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黃藍助教曬男童聞腳照:涉及幼童或不止一個 家長要求查看監控被拒
2021年04月16日08:12

收到幼兒園電話時,小溪媽媽還覺得“聞老師的腳”不是什麼大事,她告訴園方“不要為難老師”。

那晚,小溪所在的瑞金紅黃藍城東幼兒園聯繫了小溪的奶奶,說要求見他的父母。電話裡,園方說老師犯了錯誤:班上在做一個遊戲需要脫鞋,然後有小朋友說老師腳好臭,老師就說不臭不信來聞,他的孩子就去聞了。然後,老師拍照發了朋友圈,就這個事情,想要帶老師來道歉。

她不知道老師的朋友圈文案里“從小培養‘m’是什麼意思,那天晚上,她全程查什麼是“m”,然後整個人都氣憤地懵了,一宿沒有睡覺。

後來,幼兒園表示當時她們也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單單以為是聞了腳。

4月15日,小溪媽媽告訴九派新聞記者,她和孩子的爸爸常年在外地工作,幾年才回一次,這次恰巧在家。

幼兒園是孩子的奶奶選的,說學費高一點,這樣寶寶也照看得好。

一開始,奶奶也並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叫孩子爸媽不要去鬧事,“小孩子聞個腳,就是調皮”。知道朋友圈的意義後,奶奶開始默默不吭聲、為給孩子選擇這個幼兒園感到自責。孩子爸媽看在眼裡,沒有說她,每天告訴她教育局和幼兒園對事件的處理結果。

4月14日下午,家長們從幼兒園接回放學的小朋友。圖/九派新聞記者 裘星

【1】聞腳的,不止一個小朋友

13日早上,收到老公發來的截圖時,小跳媽媽已送兒子去幼兒園。一上午,孩子的親戚、外地的朋友接連發來慰問消息,“新聞上的是不是跳寶?”

這條消息在當天的社交媒體上掀起了風暴——一名幼兒園男教師在朋友圈里發佈3張照片,均為一男童雙手抱著一個穿著白襪子的成人腳掌,並湊近用鼻子聞。配文稱“從小培養m”,而M這個字母,會讓人產生非常不好的想像。

有人通過教師衣服上的標誌索引出其工作地點——江西瑞金市紅黃藍城東幼兒園。

小跳媽媽一眼認出了男童身後的那個成年人身影,正是小跳所在幼兒園“紅二班”的班主任,而發佈照片的男子,正是“紅二班”的助教“橙子哥哥”。

她辨認再三,照片上的男童不是小跳,卻也再沒了心情上班。請假趕去幼兒園,門口已聚集近20名“紅二班”的學生家長。

他們幾乎都是第一時間試探孩子,孩子開始不承認,再問才說聞過。

“是橙子哥哥讓我聞的。”再追問,孩子有了小情緒,“媽媽你能不能不要再問了。”

“我的孩子是個心裡很敏感的孩子。”小跳媽媽分析,“雖然兒子什麼都不知道,但他一定是在心裡隱隱意識到了,這是不好的事情。”

她說,雖然自己家是男孩,但她從小也會教育兒子:被衣服遮住的地方不能被人摸。但她從沒想過告訴兒子,“聞腳”也是不好的行為。

軒寶媽媽也問出了兒子的“聞腳”經曆,聞過兩次。

回憶起兒子近期的一些“詭異”行為,軒寶媽媽覺得有瞭解釋:本來,她換衣服時兒子是沒什麼反應的,可自從上學期開始,兒子總是在她換衣服時跑過來,摸她的肉;有時,還會突然掀起她的裙子。

“說過好多次都不改,我想,這樣的行為一定是在他日常生活中經常發生,刻進他的習慣里了。” 軒寶媽媽說。

皮皮媽媽強調,她對孩子的提問方式並非引導式的。4月13日一早她看到新聞後,先問孩子,“昨天你有沒有看見老師的襪子是什麼顏色的?”孩子答白色,她又問,“老師有沒有讓你們做什麼?”皮皮說,“讓我們去聞了他的腳。”

更讓她覺得“令人髮指”的是,兒子接下來說,橙子老師曾在教室旁邊的衣帽間里,在他拿書包時要求他脫下褲子,要摸他的屁股。

皮皮還說,一次他們在園里散步,橙子哥哥叫他和另一小朋友過去,摸他們的下體私處。

【2】“該怎麼暗示家長報我的畫畫班”

“紅二班”一直沒有家長群,家長們掌握幼兒園的動態都是通過一個叫“掌通家園”的app。4月13日,因為新聞事件,“紅二班”的學生家長幾乎是第一次聚齊相認、互加好友。

交談之間,家長們發現“紅二班”的孩子存在很多共同的“問題”。

小魚媽媽說,小魚從上學期開始,總是很頻繁地抗拒去幼兒園,每天起床笫一件事便是問媽媽,今天要不要去上幼兒園?“一聽到要去上學,他整個人都拖拖拉拉、不在狀態。”她一直以為孩子只是因為起床氣、或者單純厭學。

小跳媽媽還發現孩子總是憋大號 。她回憶,孩子以前的大號總是很規律——每天吃完早餐就要上一次,可自從來了紅黃藍幼兒園,他在幼兒園吃完早飯後從不在幼兒園大號——最開始會一憋憋一天,到晚上憋不住了拉到床上,有時,他憋兩天才會上一次。小跳媽媽很“鬱悶”,她問小跳,回答是老師說不能在學校里上大號。

軒寶媽媽也發現孩子在大號時間上的改變。每天送軒寶去幼兒園前,他都堅持在家上,問起時軒寶說,“老師不讓在幼兒園大號,說太臭了。”

4月14日,限期整改中的紅黃藍幼兒園里,老師帶著小朋友們做遊戲。圖/九派新聞記者 裘星

小魚媽媽一直覺得橙子老師不對,只是一直說不上來哪奇怪。她把這次事件稱為“東窗事發”,“以前在粉班(小小班)時,孩子的任何動向都會被老師拍下來發視頻,發到掌通家園上,現在我們登陸那個軟件,連個孩子的影都看不見。

多名家長印證,曾收到過橙子老師的微信私聊,說自己想租房子,問家長有沒有房子出租的;此外,橙子老師還曾在朋友圈里發佈不當內容:“我該怎麼暗示家長我的生日快到了呢”;“我該怎麼暗示家長報我的畫畫班呢?”——幼兒園里的課外興趣班,畫畫課都是橙子老師教。

“我一開始以為他可能只是沒文化,就沒在意。”軒寶媽媽說。上週,軒寶哭著求媽媽給自己報名畫畫班,她覺得奇怪,“寶寶之前就算特別想要一個玩具也沒哭過。”一個早晨,軒寶和媽媽耍脾氣說,不給報畫畫班,就不去上幼兒園了,不想去幼兒園。現在,軒寶媽媽認為,或許橙子哥哥曾因報名畫畫班的事孤立過他。

一次,小跳媽媽中午來給小跳送藥,當時小朋友們正在午睡,她麻煩橙子老師把小跳喊起來,然後,她站在門口,眼看著橙子老師猛地掀開小跳的被子、一把拉起熟睡中的小跳,全程不說一句話,把小跳向門口方向用力推。

小跳媽媽回憶,當時兒子整個人都懵了。她連忙走到兒子身邊,“寶寶,不要哭,媽媽過來給你喂藥呀,不要吵到別的小朋友”,小跳這才沒有哭。

【3】“你們去查呀,去查呀”

12日夜裡,新浪微博名為“瑞金市教科體局”的賬號發佈信息稱:我局關注到有網友反映紅黃藍幼兒園教師情況,第一時間成立調查組,對涉事的紅黃藍幼兒園和該名教師迅速開展調查。該教師今晚已被停職接受調查。如情況屬實,將對涉事幼兒園和教師依法依規從嚴查處,絕不姑息!事件正在調查中,調查結果將第一時間公佈。

次日,幼兒園大門緊鎖著,門裡半晌才有人出來對話,得到的回覆是“我們已報警,正在等待公安的處理結果”。他們還見到了“紅二班”的班主任,聽到家長們的訴求後,只扔下一句“你們去查呀,去查呀”便離開。

家長訴求有三個:1. 希望查看之前的監控,知道自己的孩子發生了什麼;2. 希望日後也能有權利實時調看監控;3. 希望園方盡快更換滿意的老師。

看監控的要求一直沒有得到回應,“公安把監控拿走了,你們去找公安”。到了公安機關,“我們只是拷貝,不可能把原監控拿來。”

有的家長手上抱著兩個孩子,從幼兒園跑到公安機關,從公安機關跑回幼兒園,又從幼兒園跑回公安機關。“家裡人都在上班,不送幼兒園實在沒人看管,只能自己帶著。”對於這些沒來幼兒園的小朋友,園方並沒有給家長打電話慰問。

也有家長依然把孩子送到幼兒園,他們的態度是,“聞腳”一事“可大可小”,但幼兒園應該拿出誠意、態度和主動的解決方案,這樣才能讓人安心地繼續上學。

“紅二班”的家長們沒得到滿意回應,當日稍晚時,他們在網上看到幼兒園總部回應了公眾。

下午4點左右,紅黃藍總部發佈《情況說明》:經初步調查,涉事老師為園所助教劉某,當日在陪孩子進入遊戲區活動時,讓個別孩子聞了他的腳,經調取監控錄像和向在當場其他教師瞭解情況,此行為發生在玩耍嬉戲過程中,目前尚未發現強迫、虐童或猥褻行為。但該教師的不當行為已嚴重違反園所教師日常行為規範。且經網絡傳播後,造成惡劣影響。總部已責成園所對其進行辭退處理。

晚間,瑞金市紅黃藍幼兒園事件聯合調查組發佈通報稱,涉事人劉某系民辦教育機構瑞金市紅黃藍城東幼兒園的一名聘用人員。瑞金市教科體局已責成該園解聘劉某,對該園限期整頓並予以警告、2021年度年檢不合格的處罰;約談該園負責人並責令作出深刻檢查。公安機關依法對劉某處以行政拘留七日的處罰。

13日晚間,多名家長收到“紅二班”班主任的道歉微信。受訪者供圖

14日上午,幼兒園將門口聚集的“紅二班”家長一個個放了進去。給出的解決辦法是,由一名在家長心中聲譽都比較好的老師接管“紅二班”、擔任班主任,原來的班主任降級為副班主任,繼續帶這個班。關於班級單獨的整改方案,接下來也會和家長們再溝通。

家長們看監控的要求依然沒被滿足。園方的回應是“監控真的不是誰都能看的,我們也不能隨便看,因為它畢竟是公安局介入的。”

有家長說,“寶寶才剛剛上學,現在又出現了很多怪異舉動。要把寶寶繼續送來上幼兒園,只有看了監控我才放心,就只是想要一個真相。”

有家長說,“監控最多隻能回看15-20天,再拖就看不到了。我們單位的監控都是可以看的,你這的監控到底是什麼神聖的東西?”

園方相關負責人稱,回放監控視頻,他們是有監管、需要被授權的。“肯定是有相關規定的。”

這名負責人提到4月13日的通報,“警方看了監控視頻的,現在調查結果出來了,你們不相信嗎?”

“警方看的視頻是當天的呀。”

“當天就是常態,你以為他有計劃地做什麼事嗎?現在家長就是非要找出點事來,出了事就開始無限遐想,我家孩子這樣了、我家那樣了。”

【4】“是我在聞老師的腳!”

4月14日,九派新聞記者聯繫瑞金市教科體局,相關負責人稱,教科體局已派駐工作組到園里進行調查、公安部門也介入了調查,聯合調查組發佈的通報內容就是他們的調查結果。目前,教科體局已有專人派駐到幼兒園,幼兒園的整改內容也已下發到了幼兒園。

對方稱,這件事情他們高度關注,現已做出初步調查結果,後續舉措還需進一步安排。“任何工作都需要有一個推動。”

“紅二班”的家長們認為,目前的通報並不解決他們的實質問題。他們眼下最關心的是:我的孩子在這個幼兒園都經曆過什麼?我的孩子明天要去哪?——如果不再來幼兒園,孩子沒人帶;如果繼續來,這個幼兒園能不能讓人安心?

還有家長稱,“真後悔,千挑萬選,給孩子選了這麼個幼兒園。”

多名家長反映,自己接到了戶籍所在地的鄉鎮、片區領導電話,還有家長被單位領導約談,告訴他們,“不要鬧事。”說他們如果這樣鬧,會留下記錄,對孩子以後上學都會有影響。

“我不是想要鬧事,而是你們學校出了事,我們的小孩都在這個班里。我們是受害者的家長,學校沒人找我們,我們不可能當成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把小孩送過來,也不找你問問情況,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那不可能呀。”

與此同時,照片上男童小溪的家長也在與園方、警方積極溝通。

15日上午,小溪媽媽發佈微博稱,自己很感謝公安局和教育局積極迅速的調查,但是,自己對調查結果其實是不滿意的:警方對這名幼師的行為如何定性?為什麼被拘留7天?是如何量刑的?

她從警方處得知,拘留幼師的罪名查下來是“尋釁滋事”,“這個罪名和老師的行為不怎麼搭界”,她說。

她還稱,幼兒園和教育局於14日找她提出解決問題,她提出幾點訴求:希望有人來評估小孩的心理狀況;希望網上不要傳出兒子沒打馬賽克的照片;希望嚴肅處理這名男老師;希望兒子日後如果轉園,教育局會提供協助。幼兒園和教育局都當場答應派人、上報。

小溪媽媽告訴九派新聞記者,這幾天,她騙孩子說幼兒園放假了,每天將他關在在家裡。“班上的小朋友家長都知道是他了,我們這地方小,怕人家議論。”這幾天,孩子天天吵著出去,吃得少、睡得少、哭也比之前多。

怕小孩在家裡憋壞了,她只想快點得答覆、早點換個環境,“我們一家人都很希望能重新開始!”

問孩子有沒有聞過老師的腳,他顛三倒四,一會說有,一會兒說沒有。這幾天,她的手機上有人家發鏈接過來,上面的圖片在小畫框里還沒點開、且有滿滿的馬賽克的情況,兒子卻能馬上認出來,“是我在聞老師的腳!”她感到震驚,馬上關上手機說“不是你!那是別的東西!”但是孩子很肯定。

【5】“橙子老師被送公安局啦”

企查查顯示,瑞機城東紅黃藍幼兒園成立於2018年2月。這家幼兒園坐落於瑞金東部一片新區。幼兒園有嚴格的門禁,門廊嶄新、三層小樓的牆體被刷成了紅、黃、藍三種顏色——紅色是小班,黃色是中班,藍色是大班。

問及家長為什麼選擇這家幼兒園,能得到的共同回覆是,“這是瑞金最貴的幼兒園,也是最高檔的幼兒園。”

在瑞金,紅黃藍城東幼兒園一個學期的學費是6000元左右;而當地普通的公立幼兒園,一個學期的學費只要2000多元。

家長們多看在紅黃藍在當地設施高檔,想給孩子最好的教育,咬咬牙也要送孩子去“最好的幼兒園”。

瑞金城東紅黃藍幼兒園。圖/九派新聞記者 裘星

其實早在2017年,北京朝陽區紅黃藍幼兒園就曾因虐童事件引發輿論關注——幼兒遭老師紮針、被注射棕色不明液體、還被喂不明白色藥品,更有幼童遭老師猥褻。

問及家長們是否知情,有家長表示,當時正在懷孕,不關注外界新聞,“早知道的話,說什麼也不會把孩子送來了。”也有家長認為,之前的事故只是“小概率事件”,自己看在這家幼兒園是連鎖品牌,一定有著系統性的管理與理念,才把孩子送來這裏。

事件發生後,有家長戲稱,“這種好事發生在我身上,簡直可以說是‘中獎’了吧。”幾個家長張羅著給孩子退了園。

得知“紅二班”的班主任被換成熟識的老師後,小魚媽媽覺得暫時看到了幼兒園的誠意,決定先讓孩子在紅黃藍把這學期讀完。天天的爸爸也認為,“孩子在園里磕磕絆絆是常事”,他家的大寶也一直在這家幼兒園就讀,遇到的老師一直很好。

小跳媽媽也不想讓孩子退學,對她來說,退學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孩子的爸爸在外地工作、爺爺奶奶也在外地打工,在瑞金,她一個人一面拉扯寶寶,一面還要工作,所在公司每天都要打卡。當初,她把孩子送到紅黃藍幼兒園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民營幼兒園可以把三歲以下的孩子也送來,另外園所提供早餐,為她節省了很多時間。

4月13日從幼兒園接到小跳時,一放學就主動說,“媽媽,今天橙子老師不在,他好像被叫去辦公室了。”

天天被爸爸接出來時,小肉手玩著一張黏貼,臉把五官笑到一起。爸爸問他,今天橙子老師來了嗎?天天低著頭說沒有,一旁的大寶滾著機靈靈的眼睛:“橙子老師被送到公安局去啦。”

“才沒有,你胡說!”天天撲過來。

兩個孩子笑著鬧在了一起。

(文中小溪、小跳、軒寶、皮皮、天天皆為化名)

來源:九派新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