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喝5罐可樂、高二成了“小地主” 這些巴菲特的事你都知道嗎?
2021年05月02日01:29

  巴菲特雖然已經耄耋之年,但是依然身體健康,頭腦清醒睿智,這讓許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因為他的飲食習慣在健康專家看來實在是太糟糕了。他酷愛櫻桃味可口可樂,每天都要至少喝五罐350毫升裝的這種碳酸飲料。還有,他喜歡吃冰淇淋,大量攝入食鹽——人們經常可以看到巴菲特用餐時,一手拿一個鹽罐子灑鹽。

  作為史上最優秀,也最具影響力的投資人,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投資表現、投資策略、股東信等等一直是外間密切關注的焦點,每當經濟和市場出現重大變故,人們首先想到的也是聽聽巴菲特的看法。

  擁有這樣的地位和影響力,當然是巨大的成功,但是實際上,巴菲特真正看重的卻不是這些。他曾經在一次演講當中表示:‘等你們到了我這個歲數,你們就會明白,要判斷自己的人生是否成功,真正的標準是,那些你希望他們愛你的人當中,到底有多少愛你……我知道有很多人都腰纏萬貫,獲得大家的推崇,還有用自己名字命名的醫院。可是,事實就是,世界上並沒有人真正愛他們。如果你們到了我這個年紀,卻沒有得到人們的高度評價,那麼不管你賬戶里有多少錢,你的人生都是一場災難。’

  巴菲特對人生的看法可謂透徹,而擁有這樣深邃思考的人的人生,顯然不是那些財經術語和數字可以概括的,以下這些來自方方面面的有趣細節,也許可以幫助大家更好地看清巴菲特。

  從小就堅信會成為富翁

  ‘我早就知道我自己會變得很有錢。’巴菲特某次接受採訪時曾經說過,‘我從來就不曾懷疑過這一點。’ 巴菲特自信爆棚到怎樣的程度呢?高中畢業就不想上大學,而想直接創業了,但是父親阻止了他。

  十一歲開始投資股票

  理財專家總是建議人們儘可能早地開始投資,因為投資收益可以用於再投資,滾雪球一樣產生複利效應,所以當然是越早開始越好。比如巴菲特,他對投資的興趣開始於一次紐約之旅,在那裡他有幸接觸到了一位紐約證交所的工作人員。結果是,十一歲的巴菲特就開始用自己送報紙賺到的錢購買股票了。

  中學時收入比老師高

  在十幾歲的時候,巴菲特就能夠靠著給《華盛頓郵報》當報童每月賺到175美元。雖然這聽起來不多,但是要知道現在的美元購買力和幾十年前根本不能同日而語。事實就是,當時的小巴菲特的收入已經超過了大多數成年人,包括他的中學老師。據估計,他在那段時間里總計投遞了超過50萬份報紙。

  青春期的問題少年

  在叛逆期,巴菲特做了許多今天尊重他的人們所難以想像的事情。他偷竊當地百貨商店的運動器材,操行評分很差,甚至曾經有離家出走的經曆。直到父親警告說,如果他再胡鬧就會丟掉自己送報紙的工作,巴菲特才漸漸開始收斂。

  高二就成了‘小地主’

  巴菲特在高中二年級的時候就在奧馬哈埋下了四十英畝的農場。初三的時候,他又買了一部二手彈球機,放在當地的一家理髮店門外,幾個月後,這筆生意就擴充到三部機器。一年之內,巴菲特賣掉了這筆生意,獲利1200美元。

  被哈佛拒之門外

  和大多數人一樣,巴菲特也不時會遭遇到一些挫折。比如,他曾經計劃進入哈佛商學院學習,而且自己深信給面試老師留下了深刻印象,然而最終結果是,他吃了結結實實的閉門羹。後來,巴菲特走進了哥倫比亞大學的校門,後者不需要面試。

  為撩妹學會彈琴

  十八歲那年,巴菲特一度愛上了一位奧馬哈女孩,而後者當時已經心有所屬,於是巴菲特決定展現一些女孩男友沒有的才能,最終他選擇了學習尤克裡裡。巴菲特學會了彈奏尤克裡裡,但是這並沒有能夠讓女孩投入他的懷抱,好在這樂器倒是伴隨他一直走到了今天。

  差點被導師拒絕

  畢業後,巴菲特想要為著名投資人、《聰明的投資者》(The Intelligent Investor)作者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工作。可是最初,格雷厄姆卻不想僱用他,因為想找一位猶太人來為自己工作——格雷厄姆自己是猶太人,而當時華爾街又對猶太人不大友好,他想儘可能將自己公司的工作機會留給相同的族裔。好在,巴菲特沒有心灰意冷,而是不斷向格雷厄姆介紹自己的各種想法,後者終於決定給這個年輕人一個機會,讓他得以在投資世界確立了自己的地位。

  曾經害怕當眾講話

  年輕時代的巴菲特對於在公共場所講話懷抱著深深的恐懼,說起來這也是一種很常見的心理障礙。為瞭解決問題,他決定花超過100美元去上卡耐基(Dale Carnegie)的課程,學習演講。巴菲特事後表示,這筆學費絕對是一筆很棒的投資,因為這些演講技巧不但幫助他提升了自己的職業表現,還幫助他追到了自己的太太。

  被未來的嶽父預言破產

  1951年,在追求自己未來的太太時,女方父親表示要和他‘談談’,結果未來的嶽父一度對巴菲特的人生規劃並不信服,甚至明確說巴菲特將會破產,還說自己的女兒跟著他會‘餓死’。

  蜜月中的重大發現

  雖然巴菲特從小就堅信自己擁有經商和投資的才能,但是蜜月旅行當中的一段經曆還是對他進一步增強自信起到了不小的作用。當時,巴菲特夫婦也光顧了一些賭場,他在那裡發現有許多衣著光鮮,看上去很是聰明和成功的人們都在如癡如醉地玩著那些成功概率很低的遊戲。這時候,巴菲特覺得,他確實可以做出比這些人更明智的金融決定,獲得更好的表現。

  億萬富翁‘吝嗇鬼’

  巴菲特的節儉是出了名的。比如,他奧馬哈的房子是1956年花3.15萬美元購買的,只有五個臥室,根本不是人們想像中豪宅的樣子。最有趣的是,甚至那些他們家街對面的房子倒更‘豪氣’,因為能夠看到巴菲特的家已經成了那些房子的賣點,其價格都要超過200萬美元。

  99%財富來自五十歲後

  目前,巴菲特的淨財富已經超過了1000億美元,而當他度過自己五十歲生日的時候,據估算,其身家只有3億美元左右,這也就意味著,巴菲特超過99%的財富都是來自於五十歲之後。

  10萬美元年薪拿了四十年

  巴菲特2020年的年薪是10萬美元,而且這樣的年薪已經是四十年如一日。即便將所有的獎金福利都計算在一起,總薪酬也不過只有38萬美元出頭,和前幾年相當。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兩位潛在接班人,分管保險和非保險業務的賈因(Ajit Jain)和阿貝爾(Greg Abel)過去三年都是每年1600萬年薪,還各自拿到了約700萬獎金。其他知名企業高管的收入也都比巴菲特不知高出多少,比如摩根大通的戴蒙(Jamie Dimon),2020年年薪150萬美元,總薪酬3150萬美元,而蘋果的庫克(Tim Cook)2020財年年薪300萬美元,總薪酬1480萬美元。

  捐贈超過410億美元

  做慈善的億萬富翁不少,但是真正在捐贈力度上能夠與他相比的,其實少之又少。據估計,巴菲特在漫長的職業生涯當中已經累計捐出了約410億美元財富,相當於他現在淨身家的近一半。他還與蓋茨(Bill Gates)一起在2010年發起了‘捐贈誓言’。

  最自豪的事與投資無關

  其實在巴菲特眼中,投資方面所達到的成就並不是他人生最大的自豪。他曾經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我應該說,自己人生最大的滿足感是來自看著自己的三個孩子長大,都找到了自己的興趣和誌向所在。’現在,巴菲特的兩子一女也有了自己的慈善基金會,後者和蓋茨夫婦的基金會一樣,也是巴菲特捐贈的重要目標。

  每週帶十幾個孩子去DQ

  著名的DQ冰淇淋其實也是伯克希爾哈撒韋的子公司。巴菲特幾乎每個週末都要帶著十幾個孩子——自己孫輩和他們的朋友們去享用冰淇淋。除了享受天倫之樂外,巴菲特的冰淇淋之旅還有一個意外的收穫,他發現這些孩子們幾乎每時每刻都離不開自己的iPhones,這也讓他不得不重新審視這一產品,也許投資蘋果的種子就是這時埋下的。

  ‘落伍’的辦公方式

  直到現在,巴菲特的辦公方式還是和幾十年前一樣。比如,他的辦公室里最‘先進’的設備,只是一部固定電話,這也就意味著他查資料的方法往往並不是上網,而是從自己的書架上拿起百科全書。事實上,直到2020年,巴菲特才將自己的翻蓋手機換成了蘋果的產品。巴菲特還曾經坦率地承認,他這輩子只發過一封電子郵件,是給微軟的一位高管的。

  辦公室牆上的警示

  巴菲特辦公室有一張特殊的牆面,貼滿了《紐約時報》頭版的複製品,這些頭版報導的共同特點就是,都是關於經濟危機的,比如1907年大恐慌和後來的大蕭條等。巴菲特解釋道:‘我將這些華爾街極端恐慌日子的記錄放在眼前,就是為了要提醒自己,世界上什麼都可能發生。’

  每週打橋牌十二小時

  其實,這種疏遠現代科技的生活方式看似不便,卻帶給了巴菲特不少好處。比如,他可以獲得更多的空閑時間,每週能夠投入十二小時與朋友們一起打橋牌。他的牌友當中最著名者之一就是微軟創始人蓋茨,而兩人在慈善事業上也是誌同道合。最有趣的是,上網打橋牌也是巴菲特與現代科技為數不多的交集之一。

  百分之八十時間在閱讀

  巴菲特曾經說過,自己大約百分之八十的時間都投入了閱讀。這對於他這種投資人而言,其實倒不算是特別出奇的事情,畢竟他必須從質和量的角度充分瞭解某一事物,能夠描摹出其具有連貫性和整體性的輪廓,才能夠對相應的投資建立信心。眾所周知,巴菲特的信條之一就是不投資自己不瞭解的東西,這也是他在之前很長時間內曾經一直規避科技類股的原因。

  飲食超級不健康

  巴菲特雖然已經耄耋之年,但是依然身體健康,頭腦清醒睿智,這讓許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因為他的飲食習慣在健康專家看來實在是太糟糕了。他酷愛櫻桃味可口可樂,每天都要至少喝五罐350毫升裝的這種碳酸飲料。還有,他喜歡吃冰淇淋,大量攝入食鹽——人們經常可以看到巴菲特用餐時,一手拿一個鹽罐子灑鹽。

  熱心的體育迷

  巴菲特從2014年開始就設立了一筆巨額懸賞。在美國大學籃球NCAA每年的‘瘋狂3月’期間,如果有人能夠準確猜中全部十六強名單,這個人就可以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每年得到100萬美元。迄今為止,都沒有人能夠贏得這一人生大獎,好在每年最接近的猜中者也可以得到10萬美元獎金。2016年尤其有趣,兩位員工打成平手,每人領到了5萬美元。巴菲特對家鄉內布拉斯加州橄欖球隊的支持也是非常有名的,他2009年獲得了該隊榮譽助理教練的稱號,並因此得以在場地邊上觀看了一場比賽。

  看不上黃金比特幣

  巴菲特一直強調,只有生產性的資產才有真正的投資價值,因此他一直堅信黃金是沒有價值的。不過,這並不妨礙他一年前投資了黃金礦業公司巴里克黃金。此外,對於新興的比特幣,巴菲特也是嗤之以鼻,甚至揶揄比特幣是有毒的‘老鼠藥’。

  在浴缸裡做出投資決定

  眾所周知,美國銀行是巴菲特的金融重倉股,或許也稱得上是他唯一看好的銀行股票。有趣的是,2011年伯克希爾投資50億美元建倉該股的決定,竟然是巴菲特某個週三的早上泡澡時頭腦風暴的產物。

  飯桌上吃來的投資助手

  正常情況下,巴菲特每年都會拍賣午餐,將所得捐給慈善事業,這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了。一位對衝基金經理曾經先後兩度拍到這個機會,總計花了525萬美元和巴菲特吃飯。有趣的是,2011年9月,巴菲特宣佈,這位經理人將會很快入職伯克希爾哈撒韋,他就是巴菲特目前兩大投資助手之一的韋施勒(Ted Weschler)。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