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被這樣的人改變,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2021年04月23日16:00

  深度| 新浪體育 #深度NBA #人物

  2021年4月11日,被球迷戲稱為籃球春晚的網隊對湖人總決賽預演里,本-馬克勒莫上場22分鐘拿下17分,表現亮眼。

  湖人球迷或許對馬克勒莫這個名字還有些陌生,因為他只是近期在被火箭買斷後,剛剛以自由身加入湖人。

  但湖人簽下馬克勒莫並不算是驚動籃壇的大事,他更引人關注的身份反而是——里奇-保羅的客戶。

本-馬克勒莫
本-馬克勒莫
 

  在馬克勒莫加盟以後,湖人現在已經擁有6名里奇-保羅旗下的球員。如果算上去年中途加盟的JR-史密夫和韋特斯,那裡奇-保羅可是為湖人弄來了8名自家客戶。

  也就是說,里奇-保羅某種程度上算是掌管著湖人大半的客戶資源了,這可是不小的“權力”。

湖人已擁有6名里奇-保羅旗下球員
湖人已擁有6名里奇-保羅旗下球員
  

  01 里奇-保羅是誰?

  談到里奇-保羅,球迷總是會把他與籃球世界的“占士”占士聯繫在一起,甚至說占士是里奇-保羅在籃球世界建立商業帝國不可或缺的助力。

  2002年,當時還是高中生的占士在機場遇到里奇-保羅,後者身上穿著的NFL球星沃倫-穆恩的球衣吸引到占士的眼光,兩人隨即攀談起來。

  恰好經營球衣生意的里奇-保羅給占士留了聯繫方式,幫助年幼的占士滿足他對這些體育文化產品的消費慾望,這是兩人緣分的開始。

  里奇-保羅能夠成為如今NBA的一股新勢力,和結識占士有極大關係。

  他和占士一起創辦了開拓NBA市場的運營公司,同時里奇-保羅也跟隨當時占士的經紀人萊昂-路斯工作學習,直到他獨立出來開創了自己的體育經紀公司,從球衣銷售商徹底轉型為NBA球員的搭線人。

  可以說,里奇-保羅和占士一同編織了新的球員網絡。在NBA這個相對封閉的市場里,球員相當於珍貴的“石油”資源,而控制了資源的人顯然會有可觀的話語權。

  里奇-保羅勢力的亂入,不僅讓聯盟格局開始鬆動,也讓資源市場的運作方式出現了變化,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02 里奇-保羅之利

  從好的方面說起,背靠勒邦的里奇-保羅為球員帶來了新的選擇,就像美劇《球手們》里巨石強森扮演的由退役運動員轉行的經紀人,更懂球員是他們的服務優勢,讓球員認為得到了認同感以及更多主動權(不論事實是否這樣)。

  如果說占士“以身作則”領導了球員意識的覺醒,那麼里奇-保羅則是在市場上幫助他們實現覺醒的推手。

  促使戴維斯和占士聯手無疑是他的傑作,儘管他否認湖人是戴維斯當時的唯一下家,正如巴克利所言,“當戴維斯選擇和里奇-保羅簽約那一刻,他就註定會加盟湖人聯手占士”。

  湖人奪冠顯然要記里奇-保羅一功,畢竟占士和戴維斯都是他的客戶。

  而休賽期引進哈雷爾,續約波普,簽下馬克勒莫,湖人能夠以相對合算的方式進行補強,很難說這些沒有里奇-保羅也能夠完成。

  這種以經紀人作為橋樑,把旗下球員和球隊批量鏈接的方式,似乎簡單直接且高效。

  或許本就是經紀人出身的佩林卡懂得其中的訣竅,才能和里奇-保羅達成共識。

  而這種同屬於一個經紀團隊的球員本就是利益共同體(就像同屬一個經紀公司的藝人一樣),湊在一起也有利於球隊文化的構建,而這恰恰是去年湖人能夠奪冠的關鍵一環(也是快艇崩盤的一環)。

  如果與一名經紀人聯手就能獲得一支冠軍團隊,何樂而不為呢?

  或許湖人的“抱團”成功也開拓了不少總經理的思路,看到了經紀人對於球隊的影響力。今年成為東岸黑馬球隊的紐約人在某種程度上也採用了“里奇-保羅”建隊模式。

  改變紐約人萬年爛隊形象的關鍵人物——錫伯杜和蘭杜——都是CAA旗下的客戶,而現任紐約人籃球運營總裁的萊昂-路斯,正是CAA公司的金牌經紀人。

紐約人運營總裁萊昂-路斯與教練錫伯杜
紐約人運營總裁萊昂-路斯與教練錫伯杜

  03 里奇-保羅之弊

  我們都清楚,里奇-保羅在業內並非人人交口稱讚的好好先生,對於他的評價兩極分化。

  像占士和戴維斯這樣與他交往甚密的人的確非常喜歡里奇-保羅,但那些媒體同仁以及經紀同行們,對他卻是嗤之以鼻。

  針對里奇-保羅的一項批評是,“他只顧著為大牌球星謀取利益,忽視那些普通球員的訴求”。

  “有4或5名球員已經因為里奇-保羅的失誤損失了幾百萬美元,但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因為他們需要討好勒邦,討好戴維斯,想與他們聯手。”

  這不禁讓人聯想到那些降薪加盟湖人的球員,是不是能夠在其他球隊獲得更好的合同?或者即使加入湖人,原本也可以拿到更優厚的待遇呢?

  馬庫斯-莫里斯當年拒絕了馬刺和快艇兩支季後賽球隊,轉而簽約了並沒有為他提供更高工資和更長簽約年限的紐約人,就讓人對里奇-保羅的工作產生質疑。

  坊間有一說,里奇-保羅隱瞞了快艇的報價,莫里斯才簽了紐約人。另一說則是莫里斯自己決定和馬刺毀約,不是里奇-保羅的問題,反而後者還規勸莫里斯不要做這種出爾反爾的事……

  不管這出羅生門的內幕究竟如何,但事情的結果是,莫里斯沒能拿到一份利益最大化的合同(至少從球迷視角來看是如此)。而不久之後他就離開了里奇-保羅的團隊,無疑體現了對對方的不信任。

  和莫里斯一起解僱里奇-保羅的還有諾倫斯-奴爾,原因顯而易見是里奇-保羅沒有為他尋得一份滿意的合同(奴爾拒絕4年7000萬美元的合同已成為業內笑柄)。

  “他的客戶太多了,他沒辦法對每個人都一視同仁。”匿名的同行說道。“很多人被他們的名氣吸引,但如果你仔細調查就清楚,他們把很多事情都搞砸了。”

  但你說里奇-保羅沒有為球員覓得利益嗎?這句話顯然也是不合實際的。他旗下的不少球員都拿到了大合同,占士、戴維斯、本-西蒙斯……

  除了這些大牌球星,角色球員們也有靠里奇-保羅爭取到大合同的例子,泰利斯坦-湯臣當初也與騎士簽下了5年8300萬的肥約,去年還和塞爾特人簽了2年合約,金額是可觀的2年1900萬。

  還有今年合同到期的朗素-波爾(也是里奇-保羅的客戶),正在向塘鵝索要頂薪。

  但這也引出另一個對里奇-保羅的批評,獅子大開口的要價和強硬的談判方式讓他變得不討喜。里奇-保羅當年就是這樣為湯臣向騎士爭取到8300萬續約合同的,不僅把談判搞成拉鋸戰,甚至讓球員在敲定合同前拒絕參加球隊的訓練營。

  最後一點,也是更銳利的一點,業內人士不認為半路出家的里奇-保羅能做好經紀人的工作,而且,打著勒邦的名號拉攏球員顯然是違規的(儘管里奇-保羅從來都否認這一點)。

  一名匿名同行指出:“勒邦是好球員,他很有影響力,我很喜歡他。但他現在進入這個經紀市場,對於一名球員來說是違規的,尤其是在加利福尼亞,你需要證書才能做這些事情。”

  而里奇-保羅不具備相應的資質,NCAA出檯球員經紀人需要相關資質證書和本科要求時,就引起里奇-保羅的強烈反對,畢竟這讓他無法提前觸碰到這盤蛋糕,在未來之星的爭奪上有天然的劣勢。

  雖然他可以像操作巴茲利那樣,讓這些新星跳過大學直接參與選秀,但這始終不是主流,盤子太小了。

  不難看出,作為圈外人的我們很難去評價里奇-保羅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他的出現對於產業的發展是利是弊。但我們還是很容易把他與著名的足壇經紀人拉伊奧拉聯繫在一起,而拉伊奧拉的風評人盡皆知。

  從個人的角度來說,里奇-保羅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球衣銷售商成長為福布斯排名第9的體育經紀人,實在是一個勵志故事,他已經在NBA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

  不過,他的所作所為真的改變了NBA和經紀行業嗎?

  04 透過現象看本質,“里奇-保羅們”為何出現?

  巴克利批評里奇-保羅操控球員“抱團”的現象,並稱這種“超級球隊”會毀掉NBA的平衡,摧毀那些沒有吸引力的小球隊。

  “這不是一種好的商業模式,未來幾年我們必須重寫勞資協議。”巴克利說道。

  但這似乎不是里奇-保羅創造出的問題,而是經濟運行規律的必然,NBA只是用相對合理的規則為此劃定了邊界。例如工資帽的製定、鳥權的發明、路斯條款的推出、老將頂薪的許可……保護小球隊利益不至於使得聯盟格局徹底失衡。

  而隨著近些年所謂的球員意識覺醒,製衡的天平逐漸倒向球員一方。

  當尼納特、畢拿、再到戴維斯和保羅-佐治主動提出交易並且指定下家,球隊根本無法抗拒。

  球星們說一不二,而球隊製裁他們違約行為的成本過高,令小球隊根本不具備懲罰球星的能力,擺在他們面前只有止損這一條路。

  這是NBA的大勢所趨,是勞資雙方博弈天平的傾斜,里奇-保羅充其量只是把握住時代的風口,並不是製度的發明者,也算不上破壞聯盟的罪人。

  這樣看來,里奇-保羅似乎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在重複行業內不成文的規則,同行對他的的指控似乎站不住腳,甚至說這與其是控訴,會不會是看到這樣一名原本籍籍無名的小人物從自己手裡搶走蛋糕,逐漸建立起商業帝國,而產生了嫉妒呢?

  總而言之,里奇-保羅的問題,不是道德敗壞,而是搶占了原本屬於別人的市場。如果他不這麼做,總還是會有下一個裡奇-保羅的。

  里奇-保羅的功過與否我們無法評價,但可以確定的是,體育經紀行業的運作模式要比我們想像的複雜許多,而這個行業的本質——佣金——也必定使得經紀人成為除球員和球隊之外,職業體育的第三股勢力,與球員交好,或與球隊交好,亦或是在其中把握平衡。

  經紀人的存在為體育產業增添了一份不確定因素,這就像經濟運作模式里買者、賣者以及稅收的關係。

  在這個模式下,出賣勞動力的球員是賣方,購買勞動力的球隊是買方,在兩者之間抽取佣金的經紀人,相當於體育世界的一種“稅收”——

  因為佣金的存在,球員需要拿更多的錢才能覆蓋這筆支出達到滿意的收入,而這筆佣金的溢出必然會轉嫁到球隊身上。

  從經濟學的角度說,買者和賣者的總收入都變少了,球員和球隊的利潤都打了折扣,其中只有經紀人獲取了可觀的利益。

  但經紀人又和政府用稅收去提高福利、改善基礎設施不同,經紀人有義務去反哺市場嗎?顯然沒有。

  所以,對於體育產業而言,一個打引號的“唯利是圖”的經紀人會帶來幫助嗎?答案或許是否定的。

  但問題是,這是經紀人在行業生存的方式,也是體育產業擴大版圖吸納人才為數不多的方式,如果沒有流動性,如果只有球員和球隊雙方能分享利潤,做大體育產業這塊蛋糕也就無從談起了。

  不難看出,做大蛋糕與平衡市場之間產生了衝突,但這是不可避免的問題,是球隊-經紀人-球員三者之間的對立與共謀產生的必然結果。

  而作為身處其中的從業者,以及體育產業的消費者,關鍵不在於樹立批判的對象(比如里奇-保羅),而是如何讓所有參與其中的成員都意識到,保持市場平衡,才是多方共贏的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brad zeng)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