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醫美如何掏空你的錢包
2021年04月06日07:41

原標題:輕醫美如何掏空你的錢包

原創 韓文靜 獵雲網

求美需謹慎。

文丨獵雲網 ID:ilieyun

作者丨韓文靜

“你的實際年齡是26對嗎?測出來的實際皮膚年齡為32。”

面對剛剛出爐的這份專業皮膚檢測報告,小閔大吃一驚,針對臉上雀斑、痘印等症狀,她和醫生最終確定了用光子嫩膚來改善。

整套流程下來花了半個小時左右,對於小閔這樣的上班族來講,也就是不到一頓午餐的時間。

“做完之後要進行嚴格的防曬,一週內每晚敷一片醫用面膜,其他就沒什麼要注意的了。”醫生給小閔敷面膜的時候,順便交代了注意事宜。

前前後後,小閔已經做了六七次光子嫩膚,皮膚狀態也肉眼可見的好了很多。越來越多像小閔這樣的求美者,開始選擇不用動刀、相對日常的輕醫美項目來改善顏值。

提到醫美,大多數人會想到假體、削骨等項目,事實上,非手術類的專業醫療美容項目,譬如皮膚管理、光電項目、注射填充等,也就是我們所說的“輕醫美”,正憑藉恢復期短、見效快、風險小的特性,漫漫滲透進求美者的茶餘飯後。

從醫療屬性到美容屬性,消費者對於醫美的認知發生了改變,輕醫美如何脫穎而出,被越來越多的人接納?

9.9元脫毛引流

打開大眾點評,8.9的小氣泡皮膚清潔,9.9的冰點脫毛39即可包年……小閔有點眼花繚亂,她第一次覺得,醫美好像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

1998年出生的小閔剛畢業不到一年,收入在武漢算不上高,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抱著試試的心態,她團購了一個三甲醫院皮膚科8.9元的小氣泡皮膚清潔。

也就是借這次機會,她從一個醫美小白逐漸入了輕醫美的“坑”。

醫生並沒有進行強製推銷,只是在做皮膚清潔的過程中和小閔簡單地聊了幾句,並告訴小閔以後也可以嚐試下水光針、玻尿酸、光子嫩膚等項目,作為日常保養,這些輕醫美項目相比於護膚品更能夠保持皮膚狀態。

“顏值即正義”的社會風氣讓大多數人難逃容貌焦慮,特別是女性群體,小閔也不意外。回到家後,她打開知乎搜索“水光針是智商稅嗎?””光子嫩膚有沒有用?”等話題,開始圍繞這些輕醫美項目做功課。進一步瞭解之後,她發現這些輕醫美項目價格不高,風險性也相對較小,於是慢慢地也開始進行嚐試。

這其實就是一種引流方式,醫院通過一些價格極低的美容項目來吸引顧客到店,進而普及其他單價相對較高的輕醫美項目。

輕醫美的特點是風險小、恢復期短、單價相對較低,大眾的接受度比傳統的醫美項目要高很多,通過低價項目引流之後,醫院在引導消費者進行其他嚐試的時候也不會太困難。

德勤聯合美團發佈的報告中說到,輕醫美瞄準的人群並不是傳統醫美的固有人群,而是正在被教育並且逐漸接受“輕醫美是一種生活方式”的新客,輕醫美逐漸成為一種週期性的日常消費品。

從去年7月首次接觸輕醫美到現在,小閔陸陸續續做了水光針、光子嫩膚等項目,單價在一千到兩千左右,皮膚改善的效果顯著,她也向自己的朋友推薦了這些項目。

熟人之間的裂變,也是一種常見的引流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說輕醫美的單價較低,但其有著高頻次的特點,做一兩次也不太能看出效果,用戶一般都會持續複購。從長遠來看,用戶的錢並沒有少花。

就拿小閔來說,水光針需要按療程注射,如果間隔的時間太久,會導致玻尿酸等成分的流失,不能取得理想的效果。小閔一個月左右打一次,每個療程三到四次,一針兩千元左右,以年為計算的話,她投入的錢也輕輕鬆鬆過萬了。

從輕醫美到“親”醫美

25歲的陳鈺第一次瞭解到輕醫美是在去年的暑假,在微博、小紅書等平台上,看到各大博主鋪天蓋地分享自己做熱瑪吉的體驗,“你哪個年齡做,狀態就會維持在哪個年齡”,這句宣傳語擊中了陳鈺。

動則上萬的熱瑪吉對陳鈺來講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出於錢包以及年齡的考慮,陳鈺決定把熱瑪吉放在兩年後的日程里,但此刻的陳鈺已經被“小而美”的輕醫美所吸引。

她準備先從最基礎的光電類項目光子嫩膚做起,瞭解到市場上最火的美國科醫人M22只需要一千元左右一次,m22也就是光子嫩膚,在醫學上名稱是強脈衝光,這種強脈衝光打在臉上有祛紅血絲、解決痘印等療效。她馬上在軟件上預約了當地一家美容院的光子嫩膚。

但是當陳鈺到店之後,護士聽說她是第一次來,並沒有直接帶她去做光子嫩膚,而是帶她去見了醫院的一位醫生進行一個五分鐘的面診,醫生對她的五官進行分析,並告訴她如果做了全切雙眼皮,顏值會有更大的提升。

“如果你做雙眼皮,顏值能提升三十分,你這個年齡做熱瑪吉還太早了,現在對於你來講,割雙眼皮是最能改善你顏值的一個項目,現在還在在做活動,我們院主治醫師做全切雙眼皮,加上開眼角,一共12999元,比熱瑪吉五代還要便宜。”聽了醫生的建議後,陳鈺確實有些動心。

陳鈺表示還需要考慮一下,等做了決定之後會來醫院詳細問診。

作為一個獲客的入口,輕醫美項目會給醫院不斷地累計新的客戶,加上客戶的複購率較高,黏性較大,醫院也會通過輕醫美引導顧客往更深入的整形發展。

醫美行業很看重客戶後期消費,有些客戶會從輕醫美的項目,發展到做雙眼皮、開眼角、吸脂、隆胸、磨骨......項目越做越大,消費越來越高。

從輕醫美到“親”醫美,輕醫美的出現也成為了連接專業醫療和用戶之間的橋樑,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醫院傳統醫美的獲客成本。以杭州2020年百度搜索推廣雙眼皮項目為例,一個到院顧客的成本可達到4000元,高昂的獲客成本也讓醫療美容醫院不斷尋找其他的獲客方式,而輕醫美或許能成為打開醫美行業大門的鑰匙。

“輕”不等於無風險

小紅書上的博主“治癒文”就分享了自己在打了肉毒素之後出現的副作用。

近幾年來,肉毒素在皮膚科、整形外科中的應用十分廣泛,除了治療皺紋,肉毒素還有瘦臉、瘦腿的功效。

在打了肉毒素兩天之後,“治癒文”出現了手腳無力症狀,隨後,低燒、頭暈等症狀也逐漸顯現出來,她不得不去神經內科進行治療。

“微整形的項目也一定要謹慎,在變美的途中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變美,要看運氣的。”

《2020醫美行業白皮書》數據顯示:中國純醫美市場規模仍達1975億元,佔比全球17%,新增醫美機構5150家,有望成為世界醫美第一大國。

而這其中有意思的是,醫美領域手術(重醫美)與非手術(輕醫美)之間的佔比,數據顯示2019年,手術與非手術收入佔比約為6.2:3.8;到2023年預計手術與非手術收入佔比為5.2:4.8。

輕醫美在醫美行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隨著愛美客、華熙生物亮眼的業績公告披露,玻尿酸概念股大熱,顏值時代生長出來了輕醫美“龍頭”,

這一切都在指向輕醫美巨大的發展前景,當前中國求美者對輕醫美認知度較高,並逐漸願意接受和嚐試輕醫美。

但“輕”並不等於無風險,輕醫美更加依靠設備和原材料,確實不像傳統手術類的項目更看重醫生的技術,但輕醫美從根本上講是醫療行為,無論醫美機構還是商家,亦或是消費者都應當理性看待其功效與作用。

天眼查發佈《顏值升級避坑指南》顯示,超3千家醫美企業產生過法律訴訟,10%醫美企業曾受行政處罰。報告指出了醫美市場醫療事故頻發、虛假宣傳氾濫、消費糾紛難解等亂象,而這些案例的背後,是無數受害“踩雷”的消費者。

這是一個人人焦慮的時代,“顏值即正義”的狹隘觀念盛行,導致大部分人倍感壓力。英國詩人濟慈曾說過,美的事物是永恒的喜悅。誠然,追求美無可厚非,但美永遠是多樣性的,求美的路上還需要更加慎重。

原標題:《輕醫美如何掏空你的錢包》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