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品企業“盯上”可持續 是真環保還是另有所圖
2021年04月21日15:19

原標題:化妝品企業“盯上”可持續 是真環保還是另有所圖

化妝品企業做環保是認真的嗎?一方面,歐萊雅、聯合利華、歐舒丹等外資化妝品企業先後公佈與環保、可持續有關的大計劃;另一方面韓國化妝品品牌悅詩風吟因“假環保”陷入風波。化妝品企業盯上環保、可持續概念,是真環保還是另有所圖?

法國護膚品牌歐舒丹方面表示,到2025年,所有歐舒丹門店都將提供空瓶回收服務。企業供圖
法國護膚品牌歐舒丹方面表示,到2025年,所有歐舒丹門店都將提供空瓶回收服務。企業供圖

化妝品企業熱衷環保

節水、零碳排放、循環包裝盒……今年,化妝品企業格外熱衷環保。法國化妝品巨頭歐萊雅在中國建起了零碳工廠和水循環工廠;外資日化巨頭聯合利華推出清塑行動,打造中國首個規模化AI閉環塑料回收體系;法國護膚品牌歐舒丹在全球範圍內推行空瓶回收、可循環包裝。

“化妝品企業做環保一般是從產品包裝入手,採用可持續、可再生的綠色化包裝。”長期為雅詩蘭黛、歐萊雅等化妝品企業提供塑料包裝容器的錦盛新材的相關工作人員告訴中國商報記者,化妝品企業都追求在包裝上減少塑料製品的採用,並用一些可降解、有利於環保的材料替代。

歐舒丹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2019年起,歐舒丹在全球範圍內上線了360度承諾項目,長期專注推進減少浪費,在全球範圍內推行空瓶回收、可循環包裝、低碳物流運輸等一系列可持續舉措。到2025年,所有歐舒丹門店都將提供空瓶回收服務,希望能以此號召熱衷環保的消費者一起為地球減負。

同樣推行空瓶回收計劃的還有歐萊雅,其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過去兩年參與這項計劃的包括蘭蔻、科顏氏等知名品牌。以蘭蔻為例,其在中國的300多家門店都啟動了空瓶回收項目,回收了近200萬個空瓶。

或因有利可圖

化妝品企業為何熱衷環保?歐萊雅中國總裁兼CEO費博瑞這樣回答:“投資可持續發展是最有長遠價值的決策。向可持續發展的轉型事關歐萊雅集團的長遠發展和成功。一家公司的發展模式如果不能與人類和環境的未來密切相關,那它就不具備長久的生命力。”

在企業眼中,投資可持續也意味著能爭取更多的消費者。歐萊雅相關負責人表示,中國的年輕一代在可持續發展話題上能夠清晰闡明自己的觀點。他們會關注那些更加註重可持續發展行動的品牌,例如採用可持續包裝、注重消費者參與度的品牌,會把這些品牌視為行業的領導者。

不過,美妝博主小陳告訴中國商報記者:“如果在直播中不提化妝品的外包裝,除了環保人士外,沒人會注意一瓶爽膚水、一支口紅是用什麼材料做的包裝。企業如果真的採用了綠色、可持續材料的包裝,我們在賣貨時也會重點提一下,是很好的營銷賣點。也不排除確實有部分企業是因為營銷價值跟風環保的。”

近日,主打自然主義護膚理念的韓國化妝品品牌悅詩風吟因“假環保”,被消費者投訴。據報導,悅詩風吟產品的外包裝用非常搶眼的文字寫著“hello,I’m paper bottle(我是一個紙瓶)”,但撕開紙瓶後可以看到,裡面還有一個塑料瓶。

悅詩風吟一直以來的理念就是面向年輕消費群體推出自然主義環保護膚產品。“打著環保的旗號,不做環保的實事,這是令我們沒辦法接受的。”一位消費者告訴中國商報記者,悅詩風吟的做法拉低了她對品牌的整體印象。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對記者表示,跟風環保既可以令企業在市場競爭中用更低的成本獲得優勢,又能夠達到蹭熱點的效果,長此以往會造成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給整個行業帶來不良影響。而對在環保方面投入高成本的企業來說,這是一種不公平競爭。另外,“假環保”的企業也侵犯了消費者的知情權、選擇權和公平交易權。

“環保”需要實力

對化妝品企業來說,真環保與跟風環保的區別在成本投入上,加入可持續性和綠色環保的理念確實會增加成本。

一位可降解材料包裝工廠的負責人告訴記者,相比塑料製品,可降解材料的價格要貴很多。若都使用可降解材料,企業花在包裝上的成本就會大大增加,這勢必就會影響利潤,對規模小、產品利潤率沒那麼高的企業來說,會造成一定壓力。

歐萊雅相關負責人表示,採取更可持續的生產方式時,確實是會增加短期成本,但歐萊雅也找到了抵消產生成本的方法。在電商方面,歐萊雅推出了100%可降解的綠色包裹,將填充物和外包裝都替換為了環保材料。相比塑料泡沫,綠色包裹的單位成本更高,但與此同時,歐萊雅對供應鏈效率、運輸成本和倉儲成本等進行了優化,從而達到平衡。

值得關注的是,對近兩年收入、淨利潤均下降的悅詩風吟來說,想在可持續性和綠色環保方面追加成本,或許“有心無力”。根據財報,悅詩風吟2020年銷售額為20.2億元,同比減少37%,營業利潤降幅達89%。對一直標榜自然主義環保的悅詩風吟來說,此次“假環保”風波無疑令其在消費者心目中的形象大減價扣。未來,悅詩風吟還能扭轉頹勢局面嗎?

(中國商報記者馬嘉)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