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笑,一邊活” 閻鶴翔領銜話劇《福壽全》
2021年04月20日18:31

原標題:“一邊笑,一邊活” 閻鶴翔領銜話劇《福壽全》

中新網北京4月20日電 (記者 應妮)在上脫口秀、上綜藝之後,相聲演員閻鶴翔這次把“跨界”的步子邁得更大了——領銜“相聲”題材原創話劇《福壽全》。

  在20日的媒體見面會上,閻鶴翔謙虛低調,並沒有抖太多包袱搶戲。接下這部話劇,他表示,這是實現自己演員職業進階的一次重要體驗。“這個話劇不但讓我重新回憶了一遍相聲的發展史,也讓我重新回顧了一遍自己的從藝之路,還能將我多年來積累和感受到的關於表演的觀念付諸實踐。”他希望觀眾可以從《福壽全》中瞭解到,相聲從哪裡來,未來要往哪裡去。“這不僅僅關乎相聲,也關乎每個人自己的人生選擇……一門藝術形態的發展規律和人生在世的誌願方向,往往在情理上,都有相通之處。”

話劇《福壽全》主創合影 王曉溪 攝
話劇《福壽全》主創合影 王曉溪 攝

  而他自己,則希望未來的職業道路,可以有一扇一扇更加寬廣的門被推開。“‘相聲’本來就不是一個狹隘的概念,它所包含的形式與觀念是非常廣袤的。我對自己所從事的這個職業也有更加深遠的期許,再多的熱鬧也不會讓我迷失,我是要成為一個更加成熟的演員的。”

  《福壽全》的編劇、導演黃盈打小就喜愛“相聲”,曾經想創作一齣戲——最初那還只是一個“相聲劇”的念頭。隨著日後多年他對這一藝術形態的瞭解的加深與自身心態、眼界的變化,才漸漸有了當下原創話劇《福壽全》的雛形。七年多20餘萬字的創作素材,化成了觀眾即將看到的這齣戲:一對相聲藝人——張長福、李延壽從兒時懵懂至耄耋之年的人生路上,有學藝的苦樂,也有被命運牽引捶打的悲痛,還有數度沉浮之後重逢再敘前塵的笑淚。

  “相聲”看似簡單,只是“平地摳餅”“兩個人站著說笑話”,但在黃盈看來,這當中蘊含著樸素、深沉、輕易難以撼動的人生哲理:“人生在世,酸甜苦辣都是難免的,得意和失落都會層出不窮,但相聲這門技藝,無論是在你開心的時候,還是在你絕望的時候,都能用言語帶給你生活的可能性和希望,支撐著你繼續走下去。”

  “一邊笑,一邊活”——即是黃盈和整個主創團隊希冀借《福壽全》表達和傳遞的一種生活觀念。

  事實上,黃盈和閻鶴翔二人亦屬於惺惺相惜。早在2003年,閻鶴翔就看過黃盈在首都劇場的廣場台階上排演的《四川好人》,此後便一直是黃盈的忠實擁躉。而黃盈坦言在劇本過程中就想到了閻鶴翔,他相信該劇會讓觀眾認識到,閻鶴祥在三尺小台之外更加廣義的“表演”範疇中的表現之精良,“他不僅相聲說得好,在藝術方面整體的素養也非常好,造詣非常高,質感非常好。”

  該劇一共有6名演員,除卻兩位主演之外,其他四位演員要在劇中扮演共計23個角色,最緊張的時候,演員要在2分鍾之內完成換裝。“所以,從另一個層面來說,我們這個劇沒有配角。”黃盈說。

  當劇中每位演員說一句自己印象深刻的台詞時,閻鶴翔想了想,“你當初說相聲是為了痛快,現在你還痛快嗎?”

  現場記者問他“你還痛快嗎?”他毫不遲疑地回答,“痛快!”

  閻鶴翔坦言,相聲的本質就是或者,“能活著,然後還能活好點兒。”

  據主創透露,這部作品至今依舊在排練場中不停地精進著,編劇徐蔚昕也是全程跟組,隨時根據導演和演員的現場創作修改、調整劇本細節。黃盈說,這種修改很大程度上還要歸功於合作演員們的才華與思想厚度,無論是初次合作的演員閻鶴祥,還是合作了十餘年的王繼濤、高了等,都在《福壽全》的排練過程中展露出了“鮮活的、過去幾乎未曾表現出的質感”,因此創作流動至今。

  據悉,作為北京文化藝術基金2020年度資助項目,話劇《福壽全》將於5月14日至23日在國家話劇院小劇場進行首輪演出。(完)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