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羽最能駕馭短裙的選手 成為世界冠軍前的痛哭
2021年04月15日16:07

  深度| 新浪體育 #人物

  一場最痛心的失利,導致她與原搭檔拆對。

  接下來的一切,超出了她的預想。在兩年時間里,她和鄭思維合作拿到了3個世界冠軍,成為了隊中最閃耀的人,也被認為是中國羽毛球在東京距離金牌最近的人。

  身份與角色的變換,讓她成為了更好的自己。

  為了遲到一年的五環賽場,她每一天都積極準備著。

  這就是黃雅瓊,公認的現任國羽先鋒。

  01 那一場失利

  去年3月末,疫情在全世界範圍內,依舊沒有暫緩蔓延的態勢。

  一直懸而未決的東京奧運會終於在掙紮之後,放棄了抵抗,決定推遲1年舉辦。

  正在成都封閉集訓許久的黃雅瓊密切地關注著這個消息。結果揭曉時,她的內心微顫了一下。

  如果沒有這場疫情,去年夏天她就應該可以和鄭思維合作,第一次站在五環賽場。

  這是她期待已久的畫面。

  自2018年8月9日後,這對組合牢牢地盤踞著世界排名第一,迄今為止從未離開過那個位置。更難能可貴地是,他們還曾突破歷史,積分超過11萬分。

  在2018年與2019年兩年的賽事中,他們無疑是表現最耀眼的一對組合,在兩屆世錦賽中蟬聯桂冠。只要站上奧運會賽場,他們就是公認的最大奪冠熱門。

  等待的心情是糾結煎熬的。

  黃雅瓊承認,自己並不願意看到東京奧運會推遲一年舉行。

  “本來我們備戰週期的計劃就是還剩3個月打奧運會,已經基本上處於最後的衝刺階段了。東京奧運會推遲了,備戰週期拉長到1年3個月,這真的是一段漫長的時間。”

  她向來是善於控製情緒的選手,溫順謙和是她的標籤。但那段時間,她還是避免不了在訓練時出現情緒起伏。

  長時間訓練的枯燥與壓抑感在體內鬱積,她發現自己越來越難做到長時間專注於訓練。疫情讓比賽停擺,沒有檢驗訓練的舞台,她甚至一度懷疑自己訓練的內容是否有效。

  為了排解隊員們焦慮的心態,國羽教練組會穿插安排一些其他項目的娛樂活動,比如乒乓球、檯球、籃球與網球。

  黃雅瓊最喜歡打乒乓球,雖然此前沒怎麼接觸過,但在跟隨教練學了幾招後就已經能打起簡單的對抗。

  通過一段時間的沉澱後,她的心也慢慢靜下來。黃雅瓊深諳奧運會之旅急不來,就像等待世界冠軍一樣。

  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世界大賽之旅。

  2017年,黃雅瓊跟隨隊伍前往景色宜人的澳州黃金海岸。那裡是渡假的天堂,狹長的海灘上從白天到夜晚都擠滿了遊客。但那裡卻成為了黃雅瓊的傷心地。

  在這屆蘇迪曼杯賽上,她和前搭檔魯愷憑藉著當年上半年的優異表現入選參賽陣容,並在決賽中被派遣上場。

  那是一個揚名立萬的機會。因為此前四場比賽,中韓打了個2比2,他們倆的比賽結果,將決定最終獎盃的歸屬。

  第一次參加世界大賽就出現在至關重要的節點,黃雅瓊有點懵了。

  她和搭檔因為缺乏經驗被打得披頭散髮,被崔率圭/蔡侑玎壓製全場,以0比2將勝利拱手相讓。

  國羽蘇杯六連冠成為泡影。

  快要參加頒獎儀式時,黃雅瓊自責地在後台無聲啜泣,女隊友看著她心疼,緊緊抱住了她。職業生涯的第一次世界大賽,回憶里伴隨著落寞與淚水。

  那場失利讓她緩了好久。

  一方面,她難以釋懷冠軍獎盃在自己手中丟失;另一方面,也覺得對不起隊中像傅海峰、林丹這樣的老將。

  “他們是最後一次參加世界大賽,可我卻沒有讓他們拿到冠軍。”

  決賽失利後,隊伍還是照例舉行了會餐。黃雅瓊特地找到傅海峰,以水代酒賠罪。

  “寶哥,對不起,你最後一屆蘇杯,我這邊沒有把握住最後一分。”她低頭沉默,有些哽咽。

  倒是傅海峰拍了拍他,露出標誌性的爽朗笑容,“沒事,年輕選手從失利這裏開始的。”

  通常情況下,黃雅瓊在每場失利後都會迅速地回看技術錄像,分析落敗緣由,但那場比賽就像尚未完全結痂的傷口,她一直不忍更不敢看回放。

  直到當年世錦賽前一個月,抽籤結果公佈,她和魯愷在晉級之路上要再次遇到這對“冤家”,黃雅瓊才鼓起勇氣,邊看回放邊清洗內傷。

  “其實教練在說要看那場比賽的回放前,我前一天晚上已經在房間嚐試了一次,多少還是有點不太敢看。”

  2017年世錦賽,魯愷/黃雅瓊在第三輪成功複仇,彌補了蘇杯的遺憾,但緊接著他們卻止步於8強,這兩場失利也為日後的拆對埋下了隱患。

黃雅瓊與魯愷
黃雅瓊與魯愷
  

  黃雅瓊在蘇杯中錯過了成為世界冠軍的機會,但交出的學費卻讓她悟出如何在關鍵場次穩住陣腳的心得,幫助她成長不少。

  一年後的同一時間段,她第一次隨隊參加尤伯杯賽。準決賽,對陣泰國隊。

  她與湯金華在對方山呼海嘯般的主場優勢面前頂住壓力,在第二雙打的場次中險中求勝,幫助隊伍將比賽扳成2比2。

  雖然國羽女隊最終還是輸了那場比賽,但對黃雅瓊來說還是汲取了珍貴的大賽經驗。

  “那場比賽也是關鍵場次,我們已經1比2落後了,再輸一場就不能進決賽了。但那場比賽我覺得自己的心情是放鬆的,我也在贏得那場勝利的同時實現了蛻變。”

  02 又一次哭泣

  蘇杯與世錦賽混雙兩個冠軍旁落,讓國羽教練組開始求變,他們決定將世界排名第一、二的兩對組合鄭思維/陳清晨與魯愷/黃雅瓊拆對。

  外界將國羽的這個決定,解讀為優中擇優。

黃雅瓊與鄭思維
黃雅瓊與鄭思維
  

  黃雅瓊開始與鄭思維合作。他們是浙江隊隊友,彼此之間再熟稔不過,性格也都招人喜歡,再加上他們本來在羽超聯賽中就是搭檔。

  變更組合後,黃雅瓊首先要做的就是適應新的技戰術打法。

  原來與身高頎長的魯愷合作時,他們的主要打法為一攻一守;而開始與鄭思維配合後,黃雅瓊需要在速度上有所改變,搶速度成為了她的主要任務。

  雙劍初合璧,他們倆的表現就讓眾人眼前一亮,連續拿到了三站冠軍。

  第四站是有小世錦賽之稱的全英公開賽,這對新組合一路打得頗為順利,跨進了決賽大門。

  然而,在決賽中,他們的配合卻始終無法攻擊到日本組合渡邊勇大/東野有紗的弱點,以1比2落敗。

  那場失利也讓他們從接連勝利的喜悅中被突然澆醒。

  黃雅瓊漸漸意識到,前幾站他們能拿到冠軍,除了對手對他們這對新組合的不熟悉之外,他們更多的是依靠兩個人的個人實力,“沒有1+1大於2的效果。”

  而那場失利,也警醒他們必須要打破固有的打法意識,增加磨合。

  兩個老實人之間的磨合,也有磕磕絆絆的時候。

“雅思”組合
“雅思”組合
  

  鄭思維生活中為人低調,但在賽場上卻很有主見,略顯強勢。兩個人在訓練中多由年紀更小的鄭思維占主導地位,黃雅瓊則會——“偶爾配合地說兩句。”

  混雙由於有男、女選手同時參賽,因此打法更具多樣性。鄭思維時常會考慮與黃雅瓊能否祭出更多打法,因此對同伴的出球有一定的要求。

  黃雅瓊一開始認為,男、女選手出球想法不同屬正常範疇,“你看比如拉引體向上,男孩子可以不借力,光靠雙臂就可以將自己拉上去;女孩子一定要通過雙腿借力。所以男、女選手肯定有不同。”

  鄭思維則堅持自己的想法,他一直鼓勵黃雅瓊勇於嚐試,“也許你做到了就可以比其他女選手厲害了。”

  她試著接受鄭思維的理論,嚐試之後發現確有其用。“鄭思維對球有獨到的見解,他的打法就和傳統的混雙打法不太一樣。”

  但是,畢竟是兩個人,他們之間偶爾也會溝通失靈。

  2018年世錦賽前,鄭思維/黃雅瓊希望互相之間的配合能達到新的高度,在訓練中常給自己增加難度,他們的對面往往站著兩個男生。

  挫折與不順是訓練時的常客,他們也會有迷茫、找不到狀態的時候。

  一次,黃雅瓊練著練著就突然情緒崩潰,坐在地上抽泣起來。

  “幾天下來,沒有找到很好的感覺,馬上就要世錦賽了,我也很著急,和鄭思維溝通時就突然哭了起來。”

  面對這個突然情況,鄭思維也懵了,他害怕自己話太重,讓對方更敏感,於是選擇緘默。

  但恰恰是那次比賽,讓鄭思維/黃雅瓊突破了瓶頸,走出了泥淖。他們5戰全勝、只失一局,第一次拿到了混雙世錦賽冠軍。

  黃雅瓊也實現了世界冠軍心願。

  之後他倆好似打通了任督二脈,合作再無芥蒂。在那一年賸餘的5個月中,只輸了一場比賽(輸給了隊友王懿律/黃東萍),拿到了亞運會混雙冠軍與5站公開賽冠軍。

  由於戰績顯赫,鄭思維/黃雅瓊開始被各個主要對手重點研究,他們也成為了聚光燈下的眾矢之的。

  從戰績上可以明顯看到,他們在2019年的戰績稍有起伏,雖然也拿到包括世錦賽冠軍在內的6個混雙冠軍,但失利的場次卻多於2018年。

印尼組合喬丹/梅拉蒂
印尼組合喬丹/梅拉蒂
  

  在實戰中,他們也開始遇到了難打的對手,比如印尼組合喬丹/梅拉蒂。3局鏖戰中,對手擊敗了他們兩次,全英公開賽準決賽時,也曾遇險境。

  黃雅瓊曾很怵對方男選手喬丹的進攻,教練告誡她要勇敢向前頂,但黃雅瓊一開始有些畏懼。

  2019年全英公開賽準決賽,鄭思維/黃雅瓊先輸一局、第二局落後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他們守不住喬丹的進攻。

  好在,他們在場上懂得互相提醒,鄭思維也能通過自己的觀察幫助黃雅瓊出點子,度過危機。

  那場比賽他們在第二局16比20時在發接發上做出改變,上演了逆轉好戲。

  面對對手更洶湧的追趕之勢,黃雅瓊能夠泰然處之,“其實我們和主要對手的差距在縮小,加上我們有傷病的困擾,有時候打比賽,受製於身體原因,沒有辦法完全打出想要打得技戰術。”

  但他們也找到了克敵的對策——在訓練中儘量讓自己打得“難受”。

  “在訓練的時候,我們也會拿出比賽的錄像研究,我們在場上哪些會打得難受的點,會讓隊友給我們施加壓力,我們在這種對抗訓練中儘量改善缺點。”

  03 多一次改變

  2018年與2019年兩年,黃雅瓊拿到了3個世界冠軍頭銜(2個世錦賽+1個蘇杯)。

  成為世界冠軍帶來的變化是,外貌姣好的她成為了各種活動的香餑餑,也幾乎成為了國羽女隊的代言人。但她卻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因為成就而飄起來。

  “長時間贏波,外界都是讚美的聲音。教練會時不時地敲打我們一下,表揚的聲音太多了,不利於我們再耐心找不足。”

  更是有媒體將她與前輩高崚與趙芸蕾相比,這讓黃雅瓊受寵若驚。

  她坦言,“我知道自己沒有外界說得那麼好,時刻保持嚴謹。我和前輩比起來,並不算頂尖選手。我和她們之間還有很多差距的,但這也是我前進的動力。”

  除此之外,她發現世界冠軍頭銜在球技上讓自己受益不淺。她在場上變得很淡定從容,且更自信。

  以前覺得很有難度的球,在她成為世界冠軍後覺得難度簡化了不少,“什麼球我都能拿得住了。”

  改變還是有的。2019年世錦賽,黃雅瓊與鄭思維拿到了國羽唯一的金牌。外界有意無意間哄抬他們在隊中的位置,這也無形中增加了他們受到的干擾。

  黃雅瓊是記者喜歡採訪的對象,因為她並不擅長拒絕他人。可那兩年的重要比賽,她拒絕了一切非必要的採訪,為的就是讓自己更專注於賽場。

  從主力變為絕對主力,角色的變化沒有讓黃雅瓊與隊友們產生距離。她還是像以前那樣,在集體中更多是附和的一方。

  難得休假,隊里幾個好友相約出去遊玩,去哪裡、玩什麼,黃雅瓊幾乎不會發表意見。

  她說:“玩什麼,我都可以。我的心比較大,除了場上的問題我比較關心,其他方面的事情我從不上心,在生活中也不太在意競爭這些東西,怎麼樣都可以。”

  這點還體現在她與搭檔鄭思維對待訓練難題的方式方面。訓練中遇到的困難,鄭思維屬於急性子,恨不得當天就馬上解決。黃雅瓊是另一種態度,她不會鑽牛角尖,會給自己緩解的空間。

  “今天沒練好,那我就放鬆一下,明天再來。慢慢來,一口吃不成胖子。”

  之前玩得好的姐妹很多都已經退役,像湯金華與於小含。很多時候,因為在外比賽,黃雅瓊都沒機會送她們走出公寓。都是等她比完賽歸來,發現已經人去樓空。

  往日寢室里熱鬧的景象也一去不複返。她沒有落淚,也從不喜歡在這個方面煽情,但她心中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好長時間也看不到她們,會感覺身邊少了一點什麼。”

  她開始充實自己的好友圈,和隊中的小妹妹都成為了閨蜜,單打組的何冰嬌也被黃雅瓊的人格魅力吸引而來。

  單、雙打項目有別,各具特點。但何冰嬌卻時常向黃雅瓊請教,這讓她也感覺有些驚訝。

  “一般來說,單打選手不太會向雙打選手討教。但何冰嬌可能認為一些球的性質是相通的,她會來問我。”

全國羽毛球錦標賽黃雅瓊與隊友們
全國羽毛球錦標賽黃雅瓊與隊友們
  

  接觸下來,黃雅瓊發現小妹妹的身上有很杜特質閃閃發光,她也從何冰嬌的身上發現了自己的影子,“她想要追求的東西,如果不實現目標肯定是不會放棄的,這體現在她的訓練上,她對自己要求非常高,想要做的事情也非常清楚。”

  何冰嬌也有黃雅瓊身上缺少的東西,“我覺得她腦洞非常大,很會奇思妙想,和她在一起玩,我覺得有利於開闊腦洞,我的思想也開始會跳躍起來。”

  她是旁人眼中的完美型人物。不過在她的眼中,自己還是缺了一個角——“我在場上不夠霸氣。”

  觀眾很少能看到黃雅瓊在得分後撕扯著嗓子呐喊,她自嘲地說自己在大賽中還會叫幾聲,但在公開賽的小型賽事上就幾乎不太叫。

  “公開賽要連續參加好幾站比賽,我得分配精力。一下子叫得太多,精力半天緩不過來,會影響第二天的比賽。”

  為了補缺那個角,她有意在訓練中與生活中培養魄力,但效果不佳,“我到現在還沒找到特別好的辦法。”但她希望這一天不會來得太遲。

  “就想著哪天不自覺地就有了。”

  04 這一通電話

  生活中的黃雅瓊與賽場上還是有幾分不同。比如,她會在微博中勇敢追星。她特別喜歡王俊凱,每次發微博都會帶上偶像的照片。在雅加達亞運會奪冠後,她還驚喜地得到了王俊凱的助威。

黃雅瓊與王俊凱
黃雅瓊與王俊凱
  

  她愛美,不論是在賽場上還是生活中都喜歡穿裙子。不少球迷點評,現在黃雅瓊是國羽為數不多地能夠駕馭裙裝的女選手。

  這話不假,黃雅瓊身材很好,穿上裙裝更能凸顯女性力量與柔美的結合,而穿上連衣裙的她,配合上高顏值,讓她的整個形象更添幾分秀色。

  黃雅瓊也有一顆少女心,生活中她喜歡可愛裝與淑女裝,看到喜歡的娃娃也會忍不住買下。她在公寓的房間里充盈著各式各樣的卡通娃娃。

  因為膚質好,她很少化妝,只掌握入門級的化妝技巧,堅持清水出芙蓉的那種樸質感。但護膚又是她的喜好,她時常會在訓練之餘看護膚品的視頻。

  在家庭關係中,她是孝順的女兒與暖心的姐姐。每次出國旅遊都會記得給父母與妹妹帶禮物。

  母親常調侃地說道:“我們家雅瓊就是散養著長大的。”

  年幼時,父母忙於工作,在有限的條件下只能無奈疏於對雅瓊的陪伴與照顧。

  與其他孩子更多由父母規劃好成長軌跡不同,黃雅瓊從小就開始為自己做決定,包括開始專業羽毛球訓練。

  因此,她很早就離家,與家人更是聚少離多。她一直覺得對父母有所虧欠,時常不能陪伴在側,讓他們享受天倫之樂。

  15歲那一天,她接到了母親的一通電話,母親懷孕了,試探著告訴她這則消息。

黃雅瓊與家人們
黃雅瓊與家人們
 

  電話那頭的黃雅瓊興奮地叫了起來,“太好了,有弟弟或妹妹陪著你們,你們就不會孤單了。”她幼時就很懂事貼心,希望妹妹能替自己彌補遺憾。

  “我能為他們做的事情真的挺少的。我會和他們視頻,問問他們需要不需要什麼。”她和父母很早就保持了一種慣例,互相之間只會報喜,不會報憂。

  但她也知道,父母在生活中難免會遇到難題,只是不願女兒替他們操心。

  如今,她已經具備了提升家庭生活質量的能力。她會在視頻中的“家庭會議”上發言,“你們去買一輛車吧,我出錢。”

  她也悄然間發現,自己和父母一直保持的慣例被打破了,家裡無論發生什麼事,父母都會和她說。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在父母的心中形像已經有所變化——“他們覺得我已經長大了、成熟了。”

  這也是黃雅瓊在賽場外最欣慰的一件事情。

  (董正翔)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