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被稱為腫瘤診斷的“終審法官”,“一紙病理報告”份量有多重|第醫線
2021年04月19日08:59

原標題:它被稱為腫瘤診斷的“終審法官”,“一紙病理報告”份量有多重|第醫線

圖說:技術人員製作標本  左妍 攝(下同)
圖說:技術人員製作標本 左妍 攝(下同)

一份準確的病理報告,對於剛確診的癌症患者來說是至關重要的,關繫著他們的治療方向;不能明確診斷的疾病,也常需要病理醫生的“判決書”。在複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的病理中心,每年收到全國各地的送檢病例40000多份,其中不少都是疑難雜症。眼下正值全國腫瘤防治宣傳週,記者走進腫瘤醫院病理科,揭秘“一紙病理報告”的份量。

病理報告是這樣誕生的

上午9點,記者來到腫瘤醫院病理科,幾個比人還高的櫃子裡堆滿送檢病例、病理報告,姓名、送檢單位等信息一目瞭然,方便調取。

往里走是一個類似工廠車間的製片室,技術人員楊珺告訴記者,病理報告的第一道關卡是巨檢室,每天都會收到各個科室送來的從手術中切除的組織,也就是俗稱的“切肉”。醫生根據經驗將病變部位切取成大約2x2x0.3釐米的組織塊後,放入專門的小盒子完成包埋,送往製片室脫水,整個脫水過程需要過夜。然後技術人員將過夜處理好的標本一個一個包埋在石蠟裡面。包埋後的組織不僅方便切片,還可以長期保存。

最吃力的就是切片環節,一個蠟塊需用手均勻搖動儀器轉柄二三十下才能得到一張合格的切片。石蠟切片的厚度一般在3至4微米之間,淋巴結切片更薄。記者看到,組織蠟塊被技術人員切成薄如蟬翼的“蠟片”,遠看像蕾絲花邊,放入攤片機水中,再選取最好的蠟片貼在載玻片上。

圖說:組織蠟塊被切成薄如蟬翼的“蠟片”
圖說:組織蠟塊被切成薄如蟬翼的“蠟片”

切好的片子是“白片”,在顯微鏡下無法辨別,還要進行染色。染色完成後,由技術人員核對病理申請單與對應的切片,完成出片。

圖說:染色後的切片
圖說:染色後的切片

根據診斷及臨床治療的需要,病人的標本會被安排進行分子檢測。如遇疑難病例還要經過高年資醫師間討論,才能得出最終診斷結果。疑難病例的報告將綜合免疫組化和分子檢測的結果,打印後由兩級醫生簽字。至此,一份完整的病理報告才能出爐。因步驟繁多,病理報告是不能“立等可取”的。

明辨良惡的“終審法官”

採訪當天,病理科主任王堅教授和往常一樣,在使用多人共覽顯微鏡會診疑難病例。他介紹,臨床病理診斷被譽為診斷中的“金標準”,腫瘤病理診斷一是判斷腫瘤良惡,二是指導臨床治療和幫助判斷預後。閱片診斷考驗著病理醫生“十年磨一劍”的功力,因此,病理醫生常被稱為下達患者命運“判決書”的“終審法官”。

圖說:王堅(中)上午在進行疑難病理會診
圖說:王堅(中)上午在進行疑難病理會診

11歲的浙江男孩前臂長出一個結節,在當地醫院做了手術,病理結果讓全家絕望:上皮樣肉瘤。這是一種惡性程度很高的腫瘤,可能需要進一步化療,容易複發和轉移。孩子的父母經各方打聽,帶著一家老小來到腫瘤醫院,焦急地向王堅求助。“你很難想像,診斷結果出來後的兩週,這家人是怎麼過的。”王堅仔細分析切片後發現,這是一個非腫瘤性病變,跟平常看到的惡性腫瘤不一樣,容易誤診。這一“翻案”,改變了男孩的命運。

還有個十來歲的男孩,大腿腫塊被診斷為橫紋肌肉瘤,當地醫院用化療方案進行標準化治療。為了更放心一點,家人把材料送到了王堅手中。“現有的檢查還是基本支持這個診斷結論的,但我總覺得有些蹊蹺,與家屬溝通後安排做了二代測序。”王堅說,結果證實這是一例NTRK重排的腫瘤,並應用FISH檢測進一步加以驗證,意味著患兒可嚐試具有針對性的靶向治療。

孩子的家長依舊懷疑國內的水平,通過各種渠道找到了一家國外檢測機構,但對方仍然給出“橫紋肌肉瘤”的結果。王堅表示,一些患者和家屬輕信“特殊渠道”,但國外機構的診斷水平也參差不齊,誤診的情形也屢見不鮮,但很多患者並不瞭解,導致經常要走彎路,令人遺憾。

圖說:製片室里按序號排列的組織蠟塊
圖說:製片室里按序號排列的組織蠟塊

“火眼金睛”是練出來的

如今,腫瘤病理診斷進入分子檢測時代,這讓之前很多醫生對之束手無策的惡性腫瘤,有了新的檢測手段,為治療開闢新的路徑。“做病理工作要做到細心、耐心和恒心。”這是王堅對多年病理工作態度的總結。在他看來,病理醫生要多學習,多從臨床和患者角度考慮,才能得出精準的結論。採訪中,王堅接到好幾個“求助”電話,都是同事同行打來的,希望他能安排病理會診,這也印證了記者在外院常聽到的“你去腫瘤醫院病理科會診一下”建議。

圖說:採訪中,王堅不斷接到諮詢和求助電話
圖說:採訪中,王堅不斷接到諮詢和求助電話

在複旦版醫院排行榜中,腫瘤醫院病理科已經連續十年聲譽居全國首位。據不完全統計,腫瘤醫院一位副高職稱的病理醫生一年閱片近8萬張。科室中一位教授接手過一個非常棘手的病例會診,一位乳腺癌患者送來了足足139張會診切片,花了近兩個小時,在這麼多張切片中找出了僅2毫米的浸潤癌病灶,這對後續診療來說非常重要。可見,病理醫生的“火眼金睛”都是從一張張片子的琢磨中積累下豐富的臨床診斷經驗。

由於聲名在外,全國慕名而來的患者越來越多,等待報告的過程顯得相當煎熬。為此,腫瘤醫院依託互聯網技術建立了手機端自行預約病理會診服務,患者只需要搜索醫院的微信公眾號,選擇時間段預約病理會診,將材料遞進會診中心以後,便可馬上回去,無需現場等候。需要進一步檢查時,也可在異地通過手機付費,免去來回奔波之苦,給病理會診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左妍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