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地圖外兩釐米”走向“世界光穀”
2021年04月09日05:57

原標題:武漢“地圖外兩釐米”走向“世界光穀”

    製圖:李晗
製圖:李晗
    光穀地標建築之一的武漢新能源研究院大樓(又被稱作“馬蹄蓮”大樓的仿生建築)。東湖高新區管委會供圖
光穀地標建築之一的武漢新能源研究院大樓(又被稱作“馬蹄蓮”大樓的仿生建築)。東湖高新區管委會供圖

中國光穀,正走向世界舞台。

上世紀70年代,這裏尚是一片荒野之地,因距主城區較遠,一度被稱作武漢建成區“地圖外兩釐米”。1976年,青年教師趙梓森在這裏拉出中國第一根具有實用價值的光纖。

數十年間,中國第一家科技企業孵化器、第一個光通信國際標準、第一款商用存儲芯片、第一個400G矽光模塊、全球首款128層三維閃存芯片、全球首個超高通量“火眼”實驗室相繼誕生於此。

眼下,這裏擁有13家工研院、68家孵化器、108家眾創空間;在企博士超過1萬人、碩士6萬餘人、本科學曆近30萬人,海外留學歸國者破萬人;本科及以上學曆從業人員佔比64.5%,在全國10家重點建設的“世界一流高科技園區”中位列第一。

——————————

一根光纖牽起追光路

在武漢市南望山腳下的武漢郵科院家屬區,綠樹紅花掩映著一幢建於上世紀70年代的兩層小樓,年近鮐背之年的“中國光纖之父”趙梓森院士就住在這裏。

光纖通信,曾被《科學美國人》雜誌評價為“二戰以來最有意義的四大發明之一”,如果沒有光纖通信,就不會有今天的互聯網和通信網絡。

1970年,美國花費3000萬美元製造出了3條30米長的光纖樣品,這是世界上第一次製造出對光纖通信有實用價值的光纖。

1973年,趙梓森在武漢郵科院提出發展光纖通信。時值“文化大革命”,中國與世界隔絕,光纖在當時很多專家看來是“天方夜譚”。

一無資金,二無資料和設備,三無實驗室,趙梓森多方遊說,把單位辦公樓一樓清洗間改造成一間實驗室,找來年輕同事幫忙,自製設備“土法上馬”,一年多里重複數千次試驗,造出一台光纖拉絲機。

1976年3月,趙梓森團隊拉出一根7米長的玻璃細絲,這是具有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第一根實用光纖,大大縮短了我國在光通信領域與發達國家的差距。

1982年,趙梓森在武漢實現了中國的首次光纖通話。中國信息產業革命的大幕,由此揭開。

接下來的30多年里,在這片土地上,以餘少華、莊丹為代表的中國第二代“追光者”,把趙梓森拉出的這根光纖,做成了湖北最具競爭力的通信光纖產業。烽火科技、長飛光纖,成為武漢高新技術產業的代表。湖北光纖產業規模躍居世界第一。

2018年,武漢郵科院研發的光纖,一根可實現67.5億對人同時通話。中國成為繼美國、日本之後的世界第三大光通信技術強國。我國的光纖通信用品產量和市場占有率已是世界第一。

因光而興,於1988年經由武漢市政府批準掛牌成立的東湖新技術開發區,摘取“光穀”之名,是在10多年後。

2000年5月,趙梓森等26位院士和專家,在《關於加快技術創新,發展我國光電子信息產業的建議》上籤名,籲請黨中央、國務院批準武漢建設國家級光電子信息產業基地——“中國光穀”。次年2月28日,科技部批準了這一建議。

“武漢·中國光穀”由此而來。

光穀在“光”更在“穀”

如果說趙梓森團隊拉出的中國第一根具有實用價值的光纖,照亮了光穀的萌發之路,那麼,鉚定高新技術項目,自主創新、幹事創業的精神氣質,從一開始便融入進了光穀的成長基因之中。

在上世紀80年代的武漢,雖然高校、科研院所集聚,但“新技術難走出實驗室”“科研與經濟兩張皮”現象,一度製約城市發展。

在東湖新技術開發區掛牌成立之前,1984年,武漢市批準成立“東湖技術密集經濟小區規劃辦公室”,嚐試走“項目起步”的新路。這也正是“光穀”的前身。

東湖小區辦第一批選出的高新技術項目有兩個:武漢郵科院的光纖、華中工學院(華中科技大學前身)的激光。隨後,靠著以政府名義擔保向銀行貸款、爭取外彙等方式,這兩個項目被扶持起來。

1987年6月,東湖小區辦又首吃螃蟹,創立了中國首家高科技企業孵化器——武漢東湖新技術創業中心。武漢市一批科技人員帶著技術辭職“下海”;為期3天的國際科技企業孵化器研討會在這裏召開。後來瀰漫全國的孵化器熱潮,即從這裏湧動而出。

初期在東湖新技術創業中心孵化的企業,一共5家。“騎著自行車來,開著轎車離開”,凡穀電子、楚天激光、武漢三特索道等企業從這裏起步,後來逐漸成長為行業領軍企業或上市公司。

1994年,《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條例》出台,鼓勵國內外企業、教學科研單位以及其他經濟組織和個人,在高新區投資或興辦高新技術企業、科研機構,從事高新技術及其產品的研究、開發、生產、經營和諮詢等活動。這一條例,在當時全國高新區中是第一個。

東湖高新區原有的行政區塊面積有限,如何突破?

武漢市為此專門出台了“託管”方案,將與之相鄰的江夏區、洪山區一些村鎮,分批次移交高新區管理。這在當時也屬全國首創。

從1999年到2010年,曆經6次託管,東湖高新區面積達到518平方公里。

“光穀在‘光’更在‘穀’”。一代代光穀人堅持大膽闖、大膽試、自主改,形成一批開創性、引領性、製度性成果:出台“黃金十條”,探索科技成果轉化“四級跳”模式,實施“陽光新政”“三辦改革”,實行“大部製”和全員聘用製,探索適合創新發展的高效行政管理體製……在這裏,機製體製創新政策如源頭活水,涵養光穀一路茁壯成長。

在許多“老武漢人”的記憶中,新中國成立以來,鋼鐵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武漢最大的支柱產業。時至2017年,光穀光電子產業規模已達4420億元,光纖光纜生產規模全球第一,“一束光”照亮一座城。

30多年里,幾代科技創業者薪火接力,將“光之穀”建造成“天下穀”的科技新城。如今,光穀擁有全國最大的光纖光纜生產基地、最大的光電器件生產基地、最大的光通信技術研發基地和最大的激光設備生產基地。集成電路、新型顯示器件、下一代信息網絡、生物醫藥四大產業,入列國家首批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數量與上海並列第一。

光穀磁力

1990年出生的郭子逸是武漢人,2015年從華中科大能源學院碩士畢業後,原本在北京一家公司工作。2017年,他回到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聯合幾名師兄設立創投基金,專注手遊、動漫等文化產業投資,“看準光穀,這裏各項政策扶持力度大,人才聚集,項目優質。”幾年下來,郭子逸團隊發展至65人,平均年齡27歲。

2020年6月,美國南加利福尼亞大學電子信息工程碩士畢業的武漢人郭堅,辭去在美一家世界500強企業算法工程師的工作,入職位於光穀的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專利審查協作湖北中心。“希望盡快成為一名優秀的專利審查員,推動更多原始創新、自主可控技術創新發生在光穀、武漢。”郭堅說。

據“才聚光穀”國際雲選會平台統計,2020年,像郭堅這樣的留學生或有海外教育工作背景的大學生入職光穀的,有400餘名。

東湖高新區招才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說,2020年,光穀新增留漢大學生9.52萬人。

而在約10年前,武漢這座擁有百萬在校大學生的城市,還經曆著“留人之痛”:大學生畢業後,往往首選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就業。如今,伴隨光穀新興產業的發展壯大,越來越多的大學生選擇在光穀幹事創業。

吸引青年人才,離不開不斷攀升的經濟實力:2019年,東湖高新區經濟總量在武漢市各行政區(功能區)排名第一;2020年,面對封控時間長、重啟時間晚、疫情影響大等困難,光穀疫後迅速複蘇,出台系列扶持企業優惠政策,加快推進重點項目建設,主要經濟指標實現“深V反轉”,全年GDP逆勢增長5.1%,率先邁上2000億元台階,繼續領跑全市,成為省市疫後重振的一面旗幟。

“創新是東湖高新區的基因密碼,是東湖高新區30多年建設發展的製勝法寶。”來自2021年東湖高新區黨工委擴大會上的消息,今年,光穀力爭研發投入強度超過10%,發明專利總數突破2.1萬件。

在光穀人的規劃藍圖中,到2035年,進入全球高科技園區前列;到本世紀中葉,全面建成“世界光穀”。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朱娟娟 雷宇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4月09日 05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