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蘭特,想構建佐敦式的商業帝國
2021年04月30日14:00

  深度| 新浪體育 #深度NBA #人物

  集齊了杜蘭特、夏登、艾榮三巨頭的網隊,被看作是20-21賽季最有機會拿下總冠軍的種子球隊。

  對於被視為領袖的杜蘭特來說,這是他大傷復出的第一個賽季,也是他再次作為領袖,帶領球隊衝擊冠軍的一個賽季。

  球迷和杜蘭特本人都很清楚這個冠軍對他意味著什麼,如果他和網隊一起走到了最後,毫無疑問將改變他在籃球世界的地位。

網隊三巨頭
網隊三巨頭
  

  但是,杜蘭特的挑戰不止是籃球和奪冠,他也在另一條道路上發力。

  除了是籃球巨星外,投資人是杜蘭特另一個為人所熟知的身份,可以說,投資是他職業生涯里另一項事業,甚至稱之為主業也不為過。

  杜蘭特在籃球世界里終將會老去,會被後來的年輕人取代,但是他作為投資人的生涯才剛剛開始。

杜蘭特投資人的生涯才剛剛開始
杜蘭特投資人的生涯才剛剛開始

   01 杜蘭特絕不是鍵盤俠

  隨著理財意識的普及,許多籃球運動員都逐漸明白,錢要省著花,要會財生財。

  手裡攥著大把鈔票的他們,也開始嘗試在場外開拓自己的商業帝國。

  追夢-格連就曾經在採訪中說過投資很重要,還給自己設定了目標,“在40歲以前要賺夠1個億”。

  佐敦擁有黃蜂隊,真正越級成為資本家,這是許多籃球運動員望塵莫及的高度。

  和佐敦同期的傳奇球星魔術手莊臣,也是運動員里的商業大亨,他曾經和星巴克CEO合作開辦過上百家星巴克門店,許多球員都向他請教過如何管理自己的財富。

  已故的高比在退役後就立即著手建立投資公司,拓展自己的投資版圖。

  占士擁有英超豪門利物浦的少數股權,也投資了許多成功公司。

  比如被蘋果公司收購後讓他獲利3000萬美元的BEATS耳機,還有他親自上陣客串服務員進行推廣的披薩店。

  因為占士,那家披薩店的原本值100萬美元的股份,升值成了4000萬美元。

  常在矽谷活動的伊古達拿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投資尖子生,一系列科技股(比如蘋果和ZOOM)讓他賺得盆滿缽滿。

  而同在灣區打過球的杜蘭特,自然也耳濡目染,他曾經表示勇士的更衣室除了籃球,每個人都在研究如何尋找投資機會。

  如今,我們可以把杜蘭特稱為“籃球投行”里的明星經理,他的投資版圖在如今的聯盟里也可謂數一數二。

  據福布斯統計,杜蘭特目前身價高達6390萬美元(當然他名下的資產遠不止於此),被評為體娛界百大富豪的第24位。

  讓他登上這份榜單除了打籃球為他帶來的收入,其餘很顯然來自於他在商場上生財有道。

杜蘭特在福布斯榜上有名
杜蘭特在福布斯榜上有名
  

  杜蘭特很早就與經紀人兼財務顧問一起開辦了名為“35號風投基金“的投資公司,以公司名義向30餘家不同的初創企業進行投資。

  這其中,有不少為他帶來了豐厚的收益。

  最近吸引全球投資者關注的虛擬貨幣交易所Coinbase在納斯達克成功上市,現在已經是市值681億美元的大公司(統計於香港時間4月18日)。

  作為Coinbase的股東,杜蘭特當然賺到了一筆可觀的利潤,

  2017年他就參與了Coinbase的早期融資,雖然不清楚當時杜蘭特具體投了多少錢,但根據知情媒體透露——如果按照Coinbase近期股價最高點(429美元)計算,杜蘭特的投資至少已經翻了54倍。

  那麼,按照這一標準計算,可以知道杜蘭特入股Coinbase的成本是每股7.94元。

  所以,即便按照現價來計算,杜蘭特這筆投資仍然有43倍的豐厚回報。

  著名的投資人彼得-林奇說過,一個人的投資生涯能夠把握住一次10倍股的機會已經相當可觀,更不用說43倍的投資回報能為杜蘭特帶來的場外助攻。

  而且,杜蘭特抓住豐厚回報的投資機會,並不只有Coinbase。

  去年夏天,優步收購外賣公司Postmates的消息令杜蘭特和他的合夥人狂喜。

  因為早在2016年,杜蘭特就拿出了100萬美元參與到Postmates的早期融資,獲得了一部分股權。

  2020年12月,優步正式以26.5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Postmates。而杜蘭特手裡的股份,也從最初的100萬美元升值成1500萬美元,翻了15倍。

  當然,杜蘭特不是每筆投資都穩賺不賠,這樣的話他就不用繼續工作,只要在家數錢就好了。

  上述兩個案例只是杜蘭特投資組合中取得顯著成功的例子,他在大海里也要嗆水交學費。

  2018年,杜蘭特在加州炒房的經歷賠了個吐血大甩賣。

  他花了1205萬美元買下一座豪宅裝修後,在2019年出售時,價格只提高了10萬美元而已。

  顯而易見的是,如果加上維護、管理,還有昂貴的幾十萬房產稅,杜蘭特做了一筆虧本的買賣。

  虛擬幣、外賣、炒房……杜蘭特的投資里還包括許多不同的行業。

  比如今年3月份,他通過投資電競戰隊進入了電子競技——這個概念火熱的行業。

  還有年初因為股票“遊戲驛站”引進的交易動盪而關閉平台、限制買賣的股票交易公司Robinhood,杜蘭特也是其股東之一。

  對於自己的老本行體育行業,杜蘭特也沒有忘本。

  他投資了一家專注於製作高中生籃球運動員錄像的媒體公司Overtime,這家公司在油管上已經擁有213萬粉絲,最近剛剛完成一輪8000萬美元的融資,還在高速成長。

  前些年營銷工作出色的澳州聯賽吸引了不少買不起NBA球隊的買家收購當地球隊,杜蘭特就是其中感興趣的一員。

  去年,杜蘭特收購了美國大聯盟足球費城聯5%的股權。據估計,這筆交易的花費大概在1625萬美元。

杜蘭特收購費城聯5%的股權
杜蘭特收購費城聯5%的股權
 

  02 投資,真的那麼簡單嗎?

  杜蘭特超過30項的公司投資里,你能保證他所有的投資都穩賺不賠嗎?顯然事情不會有這麼理想。

  媒體基本上都只會報導那些杜蘭特賺錢的案例,或公關或為了傳播熱度也好,以顯示杜蘭特的理財頭腦,從而與他的運動員形象形成反差,幫助他樹立起一個全新的商界精英的形象。

  其實我們都清楚,羅馬並非一天建成,即便NBA球員手握大量資金,但他們在商業領域始終是門外漢。

  相對來說欠缺有關的知識,他們需要專業人士的指導,才能一步步掌管好自己手裡的資金,逐漸擴張商業版圖。

  杜蘭特在後來也清楚這一點,“你必須放下架子,清楚自己其實一無所知,在商業世界里我還有很多要學習的東西。”

  “你要清楚你的目標,可以找一些專業人士幫忙,比如我聘請了像里奇-克萊曼(杜蘭特的經紀人、理財顧問、合夥人)這樣能幫我管理財產的朋友”。

  但是,騙子臉上不會寫著“騙子”兩個字,許多缺乏知識的NBA球員也因為誤信他人的建議,進行盲目投資損失大量財富,或者直接被捲款跑路。

  馬刺隊傳奇球星鄧肯就被所謂的理財顧問騙走過2500萬美元,和佐敦攜手拿下6座冠軍的柏賓,則因為盲目投資損失了2700萬美元。

  NFL球員工會曾經做過統計,僅1999年到2002年期間,就至少有78名球員因為錯信他人損失財富,數額超過4200萬美元。

  擁有可觀的資金的確能夠在投資生涯中取得優勢,但豐厚的本金不意味著投資的成功機率,這完全是兩碼事。

  “我以前覺得富豪們的投資就是買下一家公司,然後等著翻倍就好了。但我不瞭解他們一天之內可以收到100家公司的投資參考,然後要在其中找出9或10家值得投資的標的。”

  “這其實是一件繁重的工作,是需要深思熟慮的工作,而你不能跳過這一步,我們要和CEO交談,和管理層接觸,和工作人員打交道,才能搞清楚他們是怎樣一家公司。”杜蘭特在採訪中談及自己投資理念的變化。

  據說,杜蘭特在考察外賣公司Postmates時,是作為送餐員體驗了一天外送業務後才決定投資的。

  這一趣聞是很好地提醒有閑錢想投資的人們,信息的收集,是相當關鍵的一環。

  尤其對於我們這些普通人而言,瞬間暴富只是童話故事,不斷學習、擴展知識才是最重要的投資。

  面對這些天虛擬幣的火爆,伊隆-馬斯克背書的狗狗幣一夜升值20倍又再次挑起了許多人對一夜暴富的幻想。

  但顯然,在這場資本遊戲里,虧損的玩家要比暴富的人多得多。

  杜蘭特能夠成為今天籃球世界里的投資尖子生,和他不斷學習,結交益友,避開騙局,抓住優質機會,必然存在重要的聯繫。

  雖然在Twitter上,口無遮攔的杜蘭特不是我們應該效仿的對象,但作為投資人的杜蘭特,似乎也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優點,即便我們沒有像他這樣豐厚的本金。

  對於杜蘭特來說,他當然不會在籃球領域鬆懈,功成名就的佐敦或許是他追逐的對象。

  “我希望未來有錢買下一支NBA球隊,這很瘋狂,買下一支NBA球隊最困難的部分是資金。”

  “我是NBA球員,我清楚一支球隊能怎樣改變當地的文化,所以我想買下一支球隊,我很樂意這麼做。”杜蘭特說道。

 

  (brad zeng)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