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背後的年輕人
2021年04月24日08:55

原標題:時尚背後的年輕人

4月11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東市場交易區,來自河南一家服裝廠的設計師郭涵(右二)正在挑選今年冬季款服裝的面料。中國輕紡城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經營品種最多的紡織品集散中心,吸引著許多設計師和服裝廠商前來“淘金”。

4月12日晚,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國際面料採購中心附近的一條商業街,優美(中)正在領舞。她今年剛剛擁有一家自己的布料店,每天下班後都會來這裏跳舞。

中國青年報 孔斯琪 | 攝影報導

4月10日傍晚6點多,夜幕逐漸落下,位於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的中國輕紡城周邊又進入了一天中最熱鬧的時候。市場的營業時間即將結束,生意卻一刻不停——95後安徽女孩唐燕慧脫下棉服外套,在堆成小山的快遞包裹前麻利地謄寫著商戶發來的運單。她所在的快遞公司去年剛剛成立,專為運輸紡織品小樣而開設,裝滿樣布的包裹當晚寄出,隔天一早就能送達全國多地的服裝工廠和設計師手中。

柯橋的紡織品市場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初具雛形,如今,這裏已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經營品種最多的紡織品集散中心。

走在柯橋的大街上,五顏六色的巨幅面料廣告映入眼簾,往來形色匆匆的人們,談論的話題三句不離紡織品生意。圍繞著這塊由經緯線交織而成的小小布料,財富和商機的道路就此鋪開。據統計,2020年中國輕紡城市場群實現成交額2163.25億元,3萬餘家商戶在此落地紮根。

4月13日傍晚6時許,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東市場外,市場即將關門,運送紡織品小樣的快遞員和前來選購布料的人群仍未散去。

4月8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東市場交易區,兩名年輕人拿著布料小樣走過。

4月8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東市場交易區,一名女士在一家布料店中選購。

4月11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東市場交易區的一家布料店裡,21歲的鄧彩晴在看色卡。她是湖南衡東人,今年剛剛進入紡織行業從事銷售工作。

4月13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一家面料市場,年輕的店員坐在鋪滿色卡的店面中。

4月13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東市場的一家商舖中,22歲的黃文英(左二)正在用四川話跟一名同鄉的客戶交談。她4年前從四川成都來到這裏做面料銷售,從零學起,現在手上有2、3000個客戶。

4月8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東市場交易區,兩名在此工作的年輕女孩坐在一捆布料上交談。

4月8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東市場交易區,商舖老闆吳金紅在整理店中的布料。

4月11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東市場一家商舖中,一對熟睡的母女。

4月13日傍晚6時許,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一家面料市場外,一名三年級的小朋友坐在成捆的布料中學習,等待做面料生意的母親下班。

在中國輕紡城東市場的一家店舖里,90後紹興小夥朱瑞剛正熟練地向來客介紹著自家面料的產品特點。從南京一所大學的製藥工程專業畢業後,他回到家鄉,轉行做起紡織品銷售的工作。比起從事原本的專業,他更喜歡現在的工作氛圍,身邊大都是同齡人,還能鍛鍊溝通技巧和抗壓能力。他所在的企業是一家擁有20多年曆史的老牌紡織面料公司,尤其注重青年人才的培養,經常會去高校招收優秀的應屆畢業生。朱瑞剛認為,紡織行業看似門檻低,但隨著市場對創新、環保面料的需求,未來將有更多專業性人才帶給行業新的發展。

充滿機遇的“紡織之都”,也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外地年輕人。29歲的侯美伶曾在四川成都做英語教師,令旁人羨慕的工作在她看來卻意味著“一眼望到頭”的人生。4年前,她跟隨男友離開家鄉來到柯橋,她看中紡織行業的發展前景,想趁著年輕佻戰一下“不一樣的世界”。侯美伶認為,年輕人對當今時代的信息感知更敏銳,在這裏打拚更有優勢。如今,她已經成為一家紡織公司門市鋪面的店長,“在這裏只要你付出努力,就能看到回報。”

相比而言,來自湖北襄陽的郭鵬程稍顯稚嫩。剛畢業一年多的他,此前在杭州一家服裝公司上班,卻因為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丟掉了工作。在同事的介紹下,他決定來柯橋一家專門出售工裝面料的商舖上班。郭鵬程形容自己對待工作很“佛系”,這裏朝九晚五的生活遠不如大城市豐富多彩,卻能屏蔽掉許多“無效社交”,雖然入職以來只談成過幾萬元的小訂單,他還是頗有成就感。

4月12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的一棟寫字樓里,服裝設計師潘卓穎(中)在挑選設計公司帶來的面料,設計公司的工作人員在她的店裡試衣服。她店裡的顧客多是身邊的朋友,後來通過短視頻和社交媒體的宣傳,慢慢積累起一些客源。

4月12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的一棟寫字樓里,19歲的錢逸棟正在用手機拍懾服裝產品照片。他的父親在濱海開了一家布料印染廠,但他不想過父母安排好的人生。他喜歡攝影,中專畢業後,他開始幫紹興本地的服飾品牌拍攝照片和短視頻。“我覺得年輕有很多資本,要多做自己喜歡的事。”他說。

4月12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的一棟寫字樓里,23歲的陳夢婷在一家服裝工作室中擔任搭配師。她在杭州一所大學讀金融專業,今年年初開了自己的服裝工作室,因為不熟悉市場,她決定來這裏學習一段時間再繼續創業。做布料印染廠生意的父母則希望她能進國企,有份穩定的工作。

4月13日,浙江中國輕紡城網絡有限公司運營部的王彥坐在網絡輕紡城數據展示平台前,背後的大屏幕上顯示著買家的求購信息,以及入駐該紡織電商平台的商舖數和會員數。

4月12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一家從事紡織品數碼印花研發設計的公司辦公室內,懸掛著各種紡織品展會、論壇的參展證和嘉賓證。隨著柯橋紡織產業規模的逐年擴大,越來越多的展會也在此落地。

4月15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一家面料市場內,全球紡織網市場服務部的繆麒麟(右一)正在與一位90後家紡店店主拍攝探店視頻,展示一款空調被的印花。去年疫情暴發後,為了給經營戶拓展線上的銷售渠道,他開始以直播的方式展示這裏的家紡產品和麵料產品。

4月12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30歲的程培釗在公司的直播間里。去年他曾在這裏做過十幾場面料直播,他所在的這家設計服務類公司專門為面料廠商、設計師和服飾企業提供信息資訊與供應鏈服務。

互聯網行業的發展,也讓柯橋的面料生意延伸至“雲”上。去年疫情期間,不少商戶為了拓寬銷售渠道,開始嚐試將實體櫃檯中展示的布料搬進網絡直播間。但是紡織品不同於其他商品,一般來說買家需要親眼看到、親手摸才會下單。就職於上海一家設計服務類公司的程培釗,去年為輕紡城的商戶做了十幾場面料直播,最多的一場有1萬多人觀看。他認為面料直播的價值並非直接為商戶帶來收益,而是通過這種形式將服裝廠商、設計師和麵料廠商連接起來,讓更多服裝從業者能更直觀地接觸到價格低廉、品質優良的面料,“讓中國製造逐漸轉型為中國創造。”程培釗說。

老一輩的開拓者為柯橋的紡織產業打下根基,而從小生長在這裏的“布二代”們,正試圖在這個曆史悠久的傳統行業中尋找新的可能性。家中從事布料生意的90後女孩陳珍珍從倫敦大學畢業回國後,與初中校友潘卓穎和李菲一拍即合,在柯橋成立了一家服裝工作室。

“從小生活都是圍繞著面料,長大後就想跳出來以另一個角度看一看這個行業。”陳珍珍說。潘卓穎此前在意大利學習服裝設計多年,她看中了柯橋成衣市場潛在的機會,“這裏服裝行業的競爭沒有杭州上海那麼大,而且第一年工作室租金全免,很適合創業。”紡織行業與服裝行業緊密相連,借助地理優勢和資源優勢,今後她們的品牌可以直接與柯橋當地的面料工廠對接,不僅降低了成本,也有更多品類可供選擇。

4月13日晚,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一家專門從事紡織培訓的機構,學員們正在學習梭織面料工藝課程。這裏的學員大多是紡織市場的經營戶,利用晚上下班後的時間“充電”,也有剛剛踏出校園,即將接觸家族布料生意的“布二代”。

4月13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一家專門從事紡織培訓的機構,學員們正聚精會神地看老師演示通過手電筒的照射,在水中映出滌綸網絡點。

4月13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物流中心一家國際貨運代理公司的倉庫,兩名工作人員正在核對貨單。這些從柯橋的工廠直接運來的布料將被裝入集裝箱,發往巴基斯坦、印度、伊朗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4月15日,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中國輕紡城東市場門口,人們從正在施工的道路上走過,有著20多年曆史的輕紡大橋正在進行維修改造。4月12日,不遠處的輕紡城大道高架橋也開始了為期一年多的全封閉施工。

穀雨將至,江南的氣候開始多雨,輕紡城市場外正在施工的道路變得格外泥濘,卻絲毫沒有放緩人們前來選購面料的腳步。

就在不久前,這附近的柯橋輕紡城大道高架橋開始了為期一年多的全封閉施工,盤根錯節的道路讓1993年出生的網約車司機小肖一時有些迷路。前幾年不做面料生意之後,他不常來柯橋,卻總聽人說這裏又建起了新樓盤。從車窗一側向外看去,有著千年曆史的蕭曹運河被春日的綠樹包裹著,讓人有一瞬穿越的恍惚;另一側,川流不息的車輛載著成捆的布匹,飛馳向遠方。

編輯|曲俊燕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