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保守”的Sony 還能滿足下一代玩家嗎?
2021年04月21日12:05

  真正的隱患不是被正面打敗,而是沒找到下一個戰場。

  Sony掐滅了一個創新的火苗。

  4 月 9 日,據彭博社報導,Sony互動娛樂扼殺了內部一個小團隊的轉型嚐試。這個團隊由幾個美術開發人員領導,主要工作是協助遊戲工作室,將美術概念、原畫,製作成遊戲中的視覺素材。

  他們並不甘心於只做‘技術執行’,而是希望將自己的創意、想法注入遊戲。所以他們開始申請從‘技術支援團隊’轉型為‘開發組’,從幕後走到台前。轉型後的團隊代號是 T1X。

  T1X 與上級組織展開了長達數年的‘拉鋸’,希望獲得更多資源,主導一些中小型遊戲的開發。但這與Sony互娛‘押注獨占大作’的戰略相悖。T1X 被安排協助明星工作室‘頑皮狗’進行遊戲製作,直到最後,Sony也沒有批準他們主導開發任何一部作品。團隊大部分核心成員最終選擇離職。

  這個故事,只是時代大背景的冰山一角。主機遊戲開發正在變得越來越複雜,週期拉長、成本激增。PS4 時代,Sony靠‘獨占大作’、‘大 IP’取得成功,公式已被驗證,沒有理由輕易更改。

  但一切真的就是這麼簡單嗎?Sony安排 T1X 協助頑皮狗製作,並於 2020 年全力主推的超級大作《最後生還者:第二部》,被輿論認為‘概念激進,玩法保守’。前代的主角喬爾,在遊戲剛開始的時候就被殺死,不少玩家難以接受這個故事走向,給遊戲打出差評。而這個走向,是由頑皮狗少數幾個核心製作人確定的。

  與此同時,Sony旗下另一部中小製作的開放概念遊戲《Dreams》卻因缺乏推廣,沒能實現破圈。有觀點認為,Sony錯過了一次深度佈局‘元宇宙’概念的機會。

  Sony是否已經變得過分保守、固執?過分偏袒少數明星工作室,會不會讓Sony的路越走越窄?它還能贏得下一代玩家嗎?

  幕後英雄的夢想

  T1X 的夢想始於近 10 年前。

  2007 年,T1X 發起人 Michael Mumbauer 接管了Sony內部的‘視覺美術支援團隊’,領導 200 - 300 人。他們協助Sony旗下的遊戲工作室,製作各種動畫、美術素材。

  這項工作聽起來簡單,卻至關關鍵。因為遊戲機的性能資源有限,在製作美術素材時,開發人員的實現方式,決定了最終遊戲畫面渲染的效率。隨著 3A 遊戲規模不斷擴大,這項工作的複雜程度、難度也隨之激增。需要既懂技術、又懂美術的開發人員,才能在各種限製下,做出逼真的畫面。

  Sony旗下這支‘視覺美術支援團隊’設在加州,他們最主要的服務對像是同在加州的明星工作室‘頑皮狗’。過去十餘年,頑皮狗工作室每次推出新作,幾乎都能突破當時的‘畫質極限’。從 2009 年的《神秘海域 2》,2013 年的《最後生還者》,到 2016 年的《神秘海域 4》,2020 年的《最後生還者:第二部》。

  特別是兩部《最後生還者》系列作品,分別推出於 PS3、PS4 兩代主機的週期末尾,開發團隊在充分理解主機性能特性的基礎上,利用先進成熟的開發技術,做出了極具突破性的畫面。玩家將這兩部作品在畫質上的領先戲稱為‘榨幹了 PS3 (PS4) 的最後一點性能’。

《最後生還者》系列製作水準極為頂尖,這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幕後技術團隊的協作|PlayStation
《最後生還者》系列製作水準極為頂尖,這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幕後技術團隊的協作|PlayStation

  算上早年在Sony影業做特效的經曆,Michael Mumbauer 為Sony工作了近 18 年。他領導的團隊,服務過Sony旗下幾乎所有遊戲工作室,在幕後默默成就了頑皮狗的成功。

  但 Michael Mumbauer 不再滿足於只做‘幕後英雄’。他從Sony內部招募了約 30 名開發人員,組建了一個遊戲開發部門,想主導開發一款遊戲。新部門的組建得到了上級批準,代號為 T1X。

  Mumbauer 明白,做一個全新的遊戲需要巨大投入,很難獲得公司支援,所以他想從老遊戲的‘重製版’開始做起。T1X 成員們之前合作最緊密的工作室是頑皮狗,他們提出申請,為頑皮狗早期作品《神秘海域》製作一個 PS5 的重製版。但發售於 2007 年的《神秘海域》有點太老了,用的技術太舊,重製起來的工作量會相對更大更複雜,需要更大投入。

  重製《神秘海域》的計劃很快擱淺。T1X 將注意力轉移到了另一部頑皮狗作品,《最後生還者》上。後者用的技術更先進,重製工作量會小很多,而且當時《最後生還者:第二部》也完成了早期的設計工作,開始進入製作的落地階段。如果兩部作品能前後腳完成開發,就可以在 PS5 上打包發售。

  項目得到Sony批準,初步啟動了。Mumbauer 帶領 T1X,全身心投入了新遊戲的開發中。

  贏家通吃的時代

  開發《最後生還者》PS5 重製版的工作沒持續多久,T1X 就遇到了阻力。

  2019 年春天,T1X 完成了遊戲的早期技術演示,準備經內部評估後,開始全力開發。當時Sony內部管理層正在洗牌,另一個明星工作室遊騎兵的負責人,被提拔為Sony PlayStation 全球工作室的總負責人。他認為 T1X 主導的《最後生還者》重製版項目預算太高了,比以往的重製遊戲項目高出很多。

  Mumbauer 解釋稱這是因為他們採用了 PS5 上全新的圖形引擎,但老闆並不滿意。當時頑皮狗正在製作的《最後生還者:第二部》,項目進度嚴重落後。管理層提出,讓 Mumbauer 先帶領團隊,包括 T1X 和視覺藝術支援團隊,幫助頑皮狗完成眼下迫在眉睫的《最後生還者:第二部》,然後再讓頑皮狗勻出一部分人,反過來協助 T1X,搞第一部的重製版。

  一年後,《最後生還者:第二部》完成開發。頑皮狗也的確兌現諾言,派出了幾十名員工加入 T1X 的重製版項目,但 T1X 的核心管理層卻對此感到不滿。因為這幾十名員工在人數上壓過了 T1X 原班人馬,其中還有一些人參加過《最後生還者》原作的開發。所以在重製版項目上,頑皮狗的人反而主導了話語權。T1X 曾經夢想的‘自己主導開發遊戲’,又變成了‘協助頑皮狗員工’進行開發。

  不久,Sony直接將《最後生還者》重製版項目劃在了頑皮狗的預算下,意味著這個作品徹底不再屬於 T1X。Mumbauer 對此深感失望,最終於 2020 年 11 月,離開了工作過 18 年的Sony。跟他一起出走的,還有 T1X 的大部分核心領導成員。

《最後生還者:第二部》發售前,就有消息爆出內部存在創作上的分歧。|PlayStation
《最後生還者:第二部》發售前,就有消息爆出內部存在創作上的分歧。|PlayStation

  類似的事情,在Sony內部其實並不罕見。旗下的中型遊戲工作室 Bend,在 2019 年推出了喪屍主題的遊戲《Days Gone》。遊戲銷售成績還算不錯,實現了盈利。團隊希望繼續開發下一部續作,但Sony卻以開發週期過長、輿論評價不夠好等理由,拒絕為續作立項。

  之後,Bend 工作室的人員也被抽調去協助頑皮狗進行遊戲開發。這些開發人員被分到了兩個不同的項目,需要服從頑皮狗的安排。這引發了 Bend 管理層的不滿,有人離職。但 Bend 畢竟已經是一個獨立的遊戲工作室,不像 T1X 只是一個小組,在完成協助頑皮狗的工作後,Sony終於批準 Bend 開發一款全新的遊戲,團隊再次投入進工作中。

  過去兩個世代,Sony全力押注少數超級大作,確立了自己的地位。PS4 發售後的 7 屆 TGA 遊戲大獎,Sony斬獲 2 次‘年度遊戲’,共被提名 8 次。相比之下,微軟的獨占作品甚至沒有獲得過一次提名。在這些獨占大作的加持下,PS4 成為本世代最暢銷主機,共計賣出近 1.2 億台,相當於 Xbox One 系列的兩倍。

  負責這些作品的頑皮狗、聖莫尼卡、遊騎兵等工作室,成為了最炙手可熱的明星團隊,資源的天平完全傾向它們,它們的需求也被擺在最優先的位置。這樣‘強者通吃’的背景下,T1X 和 Bend 成為了犧牲者。

  ‘輸不起’的隱患

  Sony將籌碼押在‘超級大作’上,背後的原因並不難理解。

  隨著遊戲機性能不斷提升,主機遊戲開始變得越來越複雜,開發一款遊戲需要投入的資金、時間、人力也越來越多,逐漸成了一個‘無底洞’。一部頂尖 3A 大作,動輒需要投入數億美元資金,數千名開發人員參與,耗費數年,才能最後完成。對任何一家遊戲公司,這都是一場‘輸不起的豪賭’。

  對Sony來說,情況更是如此。自 2014 年起,遊戲和網絡服務就已經是Sony集團最大的業務收入來源,逐漸成長為Sony的‘命脈’。2019 年開始,Sony將旗下手機、電視、相機、耳機等電子消費品業務全部整合在一起,收入也只不過是與遊戲業務齊平,利潤更是遠低於遊戲業務。

  從 PS3 到 PS4,Sony靠獨占大作取得了成功。過程中積累的開發經驗、IP 知名度和玩家習慣,都成為了Sony的‘護城河’。3A 開發的門檻越來越高,能與Sony正面競爭的公司也越來越少。這樣的環境下,Sony自然會變得越來越保守。

  但過分關注獨家大作,必然有代價,也會帶來副作用。Sony犧牲了內部的小團隊,導致團隊里的人員開始加速流動,越來越多像 Mumbauer 這樣的‘中堅領導’因為才能得不到施展而離開公司。

  就在這個月,Sony對旗下工作室‘Japan Studio’進行了重組。這一工作室成立於 1993 年,是Sony旗下歷史最悠久的工作室之一,曾主導製作過《重力異想世界》、《啪嗒砰》等多款中小型遊戲。這些遊戲不是那種超級大作,但都在小範圍內取得了一定成功,獲得玩家好評。據彭博社報導,在重組工作室的過程中,Sony明確表示:‘以後不想再製作那些小規模的,只在日本本土成功的遊戲。’言下之意,Sony只做席捲全球的 3A 大作。

  然而,再優秀的 3A 大作也不一定能滿足所有人。2020 年Sony主推的大作《最後生還者:第二部》,雖然獲得了媒體的一致好評,斬獲 TGA 年度遊戲殊榮。但玩家群體中仍然有反對聲存在,不少人認為它概念激進,沒有實質性的玩法創新。而且《最後生還者:第二部》一開場,前代主角喬爾就被殺死,殺死喬爾的是新作的主角艾比,之後玩家還需要控制艾比進行遊戲。這引發了大量玩家的不滿,憤怒的玩家湧入各大評分網站,給遊戲打出低分差評。

15 萬玩家在評分網站上給《最後生還者:第二部》打出了 5.7 的低分,與媒體 93 分的平均分相去甚遠|Metacritic
15 萬玩家在評分網站上給《最後生還者:第二部》打出了 5.7 的低分,與媒體 93 分的平均分相去甚遠|Metacritic

  3A 大作是Sony的護城河,而真正的革命性突破,有時恰恰脫胎於‘小打小鬧’。2020 年初,Sony英國旗下的一家工作室推出了遊戲《Dreams》。這是一個高度概念化的,完全開放的沙盒式遊戲,玩家可以在其中自由創作、表達,設計關卡。Sony沒有為《Dreams》提供太多資源,無論是宣傳,還是後續的運營和二次開發,都沒有跟進。

  不久後,主打 Metaverse 概念的遊戲 Roblox 取得巨大成功,公司以約 400 億美元市值上市。《Dreams》完全有成為 Metaverse 的潛力,但Sony並沒有抓住機會。

  就在上週,有消息爆出,Sony已經決定,不再與明星製作人小島秀夫繼續合作,不會投資他的下一步作品。此前,Sony投資支援小島秀夫製作的遊戲《死亡擱淺》,雖然被提名為 2019 年 TGA 年度遊戲,但並沒有達到商業上的預期。

  PS5 的時代已經到來,Sony手上的牌似乎越打越少。它最看重的頑皮狗、聖莫尼卡、遊騎兵……這些工作室各自都有非常強勢的作品,幾乎無懈可擊。但有時候,真正的隱患不是被正面打敗,而是沒找到下一個戰場。

  就像Sony歷史上最成功的產品 Walkman,它淡出歷史舞台不是因為有人做出了更好的磁帶機、CD 機,而是Sony自己忘了思考,下一代音樂播放器是什麼。

  來源:極客公園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