而居”“面朝大海”,每集約40分鐘的篇幅,如數家珍地介紹了河北的歷史人文和地理物產,將河北18.8萬平方公里土地上的精彩一一呈現。

  有人用詩人艾青的名句——“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來表達觀後感。許多網友感慨:“我的家鄉原來這麼美”“我懷疑我生在了一個假河北”……

什麼是河北?

  供職於河北廣播電視台的《大河之北》總撰稿張曉雯是陝西寶雞人。她說,在歷史源流方面,只知道泥河灣有古人類遺蹟,東方人類從這裏走來,卻不知道磁山文化遺址中埋藏著世界上種植最早的粟;

  看過金縷玉衣、錯金博山爐、長信宮燈等聞名於世的國寶級文物,卻不知道燕國、趙國、中山國在這裏留下無數上下求索、可歌可泣的歷史時刻;

  去過邢台,參觀過鄴城,卻不知道邢台是首座見於文獻記載的、具有王朝城邑規模的城市……

  河北,山地面積占全省總面積的三分之一。太行山、燕山兩大山脈以“人”字狀交彙,撐起了全省地形的脊樑。

  億萬年來,大自然一路演化,潺潺細流彙成河水衝出大山,搬運泥沙,塑造了燕山太行山山前洪積、衝積平原。從西北海拔2000多米的高原山地,到東南的大海平面,高原、平原、山地、盆地、丘陵、沙漠、湖泊、海洋,礦藏、物產,為這片大地注滿了希望。

  在眾多的河流中,有一條大河極為出眾,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河”是它的專有名詞,她就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

  發源於青海省巴顏喀拉山脈、全長約5464千米的黃河,流經9省區,孕育了璀璨的文明。當世界各地大都還處在矇昧狀態的時候,中華民族勤勞勇敢的先民,就沿著黃河兩岸披荊斬棘,勞作生息了。

  先秦時期,古黃河下遊在平原沃野間自由地遷徙漫流。那時候,“河北”這片土地就與她有了不解之緣。在如今的河北省衡水湖畔,坐落著一座古城,面積不大,卻聲名顯赫——冀州。

  從漢代開始,冀州便是州、郡、縣三級治所,至今已有兩千多年的建製歷史。

  位於河北省最南端、與河南省接壤的邯鄲,是一座三千年來從未更名的城市。公元前386年,趙國遷都邯鄲。

  趙國疆域廣闊,其中包括了當時黃河北邊的一大片土地。在這一時期,“河北”作為一個地域概念出現,《戰國策·趙策三》中記載:“趙有河北”。在歷史的更迭中,邯鄲貢獻了1584個成語典故,從“胡服騎射”“邯鄲學步”等成語中,似乎可以窺見趙國強盛的秘密。

  在燕趙大地紛爭不斷的日子裡,黃河並不總是靜靜地流淌。自漢武帝后期,頻繁氾濫的黃河開始了又一次大改道。公元69年,東漢明帝築堤千餘里,護衛黃河從山東高青入海,使之進入新一輪的平靜期。

  公元627年,由國家設置的行政區劃“河北道”,是唐王朝給予這片大地的新名字,“河北”作為行政區劃概念出現。

  河北道,轄境在黃河之北,故名。“東並海,南臨於河,西據太行、常山,北通榆關、薊門”,領24州和安東都護府。

  “河北道”基本奠定了後來河北省的雛形。宋金時期則設為“河北路”。

  從此,這片大地以“河北”這個鏗鏘有力的名字,迴響在千年歲月裡。

  到了清初,清廷在承德地區設立木蘭圍場,修建避暑山莊、外八廟,承德成為清前期的第二個政治、文化中心。從康熙、雍正開始,又在河北興建東陵、西陵。河北,“畿輔重地”的重要性日漸加重。

  這一時期,黃河北岸的安陽市一帶不再屬於直隸省,而是劃入了河南省,河南省域包含了黃河以北的部分地區,黃河不再是河北河南實際意義上的省界。而另一條河流——漳河,由於地理位置特殊,成為兩省部分地域的新分界線。

  新中國成立後,考慮到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省界重新劃分,今日河北定型。

  “我們的創作主旨,是想通過這部紀錄片告訴大家河北是怎麼來的、為什麼叫河北、河北有什麼。”《大河之北》總導演朱新說,“冀”“燕趙”“直隸”,這些名稱是歷史的賦予,更是這方水土的精神依託。

  從最初的展翅飛翔,滿懷希“冀”,到如今的氣象萬千,日新月異,河北這片土地對美好未來的追求,始終如一。

  “知來處,明事理,愛祖國,愛家鄉。”河北廣播電視台台長武鴻儒說,“《大河之北》就是要打造一部經得起歷史檢驗,能留得住的作品。”

濃縮的“國家地理讀本”

  作為中國地貌類型最為齊備的省份,河北有挺起燕趙脊樑的巍峨太行與雄奇燕山、遼闊坦蕩的平原、登碣石觀滄海的渤海灣……

  《大河之北》製片人劉振江說,從地理地貌的角度來詮釋“濃縮的國家地理讀本”,成為這部紀錄片的主線。

  河北雖沒有地理學分類意義上的高山,即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峰,但在太行山與陰山—燕山交會處的小五台山一帶,海拔2000米以上的山就有17座之多,河北十大高峰中的前六座都集中於此。

  河北的山地分為縱橫兩支:太行縱貫於西,燕山橫亙於北,兩山相連,撐起全省地形的“骨架”。太行山、燕山相連形成的弧形山脈,還為京津冀三地提供了獨特的生態屏障。同時,農牧交錯的過渡性地理特徵,也使河北成為曆代兵家必爭之地。正因如此,長城最精華的一段逶迤在河北境內。

  劉亞楠是一位年輕的女導演,拍攝“燕趙脊樑”時,為了更真實、完美地呈現河北的山地,她和同事從春天夜宿金山嶺長城,到夏日帶病登上東太行,從金秋小五台的星空,到冬日嶂石岩的白雪茫茫,將四季景色一一收入鏡頭。難和累,最清楚的是他們的“腿”和“腰”。

  2021年開端,河北出現一輪本土疫情,面臨嚴峻考驗,而地處華北平原腹地的槁城,成為本輪疫情的“風暴眼”,戰“疫”最前線。

  源於隋唐的“宮面”,是獨具槁城地方特點的傳統風味食品。在“宮面”非遺傳人嚴成敏看來,肥沃的土地、適宜的氣候、充沛的降水、足量的日照,孕育出一種麵筋和蛋白質含量極高的強筋麥。這成為“宮面”生產的先決條件。為了清晰完整地呈現麥子抽穗開花的鏡頭,“沃野千里”篇導演劉振江持續拍攝15天之久。

  位於北緯36°01’至42°37’之間的燕趙大地,屬於典型的溫帶大陸性季風氣候,給河北帶來了分明的四季變化。歷史上古河流長期衝積而成的古河道,在這片肥沃的大平原上縱橫交錯,形成了神奇的“古河道效應”,為農作物生長提供了絕佳的土壤水肥條件,這也許就是河北大平原生生不息的秘密。

  深州蜜桃、晉州鴨梨、趙縣雪花梨、滄州金絲小棗……古往今來,一大批久負盛譽、馳名中外的名特優果品,印證著河北大平原“佳果之園”的地位。

  人們常說,高原是抬升的平原,但占河北總面積不到十分之一的壩上高原,卻有著別樣的美麗與風情。

  “廣袤高原”導演安曉光是張家口人,求學、工作始終都在河北這片土地上。張家口及承德的壩上地區位於河北西北部,南接綿綿群山、北至內蒙古高原。這裏是遊牧文化與農耕文化的交彙地,夏季乾旱冬季寒冷,一年的無霜期不到100天。

  壩上的廣袤無垠讓人一眼望不到邊。地勢緩緩起伏,湖淖星羅棋布,一片片草原、樹木與田地、村莊交織生長。在這裏感受到的是,一股拚命向上的生命之力。

  “要問壩上有多美,反正出去一拍就不願回;要問高原天氣有多好,反正拍完片子組里人的臉好黑。”安曉光的自嘲之中帶著一份自豪。

  “慷慨是它最深厚的底色,俠義是它綿延至今的氣質。”這是張曉雯對河北的評價。張曉雯也是“向水而居”篇的導演,在拍完這部紀錄片後,最觸動她的是,這片土地遠比她印象中更低調。

  “可能大家知道丁玲筆下的桑乾河、孫犁書中的白洋澱,但很多人不知道,大運河的總設計師郭守敬是河北人。同樣開山鑿渠,甚至技術難度更高一些,但躍峰渠這個被邯鄲人稱為‘人間天河’,每年引漳河水2億立方米工程的知名度,遠遠比不上河南的紅旗渠;至於新中國第一座大型水庫官廳水庫,新中國第一個跨流域大型引供水工程引灤入津,不說的話,大家可能都不知道在河北。”張曉雯說,不用宏大敘事,只需要原原本本的呈現,就能展示河北固有的光輝。

  此外,面朝大海的這片蔚藍色區域,一直是河北最容易被忽視的地方,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河北是一個有著487千米海岸線的沿海省份。

  河北全省西高東低,正好環抱住渤海。千年不倒的鎮海吼,秦始皇東巡、徐福東渡、曹操望海抒懷,無不見證著人們在這片土地上對於更大世界的想像。

  “進入新時代的今天,河北已經開始規劃新的藍海夢想,這部紀錄片所呈現出來的正是對大海的認知。”作為唐山人,“面朝大海”篇導演冬清對海洋的感情更深一些,“紀錄片播出之時,正值河北打贏此輪疫情阻擊戰。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河北將迎接新的春天到來。”

燕趙緣何多“慷慨悲歌之士”

  被後世尊為“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在一篇名為《送董邵南序》的文章中開篇寫道:“燕趙古稱多感慨悲歌之士”。韓愈這句話的意思,用現代話來說,就是自古以來,人們便說燕趙一帶多有慷慨悲歌的豪俠之士。

  距今一千多年前,韓愈這篇文章里就使用“古稱”,這大概是指距今兩千多年前,唱著“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返”的荊軻吧。

  荊軻不是詩人,卻留下了這句傳誦千古的詩詞。與荊軻大致相同時期,還有這樣的記載,惜字如金的司馬遷在《史記·貨殖列傳》中寫道:“中山(今河北省石家莊市靈壽縣,中山國)地薄人眾……丈夫相聚遊戲,悲歌慷慨,起則相隨椎剽……”

  《隋書·地理誌》關於各地的風土人情也有這樣的記載:“冀州於古,堯之都也……人性多惇厚……俗重氣俠,好結朋黨,其相赴死生,亦出於仁義。故《班誌》述其土風,悲歌慷慨。”

  唐代另一位詩人駱賓王也曾留下《易水送別》詩篇:“此地別燕丹,壯士發衝冠。昔時人已沒,今日水猶寒。”描寫荊軻刺秦王出發地易水河,易水河主要在易縣,這裏曾是燕下都。

  清代黃遵憲《慷慨》詩云:“慷慨悲歌士,相傳燕趙多。我來仍失誌,走問近如何。”

  《大河之北》這樣描述“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的歷史傳承:時代的車輪不會停止,單憑一己之力無法撼動歷史的走向,但壯士的犧牲不是徒勞。當燕國與趙國的往事隨著時光遠去,“燕”與“趙”合成了一個響亮的名字,代表了這片不屈不撓、堅韌如鐵的厚土,燕趙風骨就這樣刻入人們的基因里。

  “得名河北”篇導演辛七天說,自古英雄輩出的這塊土地上,古往今來,唱出了一曲又一曲激昂高亢的悲壯之歌。

  進入二十世紀,辛亥革命爆發、新文化運動湧起,特別是“五四”運動後,中國社會出現了曙光初現的變化。

  1889年10月29日出生於河北省樂亭縣的李大釗,是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先驅、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之一。1920年,他開啟了“南陳北李,相約建黨”的偉大壯舉。1927年4月28日,年僅38歲的他慷慨赴義。

  如今,坐落在天安門廣場東側的中國國家博物館展覽大廳里,還擺放著李大釗就義的絞刑架。

  李大釗生前曾撰有一篇短文《犧牲》:“人生的目的,在發展自己的生命,可是也有為發展生命必須犧牲生命的時候。因為平凡的發展,有時不如壯烈的犧牲足以延長生命的音響和光華。絕美的風景,多在奇險的山川。絕壯的音樂,多是悲涼的韻調。高尚的生活,常在壯烈的犧牲中。”

  今天,李大釗為之付出生命的中國共產黨已是世界第一大政黨,他為之奮鬥的國家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我們離中華民族偉大複興越來越近。

  抗戰時期,在荊軻刺秦出發地易縣還發生了狼牙山五壯士英勇事蹟。五壯士之一葛振林生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說:他和戰友們聽到楊成武將軍講過古代壯士荊軻的故事,那“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的慷慨悲歌,一直迴旋在他們的心頭。

  當年晉察冀軍區司令員兼政治委員聶榮臻為狼牙山五壯士紀念塔題詞寫道:“視死如歸本革命軍人應有精神;寧死不屈乃燕趙英雄光榮傳統。”

  《大河之北》不僅表現了自然地貌、當下社會文化熱點等內容,而且充分調動了觀眾對河北的民族情感與歷史記憶,描繪出了一幅波瀾壯闊的自然與人文地理長卷。中國廣播電視社會組織聯合會紀錄片委員會會長、中央新影集團副總裁趙捷表示:“感情充沛的旁白解說、壯闊的畫面以及現代手法的拍攝,將黃河文明與慷慨悲歌的燕趙誌士的胸懷有機結合在一起。”

  著名紀錄片撰稿人張海龍認為,歷史上經曆過無數次戰爭饑饉的河北,人們習慣了居安思危,總能應對生命中的種種橫生枝節,這就是笑看風雲變幻的底氣與慷慨悲歌的豪情。

  對於燕趙緣何多“慷慨悲歌之士”這個龐大的命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你的答案,是什麼?(記者曹國廠、高博、杜一方)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