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聖美生物總經理石劍峰: 大灣區生物醫藥邁入“領跑”階段 解鎖創新、人才和生態三大密碼
2021年04月21日00:35

原標題:專訪聖美生物總經理石劍峰: 大灣區生物醫藥邁入“領跑”階段 解鎖創新、人才和生態三大密碼

聖美生物將加速推動肺癌早診技術的商業化進程以及其他癌種的產品研發及臨床研究工作。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國際癌症研究機構發佈的《2020全球癌症報告》,2020年中國癌症新發病例457萬例,其中,排名第一的是肺癌,達到82萬例。中金企信國際諮詢指出,中國2026年廣義液體活檢全球市場總容量約326億美元,其中癌症領域市場規模達到286億美元。

作為全球腫瘤液態活檢的先行者,珠海聖美生物診斷技術有限公司(簡稱“聖美生物”)創立於2016年,致力於通過全球先進的腫瘤液態活檢技術、自動化設備以及人工智能雲計算開發等手段為腫瘤患者提供全方位的液態活檢檢測指導方案。

儘管聖美生物目前真正能夠作為產品化上市的只有肺癌早診智能整體解決方案,但還是吸引了不少投資者的關注。繼完成2018年10月的A輪融資、2019年12月的A+輪融資後,今年4月,聖美生物引進國投招商等機構開展了B輪融資。

目前聖美生物擁有LiquidBiopsy稀有細胞富集分離以及循環染色體異常細胞(CAC)檢測兩大核心技術。前者是可直接對接下遊各項分子檢測的循環腫瘤細胞富集分離平台,後者是採用循環異常細胞(CAC)進行肺癌早診的領先技術。“這兩項技術在目前來說都是全球非常前沿的技術。”聖美生物總經理石劍峰指出。

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日前專訪了聖美生物總經理石劍峰。“對聖美而言,我們不僅依靠一個公司的力量,還依靠了全球最優秀的科學家和醫生的資源,共同去打造一個突破液態活檢技術瓶頸的平台。”石劍峰說。

AI腫瘤液態活檢破局肺癌早診

南方財經:聖美生物為什麼選擇把肺癌早診作為突破口?除了肺癌早診,聖美生物還佈局了哪些不同的產品線?

石劍峰:根據剛剛公佈的數據,2020年中國已經有450多萬的新發癌症患者,有300萬的癌症死亡患者,其中最大比例的就是肺癌。去年肺癌新發病例接近82萬,而死亡病例超過71萬。光從數字來看,肺癌是中國最嚴重的一個癌症病種。除了肺癌之外,我們本身在液態活檢方面也有在做乳腺癌、結直腸癌、胃癌等方面的一些研究工作。

南方財經:目前聖美生物的營收、研發投入與人員構成情況如何?

石劍峰:雖然我們也有一定的營收,但是相對成熟的公司來說還是比較少的。過去兩三年,我們總共有幾千萬的營業收入。目前聖美是一家以研發投入為主的公司,累計研發投入是過億元人民幣的。因為我們不僅有中國的研發中心,還有美國的研發中心,所以每年我們的研發投入超過3000萬元人民幣。

現在美國的研發中心有10餘位全職的海外僱員,他們大部分是曾經在美國很知名的企業或研究機構從事腫瘤檢測或治療相關工作的資深專家。在中國的研發團隊大概有40多位同事。此外,我們還有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運營的專業團隊成員。總體說來,我們有一支包括生物技術、自動化控制技術、人工智能技術三方面,覆蓋腫瘤液態活檢整體解決方案的國際化研發團隊。

南方財經:如何理解你剛剛講到生物學和人工智能的結合?

石劍峰:腫瘤的液態活檢,尤其是通過液態活檢技術來實現腫瘤早診。最大的挑戰其實是血液裡面的樣本含量太少了。我們在這樣低含量樣本的情況下單靠生物學檢測技術實現準確和穩定的結果還是有一定局限性的。這也是為什麼聖美生物需要通過把生物學和人工智能結合在一起,共同把檢測靈敏度推進到十萬分之一這樣的水平。

從另外一個層面,尤其是早期的診斷,像肺癌早期病人是沒有明顯的症狀,往往早期肺癌都是通過體檢、低劑量螺旋CT,發現了肺部有結節。所以我們一定要把生物學和影像學的人工智能結合在一起,才能夠從一個醫生的角度對真正的病人進行多維度的識別,通過影像學、細胞學層面的風險程度來進行綜合評價。因為任何一個單一的評價指標,尤其對早期的腫瘤來說,還是有缺陷的。

南方財經:聖美生物為什麼會選擇分別在中國跟美國都設立一個研發中心?

石劍峰:在做整個腫瘤液態活檢的過程中間,我們不僅用中國最頂尖的科學家,我們同樣要美國最頂尖的科學家。我們不僅要最頂尖的生物學家,我們同樣還要人工智能專家、數據分析專家、細胞工程方面的專家。因為我們有很多需要改進的方面,包括如何去捕獲一些稀有細胞,都是不斷需要突破的。如果單用一個國家的團隊去做這些創新可能還是不夠,所以我們希望能夠有各個方面的科學家一起來參與腫瘤液態活檢這個全球最難的創新工作之一。

南方財經:除了中美雙研發中心以外,聖美生物還有哪些技術獲取渠道?能否舉一個例子,聖美生物是如何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的?

石劍峰:聖美生物現在跟很多國內外頂尖的研究機構都有合作,比如,我們跟美國知名腫瘤研究機構在肺癌上面進行合作,跟香港大學在肝癌上面有合作,跟澳門大學在乳腺癌方面有合作,跟中科院在腸癌方面有合作,跟華南理工大學有一個液態活檢博士後科研工作站等等。

關於推動技術轉化的方面,聖美一直都秉持著開放包容、分工明確的基本理念。每一個新技術的發明和應用,都離不開科研院所和企業的分工配合。在這個過程中,科研機構主要承擔技術難點的突破和技術可行性的論證工作,企業將主要承擔對於新技術在臨床應用場景的實現工作,包括新技術的產品化開發、臨床應用驗證、商業模式的探索等。

大灣區生物醫藥“領跑”密碼

南方財經:聖美生物為何選擇落地珠海?你如何評價當前粵港澳大灣區在相關生物醫藥領域的營商環境?

石劍峰:從個人的角度來說,因為我本人是1992年就來了珠海,然後也在珠海生活了幾十年,其實我老家是上海。但我覺得廣東省和珠海市,讓創業者能夠容忍更多的奇思怪想、容忍更多的失敗,這些都是創新所必須的。一個相對自由、相對包容的文化,對於創新者來說,能夠更加容易去處理跟周邊環境的關係和整個文化的關係。

粵港澳大灣區各級政府對於營商也好、創新也好,其實是抱著鼓勵、幫助又相對比較包容的一個心態的。從數量上也可以看到,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現在吸引了大量的生物醫藥創新企業在這裏新建起來,也有很多海歸回到粵港澳大灣區來創業。因為本身它不僅僅是一個地利的問題,它更代表了政府經營理念以及創業者實實在在的感受。雖然政府頒布了很多的政策,但是這些政策能否真正落地,能否讓創業者們信服,這是關鍵。我相信,他們用自己投的票來證明他選擇了這裏,那就足以證明這裏的政府不管是政策、理念或者激勵,都是非常有效的。這也是那麼多創新型企業能夠紮堆在粵港澳大灣區建立起來,甚至能夠不斷髮展的一個重要原因。

南方財經:當前珠海乃至粵港澳大灣區的生物醫藥產業發展是否存在一些“卡脖子”環節?

石劍峰:這是整個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底層思路改變。中國醫藥產業過去以仿製為主,基本上都是跟著國外的先進藥廠走。

但是這一輪,整個中國社會包括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邏輯發生了很大的改變。經過30年的“跟跑”之後,現在我們要進入一個“領跑”階段。“跟跑”的時候,其實有很多的確定性,你所面臨的無非就是去仿製更好的、更高質量的產品,利用更低的價格來進行競爭。但“領跑”階段的發展底層邏輯是完全不同的。

到了今天,你要做創新。那創新的根本首先是人頭腦的PK,首先需要的是頂尖的人才,然後它也需要生態。比如說,我們做液態活檢,那我需要很多的上下遊供應商,必須要有一個科研集群。比如說大量的生物醫藥及相關的配套產業集中在這裏,不管是原材料的供應,還是到後面的CRO(醫藥研發合同外包服務機構)幫你做臨床等,當產業不斷往前走的時候,慢慢地會形成一個真正的產業集群以及新的產業帶。

南方財經:如果要打造這樣的一個生物醫藥產業集群,在創新環境方面還有哪些亟需補齊的短板?

石劍峰:在我個人看來,政府已經做了很多他們該做的工作,可能剩下的還是要有耐心,因為我覺得生物醫藥產業不像其他的產業,可能我錢砸下去、人撲進去,明天就能夠出結果。因為生物醫藥本身是用在人身上的,是用於治療或者診斷人的疾病的,它依舊需要遵循科學規律,需要足夠的時間能夠讓他慢慢地去接受挑戰和考驗。

多個癌種早篩市場仍有巨大潛力

南方財經:當前生物醫藥尤其是腫瘤早篩早診備受關注,早期篩查的作用究竟有多大?目前腫瘤早篩早診這一細分市場規模有多大?

石劍峰:以肺癌為例,中國80%的肺癌發現的時候都是中晚期。其實,幾乎每一個病人到了晚期都要花掉幾十萬,甚至於接近百萬,但是他們從發現到死亡時候的平均生存期只有24個月不到。但早期發現完全是另外一個狀況,我們指的早期,如果是Ⅰ期發現的話,進行手術,他的五年存活率是80%;如果是ⅠA期,我們指的是一釐米之內的肺癌的話,他的十年生存率是超過90%。而且早期的病人,尤其是ⅠA期的病人,他做手術只需要幾天的時間,恢復可能一個月的時間,然後他就可以回去好好繼續工作。

整個液態活檢市場潛力,預期美國和中國分別是230億美元和140億美元,而其中最大的一塊市場是早期篩查的市場。整個美國早篩市場有90億美元規模左右,中國早篩市場有80億美元左右。為什麼有那麼多的企業去追逐這個賽道?因為在今天來說,絕大部分的市場都還是空白的。即使在美國,目前真正能夠做到早篩其實也就是在腸癌上面而已,所以相對來說,很多的癌種依舊是一個空白的市場,依舊具有很大的潛力。

南方財經:與全球其他篩查診斷領域的公司相比,國內相關生物醫藥企業處在什麼樣的發展水平?

石劍峰:這個賽道非常新。在美國,除了在腸癌早篩上面,有一家叫Exact Sciences的公司已經有一個叫Cologuard的解決方案,已經形成了穩定收入之外,絕大部分公司目前在早篩方面都有很多的想法和期待,但是依舊還沒有一個真正形成成熟的產業和產品。所以,現在中國很多的公司和美國的公司應該算是處於同一競爭階段。在這個賽道上面的技術目前為止大家是非常相近,絕大部分公司都在用甲基化這樣的一個方式在做。但是總體從臨床角度來說,中國的公司可能反而會更有一些優勢,因為我們的臨床樣本量大,獲取相對比較容易。

南方財經:你認為目前相關的前沿技術還需要突破哪些瓶頸?

石劍峰:就目前的腫瘤早篩技術來看,首先是要開發靈敏度足夠的技術,能夠在腫瘤發生早期在血液中檢測到含量極低的腫瘤標誌物,如:ctDNA、CAC細胞等也是目前亟待突破的技術瓶頸。其次,單一靶標檢測仍然存在缺陷,多組學研究符合才是行業發展主流趨勢。隨著高通量測序技術的發展,單一組學的檢測技術已經得到廣泛的研究和應用。但是,任何單一靶標都不足以闡明腫瘤複雜的發病機製,因此將多組學整合分析是主流發展趨勢。最後,構建大樣本研究和數據分析,明確基因突變與腫瘤發生之間的關係也是目前實現腫瘤早篩的重要技術瓶頸。

南方財經:你怎麼看待資本市場對生物醫藥領域的關注?今年4月,聖美生物完成3億元的B輪融資。接下來,聖美生物有哪些進一步規劃?

石劍峰:其實資本是最敏感的,他最清楚未來會走向哪裡。雖然在某一個公司上面,可能會存在對與錯的問題,但是在方向上他一定是看得很清楚的。既然他願意投入那麼多資本去追逐整個的醫療大健康產業,那足以證明人們目前對於健康的需求依舊是非常旺盛的,醫療依舊會是未來二三十年裡面一個非常主要的社會主題。

目前聖美生物的首要目標是把我們的肺癌早診方案盡快地推向商業化,能夠造福更多的病患。之外,我們也會更多投向我們新的研發項目,使它更快、更好地能夠接近於產品,能夠進行更多的一些臨床實驗,最終能夠造福社會。

(作者:彭敏靜 編輯:李豔霞)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