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後24小時,你的屍體在黑市值多少錢?
2021年03月30日10:20

  來源:硬核看板

  你死了,可能比活著值錢。

  在人體器官交易黑市,一顆心臟75萬,肝臟99萬,腎臟165萬,一具全屍甚至能賣到近千萬。就因為這麼值錢,你的屍體可能會成為有心人的賺錢工具!

  為什麼你死了,甚至比活著賺錢?人體器官黑市藏著哪些黑幕?為什麼人體器官交易屢禁不止?器官移植的合法來源是什麼?本期硬核看板6分鐘,帶你瞭解非法人體器官交易背後的真相。

  你有想過,你死之後,屍體會發生什麼嗎?

  關節僵硬、屍臭瀰漫、肉體腐爛融化,最後留下一堆白骨。

  你以為自己就這樣和世界說再見了?當然不。

  在你的屍體腐爛前,販屍人會取走你的眼角膜,泡在4攝氏度的保存液里;你的心臟、肝臟、腎臟也會被挖走,打包飛往歐洲;你的皮膚被剝下,賣給整形醫院;最後剩下一副骨頭架子,被醫學院買走,製成人體標本。

  你的身體被拆成一個個零件,飛往全球各地。

  你以為死後就能入土為安,可是,在逐利者的惡意下,你的屍體,就是最棒的賺錢工具。

  你死了,可能比活著值錢

  ■屍體交易

  早在18世紀早期,屍體交易就已經出現了。

  那時,一具屍體能賣到7到10英鎊,品質高的能飆到25英鎊。而當時,普通的工廠勞工一週也只能掙到6便士,工作三年才能掙夠10英鎊。

  人死了,卻可能比活著更賺錢,你心酸嗎?

  不過話又說回來,一具臭氣哄哄的屍體,既不能幹活賺錢,也不具觀賞性,為什麼就那麼值錢呢?

  其實在屍體販子眼裡,一具具屍體,就是金山銀山。

  ■印度人骨市場

  人骨是屍體交易中最常見的器官之一。

  在19世紀,西方醫學研究態勢正猛,人骨標本供不應求,販屍人便開始倒賣人骨。

  其中最兇惡的伯克和海爾組合,一年內殺人販屍16起,將屍體賣給外科醫生用於解剖。

  為了防止盜墓、殺人等惡性事件發生,各國政府開始禁止醫學院非法獲取屍骨。

  但這樣一來,人骨就不夠了。於是人骨販子將目光鎖定在印度殖民地,從偏遠的印度村莊收購人骨,再賣給歐洲的醫學院。

  1984年,印度出口的顱骨和骨骼多達6萬件,其中大部分都是通過非法途徑獲取:人骨販子蒐集流浪漢的屍體、在恒河裡打撈浮屍,從公墓、太平間里偷盜屍體,有時候家屬前腳剛走,屍體馬上就被盜走。

  在人骨販賣的巔峰時期,印度加爾各答的一家人骨工廠,一年能賺100萬美元。

  但死者數量終歸有限,當墓地被偷得空蕩蕩,人骨販子的犯罪手段更加殘忍。

  1985年,印度官方捕獲了一個犯罪團夥。在他們手下,1500名可憐的孩子被犯罪團夥綁架、殺害、掠奪骨骼。

  很快,印度立法禁止人骨出口,但因為貧困,窮人們依然會選擇把家人的遺體賣給人骨販子,省去幾千盧比的安葬費,還能賺來一筆生活費。

  就這樣,人骨販子們打著“僅銷國內”的幌子,卻將這些窮人的人骨售往世界各地。

  時至今日,人骨在海外的需求仍然很大,在醫學、藝術和科學領域,都很容易找到人骨的身影。

  比如,用兒童脊椎骨設計出的手提包、捷克人骨堆飾的教堂、大英博物館的人皮人骨展覽。

  ■中國冥婚市場

  而在中國,屍體交易也是一筆來錢快的生意。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冥婚。

  在一些偏遠鄉村,為了讓不幸死亡的男女配婚成家,雙方親人便尋找配偶屍體、操辦婚禮,合葬屍骨。

  在冥婚市場,女屍還會以年紀、相貌、“新鮮”程度、家庭背景等因素為標準,被分為三六九等,年輕、漂亮、去世不久的女屍,能賣到十幾萬元。

  2016年,47歲的王女士被殺害後,以4萬塊錢的價格被賣到陝北的山村,給一具男屍當“鬼媳婦”。

  死後不得安寧,生前也要提心吊膽。你根本不知道,還有多少人惦記著你的身體。

  人體器官交易黑幕

  說完屍體,我們再來說說器官。

  人體器官交易在全世界幾乎都是被禁止的。注意,只是幾乎。

  伊朗,是唯一允許器官交易的國家。

  一樁腎臟交易的流程,可能比我們買一台Tesla都要簡單,政府還包攬移植手術費和捐獻者術後一年的健康保險。

  正因如此,伊朗人不需要等待太久,就能做上器官移植手術。相比伊朗,其他國家的器官就沒那麼充裕了。2014年,有4761名美國人在等待器官的途中不幸去世。

  短缺的合法器官根本滿足不了病人的需求,於是,人體交易黑市“應運而生”。

  2010年,全球大約有100萬病人需要進行器官移植手術,但總共只進行了10萬起,其中大約有1萬起手術所移植的器官是通過非法渠道獲得的。

  器官到了黑市上,被一塊塊明碼標價:一顆心臟75萬人民幣,肝臟99萬人民幣,腎臟165萬人民幣,一具全屍甚至能賣到近千萬。

  ■賣腎

  正因為人體器官這麼值錢,很多經濟困難的人會自願走上這條充滿危險的路。

  在印度和尼泊爾的貧民窟,都有很多賣腎村。不論男女,腰上總能找到一條30公分的傷疤。每賣掉一顆腎臟,他們大約能獲得1-3萬人民幣。

  ■賣血、賣卵

  相比取腎這種“大手術”,抽血、取卵要簡單許多。

  我們總能在電線杆上、公廁門後,看到“捐卵代孕”、“有償獻血”的小廣告,一次就能獲得幾萬塊的報酬。

  但是!賣血、賣卵的風險根本不比賣腎小。

  首先,賣血可能會感染上愛滋病。

  在非法釆血點,收血的血頭為了節省成本,會共用采血器械。只要有一人是愛滋病感染者,其他賣血者都無法倖免。

  不僅如此,一單400cc的血液,買家出價在2000元左右,可經過血牛們的層層抽成,賣血者最後只能拿到四五百塊錢。

  而賣卵,更加危險。

  女性在一個月經週期里,只有一個卵泡會發育成熟為卵子。黑中介為了能多取卵子,會給賣卵女孩打排卵針,一次性取出20枚卵子。

  卵巢受到過度刺激,代價可能是卵巢病變、卵巢早衰等疾病。到手的錢,可能還沒有當初允諾的一半。

  血液、精卵、器官,原本是為了給患者帶來生的希望,可在黑市,人體器官卻成了牟利者的金磚。

  反對非法人體器官交易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規定: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人體細胞、人體組織、人體器官、遺體。

  對於最猖狂的人體器官交易,我國早在2011年的《刑法修正案(八)》中,就設置了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

  所以目前,我國器官移植的合法來源只有一個,那就是——公民捐獻。

  器官捐獻有兩種情況,親屬活體捐獻對象,僅限於捐獻人的配偶、直系親屬或者三代以內的旁系親屬。

  另一種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捐獻者和受捐者雙方都互不知曉對方信息,由專門的器官獲取組織OPO來協助完成捐獻和移植程式,保證整個過程公開、透明、可溯源。

  結語

  隨著國家對器官移植的重視,我國已形成了較完整的器官捐獻與移植體系,截止2021年2月,我國約有302萬人進行了捐獻誌願登記,捐獻器官約有10萬個。

  但是,據不完全統計,中國每年約有30萬患者在苦苦等待器官移植,但每年器官移植的數量大約只有2萬例。

  人體器官供不應求,給了非法交易者可乘之機。自2011年以來,我國涉及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的案件共有63例。但還有更多的交易者,沒有受到法律的製裁。

  假如人體器官成了商品,我們也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殘酷的未來:富人花錢續命,窮人拿命換錢,在看似平等的生命前,天平會向金錢和權力傾斜。

  非法器官交易,帶來的是暴力、犯罪、壓迫、剝削和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

  我們現在能做的,是保護每一位捐獻者的利益,也要讓每一個移植的器官來源公開透明,或許才能真正做到尊重生命。

  來源:硬核看板

  作者:看板娘

  校對:臧恒佳

  責編:潘穎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