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美升級家裝版圖:黃光裕歸來,國美要從保守到進擊?
2021年04月30日18:00

  4月29日下午,國美聯手打扮家召開了“BIM智能裝修平台——國美X打扮家·家居家裝戰略暨APP上線發佈會”。會上,隨著打扮家App和BIM智能裝修平台推出,國美的“家·生活”第二階段進入關鍵時期。

  發佈會上,國美集團創始人黃光裕回歸後首次公開亮相。在高論論壇環節,他表示,國美借助家裝行業,確實看到了這個行業的痛點。家裝是一個需要用商業模式來改造的行業,如果不能從商業模式和利益驅動來解決,最終會變成一個談論話題,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

  “家裝行業要有一個閉環式的商業模式,要有一個平台,讓大家來共享共建,這是最基本的。”他認為,國美的打扮家,今天僅僅是打造了一個基本的經營模式,用平台化的模式構建了一個機會,未來肯定還有更多事情要做。

  國美:要用家電的邏輯締造家裝平台

  幾個月前,2020年12月,家裝BIM平台“打扮家”被國美集團正式控股,國美持股比例達80%。

  而這一次,打扮家作為國美旗下公司公開亮相。黃光裕夫人、國美控股集團杜鵑女士將其形容為國美誌同道合、優勢互補的同路人。

  “秉承‘商者無域、相融共生’的理念,國美和打扮家從相互欣賞的戰友成為共同進退的家人,攜手構建透明、智能、開放、共享的互聯網智能裝修生態平台。”

  杜鵑在開場致辭中提到,此次的發佈會是一個新的起點,開啟中國家居家裝市場透明智慧的家裝新時代,同時,也希望它能成為一個平台,承載起中國家居家裝行業對未來創新發展智慧陣地。

  最後,杜鵑呼籲所有的參與者能凝聚共識、對接目標、創新方法、共贏未來,激活潛力無窮的中國家居家裝的大市場。

杜鵑
杜鵑

  國美此次大舉進入家裝行業,讓外界很好奇家裝業務能為國美帶來多大新動能。

  實際上,國美早在2017年就開始佈局家裝行業。當年6月,國美以2.16億元領投愛空間C輪,隨後雙方合力打造了“愛空間國美店”。其後,陸續在約150家門店引進家裝業務,合作方包括尚品宅配等。2017年底,國美全面啟動“家·生活”戰略,通過在家電、家裝、家居、家服務等領域的創新和實踐,形成“到店、到家、到網和社群”四元一體的零售模型。

  杜鵑指出,有感於家居家裝行業製約發展的瓶頸和消費者的痛點,國美將把家居家裝板塊作為自身“家•生活”戰略必要而且重要的組成部分。

  完成了基礎的佈局後,2020年8月,國美宣佈進入“家·生活”戰略第二階段,全面構建起以線上平台為主的線上線下雙平台,形成國美覆蓋全場景的全渠道閉環生態模式,業務品類也逐漸從電器拓展至以“家”為核心的更多垂類。

  此次發佈會上,黃光裕表示,國美締造家裝平台,就是借鑒以往做家電行業的邏輯,圍繞整個產業鏈,通過用戶端來倒逼和檢討整個產業鏈的對策,“在產業鏈里,我們協同進行優化,各方一步一步把這個行業進行規範,給大家更多的可持續的而且有實施路徑的發展空間。”

  發佈會之後,也意味著國美在“家·生活”戰略引領下,全新延展的家居家裝戰略全面起航,與此同時,為解決家裝行業痛點而生的打扮家“BIM智能裝修平台”也隨之正式啟動。

  打扮家:數字化平台攻克家裝痛點,行業標準化有望升級

  談及國美與打扮家的合作,打扮家CEO崔健透露,“國美想要做裝修平台由來已久,此次國美與打扮家的合作,緣於打扮家對家裝行業的使命感,與國美的認知相同,都是要以用戶為出發點,形成新的標準、新的產業做事的規則。我們是一個平台,做裁判,不做球員。”

  據介紹,家居家裝市場規模龐大,根據最新機構報告數據,隨著四線及以下城市裝修金額比例的上升,家裝市場將從目前的從5萬億元,到2025年左右達到6萬億元,這一規模將是家電行業的四倍之多。

  國美和黃光裕對這一市場機遇信心滿滿。據黃光裕介紹,國美參與家居家裝看似是跨界,但實際並不是。“這是我們所說的商者無域,相融共生。從實戰經驗來講,國美對家裝行業並不陌生。要真正解決現在市場的痛點,從用戶角度來說,首先要有一個閉環式的商業模式,要有一個平台讓大家共同參與,這是前提基礎。”

黃光裕(中)
黃光裕(中)

  他認為,假如大家沒有能夠進來,假如我們還是當球員,最後還是每個人形成信息孤島,或是自生自滅只交平台費的狀態。

  而正是利用信息誤差和家裝產品非標準化的缺陷,行業里魚目混珠,導致更多的人不能在這裡面得到更好的發展。由於鏈條沒法打通,導致消費者、用戶不能真正獲得他所需要的設計和需求。

  黃光裕說,“國美對打扮家提的要求是,要對這個行業所有工種每個細節要有標準,要有規則,這個規則就是你當裁判的基礎,你要是沒有這個就當不了裁判,這個平台等於就是無效的,因為各方的商業模式就不能完成,不能完成就做不了。”

  在接受新浪財經採訪時,國美投資CEO何陽青表示,在具體的體系打通上,國美的真快樂和打扮家兩個App是互通的。從整體家裝戰略來講,打扮家會嵌入到國美的真快樂平台上,真快樂也會嵌入到打扮家平台上。

  一方面,在材料品牌上,打扮家和真快樂平台都會有更為重要的顯示。但是在施工和設計平台上,會以打扮家為主,這也是相互之間的關係。

  另一方面,比如西門子等品牌方的產品,會通過3D建模,形成打扮家設計的產品,形成互通。

  何陽青還表示,黃光裕回歸國美後,帶給公司一個最大的變化,就是國美從過去一個相對保守、被動型的公司,變為了今天一個進擊型的公司。

  國美和打扮家能為家裝產業帶來多大變革?

  聲稱要解決行業痛點,促進行業高質量發展和彙聚行業資源推動共創共贏,那麼國美和打扮家的入局升級,到底能為家裝產業帶來多大的變革?

  知名財經評論家水皮告訴新浪財經等媒體,打扮家平台的確是用數字化的技術來解決了很多環節上的問題。當然,最後模式能否過硬,或者能否量產落地,要考慮後面公司管理能力的問題。“好在國美是線下起家,產業鏈管理能力是可以的,這一點有效補充了平台的不足,兩者形成互補。”

  實際上,從市場整體格局來看,在家裝行業亟待變革的當下,國美和打扮家正處於行業轉折的當口。

  目前的家裝行業,設計師、材料商、施工方、業主等都處在一個不透明的“黑箱子”當中,大家互不認識,整個產業的運營效率、客戶體驗、交易成本、施工品質,都難言進步,最終導致家裝產業整體陷入“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

  博鼇亞洲論壇原秘書長龍永圖表示,“家居家裝事關老百姓的關注點、痛點,家居家裝是一件大事。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是我們奮鬥的初心,老百姓不但對物質生活品有更高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對服務消費也會有更大更高的要求,服務消費變得越來越重要。”

  他建議,家居家裝行業要認真關注,認真研究,認真分析,精準把握老百姓的需求。“沒有精準,什麼事情都辦不好。”

  打扮家又如何揭開這個“黑箱子”?

  崔健介紹,打扮家作為家居家裝企業,主要為產業鏈上下遊提供數字化解決方案,打扮家的家裝BIM系統全球領先,是國內頂尖互聯網家裝基礎設施與服務的提供者。

  在他看來,家裝產業規模2025年左右達到6萬億元,這一規模將是家電行業的四倍之多。

  而打扮家的戰略目標,則是三年後,即2024年規模要達到5000億元。

  為此,打扮家即刻啟動六大合作者計劃,一是設計壹佰城計劃,計劃在全國針對四類家庭群體攜BIM系統、人工智能技術資源、全球創意人和生活方式大師,共同探索創造設計,包括為年輕人設計婚房、為老年人設計適老產品、為二孩家庭設計成長的家,以及為打工人和創業者設計最適合他們的居住空間。

  二是大師合夥人計劃,未來三年計劃徵集100個設計師合夥人,成為大師、成為大神、成為夢想合夥人。

  三是賣場夥伴計劃,打扮家將在每個城市開一個10萬平米以上的旗艦店及社區網格化開設2000多個智慧門店。

  四是雲設計師計劃,徵集100萬個Hyper-realBIM設計師,目前已達成1000名設計師。

  五是新手藝人計劃,鑒於目前家裝行業工人數量約為1000萬,但每年工人供給正以3%-5%的速度在下降,同時它的需求量以每年1%-3%的速度螺旋上升,供需矛盾日漸凸顯。打扮家將在未來三年培養1000萬新手藝人。

  六是材料+家居雲導購計劃,打扮家將針對材料商、家居商提供全數字化的建模支援,海量模型、輕鬆上線,徹底打通橫掃互聯網、玩轉娛樂電商、掌控興趣電商的最後一道屏障。

  當然,一個行業的推陳革新並非一蹴而就,家裝行業諸多問題雖待解。黃光裕回歸後的國美,此次與打扮家攜手,聯手產業各界力量,到底能為行業帶來多大的改變,我們拭目以待。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