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之父"蒙代爾:"不可能三角"深刻影響新興市場國家貨幣決策
2021年04月06日21:29

  原標題:特稿丨”歐元之父“蒙代爾:“不可能三角”理論深刻影響新興市場國家貨幣決策

  4月4日,199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有著“歐元之父”之稱的羅伯特·蒙代爾因病去世,享年88歲。

  “但是,他的一系列貨幣理論,依然將在相當長時間影響全球貨幣政策。”一位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表示。

  作為“歐元之父”,蒙代爾提出的“最優貨幣區理論”依然將指引著歐元前進步伐。

  此外,蒙代爾提出的“不可能三角”(也被稱為“蒙代爾困境”,即貨幣政策獨立性、資本自由流動與彙率穩定這三個政策目標不可能同時達到),依然在影響著眾多新興市場國家央行貨幣政策決策,如何妥善應對當前美債收益率持續上漲所帶來的資本外流與彙率大跌困局。

  甚至有不少經濟學家指出,蒙代爾提出的貨幣動態模型和蒙代爾-托賓效應,同樣是現代貨幣理論(MMT)的重要理論支撐。

  現代貨幣理論提出,若國家央行用本國貨幣承接天量債券,只要不發生惡性通脹,相應巨額財政赤字不大會對經濟構成威脅。如今,全球投資機構普遍認為美聯儲與日本央行正成為MMT理論的兩大堅定踐行者,比如美聯儲正採取史無前例的QE寬鬆貨幣政策買入巨額美國國債導致美元流動性氾濫,卻不擔心美國通脹率飆漲與美國巨額財政赤字影響美國經濟複蘇前景。

  然而,蒙代爾對固定彙率製度的恪守,也被不少華爾街投資機構認為他“思想落伍”。畢竟在過去20多年,越來越多的國家已執行有管理的浮動彙率製度,或落實100%的浮動彙率製度。

  上述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對此解釋說,蒙代爾對固定彙率製度的恪守,是因為他不是從貨幣理論角度研究彙率製度優劣,而是站在社會穩定和經濟持續增長的維度思考貨幣製度。在蒙代爾眼裡,最佳的貨幣製度安排,應該能最大限度降低經濟體系不確定性風險。如此企業與民眾才能集中精力投入技術創新與生產效率提升,而無需過多擔心彙率異動風險與金融危機令自身財富大幅縮水。

  “或許,蒙代爾的這套貨幣理論給當前複雜的全球貨幣體系提供了一種相對簡單粗放的解決方案。但在一些經濟體的實際操作過程,由於貨幣彙率已成為某種政治博弈工具,蒙代爾的上述見解很難獲得某些借助貨幣霸權掌控其他國家經濟金融命脈的西方大國認可。”他指出。

  歐元的成長波折出乎蒙代爾預期?

  蒙代爾之所以被成為“歐元之父”,主要是他提出的“最優貨幣區理論”,是歐元得以誕生的重要理論支撐。

  最優貨幣區理論指出,固定彙率最適用於通過國際貿易和要素流動而成為一體化的地區。因此它能讓加入國家避免彙率波動帶來的經濟不確定性、複雜性,以及結算與貿易成本等損失,最終令各個加入國在貿易、要素流動過程均能受益。

  在BK Asset Management宏觀經濟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看來,這恰恰解決了當時歐元區國家因不同貨幣彙率與貨幣政策所引發的各種貿易、要素流動矛盾,很大程度促進了歐元區各國政府最終接受歐元作為固定彙率貨幣,實現歐元區經濟貿易與要素流動的“一體化”。

  美國知名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曾指出,歐元區的單一貨幣試驗是有史以來通過在龐大主權國家內使用單一貨幣獲得效益的最勇敢嚐試。若歐洲經濟與貨幣聯盟取得成功,它將推動歐洲政治與經濟的一體化,在一個可能包括東歐和地中海地區促進和平與繁榮。

  蒙代爾曾表示,歐元的誕生,其實比面世最佳時機晚了40年。

  在他看來,就技術角度而言,歐洲國家在1969年-1971年初達成歐元一體化協議會更加容易,當時歐洲經濟聯盟已緊緊聯繫在一起,所有歐洲各國貨幣都與美元掛鉤,歐洲國家之間的通貨膨脹率與利率都相差無幾,經濟層面已取得“統一性”。但是,隨著1971年美元脫離金本位製,以及浮動彙率製度的普及,令歐洲國家採取不同的貨幣政策與彙率製度,導致歐元再要“統一”各國貨幣政策與彙率製度,足足多耗時40年。

  Boris Schlossberg指出,儘管1999年1月1日歐洲經濟貨幣聯盟得以建立令歐元面世,但歐元發展所遭遇的波折,似乎超出了蒙代爾的預期。一是歐元並沒有彌合東西歐國家的經濟差距,不少加入歐元的東歐國家因為自身經濟實力、人才政策與福利政策的製約,導致大量人才、技術、資本流向西歐國家,引發一些歐洲國家欲脫離歐元的風波時有發生;二是歐元在統一歐洲各國貨幣政策與彙率製度同時,卻沒能對歐洲國家財政政策進行有效約束,導致歐洲不少國家大舉發債解決經濟發展與社會問題,最終釀成2011年歐債危機爆發,差點觸發歐元“解體”。

  “至今,歐洲央行仍然不得不採取QE政策購買大量高負債成員國國債以緩解它們的債務違約壓力,但這令歐洲央行貨幣政策很大程度受到這些國家債務問題掣肘,缺乏足夠的彈性與獨立性,很大程度影響全球金融市場對歐元的信心。”他向記者表示。但這不是蒙代爾的“最優貨幣區理論”存在疏漏,而是過去30-40年歐洲經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新變化——人口老齡化、產業空心化、高額福利製度、民粹化等社會問題正迫使越來越多歐洲國家被迫大幅舉債延續社會經濟穩定,無力兼顧歐洲央行的貨幣政策獨立性,以及讓歐元發揮作用進一步增強歐洲國家的經濟政治凝聚力。

  保羅·克魯格曼坦言,如果歐洲經濟與貨幣聯盟失敗,它的推動力——“歐洲政治統一”也將遭受挫折。

  “不過,蒙代爾一直堅信歐元會成功。他自始至終都全力支持歐元這項偉大的事業。” 國內宏觀經濟學家向鬆祚直言。

  堅信固定彙率不比浮動彙率“差”

  值得注意的是,在浮動彙率日益流動的21世紀,蒙代爾卻是堅定的固定彙率製度捍衛者。

  本世紀初,蒙代爾與“貨幣主義”代表人物米爾頓·弗里德曼就固定彙率/浮動彙率優劣有過一場辯論。

  蒙代爾指出,不應該辯論固定彙率製和浮動彙率製的優劣,而是在某個具體的例子或環境中是固定彙率製會更好,還是使用浮動彙率製會更好,且又應該如何作出決策。

  在蒙代爾看來,相比固定彙率製,浮動彙率製未必是一種更好的機製。

  “這背後,是蒙代爾更願站在社會穩定、經濟持續增長等角度思考貨幣製度。他堅信一個最佳的貨幣製度安排,應該是最大限度地降低經濟體系的不確定性風險,從而讓各個經濟體能安心專注技術創新與生產效率提升,而不是擔心貨幣異動風險與金融危機吞噬自己辛苦積攢的財富。”前述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指出。因此蒙代爾堅信,相比浮動彙率製度,固定彙率製度能更有效地降低經濟體系不確定性風險,驅動人們安心工作創造財富與社會價值。

  但是,蒙代爾的呼籲,似乎無法阻擋越來越多國家擁抱浮動彙率製度。這也令他們充分感受到蒙代爾所提出的“不可能三角”影響力。

  比如隨著近期美債收益率持續上漲,越來越多新興國家央行再度意識到,既要保持貨幣政策獨立性(延續當前貨幣寬鬆政策以刺激經濟複蘇),又要維持跨境資本流動均衡與本國貨幣彙率穩定,是不可能實現的。最終,越來越多新興市場國家不得不趕在美聯儲前被迫提前加息,以犧牲經濟增長為代價努力穩定跨境資本流動與本國貨幣彙率。

  針對不可能三角所帶來的新興市場國家資本外流與貨幣危機,蒙代爾曾提出過一個解決方案——2012年,他首次提出創建以美元、歐元、人民幣為聯盟的世界貨幣,進一步提高全球經濟一體化效率以應對未來國際貨幣危機。

  Boris Schlossberg向記者指出,這項建議其實已悄然落地,比如IMF設立的特別提款權(SDR),某種程度兼顧了世界貨幣屬性,即納入美元、日元、人民幣、歐元、英鎊等世界主流貨幣以創造某個具有固定彙率屬性的“貨幣”,從而成為穩定全球金融體系的“貨幣之錨”。但在實踐過程,不少國家在接受IMF資金救助時,仍受到部分西方國家施壓必須以美元償還,導致 SDR所能發揮的效應有限。其結果是不少新興市場國家依然會受到浮動彙率與美元霸權“掣肘”,不得不多次在貨幣政策獨立性、穩定資本跨境流動與貨幣彙率之間做出艱難取捨,稍有不甚就會遭遇資本外流、貨幣政策失效、彙率大跌的至暗時刻。

  (作者:陳植 )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