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馬拉松的“重啟”樣本
2021年04月13日05:13

原標題:疫情下馬拉松的“重啟”樣本

    馬拉松賽事迎來重啟。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梁璿/攝
馬拉松賽事迎來重啟。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梁璿/攝

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近20萬跑友迎來久違的賽場。據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不完全統計,4月10日和11日,國內有近30場馬拉松等路跑賽事鳴槍起跑。

無論是今年全國首場“世界田聯精英白金標賽事”的廈門馬拉松(以下簡稱“廈馬”)、抑或遴選出6名代表中國參加東京奧運會運動員的徐州馬拉松、還是有801名選手跑進3小時以內成功“破三”的無錫馬拉松,跑者用實際行動詮釋了馬拉松賽事正在回歸。

2020年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體育賽事陷入停滯,作為人員密集型賽事的馬拉松首當其衝停擺了。儘管,得益於國內良好的疫情控制,去年9月和11月,一些賽事迎來短暫重啟,但冬季降臨,歲末年初出現疫情反彈,多項賽事被“緊急刹停”。被譽為“開年首馬”的廈馬原定於1月3日舉辦,開賽前3天,組委會緊急通知:“鑒於目前疫情防控形勢嚴峻複雜,組委會經審慎研究決定將馬拉松賽延期。”

此後,國家體育總局緊急發文,嚴控各類人員密集型賽事的舉辦,其中特別點名了馬拉松,規定在今年3月31日之前暫不審核馬拉松賽事。據不完全統計,僅2021年元旦和春節期間,延期或取消的馬拉松賽事就有近30場。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線上主題跑讓我們找到與跑者互動的渠道。”據廈馬組委會工作人員介紹,幾乎在發佈延賽公告的同時,廈馬線上跑通道開啟,7天時間,全國範圍內超26萬人報名參加了這屆“線上廈馬”,並有近19萬人順利完賽。而據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瞭解,1月3日當天,不乏跑者自發到廈馬賽道上跑步,“即便沒有鳴槍,也想完成儀式感”。

賽事決定延期後,組委會就沒停止對複賽作準備。廈門市體育局局長阮敦梁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專訪時表示,廈馬一旦重啟,意味著其他體育活動也可以在廈門陸續恢復,同時,自2003年舉辦開始,廈馬已經和城市的各行各業有了深刻連接,據第三方市場調研機構的數據顯示,2020年,廈馬的直接經濟效益已達到2.577億元,帶動經濟效益3.953億元,“廈馬重啟對很多行業都將是振奮信號”。

“3月31日”限期一過,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近50場馬拉松等路跑賽事迅速填滿清明節小長假後的兩個週末。4月10日,近1.2萬名跑者率先站上廈馬賽道,儘管比往屆3萬人規模減少了一半還多,不少跑友仍感到這屆比賽有種“團聚”氛圍。

保障賽事安全有序舉辦是“重啟”的首要條件。作為廈馬賽事運營方,廈門文廣體育有限公司總經理花雲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專訪時表示,組委會專門成立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賽前,對與跑者密切接觸的工作人員、誌願者提前進行核酸檢測,並通過短信等方式提醒選手做好防疫保護措施;領物時,採取現場查驗綠色健康碼、14天行程卡,出示電子版核酸檢測報告等防疫檢驗措施,並為領取號碼布的跑者佩戴手環,以便於賽前安檢;比賽現場,設置一米線標識,引導選手分散站位,並做好消殺工作。”防控疫情辦法,在經曆多次賽事被叫停後,已成各賽事運營方必備的“重啟密碼”。

可對廈馬而言,“重啟”最大的挑戰或來自可能出現的高溫天氣。延期到4月,這是廈馬歷史上開賽時間最晚的一屆,最終以2小時15分25秒奪得男子組冠軍的長跑名將楊定宏表示,“前半程想衝擊更好成績,但後半程氣溫逐漸升高,有點掉速,能平穩完賽已經滿意。”不過,在賽道沿線8個噴淋點位、4台霧炮車,補給點超11萬粒鹽丸、7.4萬塊海綿、6.5噸冰塊等降溫補給品,誌願者急救常識及防暑降溫培訓等保障下,本屆廈馬11233名選手中,最終有10968名選手完賽,完賽率達97%。

楊定宏還感受到馬拉松重啟後的另一變化,因疫情原因,賽場上缺少了境外特邀選手的身影,“以往跟隨大集團,跑起來氛圍比較好,這次自己在最前面,頂著風,有點不習慣。”儘管,這次奪冠實現了中國男、女選手分別時隔14年和12年後奪得廈馬男、女冠軍,但從15公里處開始,第一集團就僅剩楊定宏一人,“孤獨感”在提醒他“得不斷提升自己的能力,個人能力再強一點,什麼都不是問題”。

境外特邀選手缺席是國內馬拉松重啟後均面臨的問題,尤其對於頭部賽事而言,花雲坦言:“大家有意把重點放在國內選手,關注中國速度。”近年,國內選手的成績已取得大幅提升。據中國田徑協會今日發佈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馬拉松共有72名男子運動員跑進2小時20分,32名女子運動員跑進2小時40分。對比去年,2020年的增幅最大。”而年度最好成績也呈現出回升態勢,男子連續挺進“209”大關,女子也重回“226”時代。

為爭取精英選手,各大賽事在獎金和服務方面都有不同提升。廈馬在起跑區最前方規劃出“優秀選手專屬集結區”,並為男女成績排名各前10位的選手,提供一對一補給服務。對此,楊定宏在賽後表示,“這種補給服務非常方便,在賽道上能對自己的補給點一目瞭然,為我節省了很多時間。”

但作為全球12場“精英白金標賽事”之一,花雲表示,廈馬也收到很多境外優秀選手的參賽申請,但因疫情原因未能成行,“其實這一年我們始終和國際上的優秀選手保持著密切溝通。”甚至當無法滿足對方在中國參賽的情況下,廈馬組委會與意大利田徑協會聯合在境外為這些國際高水平選手搭建了通往奧運會的賽事平台——廈馬舉辦次日,歐洲區奧運會馬拉松選拔賽暨廈門馬拉松全球精英賽(意大利托斯卡納站),在托斯卡納南部的錫耶納舉行,共有51名運動員在此次選拔賽中獲得東京奧運會馬拉松項目的入場券。這是首個中國馬拉松組委會聯合海外田徑協會主辦的奧運會馬拉松選拔賽,既能與白金標選手及歐洲精英跑者建立聯繫,為今後國內賽事運營獲得更多白金標選手來源,也能以賽事為依託,助力贊助品牌拓展歐洲區域市場需求。

“從這兩週的賽事數量能感受到行業內大家都在磨拳擦掌,經過特殊的一年,都盼著盡快恢復辦賽。”花雲表示,賽事長期停擺,業內確有部分賽事公司浮浮沉沉,相關產業人才也有所流失,即便像廈馬一樣的頭部賽事,也在加強培訓“練內功”的同時,投入更多精力進行創新研發和轉型升級,但無論什麼規模的賽事,或許都會遇到同樣問題,“疫情防控要求下,賽事規模會大幅減小,這個變化或會對贊助商的權益造成一些影響,需要有個溝通過程”。

此外,當推遲和取消成為常態,賽事運營方迫切期待“安全感”。花雲以保險為例表示,“隨著馬拉松賽事逐漸成熟,針對跑者的險種已經非常豐富,但針對賽事的保護尚屬空白。”她坦言,目前,國內主流保險公司對賽事取消類的險種選擇較少、產品也不成熟,“保險公司對於馬拉松賽事沒概念,無法對一場賽事取消的損失進行合理評估,有時可賠付的部分僅僅是一場賽事中極小的版塊,並不能真正予以保障,這種情況下,就會陷入矛盾,買還是不買?”在花雲看來,經過一年篩淘,馬拉松產業鏈條上留存下來的從業者都十分不易,如今賽事得以回歸,除了各自需要練好內功外,抱團呼籲及創造更好的生存環境,才能讓“重啟”更有生命力。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梁璿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4月13日 06 版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