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偷拍無處不在,誰是下一個被圍觀的猴子?
2021年04月01日20:56

原標題:當偷拍無處不在,誰是下一個被圍觀的猴子?

原創 龔先生 工人日報

“出門要防人臉識別,室內要防偷拍盜錄,第一次有了當明星的感覺。”

日前,“夫妻住民宿遭偷拍8小時”的消息登上熱搜。從網傳視頻中可見,被偷拍的夫妻在民宿室內的隱私狀態完全暴露於鏡頭之下。

除了民宿,美容院、公共浴室、情侶酒店、商場試衣間等,均成為偷拍“重災區”,大量類似視頻在網上低價販賣,有的偷拍鏡頭還能遠程控制、局部放大。

“難道住個酒店還得背個帳篷?”

“雖說沒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兒,但偷拍還是讓人毛骨悚然。”

當偷拍無處不在,誰能保障自己不成為下一個被圍觀的猴子?

網友的吐槽和擔憂,凸顯了偷拍黑產已經給公眾帶來極大困擾。此前也有媒體報導過一些酒店內被人安裝了微型鏡頭,還有不少家庭鏡頭被非法入侵和控制等案例。

這些瘋狂的偷拍行為正在快速升級迭代。之前,插儲存卡的偷拍設備還算先進,如今已成末流,WIFI聯網、遠程控制、被動紅外感應等成為新的賣點。

“難道非得練就識別偷拍設備的火眼金睛,才敢住酒店?”

保護隱私已是共識,偷拍卻如“打不死的小強”。

違法成本低是重要原因。現實中的相關案例多是對不法分子實施治安處罰,不過“罰酒三杯”,很少動用刑罰、判處實刑。

比如,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屬結果犯,造成嚴重後果的才構成本罪。而什麼是“情節嚴重”,法律並沒有給出明確標準。2019年廣東佛山警方抓獲一名利用針孔鏡頭實施偷拍行為的嫌疑人,最終依治安管理處罰法對其處以10日行政拘留的處罰。

刑法中規定了

“非法生產、銷售專用間諜器材或者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刑法修正案(九)增加了“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並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公安部等三部門發佈的《禁止非法生產銷售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和“偽基站”設備的規定》,明確了

“禁止自然人、法人及其他組織非法生產、銷售、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和“偽基站”設備。”

然而,在司法實踐上,對偷拍行為實施懲戒的,多是針對生產和銷售環節,而對使用者、轉賣視頻者幾乎並未追責。

值得警惕的是,買家的看客心理成為偷拍黑產開疆拓土的一大驅動力

。很多人“嘴上說不,身體卻很誠實”——一邊對偷拍行為喊打喊殺,呼籲要保護隱私;一邊卻貢獻著交易量,為侵害他人隱私的視頻埋單,並自我安慰“反正視頻里的不是自己”,不斷放縱著自己的窺私慾去推動偷拍黑產壯大。客觀上,移動互聯時代,買家獲取網上出售的偷拍視頻,變得很容易。

那些在視頻的另一端,正在以觀賞他人私密生活為樂的人,是不是想過:當偷拍變得與每個人都有關時,哪有什麼“隔岸觀火”?不過是“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罷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誰是一座孤島。說不定,今天,以偷窺別人私密視頻為樂的你,明天,就會成為被他人圍觀取樂的對象。

偷拍,不僅威脅公眾的隱私安全,也影響著民宿、酒店、娛樂等行業的正常經營、健康發展。

偷拍從生產、銷售設備到安裝、操控、傳播、轉售,儼然形成了成熟且龐大的產業鏈、利益網。根除黑產,遠不止端掉幾個窩點、抓獲幾個嫌疑人,需要全鏈條出擊。我們必須反省和剖析偷拍屢打不絕的深層原因,探索諸如降低實施刑罰的門檻、增列刑罰懲戒的人員、提高違法犯罪代價等路徑。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