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虎下山後村民嚇得不敢睡覺:總覺得一開門會出來什麼東西
2021年04月25日22:18

  原標題:東北虎下山後:傷者被咬瞬間“不知道是老虎”,村民嚇得不敢睡覺

  這隻重約400多斤的成年東北虎,在“中俄界湖”邊的臨湖村傷了人、拍碎了車窗、遊蕩了十幾個小時後,被5支麻醉劑製服,被送至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橫道河子鎮的東北虎林園,等待進一步體檢及種群識別結果。

▲被老虎撲壞的車。新京報記者 韓沁珂 攝
▲被老虎撲壞的車。新京報記者 韓沁珂 攝

  距離老虎進村已經過去兩天了,第一個發現老虎的劉洪相還是不太敢睡覺,“一閉上眼睛就是老虎”。

  這隻重約400多斤的成年東北虎,在“中俄界湖”邊的臨湖村傷了人、拍碎了車窗、遊蕩了十幾個小時後,被5支麻醉劑製服,被送至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橫道河子鎮的東北虎林園,等待進一步體檢及種群識別結果。

  被“不速之客”造訪的黑龍江省密山市白漁灣鎮臨湖村,也在漸漸恢復平靜,只是村民在提起老虎時,依然後怕,“以後不會再有老虎來了吧?”

▲老虎曾拍碎王雪的車的後窗,破碎的玻璃劃傷了當時坐在后座的人的手。新京報記者 韓沁珂 攝
▲老虎曾拍碎王雪的車的後窗,破碎的玻璃劃傷了當時坐在后座的人的手。新京報記者 韓沁珂 攝

  被老虎拍碎車窗的車主:我們是去救人的

  4月23日早6點多,劉洪相近距離看到了老虎,只隔著一扇窗戶,約莫2米遠。“我就看見個嘴巴子,兩個大牙支棱著”,劉洪相還沒有反應過來窗外的是什麼,就聽見“嗷嗚”一聲咆哮,窗戶被拍碎了。

  “嚇蒙了”的劉洪相看著老虎跑開,附近有村民看到老虎趴在變電箱下面,“我們在旁邊說話,它也不動”。據目測,這隻老虎大約2米多長,站起來約1米高,肚子很寬。

  三個小時後,它從臨湖村十組一路向東繼續遊蕩。

  臨湖村,緊鄰中國和俄羅斯交界的興凱湖,共有十個組,整體沿東西走向排列。在得到老虎出沒於臨湖村的消息後,村幹部發出通知,“村里來了老虎,禁止外出。”

  一組村民張富提到,上午老虎出現時,還有很多村民在田間活動,白漁灣鎮政府派了至少20輛車前往村外尋找村民,一邊接人回村避難,一邊開往北側的玉米地合圍老虎。

  王雪聽說老虎路過自己所在的七組往東邊的一組跑了,立即開車出門,準備接正在一組附近的嬸嬸回家。行至三組附近時,王雪遠遠看到兩個村民還在地裡燒秸稈,而老虎已經出現在不遠處。

  “老虎來了,快跑!”王雪下車朝老鄉大喊,那兩個村民聽到喊話,開著摩托車就跑。喊完人,她上車準備掉頭離開時,老虎撲上來了。“也就幾秒鍾吧,速度特別快。”

  “咣”一聲,老虎撲在王雪車上,車被掀了起來,左後窗玻璃也被老虎爪子打碎,坐在車子右后座的王雪姑姑的手被飛濺的玻璃碎片劃出了幾個口子。“當時大腦一片空白,記不得(老虎)撲了幾下,踩油門趕緊跑了。”

  兩天后,王雪提到當時的場景依然臉色煞白,聲音虛弱,“主要是後怕”。除了近距離接觸老虎的恐懼,她也在心疼自己被老虎撲壞的車。

  4月25日,新京報記者在王雪家的院子看到了她的車。左側車門處能看到數道抓痕和虎爪子撲出來的坑,長度超過人的手掌。

  “網上有人說我們是去看熱鬧的”,王雪感到很委屈,“不是的,我們是去救人的。”

▲留在村民院子裡的老虎爪印長度超過10釐米。新京報記者 韓沁珂 攝  
▲留在村民院子裡的老虎爪印長度超過10釐米。新京報記者 韓沁珂 攝  

  被老虎咬傷右肩的村民:當時也不知道疼

  一組的李春香就沒那麼幸運了。她被撲倒、被咬傷,老虎在她身上留下了右肩的肌肉損傷,和大大小小五處傷口,她接受了肩膀的清創、縫合手術,進行了一次核酸檢測——考慮到這隻老虎可能來自境外。

  4月25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在密山市人民醫院見到了李春香,她精神不錯,聲音洪亮,但因肩膀傷勢較重,只能臥床靜養。

  “肩膀都咬穿了,傷了兩條大筋。”李春香的丈夫李保軍說,以後能不能徹底複原還不好說。

  回憶被咬的瞬間,李春香並不知道那是老虎。

  23日上午,李春香正在臨湖村一組東北側的苞米地收拾秸稈。臨近中午,一起幹活的幾個村民陸續回家準備午飯,李春香一個人留在地裡,當時她並不知道東北虎來了的消息。

  李保軍家有近百畝地,事發地是其中一塊,十五畝旱田。最近,夫妻倆正抓緊把田里的秸稈收拾好燒掉,翻好土,穀雨前後就要開始新一年的玉米播種。

  11點左右,李春香注意到一輛白色小轎車按著喇叭衝進自家田地,她還疑惑,“這個人怎麼不走正道,往地裡躥啥?”正準備撿完腳邊的秸稈起身去把車趕走,就被撲倒了,她只記得撲倒她的東西力氣很大,“咬了一口,叫了一聲就跑了”。

  白色小轎車主宋先生一路將車開到了每小時六七十公里,還是跑不過老虎,“它的速度我感覺能有一百多(公里每小時)”。宋先生只能一邊開車向前衝,一邊朝老虎摁喇叭,“道不好走,全都是地壟溝,車晃得非常嚴重,我始終按著車喇叭,想著如果不行就撞它一下子,起碼讓它能躲一下,將它攆走。”

  李春香自己站了起來,還理了理衣服,等到宋先生朝她大喊時,才注意到不遠處有隻老虎。“我一看眼前有隻老虎,就傻眼了,然後他(宋先生)讓我趕快上車,我還在那裡傻杵著,他說我是特意來救你的。”

  老虎被趕跑了,李春香還蒙著,她問宋先生,“那是啥玩意兒?是老虎嗎?”宋先生問她,“有沒有被咬傷?”李春香只是說,“肩膀有點兒疼”。

  李保軍看到宋先生的白色轎車“在地裡被剮得夠嗆”,“真是見義勇為”。在他掀開妻子外衣想幫忙把衣服脫下來時,發現上面有血跡,右肩的位置還破了好幾個洞,這才知道被老虎咬了,“當時也不知道疼”。

▲ 4月25日,臨湖村十組的村民在講述老虎是如何拍碎自家窗戶的。新京報記者 韓沁珂 攝
▲ 4月25日,臨湖村十組的村民在講述老虎是如何拍碎自家窗戶的。新京報記者 韓沁珂 攝

  第一個見到老虎的村民:一閉上眼就是老虎

  老虎最後的遊蕩地是一組附近。臨湖村一組的房子從北向南大致可分為四排,北邊是旱地,南邊是水田。

  它咬傷李春香後,躲在了一組北側的地裡。參與現場抓捕的工作人員提到,現在是春耕時期,農田里的雜草和莊稼顏色與老虎皮毛顏色相近,距離較遠很難用肉眼發現老虎的身影。

  23日下午2點,臨湖村一組的村民張富親眼看到老虎從自己後院的水溝旁出來,“就不到20米的距離”,為了保證安全,他被安排到鄰居家裡暫時躲避,兩個民警在他家房頂上關注著老虎的動向,“當時民警在我家房子上衝著老虎喊了幾句,然後它向西走了100米左右,便看不見了”。

  當晚9時許,身中五槍麻醉針的東北虎終於被製服。24日,它被送往位於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橫道河子鎮的東北虎林園進行觀察、體檢、隔離檢疫,工作人員已對其進行基因提取,等待種群識別結果,判斷其來源。

  24日,張富帶新京報記者去看了老虎在自家後院水溝裡趴過的痕跡,依然能看到一個小泥坑,“可能是跑累了,在溝裡貓了兩個多小時”,他猜測。

  住在臨湖村一組最北側的幾戶村民,因為家裡後院留下了東北虎遊蕩時的痕跡,不斷有村民前來圍觀,成了村里的“紅人”。村民老周看到了“兩下就把水溝刨開了”的東北虎,“我在村里住了60多年,第一次見到活老虎。”

  “誰見過老虎啊”,劉洪相的妻子說,她家後院的地裡也留著很多老虎爪印,每個爪印都有十幾釐米長,“老大了,比牛小不了多少,就矮一點。”負責麻醉的工作人員此前曾表示,這隻東北虎初步估計約400多斤重。

  突然造訪臨湖村的東北虎已經得到妥善安置,但部分村民近距離接觸老虎的“後遺症”還在。劉洪相現在晚上不敢開門,“總覺得一開門就會出來點什麼東西”,也不太敢睡覺,“一閉上眼睛就是老虎”,他嘀咕著,“以後不會再有老虎來了吧?”

  新京報記者 韓沁珂 薄其雨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