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星全球合夥人談投資白酒邏輯: 一方面運營 一方面對酒投入
2021年04月14日00:28

原標題:複星全球合夥人談投資白酒邏輯: 一方面運營 一方面對酒投入

複星國際去年以間接控股的豫園旅遊商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豫園股份,600655.SH)懷抱兩家白酒上市公司而歸。

3月20日,白酒上市公司首份2020年度年報披露了複星國際董事長郭廣昌的戰績:金徽酒(603919.SH)去年創下了淨利潤同比增長兩成以上的成績,為3.3億元。

時隔一年,受疫情影響重新恢復的全國春季糖酒會,郭廣昌在ST捨得(600702.SH)全國經銷商大會上首次亮相成為焦點。去年最後一天以45.3億元競拍到ST捨得的母公司四川沱牌捨得集團有限公司70%的股權,ST捨得今年4月3日宣佈銷售業績:從去年中秋後至今年春節前,該公司動銷恢復,社會庫存下降了幾億元,白酒銷量超過疫情前的2019年。

郭廣昌在捨得經銷商大會上發言簡短:捨得團隊一定要讓經銷商賺到錢。被利好消息刺激的ST捨得股價連創新高,4月7日股價最高漲至98.47元,接近百元,與五糧液、洋河股份、瀘州老窖、古井貢酒、山西汾酒、酒鬼酒股價差距開始縮小。

4月5日,複星國際攜複星複豫酒業發展集團負責人、金徽酒核心高管在成都與眾多機構見面,首次披露複星投資白酒的邏輯框架。

4月13日,豫園股份發佈最新的業績預增公告,今年一季度,加上控股的兩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收益,預計該公司實現淨利潤為5.5億元到 5.8億元,同比增加69%-78%。

從戰略性參股投資到產業型控股

郭廣昌投資的產業是通過複星國際(00656.HK)的四大板塊來實現的,分別是健康、快樂、富足和智造。

豫園股份是複星國際快樂板塊的旗艦公司,是後者間接控股的子公司。郭廣昌是複星國際的實際控制人,也是該公司的董事長。金徽酒和ST捨得都由豫園股份出面投資並新增為該公司快樂板塊的酒產業。

今天的複星國際到底是在做投資還是做產業?

糖酒會期間,複星全球合夥人、複星酒業委員會執行主任兼複星複豫酒業發展集團董事長、CEO吳毅飛表示,複星絕大部分產業是通過投資、併購帶來的,也是最早做國企混改的。其實,複星幾十年下來發現,投資和產業運營之間的關係,密不可分。

先說投資。吳毅飛說,如何發現價值?基本看週期,有經濟週期、公司週期、產業週期,還有產品週期和企業家週期。投資就是在這5個週期中去尋找低穀的疊加。“你可能找到一個低穀,但是如果其他週期不在這個低穀上,就可能抓不住投資機會。”他說,複星成長速度快的核心原因是在發展過程中,不斷抓住了週期的低穀,在週期里發現了價值,但從來不會追高或盲目追互聯網風口。

再說運營。投資資產後如何賦能和提升?其實回歸到複星創業之初,它就是一家產業運營公司。所以,複星體系很難區分哪些是投資團隊,哪些是投資運營團隊,尤其在越高職務的崗位負責人上。“我們要求企業家一定要有投資眼光,要求投資團隊一定要有產業運營的能力。”他說。

吳毅飛說,既然複星國際現在要做消費板塊,純財務型的投資基本不考慮。當然複星還有富足板塊,包括保險、金融平台和大量可配售資產,需要財務投資。但從產業發展來講,要麼在複星關注還未佈局的賽道里去做平台的佈局,要麼從已佈局的賽道里從產業補強的層面去併購控股,基本以產業投資為主。

從戰略性參股投資到產業型控股,在酒業投資上複星國際已經轉變航向。

2017年12月20日,複星國際發佈公告,由複星國際控股的複星產控、鼎睿再保險、Fidelidade、Star Insurance、CMI組成買方,以66.17億港幣(約55.63億元)的對價,從朝日集團控股株式會社買入青島啤酒17.99%的股權。交易完成後,複星國際成了青島啤酒的第二大股東。但去年9月、11月和12月,通過大宗交易、集中競價減持,複星持有青啤股權比例已減至10.57%。

和參股青啤出於財務投資不同,去年,豫園股份通過協議轉讓和要約收購相結合的方式合計以25.5億元投資收購金徽酒 38%股權,成為其第一大股東。去年末,豫園股份以45.3億元的投資,間接控制了ST捨得。四川沱牌捨得集團有限公司持有ST捨得29.95%的股權。

事實上,把投資白酒產業放在快樂板塊里,這和複星國際四大板塊的收入結構變化有著直接的關係。

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複星國際的富足板塊收入佔比高達60%,快樂板塊收入佔比14%。去年,健康和製造板塊收入佔比變化不大,但快樂板塊的收入已上升至41%,富足板塊降為30%。

“結構的進化也表明,複星的產業運營屬性持續增強。”吳毅飛說,產業運營的背後是對產業深度理解的統一戰略。複星首先考慮整個生態圈要橫向佈局,比如複星酒業板塊不僅做白酒,符合人群消費特徵的果酒、威士忌和其他品類要不要去佈局?其次,複星要在產業鏈上下遊佈局,去提升產品力。

白酒投資邏輯

“我們要提升酒業核心資產的價值,從運營和投資人的角度。”吳毅飛說,在快樂板塊,複星國際通過雙輪驅動來實現產業發展的夢想。

他稱,複星在做投資時對風險把控比較嚴,把對產業的深度理解和產業運營提升作為基本抓手。

“我們關注白酒其實有20年了。在地上趴著看白酒看了20年,颳風下雨都沒動過,盯著企業。所以該出手時就出手了。”吳毅飛說,3秒鍾的決策幾十億就出去了,背後是大量的產業研究。“捨得為什麼那麼順利,坦白講2015年我們就介入了,後來失之交臂。”他說。

在他看來,白酒提價能力強,複購率和毛利率都很高,現金流很好,存貨沒風險。白酒上市公司充分享受了市場規模提高的紅利。

吳毅飛說,酒業投資要用資產管理角度。增長是不是脫離行業很久了?是不是偏離主賽道?投資者是不是要考慮退出?從而保證整個資產結構處於良性狀態。做控股投資一定要給投資者回報,而不僅僅是產業願景和情懷。“我希望在未來三年,豫園股份不是投資捨得酒業後的6個漲停板,而是60個漲停板。”他說。

除了投資,複星還希望通過運營把白酒企業補強夯實。

“我們關注提高整個運營能力。酒業核心資產的運營顆粒度有沒有精細,評價標準和運營效率有沒有提高,數字化運營水平有沒有上升……一個企業家不容易同步去重視。”吳毅飛說,往往一個單獨的實體企業有很多資源瓶頸和壁壘,比如要找一個非常好的智能化人才,在很多邊遠地方找不到。

他表示,複星成立酒業發展集團,主要任務是像探照燈一樣去吸取行業智慧和打法,提供非常好的戰略判斷,指揮企業不能走錯路。複星還要提升白酒上市公司的組織能力,包括整個團隊的引進、產業資源、渠道和流量的整合,以及推動企業數字化變革,實現柔性化生產。他認為,未來三五年白酒競爭會更激烈。誰能用數字化精準洞察到消費者,管理自己的生態運營,誰就是勝者。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2020年12月31日競拍沱牌捨得集團70%的股權成功後,2021年1月4日上午11點半,豫園股份就把45.3億元打到了法院指定的銀行賬戶。“為什麼要這麼快,我們要給捨得人信心,類似天洋佔用白酒上市公司資金的事件再也不會出現了。”吳毅飛說。

複星入主金徽酒和ST捨得後,今年,金徽酒有關負責人在複星投資者說明會上表示,將把隴南春品牌打造成該公司的高端品牌。如何以最小的成本實現金徽酒的全國化,成為複星對金徽酒的戰略考慮。捨得酒業銷售公司總經理王維龍也表示,公司已啟動雙品牌戰略,加大對“沱牌”品牌的投入。在複星的運營思路下,受天洋事件影響的ST捨得生產已全面恢復。

“這個行業未來五年、十年長期可期,規模化的白酒企業更可期,複星的白酒不是茅五的打法,我們一定會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吳毅飛說。

(作者:文靜 編輯:李清宇)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