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危物種特刊01丨成千上萬種海洋生物正在消亡
2021年04月10日19:21

原標題:瀕危物種特刊01丨成千上萬種海洋生物正在消亡

常聽見“物種滅絕”這個詞,它每天都發生在我們身邊;另外有數萬個“瀕危物種”,也正走在消失、滅絕的路上。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第15次締約方大會(COP15)將於2021年在我國雲南昆明召開,作為生物多樣性的最大威脅,物種的瀕危與滅絕無疑是本次大會中最值得關注的議題。

在接下來的三期《數說漁業》中,我們將透過數據可視化,探查漁業與瀕危物種保護的關係。哪些活動對瀕危物種的影響最大?如何評估全球目前的生物多樣性?此刻,又有多少海洋生物正在消亡?

01 越打越厚的馬賽克

2008年,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曾發起過一項令人印象深刻的“世界像素人口”活動,以像素的模糊程度展示人類種族的分佈。受此活動的啟發,在2019年,Reddit論壇(美國社交新聞網站)上一名叫JJSmooth44的用戶將這一項目應用至動物種群的展示區[1],將瀕危物種再次推至人們的視野中。

非洲象存活約20000-25000只
非洲象存活約20000-25000只

非洲象存活約20000-25000只

加拉帕戈斯企鵝存活約2000只 註:圖片中,像素高低代表動物種群的數量,種群數量較大的物種顯示較高像素,我們仍能準確辨認;而種群數量極少的物種則顯示極低像素,根本看不出模樣了
加拉帕戈斯企鵝存活約2000只 註:圖片中,像素高低代表動物種群的數量,種群數量較大的物種顯示較高像素,我們仍能準確辨認;而種群數量極少的物種則顯示極低像素,根本看不出模樣了

加拉帕戈斯企鵝存活約2000只

註:圖片中,像素高低代表動物種群的數量,種群數量較大的物種顯示較高像素,我們仍能準確辨認;而種群數量極少的物種則顯示極低像素,根本看不出模樣了

2020年7月,由世界自然保護聯盟(下稱IUCN)定期編製及維護的《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簡稱IUCN紅皮書)再次更新,根據嚴格準則來評估數以萬計物種及亞種的絕種風險。

該最新版的紅皮書把全球40531個物種按照風險評估結果劃分成8大類:

1.滅絕 包括完全滅絕,野外滅絕,如渡渡鳥等

2.極危 物種現在面臨滅絕的機率非常高,例如櫻花鉤吻鮭等

3.瀕危 物種在不久的將來滅絕的機率非常高,例如藍鯨等

4.易危 物種在中期未來滅絕的機率較高,例如大白鯊等

5.近危 暫時沒有滅絕威脅,但未來面臨威脅的幾率較高,例如小頭睡鯊,日本柳杉等

6.依賴保育 保護現狀比較低,但依賴於人類保育,以防止其瀕危或滅絕,如花龜等

7.無危 雖然可能存在威脅,但目前並不嚴重,不必過分關注,如歐洲赤鬆等

8.數據缺乏 物種的數量、分佈等信息不足以佐證任何結論,如雲南柏等

下圖選取了IUCN動物界(褐藻綱也統計在內)各綱中物種的風險佔比,如鰓足綱、海星綱、海膽綱等十多個動物綱均與漁業相關(見下圖黃色星標)。

目前,被IUCN納入評估的物種僅占全球所有生物的28%,但已統計出超過3.5萬個物種面臨滅絕的風險,其中鯊魚等軟骨魚綱與珊瑚綱中的物種均佔據了33%。納入IUCN統計的海星綱、海膽綱則幾乎是全軍覆沒於“極危”和“近危”的風險評級中了(PS:前幾天山東膠州灣氾濫的海盤車海星和市場上的馬糞海膽、哈氏刻肋海膽等還尚未被IUCN納入評估,所以均不包括在內喲)。對於這些監測數據尚且“清晰”的物種來說,馬賽克似乎也在趕來的路上。

儘管輻鰭魚綱、水螅綱、頭足綱等綱目中無危物種的佔比較大,但其後的“瀕危”、“極危”紅色進度條,卻是多個消失於世的物種的縮影。

IUCN指出,單純考量瀕危物種數量的變動不能判斷整體的生物多樣性變化情況,分類學的不斷更新以及證據的不斷補充都是導致名錄變動的原因。為了更準確地評估物種多樣性,IUCN的科學家們還發佈了紅皮書指數(RedListIndex)來參考其生存條件、數量及分佈等信息透露的瀕危保護情況,該指數計算方法的R代碼也已公開[2]。

註:鳥類、哺乳動物等的生存條件、數量在過去的數十年內並無明顯實質變化,珊瑚在上世紀90年代至2010年瀕危情況極具嚴重
註:鳥類、哺乳動物等的生存條件、數量在過去的數十年內並無明顯實質變化,珊瑚在上世紀90年代至2010年瀕危情況極具嚴重

註:鳥類、哺乳動物等的生存條件、數量在過去的數十年內並無明顯實質變化,珊瑚在上世紀90年代至2010年瀕危情況極具嚴重

02 柯南:真相到底有幾個?

要揪出物種瀕危或滅絕的罪魁禍首恐怕是揪不完的,比如氣候變化、非法貿易等因素都可能從各方面影響瀕危物種的存活現狀;甚至每天手捧快樂水足不出戶的肥宅們也可能在無形之中對它們產生了影響。根據IUCN公佈的數據,我們統計了東北太平洋海洋動物(包括海洋魚類喲)面臨的各類風險及導致其瀕危的原因。

如上圖,“生物資源開發利用”是危害該海域物種生存的主要風險,這項風險包括影響140個物種的過度捕撈、影響155個物種的非目的性捕撈(即誤捕、兼捕等),及其他獵殺捕獲活動。

除上述原因外,漁業活動造成的“幽靈漁具”也正受到廣泛關注。“幽靈漁具”即丟失或遺棄在海洋中的漁具,它們像幽靈一樣在海洋里漂浮、堆積,變成了禁錮海洋魚類等生物和破壞海洋環境的有害垃圾。據統計,每年大約有50-70萬噸的“幽靈漁具”在海洋中被丟失。“幽靈漁具“大約占到了所有海洋垃圾的10%之多。

被幽靈漁具纏繞的海龜,圖片來源於網絡
被幽靈漁具纏繞的海龜,圖片來源於網絡

被幽靈漁具纏繞的海龜,圖片來源於網絡

03 從中日漁業管理看瀕危物種保護措施

儘管物種的瀕危、滅絕是由氣候、環境、人類活動等多個因素共同造成的,生物種群難以在短時間內恢復。但各國政府也已通過相關政策來推動最大限度的物種保護與可持續發展。我們以漁業歷史悠久的中國和日本為例,來看看漁業政策中的物種保護。

從1949年起,我國的漁業政策主要經過了6個發展階段。從第三(1970-1977)、第四階段(1978-1985)起,我國的捕撈產量迅速增長,水產養殖產量也在飆升。漁業生產蓬勃而起,但當時由於環保意識、生活資料尚為匱乏,人們無節製地進行生產活動、索取漁業資源,導致水質環境迅速惡化,魚類資源總量開始迅速衰減。

如2016年被IUCN列為“極危”物種的大黃魚,由上世紀七十年代年近20萬噸的捕撈量跌到2000年前後的一兩萬噸。為挽救瀕危枯竭的大黃魚資源,我國於1985年設立官井洋大黃魚自然保護區(福建寧德),加強對大黃魚的資源保護。同時,我國沿海各地持續實行的伏季休漁、增殖放流等政策,也使大黃魚的野外捕撈量穩步上升,穩定在年產量6萬噸左右。

官井洋大黃魚自然保護區,圖源:寧德市人民政府
官井洋大黃魚自然保護區,圖源:寧德市人民政府

官井洋大黃魚自然保護區,圖源:寧德市人民政府

而在日本漁業政策的發展過程中,一條叫“丁香魚”的魚也與大黃魚有類似經曆。面對丁香魚物種衰減的問題,政府採取增殖放流、海洋牧場建設、漁民技能培訓等措施,在逐步提高漁業經濟效益、恢復和保護漁業生態環境的同時,使得資源再生能力和沿岸近海漁業生產力得到提升。日本的漁業保護措施有效地抑製了丁香魚種群資源數量的減少,同時在近20年的時間里逐步恢復了其野外種群數量。

丁香魚,圖片來源於網絡
丁香魚,圖片來源於網絡

丁香魚,圖片來源於網絡

事實證明,有效的保護和捕撈控制確實能夠對生物資源的保護和恢復起到重要作用。除了大黃魚保護區,我國近年來大量建設的海洋自然保護區、區域性地養護海洋環境和海洋資源,也是拯救海洋瀕危物種的有效手段。據2020年上海交大與桃花源生態保護基金會共同發佈的《中國海洋保護行業報告》,我國目前已建立271個海洋保護區[3]。

但這些有效舉措並非都是一勞永逸的,在實際作業時,仍有許多威脅漁業物種的問題亟需解決。大家是否迫切想知道,在漁業中,我們還可以在哪些方面著力,去改善相關生物的生存環境呢?

在下一期的文章中,我們將重點討論,與瀕危物種似乎難以平衡的小型漁業。

參考資料

[1] Reddit論壇

https://imgur.com/gallery/NVNsyel

[2] https://cmsdocs.s3.amazonaws.com/keydocuments/R_code_for_calculating_RLIs_weighted_by_proportion_of_each_species'_range_within_a_country_or_region.pdf

[3]《中國海洋保護行業報告》:我國已建立271個海洋保護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80424099427239031&wfr=spider&for=pc

轉載聲明:本文由微信公眾號智漁原創,圖表均由原作者製作,如需轉載,請後台留言獲得授權

編輯:林伯亨、郭沛林、闕嘉華、鄭嘉樂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